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教会文献 > 文告 > 圣周四

论圣体圣事的奥迹和敬礼 致普世主教函

时间:2007-11-21  来源:  作者:若望保禄二世 点击:

一九八0年二月二十八日
 
天主教中国主教团秘书处编译

我可敬爱的弟兄们:

1      今年再一次的为了圣周星期四,我向你们各位写信。这一封信与你们去年此时所收到的,以及致司铎们的信,有密切的关系。首先我愿意衷心地感谢你们,因为你们都以主在我们之间所建立的团结精神,接受了我先前的书信,同时你们也把我在任教宗的开始所愿表达的思想,传达给你们的司铎。

在圣周星期四的感恩礼中,你们和你们的司铎一齐重新宣发晋铎时所作的承诺。你们中多位,敬爱的弟兄们,曾在事后告诉我,并附上个人的感谢之言,也将你们司铎们的感谢之意转达给我。此外,好多司铎表达了他们的喜乐,不但是因为圣周星期四每年“司铎庆日”的深切而又隆重的特性,也是因为我给他们的信内所讨论的主题的重要性。

这一切反应集合为一件珍品。再一次的显示出天主教会的极大多数司铎所珍惜的是司铎生活的道路,是教会多少世纪以来所行走的道路:司铎们是何等的喜爱此道路并尊重此道路,他们又多幺地愿意在未来继续追随它。

此刻我应该提出的是在给司铎们的书信中只讨论了某些问题,一如在该文件[1]的开始所强调的。况且,主要所强调的是司铎职的牧灵性;可是,这并不表示那些没有献身于直接的牧灵工作的司铎,就不加以考虑。关于这一点,我愿意重申梵二大公会议的训谕以及一九七一年世界主教会议的声明。

司铎职的牧灵特性,一直是每一个司铎生活的指标,即使他每天所作的工作,并不是直接施行圣事。在这种意义下,去年圣周四写给司铎们的信,是给所有的司铎们的,无人例外,即使如此,我也没有提及司铎生活和活动的各方面。我想在今天这封信的开头作这项澄清,是有益的适切的。

一、教会及司铎生活中的圣体奥迹
圣体圣事与司祭职
2      敬爱的主教弟兄们,我写给你们的这一封信-我说过这是前一封信的继续-也是与圣周星期四的奥迹密切相联,并与司祭职相关的。事实上,我想专门讨论圣体圣事,特别是关于圣体奥迹的某些方面,以及他对司铎的生活的冲击:这封信直接写给你们、教会的主教们;与你们一起也给予司铎们;以及执事们。

实际说,公务职及圣统性的司祭职,主教及司铎们的司祭职,以及他们的辅佐、执事们的职务-普通以宣报福音开始的职务-都与圣体圣事有密切的关系。圣体圣事是司祭(圣秩)圣事主要的存在理由,因为司祭职是在建立圣体圣事时与之一齐开始存在的[2]。不是没有理由‘你们要为纪念我而举行这事’这句话,是在成圣体的话以后立刻说出,我们每次举行圣祭时都这样说[3]。

因着我们的晋铎礼-晋铎礼与弥撒圣祭是连在一起的,这从最初的礼仪就可看出[4]-我们与圣体圣事特别的结合在一起。多多少少我们是从圣体圣事引申出来的,是为了他而存在的。我们也特别为圣体圣事负责-每一位司铎在他自己的团体中负责,每一位主教对托付给他的所有团体负责,犹如圣保禄所说的‘关心所有的教会’[5]。这样,我们身为主教和司铎的受托接受伟大的‘信德的奥迹’虽然整个的天主子民,信基督的人都领受了这奥迹,可是我们受托管理圣体圣事也是“为”了别人,他们期待我们对此圣事的特有的崇敬和热爱的见证,为的使他们也能建立起来并充满生气“奉献精神的祭献”[6]。

这样我们的圣体敬礼,无论是在弥撒圣祭中,或是在对圣体的热心神工上,就像是给予生命的气流,把我们公务的或圣统的司祭职,与信友的普通司祭职连在一起,并且指出了他的纵的幅度和其中心的价值。司铎完成他的主要使命,并且在他举行感恩礼[7]时完全地显露出来;当司铎自己让此深刻奥迹成为有形可见,司铎的使命的流露也更是完整,这样经由司铎职,使圣体奥理在子民的心神中发扬光大。这是‘王者司祭职’的崇高运用,‘整个基督徒生活的泉源与高峰’[8]。

圣体奥迹的敬礼
3      这一敬礼经由耶稣基督,在圣神内直接指向天主父。首先指向天父,因为父,如圣若望福音所说:“祂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9]。

此敬礼在圣神内也指向降生成人的圣子,在救恩的历史中,尤其是在他完全奉献自己而在晚餐厅说出以下的话的时刻,他说:“这是我的身体,是为你们而舍弃的……这是为你们而倾流的我血的杯……”[10]。礼仪的欢呼:“主耶稣,我们宣报你的死亡”使我们回到那一时刻;而以歌颂祂的复活,我们同时敬礼已复活的并“在天父的右边”受光荣的基督,并且期待祂的“光荣的来临”。耶稣为天父所接受又因复活而受光耀,并在圣事中与复活一起庆祝的自我消灭,使我们朝拜那“服从至死,死在十字架上”[11]的救主。

我们的这项崇拜还含有另一个特点。它为这种人性死亡的伟大所贯澈,因为在此死亡中,祂爱世界,即我们每一个人,爱到“极点”[12]。这一崇拜也是想对死于十字架上的全燔祭的爱,表示感激:它是我们的‘感恩礼’,就是说我们感谢祂,赞美祂,因为祂以死亡救赎了我们,并使我们经由祂的复活而分享不死的生命。

这个给予天主圣三父、子及圣神的敬礼,特别蔓延在感恩礼的举行中。可是也应该在弥撒以外充塞在我们的教堂中。既然圣体的奥迹是因为爱而建立的,而且使基督以圣事的方式临在,值得我们的感谢和敬礼。此敬礼应该在我们与圣体的一切相遇中列为优先,无论是当我们参拜圣堂时,或为病人分送圣体时。

在爱的圣事中朝拜基督,也应该在不同的对圣体的热心神工中获得表达:如在圣体前个人的祈祷,几小时的朝拜圣体,显供圣体-短时的、长时的及每年一次的(四十小时)-圣体降福、圣体游行及圣体大会等[13]。在这方面应该特别提出基督圣体及圣血的庆节,它是对临在圣体圣事中的基督的公开敬礼,是我的前任教宗吴尔朋四世,为了纪念此伟大奥迹的建立而设的庆日[14]。这一切无非是与早已存在的普通原则和特别规范相附,不过是在梵二期间或梵二以后重新叙述一下[15]。

对圣体敬礼的鼓励和加深,是大公会议所指望的真正革新的明证,也是此革新目标的中心点。因此,敬爱的弟兄们,这一点值得我们分别来反省。教会和世界极需要圣体的敬礼。耶稣在爱的圣事中等待我们。我们要大方一点抽出时间来去会晤祂,充满信德地朝拜祂、瞻仰祂,为了世界的重大过错和罪行而愿做补赎。希望我们的朝拜总不停止。

圣体圣事与教会
4      因着大公会议,我们以更新的力量了悟以下的真理:就如同教会“行圣体圣事”,“圣体圣事也建立”教会[16];而此真理与圣周星期四的奥迹密切相连。教会,天主子民的新团体,是建立在十二宗徒的团体上,他们在最后晚餐时,成了隐藏在面酒形下的主的体和血的分享者。基督向他们说:“你们拿去吃……你们拿去喝”。身负这一命令,他们第一次与天主之子有了圣事性的共融,此共融是永生的凭证。从那时起直到世末,教会藉此与天主之子的共融而建立,此共融正是永恒逾越节的凭证。

敬爱的主教弟兄们,我们身为圣体圣事救恩真理的教师和卫士,我们应该时时处处保存与基督在圣事中相遇和结合的意义和幅度。就是这些因素构成了圣体敬礼的本质。上面所解说的真理的意义,绝不会削减-事实上帮助-参与祭献和分享圣筵者的精诚团结的感恩特性。这种团结一起和合一表达教会并使教会存在,这种团结的模式就是在最后晚餐中,宗徒们与基督的合一。

可是教会并不单是藉人民的团结,或经由感恩礼圣宴所产生的弟兄之谊的经验而存在。教会诞生,是当我们在这种兄弟般的团结和共融中举行基督十字架的祭献时,是当我们宣报“主的死亡直到主再来”[17]时,以及当我们深深了悟救恩的奥迹而集体地走近主的餐桌时,为了藉赎罪圣祭的果实,以圣事的方式而获得滋养。因此在领圣体时,我们领受基督,基督自己;而我们与基督的结合-为每一个人是恩宠-使我们在基督内也和祂的妙体教会结合在一起。

唯有这样,靠这种信仰和心态,才能建立起教会来,教会在圣体圣事中,根据梵二的说法[18],真正能找到它的“泉源和顶峰”。这一项在梵二得到新的有力的强调[19]之真理,应该时常成为我们反省和训诲的题目。让一切的牧灵活动都得到它的滋养,也希望它成为我们自己和我们合作的司铎们,以及托付给我们的所有团体的食粮。这样的作法,必须在每一步明了教会的属灵和使徒的活力与圣体圣事有密切的关系,要深深地了悟其意义,并从各方面去了解[20]。

圣体圣事与爱德
5      在进行对举行圣祭的深入讨论以前,我愿意简略地重申圣体敬礼是基督徒生活的灵魂。事实上,基督徒生活表现在遵行最伟大的诫命,即爱天主爱近人上,而此爱在普通称为爱的圣事的圣体圣事中找到它的泉源。

圣体圣事象征这种爱德,因此它唤起爱德,使爱德实现并同时使它完成。每一次当我们有意识地分享圣体圣事时,在我们的心灵中,展开那不可测的爱的真正幅度,此爱包括天主为我们人所已做的和继续要做的一切,如基督所说:“我父一直工作,我也要工作”[21]。与这一种不可测而又自由的恩惠,就是在天主之子救恩的-以圣体圣事为不可泯灭记号的-祭献中彻底启示的爱德,在我们心内产生出爱的有力的答覆。我们不单知道爱,我们自己也开始去爱。可以说我们走在爱的道路上,并且沿着这条路而向前迈进。因着圣事,从圣体而在我们心中产生的爱,在我们心中发展,加深并且茁壮。

圣体的敬礼正是此爱的流露,爱是基督徒圣召的真切的特性。圣体敬礼从爱所发出并为爱服务,也就是为了此爱,我们在耶稣基督内被召[22]。此敬礼的活的果实,就是成全在我们身上所具有的天主的肖像,附合基督所曾启示给我们的肖像。这样我们成了“以精神和真理”[23]朝拜父的人,我们与基督的结合更趋圆满,更与祂结合为一,而且-如果能这样说-我们与基督更和谐融洽。

圣保禄[24]所训导的是合一的标记和爱德的连系的圣体道理,曾为后代许多圣贤的著作所深入讨论,他们都是圣体敬礼的活的榜样。我们应该时常注意这一事实,并且同时不断地设法使我们的这一代,在过去的美好榜样上加上我们的新的实例,这些新的实例也一样的活跃和有力,能反映我们的这一时代。

圣体圣事与近人
6      圣体圣事的真正意义,成了积极爱近人的学校。我们知道这是主基督教给我们的真实而又完整的爱的诫命:“因着你们的彼此相爱,人们会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25]。圣体圣事以更深切的方法教导我们这种爱;事实上,它为我们指出每一个我们的兄弟或姊妹,在天主眼中所有的价值,因为基督藉面饼和葡萄酒之形,为每一个人奉献了自己。假如我们的圣体敬礼是真切的,应该使我们更意识到每个人的尊严。这种对人性尊严的意识,成了我们与近人相处的深刻动机。

我们也应该对人的一切痛苦和穷困,一切不义和过错,特别敏感,而且寻找有效纠正它们的方法。让我们学习以尊敬的心去发现别人内心的真理,因为就是这内在的自我,在圣体圣事中成了天主临在的居所。基督来到我们的兄弟姊妹的心中,并且访问他们的良知。当我们意识到这一事实并且以此作为我们的反省主题时,每一个人的肖像将有何等的变化!圣体奥迹的意识,引领我们爱我们的近人,爱每一个人[26]。

圣体圣事与生活
7      既然圣体圣事是爱德的泉源,它一直是基督门徒的生活中心。它外表看来是面饼和葡萄酒,就是它是食品和饮料;是与人的日常生活有关的。在圣体敬礼中恭敬天主-爱,就像食物和饮料一样,天主充满我们的心灵,确保灵魂的生命。此种对天主在圣体中的敬礼,完全符合天主救恩的计划。天父自己愿意“真正的敬礼者”[27]能这样敬礼祂,基督也如此表示,无论是用祂的言语,或是用这件圣事,使这样地敬礼天父完全符合父的旨意。

从这个圣体敬礼的观念,产生整个圣事型态的教友生活。果然,基于圣事的和普通司祭职的生活,是说基督徒愿意天主在他们内行动,为的使他们在圣神内,达到“基督本身的圆满”[28]。天主不单藉事件和内在的恩宠接近他们,祂也藉圣事以极大的确实性和力量,在他们心内行动。圣事给予基督徒生活一种圣事般的风格。

在一切的圣事中,是圣体圣事使基督徒的入门止于圆满,而且使他们能实行普通司祭职,藉着圣事的和教会的形式,使它-如上所述[29]-与公务司祭职的执行连结起来。这样圣体的敬礼是所有圣事生活的中心和目标。在圣体敬礼的深处,我们找到基督徒入门圣事-圣洗和坚振-的不断的回响。岂不是因为圣洗圣事,我们不但“被称为天主的子女”,而“我们真是天主子女”[31]的真理,得在圣体圣事我们分享天主唯一子的圣体圣血时,更能表达出来吗?领受圣体岂不使我们在世界面前,更能作为“基督的真正见证”[32]-如坚振圣事使我们成为见证-吗?因为在领圣体时,基督为我们作证,我们也为祂作证。

在此无法仔细地分析圣体与其他圣事的关系,尤其是与家庭生活的圣事和病人傅油圣事的关系。在“人类救主”的通谕中[33],我已指出告解圣事与圣体圣事的密切关系。不但告解导向圣体,圣体也引人行忏悔圣事。因为当我们发现在我们领圣体时领的是谁时,自然地流露出我们不堪当的意识,同时痛悔我们的罪过,并觉得内心需要净化。

我们应该注意勿使在圣体中与基督的大会合成为一种纯粹的习惯,不要不相称地领受祂,不要带着大罪去领受祂。痛悔的德行和告解圣事的实行,为了保持我们内心和不断加深敬礼天主的精神是必需的,人对于天主和祂美妙地所启示的爱,该有崇敬的精神。

这几句话的目的,是对圣体奥迹的敬礼提出一些一般性的反省,本来可以作更长更完美的研讨。特别是可以把以上所述有关圣体圣事对爱别人的效果,即在领圣体时我们对人类和教会的承诺,和从圣体圣事经由“新人”[34]而产生的“新地”[35]的图像相连结。在面饼和酒,食粮和饮料的圣事中,一切人性的东西都真正地得到改变和提升。圣体的敬礼不是不可及的超越的敬礼,而是天主自谦自下屈尊就卑的敬礼,是以人心的改变来改变世界。

简短地提出这些,尽管是短短的,我愿意为下面所要讨论的一些问题,作广泛的背景:这些问题都和圣祭的举行有关。本来在圣祭中,以直接的方法表达圣体的敬礼。此敬礼出自内心,是受我们领洗时所赋予的信、望、爱的启发而作的珍贵敬意。也就是有关此敬礼,我愿意写这封信给你们敬爱的主教和你们的司铎和执事。来日圣事和礼仪圣部将提出一些详细的指示。

二、圣体圣事与祭献的神圣性
神圣性
8      从晚餐厅和圣周四开始,圣体圣事的举行有其悠久的历史,与教会同样悠久的历史。有史以来,次要的因素有过某些改变,可是救世主在最后晚餐所建立的‘奥迹’的本质没有改变。梵二也作了一些革新,因此现在的弥撒礼仪与大公会议以前略有不同。我们并不想谈这些不同之处:最好还是专心于圣体礼仪中主要的和不可变的事。

在圣体圣事的因素和它的神圣性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就是说它是圣而神圣的行为。称之为圣和神圣,因为在圣体圣事中,有着天主的“唯一圣的”[36]、“以圣神受傅者”[37]、“为父所祝圣的”[38]基督的不断临在和行动,祂舍去自己的生命,又再取回它来[39],祂是新约的大司祭[40]。因为是基督,由主祭所代表,进入圣所而宣报福音。也是基督“是司祭也是祭品,是祝圣者也是被祝圣者”[41]。圣体圣事是圣而神圣的行为,因为它是由神圣的形体所构成,它是给予圣者的圣物(基督,唯一圣者),犹如东方礼仪在举扬圣体邀请信友赴主的晚餐时所唱的。

弥撒的神圣性不是“神圣化”,不是人在基督的晚餐厅的行为上加上些什幺,因为圣周四的晚餐是神圣的礼节,首要的礼仪,藉着它,基督许下为我们舍命,自己以圣事方式举行了祂苦难和复活的奥迹,即每一台弥撒的本质。我们的弥撒,既然从这一礼仪所产生,含有完整的礼仪形式,虽然有不同礼仪的变化,主要的还是相同的。弥撒的神圣性,是基督建立的神圣性。每一位司铎的话和行动,由整个参礼的信众积极参与而作的答覆,反响圣周四的言语和行动。

司铎以基督的身份(IN PERSONA CHRISTI)奉献圣祭,不仅是“因基督的名”或“代替基督”献祭。以基督的身份是表示与“永生的大司祭”[42]在圣事中合为一体,祂是其祭献的作者和主体,实在说这种祭献,是没有人能代替祂去做的。只有祂-基督-能够而且常可以成为真正而有效的“为我们的罪……和为全世界的罪所作的赎罪祭”[43]。只有祂的祭献-不是别人的-曾经是而且现在还可成为天主圣三前的“赎罪的力量”,和超越的至圣。意识到这一事实,能对主祭司铎的特性和意义有某种了悟,因为他举行圣祭并以基督的身份做去,他被以圣事(和不可名言)的方式进入了那极深的“神圣”之中,成了它的一部分,并与所有参与感恩礼的会众精神团结在一起。

这项以不同礼仪方式所举行的神圣礼典可能缺少某些次要的因素,可是绝不能丧失它主要的神圣性和圣事性,因为这都是基督所指定,并由教会所传授和调节的。这种神圣礼仪也不得充作其他用途。假如失去了它独特的祭献和圣事的本质,圣体的奥迹就不成为圣体的奥迹了。不能有任何‘世俗’的模仿,这种模仿很容易地(事实上时常)变成亵渎神圣。时常应该记得这一点,尤其是现代,当我们看到有不分“神圣”与“世俗”的趋势时,尤其有广泛的,至少在某些地区,俗化一切的趋势时。

面对此一事实,教会有特别的义务要维护并加强圣体圣事的神圣性。在我们这个多元的和故意俗化的社会里,基督徒团体的活的信仰-面对那些不分享此信仰常意识到自己的权利的信仰-确保对此神圣性的尊重。尊重每一个人的信仰的义务,是良心和宗教自由自然的和国民权利的补充。

圣体圣事的神圣性,曾经在并继续在神学和礼仪[44]的术语中,找到表达。圣体奥迹的客观神圣性的意义,实在是天主子民信仰的一部分,因着它天主子民的信仰更为丰富而更强化[45]。因此,圣体圣事的圣职人应该,尤其是今天,充满活泼的信德,并且因此信德之光,他们应该根据基督和教会的意愿,了解并执行司祭职的一部份。

祭献
9      圣体圣事更是祭献。它是救赎的祭献也是新约的祭献[46],犹如我们所相信和东方教会清楚表明的,数世纪前希腊教会说:“今天的祭献就是以前唯一圣子降生圣言所奉献的祭献;是祂所献(现在和先前一样),因为是唯一的同一的祭献”[47]。因此,就是藉着我们救恩的唯一祭献的实现,人和世界经由救赎的逾越更新而与天主重归于好。此种回归天主不得中止:它是天主与人以及人与天主的“新而永久的盟约”的基础。假如失去这一点,那幺赎罪祭的崇高和弥撒的祭献价值都会有问题,赎罪祭本来是完美的、决定性的。圣体圣事既然是真正的祭献,事实上使人回归天主。

为此,主持祭献的圣职人是真正的司祭,因着晋铎的特别权力,他举行真正的祭献行为,使万物重归于天主。虽然所有参加感恩礼的人,并不像司祭一样完成祭献,他们因普通司祭职,在将面酒呈上祭台时与司祭一齐献上他们自己的属灵的祭献。这一种在所有礼仪中均以隆重形式举行的行为,有“精神的价值和意义”[48]。面饼和葡萄酒,成了参与感恩礼的信众所带来献给天主的一切的象征。

要紧的是让感恩礼的真正的首要时刻,在参礼者的态度中有所表达。在奉献和最近礼仪改革[49]所提供的奉献“游行”之中有关连,并且为保持古老传统,同时唱一节圣咏或一首歌。为此该有较长的时间,让大家意识到这一举动,同时主祭的话也表达这行为的意思。

献礼行为的意识应该保留在整个弥撒中。而在成圣体,以及在成圣体后为纪念主的圣死与复活作奉献时,更臻完美,这正是祭献时刻的基本价值所要求的。这在司祭高声念感恩经的字句中可以看出。我想我们值得在此将感恩经第三式中,某些特别表示感恩礼的祭献特征的经文指出来,它们同时也将我们本身的奉献与基督的奉献连结在一起:“请垂顾你教会的奉献,并接受这赎罪的牺牲;求你使我们领受了圣子的圣体圣血之后,得以充满祂的圣神,在基督内成为一心一体。愿圣神使我们成为你永恒的祭品”。

此祭献的价值,早在结束奉献礼时司祭的祷词中予以表明,他要求信友祈祷“望全能的天主圣父,收纳我和你们共同奉献的圣祭”。这几句话是有力的,因为它们表达整个感恩礼的性质,和它的天主性的和教会性的圆满内涵。

所有以信德参与感恩礼的人,都觉察到它是“祭献”,是“祝圣过的奉献”。因为呈献在祭台上的面饼和酒,以及参礼者的热诚和精神的祭献,都随后获得祝圣,这样成了真正的、实在的和实质的基督自己舍去的身体,和祂倾流的圣血。这样,因着祝圣,面酒的形像以不流血的圣事方式,再度实现基督为了世界的得救,在十字架上向天父所奉献的流血的赎罪之祭。确实,基督独自以最崇高的谦抑和牺牲,舍生作为赎罪的牺牲,使人类与天父和好了,单凭祂的祭献“彻销了相反我们的罪债”[51]。

面酒的奉献加上信友们的热诚,对以圣事的方式在祭台中重新实现的祭献,也有其独特的贡献,因为藉着司祭的祝圣,它们成了圣体圣血。这在司祭念感恩经,尤其是在成圣体时,以及当举行圣祭和参礼者有着“师傅来了,祂叫你呢”[52]的意识时,更为明显。主藉着祂的祭献对我们的召叫,开启我们的心,这样我们的心在救赎奥迹中净化以后,能在领圣体时与主结合在一起,领圣体给予参加弥撒的人一种对人生成熟、完整和有力的价值:“教会的意思是让信友不但奉献无玷的牺牲,而且要他们学习奉献自己而且每天经由基督中保,与天父和每一个人越发合一,为的使天主终于在一切中成为一切”[53]。

为此必须不断重新加强教育,去发掘新的礼仪中所包含的富藏。梵二以来所作的礼仪革新,可以说给了感恩的祭献更辽阔的视野。有助于这一方面的一点是感恩经由司祭大声朗诵,尤其是成圣体经,随即由信众在举扬圣体圣血后答唱欢呼词。

这一切使我们充满喜乐,不过我们也应该想到这一切改革要求精神的觉醒和成熟,无论是主祭方面-特别是现在“面对教友”献祭-或信友方面。当感恩经的话,尤其是成圣体经,是以谦逊和纯朴的心,以适当的方法和叫人听得懂的神圣态度朗诵时,当感恩礼的主要行动是不慌不忙地行施的,是使人们收敛心神和热心,使参与者意识到所完成的奥迹的伟大而他们也以热诚态度来表达的话,圣体敬礼才趋向成熟而且成长。

三、主的两张桌子和教会的共同所有
天主圣言的桌子
10    我们都知道从很早开始,感恩礼的举行不但与祈祷相连,也与读圣经和会众的歌咏连在一起的。因此,一直可以应用教父们所说的把弥撒比喻为两个桌子,教会在这两张桌子上,为他的子女准备天主的圣言和圣体圣事,就是主的食粮。因此我们应该回到至圣奥迹的第一部分,这一部分近代称之为圣道礼仪,我们要对此略事讨论。

每日读经所选的圣经部分,是根据大公会议的新的标准和要求[54]。根据大公会议的规定做了新的读经集成,其中运用了一项原则,就是经文有延续性同时包括圣经的全部书卷。礼仪中以圣咏作为答唱咏,能使参礼的人熟悉旧约中祈祷和诗篇的伟大富藏。事实上用本国话诵读或咏唱这些经句,更有助于每个人的了解。

不过,那些受拉丁文礼仪教育的人,体验到这“一个语言”的失落,因为拉丁文曾是教会在全世界合一的表示,并且由于拉丁文的高贵特质,引发出圣体奥迹的深刻意义。为此,我们不但要对这些感触和愿望的了解,也表示完全的尊重。尽可能的使这些感触和愿望在新的规定[55]中,得到适应和获得机会。罗马教会对于拉丁文有特殊的义务,它是古罗马的上好语言,罗马教会应该利用各种机会表现这些义务。

大公会议后在这方面所做的革新,有助于使我们在真正的天主圣言礼中作证并分享。愈来愈多的人在圣道礼中积极的参与。许多读经员和歌唱者,甚至男子的或女子的歌咏团逐渐成立,并以极大的心火献身于这方面的工作。天主的圣言,圣经,在许多基督徒团体中开始了一个新的生命。聚在一起举行礼仪的信友,都以歌曲来准备聆听福音,都以该有的热诚和爱心来宣报福音。

这一切都值得珍视和感激,可是不要忘记完全的革新还有其他的要求。这些要求包括对以各种语言在礼仪中传授的天主圣言的新责任感,一定该保持的是福音的普世性和它的要旨。这种责任感也包括礼仪的行为(如读经或歌唱)应该附合艺术的原则。为避免这些行为任何的不自然,必须表达出能显示圣经经句特色的力量、朴实和尊严,即使是藉读经或歌唱的姿态。

因此,这些从礼仪[56]中对天主圣言所产生的新责任的要求,与在礼仪的聚会中[57]执行圣言职者的心态有深切的关系。此责任也包括对圣经的选择。这个已由教会有关当局作了选择,而且为特殊情况的读经也作了选择[58]。此外,应该常常记得只有天主的圣言可以用作弥撒中的读经。圣经的诵读不能以读其他的文章来代替,不论它有多少的宗教和道德的价值。那些文章可以在讲道时利用。在讲道时引证这些文章是很适当的,只要它们的内容附合所有的条件,因为讲道的任务之一,就是指出在启示的天主的智慧,和以各种途径追寻真理的崇高的人性思想之间,有着聚合点。

主之神粮的桌子
11    另一个圣体奥迹的即主之神粮的桌子,也要求我们从今日礼仪革新的观点来作反省。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它与活的信德的特别行为有关,事实上从初世纪起[59],就证实它是敬礼基督的流露,基督在领圣体时,把祂自己以食物的形式交给我们每一个人,给我们的心,我们的良心,我们的嘴唇和口。因此对于这一个问题,如福音所说应该特别留意,无论是在负责圣体敬礼的牧人方面,或是天主子民这方面,他们的“信仰意识”[60]在这方面应该非常警惕和锐敏。

因此,我愿将此问题托付给你们各位,敬爱的主教弟兄们。你们应该把这件事看作你们所管教会的注意事项的一部分。我是以我们从宗徒领受的团结的名义,集体合一的名义要求你们。此合一可以说是从圣周四主的食粮的桌子上产生的。因着你们的司铎们的协助,你们要尽力维护圣体职务的神圣地位。以及特别属于天主子民--教会的在圣体内共融的深切精神,它也是从宗徒们传给我们的特殊祖业,因着不同的礼仪传统和无数信友的代代相传而传下的,这些信友往往是基督的英勇见证,并受教于“十字架的学校”(救赎)以及圣体圣事。

应该记得作为主食粮之桌子的圣事,是延续不断的邀请。这在礼仪中当主祭说:“请看天主的羔羊,被邀来赴圣宴的人是有福的”[61]时,可以看出;这也是福音上所说被请赴婚筵的比喻所指。我们记得在那比喻里,好多人因种种理由而推辞所请。

况且在我们的教友团体中,一定有许多可以领圣体而不领的人,即使在他们良心上没有什幺大罪成为阻碍。实在说,这种态度,与某些人的过份严格有关,这一点在现时代已有了改变,虽然多多少少还能有。事实上,往往不再是感到不配、缺乏诚意或所谓缺乏对圣体的“饥渴”,而是对伟大的爱情圣事缺乏适当的感受性,对它的性质缺乏了解。

最近这几年另外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凡参与感恩祭的人都领圣体;而好多次牧者证实,他们并没有适当的应用告解圣事来洁净他们的良心。这就是表示那些领受圣体的人,觉得良心上没有什幺违反天主法律的事、能阻止他们施行以圣事的方式与基督结合的崇高和快乐的行为。可是也可能,至少有些时候,有另一种观念:视弥撒为纯粹的筵席[63],在弥撒中分享基督的身体,主要是为表示弟兄之间的共融。此外还有某种情面和“附和”的理由。

这种现象要求我们特别加以注意,并以极大的责任感来作神学的和牧灵的分析。我们不能让我们团体的生活失去基督徒良心的良好感受,唯有尊敬基督,在领圣体时让祂在我们心中找到适当的居所。这一问题不但与告解有关,也与整个伦理教诲和辨别善恶的正确责任感有关,这种分辨是每一个领圣体的人,在他良心深处作正确判断的基础。大家都知道圣保禄说的“人应省察自己”[64]的话;这项判断是个人决定是否该去领圣体的不可缺的条件。

举行感恩礼在圣宴的职务方面尚有许多其他的要求。有些要求是关于司祭和执事的,有的是关于参加感恩礼的人的。司祭和执事必须记得,服务主的圣桌连带有许多义务,有的是与临在于圣体的基督有关,其次是与参与感恩礼的或可能参与的人有关。有关对基督的义务,不怕重新提出在晋铎礼中,主教将教友所献及执事所准备的圣盘中的面饼和圣爵中的酒,交给新司铎时所说的话:“请接受圣洁子民即将献给天主的礼品。你要认清你将从事的工作,你的言行要与所尽的圣职相称,你的生活要与十字架的奥迹相符合。”[65]主教给他所说的这最后一句劝言,应该成为他圣体职务最宝贵的规范之一。

司铎在处理已成为救主的体血的面酒时,应该从以上的劝言汲取灵感。因此我们身为圣体圣事的圣职人,都应该仔细省察我们在祭台上的行为,尤其是我们以手触摸我主圣体圣血的方法,我们分送圣体的方法,和我们清洁圣爵和圣盘的方法。

这一切行动都有它本身的意义。当然,应该避免小心眼,可是天主要我们不要失敬,过份草率、急躁而产生恶表。远超过我们对福音使命的投身,我们最大的投身是在于对救主圣体的神秘力量,而我们内心的一切都应该无疑地指向这件事。我们也应该常常记得,我们之被祝圣自人中被选“为人行事”[66]也是为了这一职权。尤其我们,拉丁教会的司铎,历代在我们的晋铎礼中有在司铎手上傅油的习惯,我们应该想这件事。

在某些地方,已经引入了以手领圣体的习惯。这种做法是由各主教团申请而得宗座的批准的。可是,对圣体缺乏尊敬的情事也报告给我们,这种错误的情形不但是这样做法的人有罪,对信友对圣体的态度未尽监督之责的教会牧人也难辞其咎。有时,在可以用手领圣体的地方,某些愿意继续用舌头领圣体者的选择未被重视。为此,很难在这封信中不提到以上所述的现象。这并不是指在某些可以用手领圣体的地区,以极度的尊敬和热心用手领受主耶稣的人。

可是人们不可忘记,司铎在晋铎时被祝圣的第一要务是代表基督大司祭:因此他们的双手,一如他们的言语和意愿,成了基督直接的工具。因为这一事实,身为圣体的圣职人,他们对圣体面形有首要的责份,这是整个的责任:他们奉献面饼和酒,他们祝圣它,然后在聚会时把圣体分给愿意领受的人。执事只能将信友的奉献呈上祭台,在司祭祝圣之后,他们再分送圣体。因此拉丁礼中的在手上擦圣油的礼节,即使不是古老的习惯,是多幺的动人心弦,这双手需要天主圣神的特别恩宠和力量。

触摸圣体和以手分送圣体是圣职人的特权,它表示积极参与圣体的圣职。虽然教会能将此权力给予既不是司铎也不是执事的人,例如辅祭员在执行他们的职务时,尤其是他们准备来日晋铎者,或其他教友被选为应付真正的需要,可是常要预先妥善准备。

教会的共同所有
12    我们一刻也不能忘记,圣体圣事是整个教会的特别所有。这是天上净配所给的并不断给予祂妻子--教会的,在圣宠和圣事中的最大恩惠。就是因为它是大恩惠,我们大家应该以深刻的信德,常意识到这份真正的基督徒的责任感。恩惠对我们的要求更深切,因为它不是以严格的权利向我们表示,而是以个人的信赖力量,如此,没有法律的义务--要求信任和感激。圣体圣事就是这样的一个礼物和所有。我们应该忠于任何一项表达此圣事的细节,以及要求我们的感谢。

圣体圣事是整个教会的所有,因为它是教会合一的圣事。因此教会有义务指定一切有关分享和举行圣体圣事的事。为此我们应该根据上次大公会议所定的原则去做;在礼仪宪章中,规定了主教在其教区以及主教团的权力和义务,但是二者都得与宗座团结一致地去做。

此外,我们应该遵行圣座各部门在这方面所作的指示:有关礼仪的事,应该遵守礼仪书对圣体奥迹所作的规定和指令[67],如有关分离弟兄在圣事方面的交通,该遵守“大公事宜的指南”[68],和“在某些情况下允许其他基督徒在天主教会中领受圣体的指令”[69]。虽然在革新的这一阶段,某种“创新性的”自由可能被容许,可是这种自由必须绝对地尊重实质合一的条件。我们可以继续这条多元化的途径(部分是因为在礼仪中应用不同的语言),但是必须保持感恩礼中的主要特点,并且尊重近来礼仪改革所作的规定。

在梵二所构想的圣体敬礼的多元化之中,必须在各地努力确保其一体性,清楚显示出圣体圣事是一体性的标记和原因。

不但每一个主教团,每一个圣职人,无人例外,都应负起这项任务;因为礼仪的本质。宗座自然应该注意监督。每一个人应该知道,他对整个教会的公益有责任。身为圣职人和主礼的司铎,他主持信友的感恩聚会,更要意识到教会的公益;经由他的圣职,他代表教会;可是他也是属于教会的,遵守信仰的正确纪律。他不能视自己为‘所有人’,能自由运用礼仪经文和圣礼,好像是他自己的东西,刻划上他自己的风格。看来似乎更有效果,而且附合他主观的热心;可是客观说,这是对在合一圣事中所表达的团结是一种背叛。

每一位奉献圣祭的司铎应该知道,在祭献时不是他单独与团体在祈祷,而是整个教会在祈祷;教会以他所批准的礼仪经,在此圣事中表达他的精诚团结。称这种立场为“纯粹的强调划一”,只是显示出对真正合一的客观要求的无知,将成为有害的个人主义的征状。

圣职人、主祭对教会为了整个天主子民的利益,所托付给他的奥迹的服从,也应该在遵守举行圣祭的礼仪规定中显示出来。例如衣着,尤其是主礼所穿的祭衣。当然在某些环境中无法遵守这项规定。我们很感动当我们念到某些在死牢作监的司铎所写的书,他们无法遵守上述的规则即没有祭台也没有祭衣而举行弥撒。在那些情况下,是一种英雄的凭证并值得我们深切的钦佩,可是平常的情况下忽视礼仪的指示,只能视为是对圣体缺少尊敬,受到个人主义的指使,或对流行的说法缺少一种批判的意识,或是缺少某种信德的精神。

在我们因天主的恩宠而做圣体圣职人者身上,要特别对我们所要照顾的兄弟姊妹们的思想和态度负责。我们的使命,尤其要以我们个人的表率,去培养对在爱的圣事中临在和工作的基督的健全敬礼。愿天主保护我们,不要以“异乎寻常的”方式削弱对圣体敬礼的不同表达和方式,这些敬礼方式看来似乎“传统”但却是健全的热心神工,而且特别流露出整个天主子民的“信德的意识”如梵二所指出的[70]。

在我结束这些观察之前,我愿意--以我的名义和你们各位敬爱的主教弟兄的名义--请求宽恕,任何因为某种理由、人的软弱、不耐烦或疏忽、或因偏面的错误的运用梵二的指示,对此伟大圣事教义的解释和尊敬,所造成的恶表和混乱。我祈求主耶稣,使我们将来对此神圣奥迹,避免任何可能降低或对我们的教友本有的尊敬和爱的意识引入歧途的事。

愿基督亲自帮助我们追随真正的革新,走向生活的和圣体敬礼的圆满,因此教会在他已有的合一上建立起来,而且他愿意为了生活之天主的光荣和整个人类的得救,更团结一致。

结论
13    敬爱的弟兄们,请允许我结束这些反省,它们只能限于对某些问题的仔细审查。为了作这些反省,在我跟前呈现有梵二大公会议所作的一切,以及保禄六世在大公会议时期所公布的“信德的奥迹”通谕,和为了在大公会议以后实施礼仪改革所颁布的一切文件,在礼仪革新和整个教会的革新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和根本的关系。

教会不但在礼仪中行动而且表达自己,靠礼仪而生活,并从礼仪汲取他生命的力量。因此,以梵二的精神正确地实行礼仪革新,在某种意义下是有效实施我们以深切的信仰所接受的大公会议的训诲。我们深信藉着此次大公会议,圣神“向教会说了”真理,并为在今日和来日的民众中间行使教会使命给了许多指示。

我们要继续特别地根据梵二的训导,以活的传承的精神,推行并追随教会的革新。本来真正的传承的本质,也包括正确重读‘时代的讯号’,要求我们从丰富的启示宝藏中提出“新的和旧的东西”[71]。由于这种精神并附合福音的劝谕,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努力在礼仪中更新教会的面貌,多次是参考“古老的”,来自教父的遗产,而且是数世纪以来教会的信仰和教义的表达。

为了在将来能够继续实施大公会议在礼仪方面,尤其是圣体敬礼方面的指示,在圣座有关机构和每一个主教团之间,必须有密切的合作,这种合作一方面是监督性的,另一方面是创新性的。我们应该注意最神圣的奥迹的伟大,同时注意我们这一时代特别有意义的属灵的运动和社会的改变,因为它们有时候不但制造困难,也使我们以新的方法参与此伟大的信德的奥迹。

我特别要强调礼仪的问题,尤其是圣体的礼仪,不要成为分裂天主教教友和破坏教会团结的机会。这是要求我们对此圣事有最起码的了解,因为基督留下此圣事作为我们精神团结的源泉。那幺,在教会中是热心的圣事、团结的标记和爱德的连系[72]的圣体圣事,怎幺可以成为我们之间分裂的起点以及思想和行为歪曲的来源,而本来应该是教会合一的焦点和组织的中心?

我们都同样地蒙受救主的恩惠。我们都应听从真理和爱的圣神,祂被许给教会并在教会内行动。因此真理和爱之名,因被钉的基督和祂母亲之名,我要求你们:让我们放弃一切对立和分裂,让我们在此伟大的救恩使命中团结一起,此使命本是我们救赎的代价和果实。宗座将继续尽一切所能确保我们所说的团结。希望每一个人不要做出任何“叫圣神忧苦”[73]的事。

为了使这种团结,以及团结而做的恒久而有系统的合作,能坚忍地继续下去,藉圣神的净配和教会之母玛利亚的转求,我恳求圣神光照我们。我从心底并以致意和信赖的心祝福你们每一位,可敬爱的主教们。以我们所分享的团结,我们要尽量确保,使圣体圣事成为世上,在基督内合一的教会团体的兄弟姊妹,生命的伟大泉源和良心的光照。

以兄弟之谊,我真心地给你们和所有在铎品中的弟兄们宗座的降福。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四旬期第一主日发自梵蒂冈

注释
[1]    见第二章:宗座公报七一(一九七九年)三九五页。

[2]    特里腾公会议,二十二次会,第二条。

[3]    因为主的这项命令,厄提约丕雅感恩经提出宗徒们“为了我们建立了宗主教、总主教、司铎及执事来举行你圣教会的礼仪”。圣达修首句重覆法:感恩经。

[4]    参阅圣怡博的使徒传承,2-4号。

[5]    格后十一28。

[6]    伯前二5。

[7]    参阅梵二教会宪章28;司铎法令2、5;教会传教法令39。

[8]    教会宪章11。

[9]    若三16,圣金口若望的礼仪中,在成圣体经前采用这几句话。

[10]  参阅玛廿六26~28;谷十四22~25;路廿二18~20;格前十一23~25;以及感恩经。

[11]  斐二8。

[12]  若十三1。

[13]  参阅若望保禄二世在都柏林凤凰花园的讲道7:宗座公报七一(一九七九年)一○七四页。礼仪部,圣体奥迹的训令:宗座公报五九(一九六七年)五三九-五七三页。

罗马礼典、论弥撒外的领圣体和圣体敬礼(一九七三年版)。

[14]  参阅“将自此世过去”谕旨(一二六四年八月十一日)。

[15]  参阅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通谕:宗座公报五七(一九六五年)七五三-七七四页;及第[13]注。

[16]  若望保禄二世“人类救主”20;教会宪章11。

[17]  格前十一26。

[18]  教会宪章11;礼仪宪章10;司铎法令5;主教法令30;教会传教法令9。

[19]  参阅教会宪章26;大公主义法令15。

[20]  这是圣周四集祷经所求:“我们祈求为使在圣体圣事中能找到爱和生命的圆满”。以及感恩经第二式“使我们在分享基督的圣体圣血之后,因圣神合而为一。上主,求你垂念普世的教会;使我们在爱德中成长。”

[21]  若五17。

[22]  参阅常年期第廿二主日领圣体后经:“主,你以生命之粮在你的圣筵上使我们革新,愿此神粮增加我们的爱德,并帮助我们在别人身上事奉你。”

[23]  若四23。

[24]  参阅格前十17;圣奥思定“释若望福音”卅一13;梵二教会宪章7。

[25]  若十三35。

[26]  参阅罗马弥撒“为不幸者服务”祈祷文,“为教师”弥撒领圣体后经。

[27]  若四23。

[28]  弗四13。

[29]  参阅本函2。

[30]  参阅梵二教会传教法令9、13,司铎法令5。

[31]  若壹三1。

[32]  梵二教会宪章11。

[33]  “人类救主”20。

[34]  伯后三13。

[35]  哥三10。

[36]  路一34;若六69;宗三14;默三7。

[37]  宗十38;路四18。

[38]  若十36。

[39]  参阅若十17。

[40]  希三1;四15等。

[41]  皮桑丁礼第九世纪用。

[42]  圣体敬礼任选弥撒第二式集祷经。

[43]  若壹二2;四10。

[44]  我们称“天主性的奥秘”“至圣”;东方教会称弥撒为“奥迹”“祝圣”、在礼仪方面为了启发神圣意识,规定静默、站立、跪下,以及宣信、向圣经上香、向祭台、主祭及祭品上香。并指出天使之被造是为事奉至圣天主,即拉丁教会所唱之圣圣圣,及东方教会所引用之TRISAGION。

[45]  皮桑丁礼所指出的“主显的一面”;亚尔美尼礼所唱的和一体三位的结合:“唯一圣父与我们同在,唯一圣子与我们同在、唯一圣神与我们同在。”

[46]  参阅礼仪宪章2、47;教会宪章3 28;大公主义法令2;司铎法令13。

[47]  君士坦丁会议(一一五六年一月及一一五七年五月)。

[48]  弥撒概论49C;司铎法令5。

[49]  弥撒规程18。

[50]  参阅脱利腾公会议廿二次会,第一章。

[51]  哥二14。

[52]  若十一28。

[53]  弥撒概论55。

[54]  礼仪宪章35、51。

[55]  参阅圣礼部各项规定。

[56]  参阅保禄六世制定“罗马弥撒”法令“我们深信司铎和信友都将更热心地准备他们的心灵参与主的圣餐,默想圣经,日日受天主圣言的滋养。”宗座公报六一(一九六九年)二二○页起。

[57]  参阅主教礼典“论读经员及辅祭员”4。

[58]  参阅弥撒概论三一九-三二○。

[59]  Cf﹒Fr﹒J﹒Dolger,Das Segnen der Sinne mit der Eucharistie Eine altchristliche Kommunionsitte:Antike und Christentum,t﹒3(4932)pp﹒231-244﹒

[60]  参阅教会宪章12、35。

[61]  参阅若一29;默十九9。

[62]  参阅路十四16等。

[63]  参阅弥撒概论7 8。

[64]  格前十一28。

[65]  主教礼典“论执事、司铎及主教之晋秩礼。”

[66]  希五1。

[67]  圣礼部“圣体奥迹”指令:宗座公报五九(一九六七)五三九-五七三页,罗马礼典“论弥撒外分送圣体与圣体敬礼”;礼仪圣部“致主教团主席论感恩经”:宗座公报六五(一九七三年)三四○-三四七页。

[68]  论大公运动指南38-63:宗座公报五九(一九六七)五八六-五九二页。

[69]  宗座公报六四(一九七二)五一八-五二五页、及宗座公报六五(一九七三)六一六-六一九页。

[70]  参阅梵二教会宪章12。

[71]  玛十三52。

[72]  参阅圣奥思定“论若望福音”廿六13。

[73]  弗四30。

上一篇:一九八三年 告全球司铎书下一篇:1995年圣周四致全球司铎书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