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圣道明与团体精神

时间:2007-12-18  来源:  作者: 点击:
度公共生活当如最初教会的信众,他们都是一心一德,在福音中、圣体内,尤其在圣体内,以祈祷及同一精神的共融,恒守不变。会士是基督的肢体,同居共处时,论尊敬,要彼此争先,彼此帮忙背负重担。天主的爱藉着圣神,倾注在他们心中。修会是由天主的名义而集合的真实家庭,基督就在他们中间。

爱就是法律的樠全,爱德也是全德的联系,因此我们知道:我们己出死入生了。兄弟之间合一,表示基督的来临,因而发出伟大的使徒能力。”(修会15)

    前 言

本章的主旨乃是将“道明会在使徒工作上的真精神”,和“道明会精神,或称道明会的内修精神”两个问题,连结起来,另外并谈论“团体”之观念。

“团体不只是在限定区域内的一伙人,而是共同意识的达成。该种达成有数种,并有等级。共同意识称为可能的,即是具有一个共同体验的地域,人一退出这共同的地区,就失去了联系(接触)。共同意识称为正式的,即是彼此间存在着共同了解。一个人因着误会,不包容,或互相排斥,即失却了共同了解。共同意识又称为现存的,即是彼此间存在着共同的见解,共同的领域,在其中众人一心一德,步调一致;但有人不同意,或是这人以为真,那人以为假;这人视为假,而那人视为真时,则失去了共同的意识。共同意识又藉着意志,特别是藉着恒久的奉献而达成。由是;男女相爱,组成家庭;人民秉忠,成立国家;信仰相同,而组成宗教。由是,团体之离合,成立或解散,全在于是否有共同的体验地区,共同的了解,共同的见解,共同的见解和共同的奉献。

组成团体的共同意识,并不是单独个人的工作,也不是一世一代的努力。共同意识具有历史沿荣,它先开始在每人的心里,以后藉着互助互惠和广泛在往,还而成为共同的;至于代代相传,那就专赖训练和教育了。共同意识渐渐地步澄清,表达,明确而固定;乃至于强化,加深,而变化莫测;但屡次仍可衰弱、空匮,而至于畸形发展。”(参阅骆内刚Beruard  Lonergan S . J . )生存与仰合潮流)

我们的第二项问题是:道明会士所具有的共同意识是什么?如假有的话,我们怎样去发现?熙督会士伯舍舍特(Dom  Besert )在最近出版一书中误:

“::因为修会就会一个活人一般,我们若只藉着说明修会之特别目的,很不容易来给它的特性下定义;既不能下定义,最多能描述其大概吧了::什么使家庭成为家庭,不能用“作定义”之原则给它下界说::但最重要的是:修会要信守自己的传统,这样他们可因自己的会祖而自豪。”(伯氏着:修会生活之目的)

这种见解给予我们的帮助不大。为此,我们仍返回那项基本问题,即是,什么是神修?或是:什么是构成神修的特别传统。

我们似手可以合理地确定:在每一泒神修开创时期,就有一位稳健人物的原始神修体验(像圣依纳爵,圣方济,圣道明和圣本笃等)。这种体验可分两种:第一种即是创会人的个人内修经验。第二种好似是决定因素:神修持久与否,概取决于此:这即是创会人所实际培育的初期子弟们之体验。假如创会人的培育成功,那未即有一种比较一致的神修建立起来。如果他失败,这种体验便超于瓦解,于是一致性也失了。

假如新的神修之产生是这样,接下来的问题便是:个人在修会中所接受的神修是什么?我们只限于讨论两个观念,这似乎为我们颇有益处。按第一观念,神修乃是“合人事与福音元素,而形成的生活上的综合体验。”它是成人用信仰生活建造的一种东西(生活方式)。依照两种主要成份而发展:(一)依照一个人的固有天分,圣召和诸般神恩,像十四世纪莱因河西崇,道明修会中之形形色色的神秘修家,可作范例。(二)不越出一般基督奥迹的规律。尚有一种次要而略带描述性的观念:神修乃是个性与精神境遇的一种大联合;这种精神境界是在各种善工(元素)中保持某种的平衡,这些元素包括心祷或口祷、克苦、礼仪、实践某种特殊德性,芋种活动以及德行等。按很多修会团体皆有上述元素,但是元素结合的方式,其会祖对共同意识所留下的影响力以及地区或时代(例如十三世纪)的精神境遇,才是造同不同神的原动力。

整个教会正以全副力量,继续再发现它在我们这一时化中的同一性,我们也应当以相同的努力去发现(或再予发现)我们自创会以来的同一性。一如教会集中力量,以发现天主的启示,那就是耶稣基督和祂授于使徒们的体验,同样我们也该全神贯注于基督的体验,以及圣道明和其初期子弟所独具的特色,因为这些人在他们环境中曾反映了基督。这是我们一生应持续的工作,我们也应当充分地生活于此,并予以全心地爱慕。我现在将我在圣道明身上所见到的,为教会以及今日世界仍具有意义的特色,提供于成熟的会士,为能照他们的信德,独特的才能,圣召和神恩、予以寻思、采纳、放弃或适应。

   创会人和精神和影响

依我看来,彰明圣道明之特长的实事有三:(一)圣人是一位深切意识到天主亲身临在的人,这是他同时代的人所共知的。(二)圣人是众所共认的乐天派。(三)圣人永远是一位使徒。(即一生从事使徒工作)

(一)               圣人深深地意识到天主亲身的临在,耶稣基督的临在;因为他是一位易感受天主圣言的人,而这圣言即是基督自己。因为他聆听,因为他接受耶稣本身的影响,故此在他的人际关系上发生了深远的效果。他可能不熟谙不边作者的术语,但是他却生活于术语所代表的实事里。万坎、亚得连(Aotrian  Van  Koan )说:“成为一个有位格的人,意指:我在个人的核心里,对我自己和对他人是一个(奥秘),仅为至圣者,天主所洞悉。当我能在主前安心静默时,祂乘这宝贵的时刻,不断地对我揭开我自己。”(参阅在修会团体中之相晤与其变态,遣使杂志一九六六七月号)玛丁布伯亦(Martin  Buber )说:“说出‘天主’圣名的人,实际就有“你”在心里::他是向自己生命中的‘真你’说话,而这“你”不受“另一个你”所限制,而这“你”团契和包罗其他一切人。”(参阅:我同你)高布龙内(Josef  Goldbrunne )还说:“人的最高真实性,只是藉着与‘絻对的你,天主性本身’会合,才能被唤醒起来。”(参:心灵的医疗)。在此我一定不是在暗示:圣道明以“充实自己”,或以“位际的相遇(Persual  Encounter )等术语来思想,而是在说明:“圣道明生活于这两个名词所代表的忘我之境与最高的真实中。圣道明同时代的人深受这印象的影响,而他在培育初学的子弟时,也曾将这种“领会天主本身”的重要性,传与他们。由是,热爱天主本身是里学道明会士的强烈特色。天主曾向圣道茂说:“道茂!你发扬我的著作不错,你愿意我用什么还报你。”圣人则答说:“主!除‘你’以外,我别无所求。”我们也该相相:圣佳琳,拉高代、拉冈热(Jagrange  )以及孔嘉神父(Congar ),另外是后二位神父面对着群众的误解,而身体力行地追随耶稣,走纯洁的受苦之路。最有意义的是:二者都依照他们那大苦大难的时代,发表了阐扬基督的著作。

(二)               圣道明是一位面带笑容的人(乐天派),而不是沸腾气躁、瘨狂轻浮的人,因为后种人绝不晓得痛苦,或者不能接受痛苦。但圣人的喜乐含有一种意味深长的特质。我们要注意:“圣教之光”这只圣歌,并不是描述圣道明是一位乐天派的人,而是加给他一个“忍耐之玫瑰”的绰号。但是如果我们加以反省:忍耐之正确功用即是调节个人的忧愁,而不是学习容,忍学习勉强忍受民众或环境,那未,对圣人的喜乐之了解,便有了一番新的意义。我们至少可以说:当人愁思萦怀时,不易喜形于。不拘忧愁的原因是什么,假如我们不能释怀,让劳心焦思,变为“自怜”,那末忧愁会致人于死地。圣道明从事使徒工作的前几年,没有显著的成里;圣道明很清楚地知道,那以基督之爱而爱人者,苦恼非常,他并且看到:那非常需要基督的人,反而抛弃了基督。圣人也曾向一城市流泪痛哭。他所爱的教会内部腐败,弟兄们缺少互信互助,这一切者能使他黯然神伤。但是就因为他藉天主的助佑,才控制了他个人的忧愁。他不钻牛角尖,自寻苦恼,他走出修院,而能视他自己的痛苦世界。我们也该注意:他的临终遗训乃是嘱托弟兄们谦虚。我认为在这里,在忍耐和实在的谦虚之间有密切的关联。因为所调“自怜”通常正是“自以为是”的另一方面,凡是习于自怜的人,平常易于非难他人,对别人要求过份,不止与同会的其他弟兄为伍。为什么这样?因为据他说:“他们会给我丢鐱,他们的失败只能增加我的困难,增加我的烦恼。你知道:凡是批评我修会的人,我回答他们是怎样地困难。”于是我们便失了勇气,站不起来,不去替我们的修会效力,并为修会内部实行的改革去奋斗。我们反倒退避三舍,而忧心如焚

  圣道明控制自己的忧愁,获益良多,这使他能处理一切像孤独,别人反对等难题。按人本是单一而又同他人有分别的,因此孤寂为每人在所难免,而孤寂为结婚者和不结婚者同是一项实际的难题,也是迈向成熟的最要紧的一环。它要求我们接受生活中的负担,以及与生俱来的一切后果。尤其进者,圣道明知道:怎样将孤寂奱成利益,而这种孤寂是自寻(积极的)的孤独(像旷野稳修士),且有时为一切人需要,假如他们要想迈向深奥之境的话。佛洛姆(Erich  Fromm)为此曾谈到:“能够单独是精神集中的条件,也是(看似矛盾)会真正爱的条件。”(参阅:爱的艺术)。

虽然圣道明是总会长,但当他召集第一届总会议时,曾提出自己要辞职的意见,并声明接受评议员的权力。有一件事,圣人被投下反对票,即是让一位辅理修士常管会中的经济,圣道明并不认为投反对票者为忘恩负义,他并未离席,且不以为那是他个人的侮辱。意见不同,在修会中乃是一种预知的事实。圣道明知道这是生活中的必然现象,他毫王故在心上。万坎氏曾说:“成熟的会士在团体中互相体验,彼此好像一个单元,又不时好像看法和意见相左的中心。

(三)               圣道明永远是一位使徒。他用基督的爱情去爱民众,并且表露无遗。最可称道的记录,即是他彻夜不眠,同逆旅主人谈道。其次是,当若望弟兄手中没有钱,拒绝起程到某地,圣道明并未给他出正式命令,他空蘘而去。纵然他明明地不赞成若望的做法,但他仍付给若望钱(盘费),并同他一齐祈祷,祝他出门平安。意见不合,而不失爱心,乃是一种出奇之品德。他为了赒济饥荒,卖掉了书藉;城市中的人背弃了基督的爱情,他曾由于同情而掉泪。当有一个故事,我认为我领悟到述说者所未料到的意义。在列品案件进行中,证人谈到他的苦身克已,像他睡地板之类。我们怎么能知道这事?乃是从一两个妇人的证词中,他们曾提到:在圣人入睡之后,进到他的房间,给他盖毛毯。这件事要比他的苦工引起我更多的遐思。它在告诉我们:圣人是和蔼的人,不是暴君,善于作福作威,使人颤栗。它还告诉我:圣人是贞洁的,可是他的贞洁并不是强性的防守,以至于谁见谁怕。他虽是贞洁的,但不阻人领略圣人爱他们的至诚。虽然我们认为我们是那未好乐的,那未开放的,只需想想今日的那种情形所造成的坏榜样,我们便可了然于心。

  圣道明如真正的使徒一般爱慕民众,他为这些人尽瘁一生。他运用一切有益的知识传教,并使他的弟兄们遍寻师,为能准备自己提供更有效的服务。首先他愿意子弟们浸润在“启示真理”内,为能明了,并为更佳地服务于生活于尘世中的人群,而这世界原本受了“启示之源、基督”事迹的影响。

    会士的情兄如何?

  今日一如其他的修会我们遭遇到困,难且隐藏着危机。以前人乘着在教会以及社会中的一般超势,作会士、升司铎,颇受重视。廿或卅年前,有人进会,即能沐浴在前人挣得的会誉光辉里,能享用世代威望的衣钵。今日传统的意识逐潮没落,假如人想以这种方式去事奉天主,他必须准备为这种优遇付出代价。一如先期的使徒,我们在现世不是贵显的一群,我们也不是圣德非凡的人物。我们要像使徒一般地受人批评,受人忽视和嘲笑。说来可悲,我们还愿像使徒一般在我们中间起争论,以增加我们的痛苦。记得吗?伯多禄在给科尔乃略受洗以后,曾在宗徒大事录十一章二节被指责为自由派。在他正要改变方针前,却被圣保禄指责为保守派。以后伯多禄遇到机会,在自己的书信中即谈起:很多人不懂圣保禄的前进思想。当若望,玛尔谷离开传教工作而回家,圣保禄曾指责他不慷慨、偷懒和胆怯。

  但是我们应该像使徒一般地学习在意见不合之下,而不失却爱心。宗徒大事录记载:圣伯多禄支持圣保禄的使命,并且保证:保禄将有机会发言和替自己辩护。以后保禄派人寻找若望,玛尔谷,并同他高兴地工作,他们好像学习到,我们所极需要学习的事。我们也能在意见不合下,仍维持礼貌,而不失掉爱心。纵然我们中无一人能获得答案,但当我们一齐工作时,能比单独工作时,要获得更多的答案,以解决难题。我毫不怀疑:圣道明要绝对地赞同玛丁布伯所发表的团体概念:

  “真正团体的出现,不由于人们彼此间有感情(当然,感情固不可缺),而是由于(一)人们都与生活的中心坚定地维持互相生活的关系。由于(二)人们彼此间的关系。该第二关系源出于第一关系,不过只有第一关系单方面存在时,则不产生第二关系。第一种生活的互相关系含有感情,但不与感情同时开始。因此团体的建立乃由于互相的生活关系,而创始人则是生活的实力中心。”

  这种团体的意识建立在强烈的认识天主本身上的,为使徒工作是重要,而又切实的吗?诺嘉神父在其杰作-予盾之主-的结论扁中,曾有这段话说:

  “我认为:那无宁是对天主缺少开放心胸,而这种自我封闭是导源于人们逐渐地不留意天主的临在,这便是今日主要的问题焦点。因为天主与人的交往,能将真实向人心揭开的途径,只有一条,那就是透过个人自由接受天主的言语,因,此假如“对天主不留意”的后果是致命伤的,那未天主子民对于向自己谈话的天主采取无所调的态度,将更加严重。我认为:无神主义,以及“毫不留意”的怀疑态度,其未来几乎完全掌握在信徒的手中。为此,信友应成为一种显著的标记,以使他们用爱心和信心所交往的天主,实际地临在他们中间。”以上两段引证在美洲杂志上,曾以适切的社评讨论过(参阅男女宿愿的满足:美洲杂志、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份)。我认为:有几处最敏感的地方,(作者)曾对工作了最有益的观察。作者、奥琪芙(Maureen  O’keefe)修女和艾沃义神父(John  J. Evoy S.J )二人曾指出:人之寻求满足,乃是男或女在寻找个人的尊严。尊严的意识首先由承受他人的尊敬和爱戴而来。作者又顺谈到:最渴望寻求尊严者,反而找到的不多。但是据我的想法:最有意义者,乃是对“尊严和才能”

所的区别。我们不拘是长上或属下,都应将这种区别牢记在心,这确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是一切的人都同样地有才能,有时以公平来对待我们所与交往的人,某某人的确不能留任,因为他虽然不由于自己的过错,而是天生无能力克尽某份职务。但是我们却不能如是解他的职务,竟对他表现出不尊敬,或者长上或团体对他表现有所轻视,而纯是因为他在心理上,体能上或智力方面不能胜任该项职务。我曾同许多大学生有过交往,他们读书很勤勉、忍受着艰苦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压力。任何事情稍不顺利,他们就不能毕业。考试不及格乃是其中最简单的事实。这种事情要按罪行来处理吗?而这样的人要不像人一般地看待吗?可是,我们不该忘记,双方面(长上与属下,属下与长上)都是一样道理。即便是长上不称职,他即是人,我们作属下的有什么权力去折磨他?假如不称职,应用一切可行的合理方法去补救,我们怎么真正地想像:基督要遗弃这按己所能,去拼命尽职的人呢?难道圣道明会不跟这种人说话吗?我们绝不该将效率和人事的成功成为我们敬爱他人的标准。如果这样,我们大概要选举茹达斯作使徒之长,而基督却简选了伯多禄。

  我们用最后的一种方式,来检讨“团体”。按本会在传统方面具有坚强的学术志趣。它在文化特质,及洞彻信仰真实,特别在神学贡献方面,颇富盛名。这并不是宣传,而是历史上的事实。当一个修会决定其目标时,应当不超越范围,假如一切的事都想做,那最后必定一事无成。这样按修会,既然是修会,它应有特殊点是无可否认,但是我不认为:适合于修会的特殊性,同样地也适合于会士。照修会来说,只要它保持本身的特色,那未它便是忠于自己,并忠于教会。这句话不应该暗示:有会员不直接从事于修会的特定工作,便应视为劣等的道明会士,或被讥讽为志趣卑劣者。很多的会士时常不满,因为他们屡次听到本会的特殊目标,听到教育,神学以及学术志趣,假使他们从事其他工作,便似乎觉得不忠于自己的圣召。实际上,我们时常遇到这样的人,在他们的工作上,比那些在所谓特殊道明会园地内工作者,尤能胜任。假如修会保持其与教会的接触,并为教会满全其工作,那未这些人非做(特殊工作者)也正是需要的,他们贡献己身,以及其特殊园地之知识,也是不可或缺的。希肋贝斯(Schillebeekx )神父在向执教的修士、修女谈话时,曾提醒我们说:

  “修士的生活是狭义的基本使徒工作::会院生活也是狭义的使徒生活,因为传播信息,不只是用言语去宣报,而且也用实际生活来表现。”

  团体是什么?它乃是共同意识的达成。我们曾经思考了数种共同的意识,但应不断地继续反省这问题。我们说:信仰团体具体地表现基督和道明精神,乃是一椿大事,这是夸大其词吗?说它是我们永久工作的目标,亦不算言之过份。它需要会士不断地、辛苦地努力,又需要无一例外的群策群力。这团体源不像一种自然生成和社会学上的团体,而是一种由共同意识所达成的团体,它年今日为教会极其重要。在积极方面,“需要的是一种社团的新意识,这并不是指属于一个广大体制的那种教会团体意识,而是指:属于一个地方性教会团体的意识,在这团体内教会的团体生活实际地表达和生活出来。”(参阅礼仪与道理、达维斯着)。

  我们有传统的团体生活作坚强的基础,我们有圣道明为表率,他曾采取新型团体生活,以配合时代的需要,例如,为了使徒工作,需要更大的机动性和充裕的时间,他并不墨守前代的传统生活成规,由是会规缩短了日课时间,预订了特殊的豁免,规划了个人在修会目标内的变通性。

  其次,我们要看:我们是否注意到基督的临在,并时常喜乐的问题,这能使我们在未来的难苦岁月中,控制我们的悲痛。德克斯(Wolter  Dirks )的高见曾在工人司铎运动的历史中援引过,我个人颇表赞同,兹提供如下:

  “圣道明修会本身,即具有一种固有的特质,它能使修会完全冲破一切过于进攻或过于防守的局面,像圣道茂用不杇的严谨方式,由以前的文物制度内脱颖而出,从信理学中、从传统中、从整个的传统中、不只限于道明会的传统,以及从十二世纪以后的一切思想中崛起:::无一事出乎其范围,每一事都听其处理,即听受一位思想家兼爱祈祷人的裁决。他藉着依特“唯一真理”的天主::鼓起大胆思想的勇气,在思想中以求尝试,并冒险地去探求新思想。”(参阅撒福音教会与工业社会一书)

  我们以修会的成员,正在推行艰险的革新工作,我们愿与圣道明一起为彼此祈祷,借用圣保禄致斐理伯人书信的祈祷文。(斐一3-11):

  “我一想起你们,就感谢我的天主;我每次祈祷,总忙着喜悦为你们众位祈祷,因为你们从最初的一天直到现在,就协助了宣传福音的工作;我深信,在你们内开始这美好工作的那位,必予以完成,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我这样想念你们众人,是理当的,因为我在心内常怀念你们,不论我带锁链,或辩护或确证福音时,你们常参与了我受的恩宠。天主为我作证:我是怎样以基督耶稣的情怀爱你们众人。我所祈求的是:愿你们的爱德日潮增长,满渥真知识和各种识见,你们辨别卓绝之事,为叫你们直到基督的日子,常是洁净无暇的,赖耶稣基督满结义的果实,为光荣赞美天主。

上一篇:道明会生活一览(爱天主、爱人)下一篇:道明会士祈祷不懈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