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道明会士祈祷不懈

时间:2007-12-18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基督常与教会同在,尤其临在于礼仪中::在完美的光荣天主,使人圣化,在如此伟大的工程内,基督便无时不与教会结合,因为教会乃基督至爱净配,称呼祂为自己的主,并通过祂,向永生之父呈奉敬礼。”(礼仪7号)

  “灵修生活并不只限于参加礼仪。基督信徒固然是被召叫作团体祈祷,但也应该进入自己的内室,向在暗中的天父祈祷;而且,按照保禄宗徒的教训,应该不间断地祈祷。”(礼仪12号)

  “修会会士,该由教会神修的正统泉源中,以勤勉的学习,吸取祈祷的精神,和善行祈祷。首先,每日当手执圣经,由于诵读及默想圣经,才能“认识基督耶稣的卓越价值。要依照教会的意向,心口合一地举行礼仪,尤其是圣体奥迹,并由此丰富的泉源,培养神修生活。”(修会6号)

  圣道明酷爱祈祷,既爱礼仪中的祈祷,又爱礼仪以外的祈祷。虽然他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宣道师,一位使徒,但我们在他列品的案件内读到他的祈祷多于他的传道,原因列品作证者认为人人都知道圣人不断地传道,不必多赘。他们通常谈起圣人的宣道,总和他的祈祷连在一起,他们异口同声地指出:“他只谈论天主或同天主谈话。”由于这些人的作证,这位默观的祈祷者和默观的使徒之图像便闪闪发光了。

  这就是圣道明对自己的修会所刻划的形态。道明会是默观性的又是使徒性的修会;它酷爱祈祷并永远爱祈祷。

  圣道明爱祈祷,发自他的爱心。一如麦纳神父( Vincent  Mc  Nabb)用他那由经验而获得的智慧指出:“一个灵魂祈祷,不是因为他爱祈祷,而是因为他爱天主。”(参阅祈祷的艺术)墨尔敦(Thomos  Merton )赞同这种祈祷的观点说:“这种纯粹的赞颂:::在乎人赞颂天主,不单是因为我们喜爱天主赐与我们恩典,或将赐与我们思想,而是因为我们爱慕天主。”他于是援吊祈祷大师圣奥斯定的话说:“假如你赞颂天主,为使天主赐给你恩惠,而不是赏赐祂自己,那么,你不是真纯地爱祂:”(参阅旷野中的食粮)

    1 圣道明爱礼仪中的祈祷

  圣道明“藉祈祷爱天主”,他特别喜爱的表达方法,乃是举行礼仪。在天主圣神的感召下,圣道明珍视礼仪的力量,认为那是天主子民的隆重祈祷。

  “新的永恒盟约的大司祭,耶稣基督,取人性之后,把天乡万古不辍的弦歌,传到了我们今世流徒之地。基督与整个人类大家庭结为一体,使全人类和祂共唱天上赞美之歌。”

  基督藉着自己的教会,仍继续这司祭任务;而教会并不仅以举行感恩礼,而且以其他方式,尤其以履行神圣日课,来不断地赞美上主,并为全人类的得救而转祷。”(礼仪83号)

  耶稣坐于天父宝座的右边,领导着天堂的歌经班。“凡由祂而接新天主的人,祂全能拯救;因为祂常活着,为我们转求。”(希七、25)而祂的子民在世间,也因祂的名义不停地在举行礼仪。

  当圣道明在奥斯玛度永经员生活时,他对礼仪的嗜爱己日益加深。按该团员之职务乃是举行教会对天主的崇拜,隆重地参与弥撒祭礼,并公开歌唱日课经。圣道义认为永经员之“礼仪职份”乃是他们生活的主要特色。圣人说:“在默观生活的一切工作中,唯有在神圣秘迹中所完成的工作才是首要的,而由修会神职人员所组成的清规永经团,其任务就是直接从事这些工作的。”(见神学大全)

  列品证人谈到圣道明酷爱弥撒时,都是不约而同,意见一致的。圣人如是嗜爱弥撒,竟致每日举祭。这在中古世纪颇不寻常,因为该世纪呈现着天主子民对礼仪意识的迟钝。每日弥撒和颂圣体在圣道明之前,就己成了历史陈迹。这些事实乃说明在中世纪圣善司铎的传记里,何以常谈起:“他们天天举行弥撒。”像圣道茂和圣文生非又瑞(Vincenr Ferrer )传记便是好例子。按圣道明即使是在旅途,也天天举祭。威尼斯人保禄曾对此事作证说:“即使是当圣人在旅途::假如他能找到圣堂,则愿每日举行大礼弥撒(歌唱弥撒)。”(列品案件42号)西班牙人斯德望曾注意会祖奉献弥撒时的热忱说:“我屡次看他作弥撒,并常常注意到:他的眼睛及面颊在念感恩经时惠然泪下。”(仝上38号)。另一证人曾提起:圣人在弥撒中念“天主经”时的热心情形。朋那人福劳吉也作证说:“我许多次在稳修院和旅途中看到他作弥撒,总未有一次他不撒下眼泪的。”(仝上46号)圣人是度默观生活者,在圣神的启迪下,他深深地洞悉奥迹之意义。他又好似透过人间帐幔,而看到“被宰杀的羔羊”站在祭台上。(参阅默示录五、12)。

   2 圣道明与日课

  圣道明的祈祷并不限于在弥撒内,他在日夜分配好的唱日课时间内,仍继续祈祷。梵二大公会议曾提醒人:将廿四小时分别插入日课时间,而成为祈祷化的一整天:

  “按着基督徒的古老传说,而编成的神圣日课,其目的在使日夜的全部过程,藉着赞美天主而圣化。司铎们及其他由教会指定的人员,或者信友们同司铎在一起,依照法定方式祈祷,举行这项美妙的赞美之歌,实乃新娘对新郎倾诉的心声,而且也是基督偕同自己的奥体,对天父的祷告。”(礼仪84号)

  圣道明即作过清规永经员,又是新式修会的创始人,他把握这种唱日课的重要仪式。维罗那人文都谏曾作证说:“当他在会院中(旅途)时,几乎常常一听到稳修院鸣钟唤起人作早课时,他便起身,唤醒弟兄,极度热心地,依次举行一整天的日课,无一项遗漏。”(列品案件3号)。在会院里,当圣人念日课时,常常想法同团体在一起作。鲁道夫在圣道明生命的最后几年,曾在波罗那当理家神父,他有充裕的时机,去观察会祖的祈祷习惯,他说:“圣道明热中于日课经,他常常与团体修士一起参与歌永席。”(仝上31号)当他参加歌永席时,他运用“神父和会长”特权,鼓励修士全心贯注地歌唱。威尼斯人保禄也作证说:“::虽然很多次他在圣堂度过一夜的祈祷,但他仍常在早课经时出席。他那时巡视歌永席两边,用言语和榜样敦劝弟兄聚精会祖地唱经,并口诵心维地念圣咏。”(仝上43号)

  当一二一六年,圣人和初斯弟兄们选择圣奥斯定典规,并准备会宪上第一部份时,又一次具体地表现出他对礼仪的爱好。会宪的头几章都在谈礼仪, 会宪又规定了唱早课经以乃其他时辰经,并规定了每日举行团体弥撒。

   3 圣道明的私人祈祷

  圣道明依靠着祈祷的泉源而持续不变,他的生活竟变成了一种不停的祈祷。他尽量多祈祷,当他不作正式的祈祷时,他即收敛心神,这即说明下句成语的真意“圣人不谈论天主,就同天主谈论。”这句话常出现于作证者的证词中。因此斯德望弟兄说:“他在院内或在院外,甚或在旅途,他的习惯是常常谈论天主或同天主谈论。他又苦口婆心地敦劝弟兄们照样做,他并命令将这件事列于会宪内”(仝上37号)。当圣人在法国南部的数年中,有一位认识他的证人曾指出,这种祈祷习惯在会祖的生活里很早地就己显示出来,他说:“当我同圣道明和其他人行路时,圣人常滞留在后面。当我们回头寻找他,屡次发现他跪在地上祈祷,毫不顾虑豺狼在该地出没的危险。”(列品案件十号)。威尼斯人保禄谈起圣道明的冕年,以同样的语气说:“::他不祈祷,便讲道,或是专务心祷,或是默想天主。”我知道这事,因为圣道明会长通常给我以及他的同伴说:“往前走吧,让我们默想我们的救主。”(列品案件41号)其他的证人,证辞虽有不同,但都在说同样的事:“::我们常常发现他在圣堂内泪泣并祈祷”“我相信圣道明同于祈祷的时间,多于睡觉的时间。”“很多次,他通霄在圣堂内祈祷。”(仝上6、13、42号)

  病痛亦下能中断圣人专心祈祷:“有一次,圣道明在米兰患病,我(朋维素Boucisas )照料他。当寒热病挟势来攻击他时,他不抱怨病痛;无宁说,他似::在祈祷中。从他面上的表现去看,他仿佛在祈祷或作默观::因为他健康时,当他祈祷或默观时,普通都是如此表现。”(仝上22号)

  圣道明是一位中古时代的人,他运用当代一切大众化的祈祷方式。圣道明九种祈祷方式一书,描述的最详尽。他全身在祈祷,握紧双手、俯身、双膝跪拜、伏俯在地、两臂伸张和举臂向天。为赔补人众,圣人苦鞭自责。因为这许多方式,特别有些近乎形式表现,似乎怪异而不吸引现时代的人,早己不普遍的被采用了。但是这些方式是供参考,以确诸定在其中存有什么基本价值。我们用澄清的方法,汱芜存精,在评估现代祈祷方式时,可能从而找到一些启发。在圣道明动作上最显著的,乃是思想和举止连结在一起。在思想和身体动作的旋律中,圣人开创了一种祈祷气氛。他的思想,身体以及心理各方面,整个地贯注在祈祷中。圣人用默观祈祷去寻找天主,而他的默观则达到他生命的各部份。他身心两方面都虽然他感受到天主,他藉着举动,犹如运用思想和意志的力量,接近天主,聆听天主。

  圣道茂在谈到“崇拜”时,曾指出:有一种确实的责任,使我们整个的人全然地去崇拜天主:“因为我们人由两种元素组成,即理性和感觉性,所以,该奉献于天主双重的崇拜;我们奉献精神的崇拜,在于思想方面内在的热诚,又奉献内体的崇拜,乃在于肉身外表的顺和。”(参阅神学大全)。但是肉体的行为只充任次等角色,并隶属于理智和意志的内在行为,而这内在行为才是最重要的。由是“我们在身体上表现谦恭的态度为能激励我们的情感服从天主,因为由感觉而进入理解是适合于人之天性的。”(仝上)

  圣道明的行动在说明圣道茂的理论。我们放弃圣道明举动中那些中古世纪的繁文缛节,把握住主要的东西即可。这也是圣道茂的方法,他总是领悟到事实的核心。于是他在讲解“双膝跪着和伏俯在地”两种姿势时,曾这样说:“我们跪拜,表现我们在天主前是软弱无能,当我们伏俯在地时,我们则认承我们本身是虚无。”这些即是永久的价值“可不管那些有时间性的象征(姿势),它们在各时代里可有不同的表达方式。现代人则探讨举止和祈祷方式,以适应他们心理和社会的需要。修会也在探寻更适合于会士所需要的团体祈祷方式,他们要采取自己时代和地域的风格与情调。梵二大公会议曾鼓励我们在礼仪方面作有分寸的试验,修会同样地可以在团体崇拜方面作试验。大公会议谈到礼仪时,曾很明智仅规定了普遍的遵循方向:“为促进主动参与,应该推行群众的欢呼,回答、永颂、对经、歌唱以及身体的动作,姿态。在适当时间,也要保持严肃的静默。”(礼仪30号)。美国主教团在他们对礼仪革新的救灵声明书中(一九六七年),对于发展敬礼的新观点和新方式方面,采取了同样的步骤。在举行礼仪,他们提议:歌唱和祷词有多种的调配,简单和隆重时常变换,以及圣歌在曲调和歌词方面有所变化。这一切提议的目的是在使整个的崇拜团体,更深入的参与礼仪。其目标-为使礼仪,另外使感恩礼仪尽量变成具体的并合时的。由是,我们不能乘一时之不满,而抛弃我们个人不喜欢的新形式。大众   

./化的弥撒,在礼仪进行中弹吉他、以及表现种族气质的音乐等,都应按照“这些实施是否能增进,或防碍内在的崇拜”而去评价。

   4 圣道明的心祷

  圣道明的个人祈祷和现代人所喜好的祈祷没有多大差别。他常常安静地祈祷,身体一动不动。有的时候,另外在念日课和饭后经以后,“他充满着热诚,这是他从歌永席或用饭时所唱的天主圣言中汲取的。”,这时圣人另外找到一地方,在那里他能单独一人,并“在天主前收敛心神,他安静地坐下,划过十字圣号,展开一本书,悉心地阅读。他的精神唤发,好似听到天主在说话。”(参阅道明九种祈祷方式)即使在那时,他也愿意自己的内心情感情露于面目。有时他会稳藏自己的面颊,用披肩掩盖起来,或是将脸埋在自己手中,或用风帽来遮半露。继而他要哭泣,热心处常,并充满圣洁的希望”(仝上)。旁观者又注意到:当他阅读时,“在他的思想和言语方面好像有些焦急,继而变成一位安静的聆听者,以后像是推敲式争辩什么似的。他好似在笑,又同时好似在哭。最后小心地,恭顺地自言自语,并捶打自己的胸膛”(仝上)。同一作者也曾描写圣人祈祷依次高升的情形:“圣人很快地由阅读转至祈祷,由祈祷升至默想,再由默想升到默观”(仝上)。圣道明祈祷习惯的最后特征,说明了圣人对启示真理的恭敬:“当他个人独处,一人阅读时,圣人平常尊重书藉,向书致敬、并亲吻。如果圣人阅读福音,念到那由基督亲口所说的话时,更是如此”(仝上)。

  圣道明的祈祷方式给安基利格(Fra  Angelico )的绘画提供了一种灵感。安氏常将近代的圣贤介绍到基督生活的画面内。不同时代的圣人,像圣说者若翰,圣热罗尼莫,圣道茂,以及其他的圣贤,都站在圣玛尔谷餐厅的大十字架下。在一张画像里,殉道圣人伯多禄站着默观“天使来报圣母”的一幕,另一张有:圣道明正聚精会神地瞻仰“取稣稣显圣容”,第三张还有:圣道明、圣道茂、圣方济、殉道圣伯多禄,以及其他诸圣注意看耶稣给天上母后玛利亚加冕。在安基利格另一幅“耶稣被戏虐”动人的画像里,安氏绘出圣道明上述的祈祷方式:在画面的中央耶稣坐着,眼睛被蒙蔽、头戴茨冠、右手拿着苲苇扙、左手托着地球。从右边探出一个人头,正唾耶稣的圣面,用手以嘲弄方式正除去头顶上的帽子。在耶稣每一边都有其他的手击打耶稣。在左边伸出一只手用木杖敲打耶稣的头。在画像的下一半有痛苦之母坐在一边,对面坐着圣道明。他在膝上放有一本打开的书本,用右手支拄着面颊。圣人和圣母都没有注视面前所发生的耶稣受难景像。圣母背着脸,从事于沉思,圣道明的则阅读眼前的圣经。圣母原为耶稣同时代的人,不需要书本,圣道明则是生于十二世纪的人,需要圣玛窦圣经领导其默想。他打开的福音经正是玛窦廿七章、廿八节到卅节:

  “他们(兵士)脱出了祂的衣服,给祂披上一件紫红色的外氅:又用荆棘编了一个茨冠,载在他头上,拿一根苲苇杖在祂右手里;然后跪在他前,戏弄他说“犹太人的君王、万岁!”随后向他吐唾沬,拿起苲苇来敲祂的头。”

  安基利格用艺术方式向人宣传:耶稣基督的奥迹乃是默观的优先题目。他是在证明:基督的奥迹是生活的,仍具效力,是圣贤们成圣和工作的泉源。他又在声明:圣道明的祈祷不离圣经,他藉着默观基督成了基督第三。他还在暗示着:这是一总的道明会士应遵循的路线。”

    5 祈祷对圣道明品格的影响

  我们在一位祈祷专家圣道明身上所期望发现的特长,都密切地与他的祈祷结合在一起。自然,一切对他圣德的描写原出于某些人,这些人是在圣道明德高望重的晚年而认识他的。但是我们不可以想:圣人自动便拥有这样的圣德。圣人所践行的,自愿加身的若工乃在告诉人:他之获得这些德行都是遵循圣德的传统路线,而此路线乃是耶稣在生活中为那些愿跟随自己的弟子,早己详细策划妥善的。那就是“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天天背着十字架来跟随我。”(路九、23) 

圣道明表现出一个祈祷人士的谦虚。他是神贫的,如同一个天主的穷人,旧约中的“穷困人”。他善良心谦,依特天主的仁慈。朋那人弗路则略( Frugerio  of  Penua )告诉我们:圣道明就是这样的人:“他良善心谦、忍耐若患、逆来顺受:::他的诸德呈放着异彩,从我所看到以及由他身上所体察的,我断然确信:我从未曾见过,也未曾认识过像他这样的人。”

  威尼斯保禄在圣道明的品格上描绘出其他的特点:“我总未看到他忿怒,烦乱与不安,即使是在旅行疲惫时,也是心平气和的。他总未激动暴躁,而是稳如泰山,在若难中喜乐,在逆境中忍耐。”米兰人阿弥藻(Anigo of Milan )是帕度亚之院长曾述说:“道明总会长是一位谦虚良善的人,又是忍耐、和蔼、平静、安宁和端庄的人”(列品案件十七号)。

  也就是这些优点唤起了别人对圣道明的依恃心,并促使他们到圣人前讨主意,寻慰藉。西班牙人斯德望,当圣道明唤起他的圣召时,他正在波罗那大学攻读。斯氏曾述说:

  “曾会士以及其他的人陷入试探难时,都体验到道明弟兄最能抚慰人心。”斯德望是由个人的经验而说出的,他的证言说明他对圣道明的(待人)方法和人格有深入的了解,他说:“因为当我初进修会,作初学时,我遇到很多困难,但是由于圣道明的开导以及慰勉,我才安然度过。许多其他的初学生也告诉我,他们在圣道明身上也有同样的体验”(仝上36号)。米兰人阿弥藻也说:“在道明的言行方面颇显示出他的老练而有经验。他对群众是富于同情的安慰者,对他的弟兄们,尤其如此:::”(仝上17号)。

  列品案件描绘出一位热爱天主兼爱同胞者的轮廓。他的恻稳心驱使他变卖书藉,去赒济穷人。他热爱天主,衷心如焚,且达到了全德的高峰,竟致放弃他最嗜爱的默观神工,以服务众人来事奉天主。但当他宣道的一日终了,他又返回祈祷中。

    6 道明会的祈祷遗产

  热衷祈祷是圣道明留与修会的遗产。他愿意会士都作使徒,但更愿他的作默观的人,不断地在祈祷中去寻找天主。愿来找天主正是他们之所以度修道生活之主要原因。圣道明首先希望自己的子女们成圣,但是他如此策划了修会的组织与生活,为使修士们的优点能够发展、成长,并藉着从事于使徒工作而底于完成。按致力于我们个人的得救,和致力于爱人及使徒工作,其方法原都是一样的。在这些方法中,祈祷居上,尤其教会的礼仪祈祷独占鳌头。圣道明的子女们,既蒙受圣人言教和身教的鼓励,对梵二大会议的训示,当亳无困难的予以接受,大会号召一切修会“要依照教会的意向,心口合一地举行礼仪,尤其是圣体奥迹,并由此丰富的泉源,培养神修生活”(修会6号)。

  圣道明的子弟们在对礼仪的热忱方面,常是著称的。在初期的会士眼中,礼仪非常重要,他们竟为发展一种统一的礼仪,奋斗约有五十年。某种证据显示:这种漫长的谋求一种适合于世界性修会的礼仪,是与圣道明一齐开始的。道明会礼仪第一次的统一好似要追溯到圣人有生之年。最未的一次统一开始于一二五六年,经修会从事于统一工作十余年后,在洪培德手上才大功告成。其结果是非常令人满意,别的修会,像日尔曼骑士修会(Teutonic  Knights ),很多教区,另外是斯堪的那维亚半岛都采用了道明会礼仪。道明会对礼仪的热爱延续好几个世纪。圣文生斐瑞是一位极富使徒热忱的人,当圣道明在世时,他即穿着白会服,同其形影不离的人群,有神文、修女以及道明第三会,每日在一齐举行大礼弥撒(歌唱弥撒)并诵念日课经。

  道明会的日子围绕着礼仪而旋转,它的最高峰乃是举行盛恩祭,届时全体会士聚集于祭台周围,给天主奉献最高的赞颂。在这种公共崇敬中,弟兄们分享同一感恩圣饼,由无数麦粒之粉做成的,将会士们结合成爱情的团体。不消说这是团体生活的最高表达。念日课的时间将一天的生活时间表间隔,并把神圣祭礼的恩宠带到一日的每一部份。稳修式的清规与培育礼仪精神也有关系。静默开创祈祷的气氛;饭前、饭后感谢给身体上的紧要功能注入生命,并使人忆起感恩祭中的神良。诵日课的时间和清规都像仿成一道合股线,将道明会的生活穿结在一起。弥撒、日课以及清规所开创的气氛,又为心灵的默观和祈祷的精神提供准备,使整个的人向天主并向众人开放。

  在这种生活格局内,个人的祈祷是会欣欣向荣的。“弟兄们的生活”乙书记述很多热心的故事,是在说明初期道明会士的祈祷。但是在这种,一如在述圣道明的事迹里,我们也应由中古世纪的祈祷方式中,作一番汱芜存精的工夫。作者本人大概不常将自己所述说的插曲,当为精确兼有历史价值的事实,而是当文学典故来运用。他所绘的广阔画面,可看出这些事情的事源可靠。作者记录出初期修士专务默观之热忱,忏悔己罪之真切,以及他们延长的祈祷。他曾夸大地说:“在圣堂内看不见人祈祷的时候,真是绝无仅有。”有的在诵读经(半夜后唱)后,一直到破晓,都在延长守夜不寐的时间,“由于跪祷长久,精力虽疲惫,但仍振作。”会士们又期待每日最后的礼仪时间。当夜祷的钟声响了,“会士们由会院的各处急向圣堂走来,亲切地互托祈祷。”在礼仪过后,“他们轮流拜祭台,谦虚地伏拜在每一祭台前,鸣咽流涕,假如你不靠近看,会误认为他们是在吊孝器灵。”这种榜样对别人深具影响。“许多人听到或看到这样的榜样,衷心感动,于是献身于修会。”作者也曾写出弟兄们对于弥撒的热诚,“天一破晓,作弥撒的钟声响了,那时数个会士跑到每位司铎前,为能有福分给神父们辅祭。”初期的会士对圣母的热忱也引起了作者的注意:“当圣母日课的诵读经热切地的诵完,他们即忠诚地起赴圣母祭台前,为的凡能用来做祈祷的时间,一分一妙也不致浪费。在诵读经和夜祷后,他们形成三排,围绕着圣母祭台,端跪着祈祷,将自己和全修会托与圣母保护。

    7 修会中的心祷(默想)

  假如有人欲想怀疑这些热心轶事,他可以注意修会在夜祷和晨祷之后,对会士强调祈祷的事实。这在洪培德的著述里有显明的证据,按洪氏不尚修辞,只为领导自己的弟兄而写道:会方规定两节祈祷,一节在夜祷之后,另一节则在诵读经与晨祷之后,在这两段时间内,会士们一起留守在圣堂中,专心致力于我们所称的“心祷”,而洪氏则称为“秘密的祈祷”。洪氏以其法国者会长和总会长之经验,再拨诸客观事实,不愿意所规定之祈祷“过长或过短”,为避免“久而生厌,至使多人离开圣堂。”他愿意这种祈祷延长到“念七篇忏悔圣咏和诸圣列品祷文”所需之时间,那就长约二刻钟。

  洪培德发展了一种“心祷”的理论,他的道理从他初期注释圣奥斯定典规,至他后期讲解道明会会宪为止,我们发觉他有了明确的进步(参阅洪氏著作卷二)。在后期的著作里,他描述祈祷的两种不同的阶段。第一阶段为专心默想,在默想中,会士存思天主的属性和天主可爱的仁慈,以及会士个人对天主的答覆,而答覆的明证之一则是善尽生活中的本份。第二阶段就是“秘密的祈祷”洪氏珍视后一种祈祷,胜于前种,他认为这种祈祷应予褒奖,但若无相称的名词。他曾写道:这种祈祷是一修神修进步的稳妥道路,甚至他认为比日课经更有地地,因为后者是教会法令的规定,而心祷则是天主的命令。上述心得的两节祈祷原来为取法圣道明的榜样,循着习惯而发展的,但最后竟变为会规。道明会乃是第一个规定实行固定的二节“心祷”的修会。

  圣道明走路时都在潜心地祈祷,这也是会士们摹仿的对象。撒克逊人若堂怎样地效法了圣人,这在“弟兄们生活”书中有记述:

  “他下拘在会院内,或是在会院外,都全心致力于默观祈祷,从此获得很大的内心安宁。当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在路了行走时,他的经常不变的习惯乃是从事于祈祷和默观,唯有当他与同伴诵日课经,或是谈论一些有益的题料时,才例外。他也嘱咐自己的属下如些做,令他们选择一些神圣奥迹作默想,事后报告每人有价值的感触,让弟兄分享。

  一如圣道明,若堂有时也要离开弟兄,为能单独地作默想。在这时候,他屡次唱“又圣母经Salve  Regina ”或其他圣母诗歌。有时他全神贯注于默想,“竟至走失,使弟兄们要去四处寻找他”。当他在会院祈祷时,他的祈祷在外表上不怎未令人注意。他不如圣道明活泼,也不怎么样喜欢表达自己深沉的感受。

  “他(若堂)、普通是身体笔直跪地着,热心地握紧双手。身体不前俯、不坐下、不东倒西歪,时间约摸行八英里。他另外在夜祷和诵读经后习惯这样做。他不拘在家,或刚由劳赖旅程回来,祈祷姿态总是如此。”

   8 祈祷的适当

  像圣道明那种的热切祈祷生活,其适当与否可能在今天要接受挑战,尤其是因为礼仪的祈祷需时过久,而现代的传教士又是特别忙迫的人。这些挑战应予接受,并予检讨。当发觉适合前人需要的祈祷,如今稍嫌古老,那么、在教会正式的批准下,可用新方式取而代之。但在采取这项措拖时,我们应小心谨慎,莫将那持久而又紧要的因素抛弃了。圣道明祈祷的动机和冲力,以及他具有的祈祷精神,毫无疑问地应当加以珍惜。至于他给自己的修会所提供的团体祈祷之特别步骤,则应按现代的情况予以评估。

  我们在评估时,可以询问:圣道明当时如此急需宣道士,犹如今日一般,为何给他的子弟反而规定那么多的祈祷。我们在研讨其理由之前,先留意一下今日的教会,在某方面来讲,己重新发现了礼仪的需要。因为梵二大公会议所号召的礼仪革新,纵然不彻底,而其所收得的良好反应,己够指出礼仪祈祷在实际上的需要和难以言喻的重要。就是现时代的传教修会,常常认会传教是它们的会友成圣的主要因素,而且很倚重礼仪之外的团体祈祷,而如今也将礼仪作为修会生活不可或缺的部份。假如它们在经过重重困难之后,终于发现礼仪为自己会友需要,而传教亦不可缺少;那么,道明会自创建伊始,即珍视礼仪生活,更该留意,莫将这种生活的要素抛弃,或使之衰微。

  圣道明是一位稳健的神学家,他清晰地看出:受造物为首的责任乃是颂扬造生人类的天主,而礼仪首先是赞颂。他也知道:宣报福音真理的人,只是在他们爱基督,设法同祂结合的时候,方能成为有效率的宣道士。圣道明还明了:基督怎样在礼仪内活动;基督怎样主动地透过圣事行为而影响人,透过阅读天主圣言而光照人的理智。只有当基督透过圣神对人灵发挥神力的时候,受造的理性和心灵方能获致信法奥迹的圣爱学问(loving hnowledge )而该等学问为有效地宣报福音乃是必要的。按默观祈祷正是享有这种真理的圣爱学问(loving huowledge )。这是天主的神恩,人的功德总不能获致。人只能藉着不松弛地注意自己的成圣,来准备自己。梵二大公会议既提醒一切会士有关传教方面之责任,又号召他们实施革新而适应现代的需要,于是强调默观以及礼仪的圣化价值说:

“::修会会士该由教会神修的正统泉源中,吸取祈祷的精神,和善行祈祷。首先,每日应手执圣经,由于诵读及默想圣径,才能“认识基督耶稣的卓越价值”(斐三8)。要依着教会的意向,心口合一地举行礼仪,尤其是圣体奥迹,并由此丰富的泉源,培养神修生活。”(修会6号)

  继而教会便开始谈礼仪的传教价说:“在天主法律及圣祭坛的筵席上饱饫的人,自当友爱基督肢体,并以子女之情,敬爱神长,且日甚一日地与教会同生活,同感觉,奉献全力为它服务。”(仝上)6号。这段法令在说明:为何圣道明在使徒工作上,将“礼仪作为修会生活之主要部份”。他原来希望他的弟兄们都作出类拔萃的使徒。而他这种愿望在今天是非常适合的。经书中的福音真理虽能在课堂上,在个人书桌上(自修)来学习,但是只能藉着在礼仪中含咏咀味、反覆沉思、才会明白、欣赏、以至深入。在圣咏中、读书中、祈祷和诗歌中,宗教的最大真理摆在我们面前。每一季节有它的奥迹,教会鼓励我们在它们的历史与永恒方面法沉思。这种满当诚意的(接近)祈祷方法,能使心灵易于受教,并让圣神藉着祂的神恩(惠)在我们内工作,使能更深地明了天主的事理。

   9 道明会需要礼仪

    道明会为了用学术来传教,比其他修会更需要礼仪。他们由于强调真理,随而喜爱研究并学习真理,但这会使人陷于理智主义的危险-使人死啃书,本只求自我满足而忽视其他,甚至当宣传福音的使命在号召他们走向民众时,真理的吸引力会诱使道明会学者(或学生)死守书桌。因此,道明会士即便是从事纯粹真理的研究,也该晓得,并该默默地注意到真理付诸实施的裨益;而当他们直接投身于传教职务时,他们也需要真理,以便广布于民众。

  礼仪如果真正地明了和彻悟了,便能透过一种亲切.合乎人情、生动并多彩多姿的方式,在生存的环境中,将真理发扬出来。抽象地在自修宝或教室中去研究真理,假使不配合礼仪,终究是了无生气。礼仪用福音经、先知书、多次用圣咏或诗歌,普通用亲密而打动人心弦的言语,将永生真理介绍给听众。基督不断地在礼仪中,传教使徒传达受苦的基督,又光荣复活的基督,且为王坐在天父右边,而又感严显赫的基督面前屈膝膜拜。有这样的准备,他才能带基督的信息,在某一方面来说,他且变了信息,不只是一种“媒介”而己。因为他的生活如此浸阔着基督的特征,外人竟能在他身上看到基督的信息。会士们常常认为榜样乃是宣道不可或缺的附属物。圣方济和圣道明都志在模仿福音中的基督:“::这位基督乃冰清玉洁而一贫如洗,服从至死于十字架上,救赎并圣化人类。”(修会1号)

  为何使徒应该作默观的人,在这种尚有一项个人切身的理由。假如他是一位真正使徒,他会体验到圣保禄的苦痛,生怕“我给别人报捷(传福音),自己反而落选。”(格前九、27)。一位道明会使徒,既和救人灵魂打成一片,他需要绝对地相信:除基督外,没有一事可使他满足。一个务外的人,他的心完全致力为教会工作,会在内心造成一个真空-“心中没有天主,不再祈祷,将天主忘到九霄云外。”(厄玛如耳杂志,一九六七、二月)。达维斯(Charles  Davis )曾在自己的经历中写出了以下重要的真理:

  “很久以来人就承认:宗教可能被用作逃避天主的方法。教友毫离不爽地满全自己的宗教责任,因为这能使他们在其他方面离开天主::革新的热忱很可能如法泡制。我们越忙于礼仪的事情,忙于在俗教友传教,宗教合一(或称大公运动),圣经复苏(推行研礼圣经),改革教会组织,以及其他,那未,在适应时代潮流的借口下,我们的在外表的活动越不停止,于是在我们生活里面对天主的实体(像爱天主,默观等)越觉没有需要。我们将我们内心的空虚掩饰起来。由于恐惧作崇,我们不承认在我们心里存的空虚。(仝上杂志)。

  厄玛如耳杂志的作者将下段原文邗入其编者评论之结尾,并附以短评,我们摘下,以作我们本章的结论:“::生活于基督内,”并同基督在静默的祈祷中会晤,这为我们绰绰有余(不需外求)。假如这种祈祷是真诚的,它能爆发成像基督般的救灵神火的工作。我们若不在祈祷中同基督心心相印,我们的宣道就如“发声的锣,或发响的钹”。传教士或能在自己工作中寻到圣法,但是这绝对不可能,除非他的工作首先受到“爱”的激发,而这爱只是在祈祷中才能领受。我们工作越多,我们越该努力地祈祷。”

仝上杂志)。

上一篇:圣道明与团体精神下一篇:道明会的革新与静默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