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圣道明与道明会的使徒教育

时间:2007-12-18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豪苹修女(sr.martene  HaIpin  o.  p.

  “在一切教育方式中,学校有其独特的重要性,因为学校由于其本身使命,是悉心培养学生的智能,同时也是在拓展他们正确的判断力,也是将他们带近前代所累积的文化遗产,也是再提高他们的价值意识,也是在准备他们的专业生 活::

  因此,凡协助父母尽其教育职责,并代表人类大家庭,而负学校教育之责者,其使命确是美丽而沉重,此一使命需要特殊的头脑和心胸,需要十分慎

重的准备,也需要不断更新和适应的警觉。”(教育宣言5号)

     道言

  圣道明藉着他个人的特殊感召奠定了学业基础,为使会士们专心致力于教育工作。因着圣人的躬行实践领导有方,道明会士才能位居使徒教育工作之要津与核心。圣道明是一位疼爱民众的人,他贡献出生命中最后的六年时间,建立了宣道修会,为传教救人。因为终生不断地研究真理为传教是不可或缺的,故此,圣道明将学术列为修道生活不可少的因素,他派遣他的子弟到欧洲各有名大学攻读,他也愿意子弟们有系统的接受神学训练。虽然圣道明未能预先详细地看出,从这些行动和观念内会发展出何样的教育工作,但是由那时起,他的男女子弟们所承办的各种蓬勃的教育事业,却已经一一出现了。

  圣道明在教育界的贡献源出于他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是以基督的精神为依归。他贡献成年的生命,从事研读,祈祷和沉思天主的圣言。圣玛窦福音(其中记载耶稣命令门徒:往训万民)以及圣保禄出信(内含这样的劝语:务要宣讲真道,不论顺境逆境,总要坚持不变.(弟后摹。玻┏闪怂闹丈笥选?/FONT>

  圣道明的爱慕基督产生了他对教会的热爱。或许他惯用的口头禅可以说明这点:“教会缺者、修会亦缺;教会需要者、修会亦需要。”修会为适应今日潮流,应该知道天主子民的需要,并应按民众能接收的方式提供这些需要。修会应有能力按大公会议教父们所提示的精神去研判时代的信号:

  “深信自身为充满大地的天主圣神所领导的天主子民,在信德的启迪下,致力于研讨,在其与这时代的人类共同的遭遇,需求及愿望中,何者是天主的计划,何者是天主亲在的真正信号。”(现代11号)

  “时代的讯号”指出现代人空前未有的关切,对与人的生存,自由、意义以及命运。道明会的从事教育者是以基督何圣道明的精神而服务,其责任是教导廿世纪的人类,有关他们是谁,有何身分;给他们说明他们的本性,命运,以及人类所忍受、所知道、所经验的事物之意义;给他们指出怎样建设真正的人文和基督化的社会,这些最终的真理乃是道明会士所关怀的。

  公教教育家的目的是在造就人的整个人格,培育他们度基督化和人文的社会生活,因为他们原是其中的一员。每人应学习在真理范畴内,正确的思想,亲切地答覆,明智地考虑,并负责地决定有关个人和社会方面的问题。现时代道明会从事教育的人员,应注意自己的遗产,明了自己的过去,并勇往直前的负起这项培育人类的工作。

 1 会宪的教育实施

  在圣道明和初期的立法者完成了他们的工作之后,道明会便建立在他们所奠定的基础上。当欧洲大学发展学术课程时,道明会也同该等大学并驾齐驱。一二四八年,总会议增设了四座总会学院,以补充那座声誉卓著的巴黎总会学院。一二五九年会方指派了五位神学大师,其中有圣道茂和圣大雅伯(Albert the Great)负责修订全部教学课程。所得结果是,会省神哲学院列入课程中,当作介于会院神学院和总会学院之中间学院。在十三世纪未叶,每一曾省都开设了一座总会学院。学生在其中继续研究所谓高级荣誉课程,以考取博士学位。

  修会的立法者又用其他方式提倡学业。他们提出一部份金钱买书,让教授和深造的学生个人备阅,有时甚至终生个别使用。初期的道明会院发展成一种住宿书院,那是由寝室和自习室合成的建筑物,将间隔的房间分给教授。学生白天的课程、有阅读、交谈、讨论和辩论。当道明会士由这种课程修业出来,便成为教养有素的宣导师,这正是圣道明所愿意贡献于教会的人才。

   2 道明会士在学术界的成就

  修会在语言方面有了很重要的贡献。这些进步是由于国内和国外的传教事业之需要所引起的,为的准备众会士去到临近国家和到异邦地区去传道。于一二三六年,总会议命令会士研究毗邻国家的语言。不久会士不但用这些语言传教,而且还出版了方言要理书以及神学和灵修著作。这种工作间接地协助人们将方言的语汇和文法加以固定。在北非和东方国家工作的会士,学习了希腊文,希伯来文和阿剌伯语。这种对古老语言的学习工作相帮会士研究圣经。而圣经是会士所宣讲的一切真理之根源,也是大学中的主要课本。圣雪儿的休氏(Hugh of  Sa.Cher)得力求五佰多位会士的协助,校正了拉丁文通俗圣经译,本并对圣经译本,并对圣经作了广博的注译。休氏并得撒克逊的戴奥宝(Theobald of Saxony),一位犹太教归化者的协助,依照希伯来原文校对了拉丁文通俗圣经译本。会士又在休氏的指导下继续工作,写成了圣经用语索引,圣经注解,圣经辞典以及圣经校订录。他们还将圣经翻译成各种方言。梵二大公会议新近曾强调圣经乃一切修会的“最高法典”,这正指出本会的圣经遗产是切合实际的。(参关修会2号)

  道明会的智力工作在使徒工作上结了直接的硕果,而且在人类文化进步方面也有了莫大的贡献。这在欧洲的国家以及传教地区确是信而有征。道明会的学者著作等身,对于人为努力的各国领域内:不论是在艺术、技术、建筑学、历史、医药仰或是在农业、经济、兵法以及政治上,都有贡献。自然,他们首要的贡献,要算是在神圣的学问上,特别神学方而的成就。

  3 道明会的教育人员在革新时代的挑战

  道明会从事教育人员应当注意教会的基本指导方针,另外注意梵二大公会议指示。每个修会应执行大公会议对革新和应的特别指示,而对教育人员指示的大标题,在下面的的引证里下见一斑:

  “教师彼此之间,及与学生之间,适应以仁爱打成一片并浸润于使徒精神之中,以身教及言教为唯一师表-基督作证。”(教育8号)

  “::儿童及青年有权利接受鼓励,以按其公正良心评估道德价值、自由,并衷心地坚守这些价值,进一步地认识真神、敬爱真神。”(仝上1号)

“尤其应该教育当年,不论他们出自什么社会阶层,必须培养出不独拥有知识,而且拥有伟大心志的青年男女;因为这等人才,正是我们这时代迫切需要者::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未来的命运,是操在一批能给下一代指出生活及希望的理由者的手中。”(现代31号)

  从大公会议这些声明的观点来看:从事教育的男女会士必须作天主的人,乃是显然易见的。每位修会的教育人员应当浸润着真理和仁爱,为基督作证,教他人生活于天主子女的自由中,作一个抱着希望,精神愉快而富有伟大心志的基督徒。对这些主要的责任,会士教育人员是不能疏忽的。

  为唤醒会士“按照创始人的精神使修会发展繁荣”(参阅教会宪章45号),大公会议教长们将道明会士的注意力集中于圣道明身上。虽然圣人是一位宣道师,而不是教师,但是他确定从事教育人员的始祖,则是有目共睹的。道明会当代教育方面的使徒工作可溯源于圣人本身。但仍有两项问题,今日要提出:(一)会士应该作教师吗?(二)执教方面的传教工作还适当吗?

  很多人不反对在教育方面传教工作的适当,而要追询它的价值。他们提出问题说:公教学校是否适当(需要)?会士应当不应当在设宗派的教育机构里任教?是否公教学校的制度仍如往日一般地需要?而对政府辅助一般的学校,教会学校是否能存在?是否它能给学子提供品质称的教育。

  为给这些问题找到答案,我们只需覆验并阐明修会教师的价值即可。会士由于给信仰作证,并作一个信天主依恃天主爱天主的生活标志,他便在他的教育范围内,作每日唯一的见证。这种作证在教师的个人接触的环境中,是一个极重要的因素。当些过渡不安的时代和绝对否认信仰和互相残杀的乱世中,教师个人的作证应当会发生很强烈的影响。

  但是执教并不是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唯一使徒工作。新形式的服务,也能容许很多“个人对个人”的互相接触。不过因为新形式的使徒工作给会士打开门路,他们不必要、也不该排除己经存在,且有意义的使徒工作形式。基督,我们这唯一的导师曾利用了祂的公开生活,按天父的精神去造就他的弟子,准备他们执行祂的旨意,为未来的天国奠基础。基督以教育别人,来增益“自己”,播散自己的精神,并增强别人执行天父旨意的热忱,而造就许多“基督第二”,他们能打入世界,并使世界充满祂的生命和爱情。

  今日世俗的都市,在人类的历史中比往日更需要深度而稳妥的公教教育。那未,修会教育人员是否有严重的责任去从事这宗教育呢?或是能将教育委托于世俗人,而会士则在其他的使徒工作上去给基督作证吗?

  圣道茂曾着为修会辩护一书,他是第一位在该书内研究,“教书的使徒工作为会士相宜”的人。他曾简要地在神学大全中重述他的结论。因为,当会士开始在巴黎大学执教时,世俗教授群起反对,其来势汹汹。有一部份教授说:会士离开稳修院或学院(修会创办的),而在公开的学校执教不合体统。圣道茂个人当时乃巴黎大学教授,逐成了众矢之的,他则辩护说:教书不但是精神方面的爱德工作,而且也是一种使徒工作,非常适合于会士。他曾提出了三项主要的辩证:

为教学需要研读,而研读帮助人行默观祈祷。因为度默观生活,人的理智需要真理光照,而理又能默想真理,研读使人看清默观中的事物,排除由错误所生的阻碍。所以,为准备教学而研读,不但不阻挡会士前进,而且还相帮人度默观生活。圣道茂这种为研读辩护-为教学而读书-具有一种独特的时代意义。研读和默观为个人的革新,以及有意义地生活于圣愿和使徒工作,是绝对必要的。纵然圣经是道明会士主要的和当进行的研读对象,但是通往真理的其他支流也不被摒弃于道明会门外(江河不择细流),一切的科学,不拘是神圣或凡俗的在道明会的心田中都占有地位,因为一切真理都出自天主,也归宗于天主。

圣道茂继而指出:研读为默观祈祷不但是必须的,而且为使徒事业也是必要的。因为宣道师和教师都应当研究真理,如此才能真诚而无误地传达给他人。在一位使徒希望能够启发他人的心灵之前,自己先应当完全的浸润于真理中。梵二大公会议与我们的洗法完全相吻合。它指出:会士“在诸多之前寻求天主,也只寻求天主。”它并号召会“将默观和使徒爱火结合起来。”它还继续说:“会士藉前者(默观)以心神结合天主;藉后者(使徒爱火)联合救赎之程,并努力拓展天国。”(修会5号)

  (三)第三点、圣道茂指出:研读能积极地相帮会士保守自己的圣愿。

  人心都偏好物质财产,结婚和走个人路线。而这些财物一方面构成他莫大欢乐的原因,但也是长久仇恨不睦的资本。会士的研读生活跟祈祷与使徒生活打成一片,这有助于排除一切暂短世物的吸引和危险。

  好学不倦的人既没有时间,亦没有心思去贪图个人之“升学发财”。他享用世物颇有分寸,不过度醉心于世物。这样,研读助人守好神贫圣愿,且助人保守贞洁,因为埋首读书的人,没时间招致诱惑。大有进者,好学能使人身体自律有节。最后,人一生专研究那“服从至死”的天主圣言,庥不能不加强服从的力量。

  除以上三项为教学会士主要的辩护以外,圣道茂认为会士应当教学,因为教学是精神方面的仁爱工作;它使人服务公益,有助于个人以及社会的圣化,并使人响应基督的这项命令:“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玛廿八,19)。

  今天最困扰的问题是:教学应采取什么方式。这个难题需要切实的研究。道明会的从教人员应当将他们的精力集中在何处?那是最迫切需要的地域?

  在以前的时代,圣道明将精力集中在异端邪说横行的地区,集中在有大学的城市,他内心响往外邦传教地区。在这廿世纪的未叶,忠于道明精神之从教人员,可能会想到:在这些每一最迫切的地区,他们能提供何样的服务?:

在城内的穷苦地区(针对美国):首先当务之急是研究课程的改革,并在教育方面适应不会说英语的学生,适应大都市中在经济方面、社会方面、或教育方面位居劣势的人民。道明会士在学校里能做到这样的适应吗?或者他们占据一处,溱成一个小团体,在一所住宅或公寓里,自由自在地,给贵族提供一些辅导或教育工作呢?

在郊区富滋的社会里(针对美国):在这些地区内,无神主义比异端邪说更成问题。今天处处都有无信、拒信以及踌躇不信的人。道明会的从教人员怎样能揭露“有名无实教有”的假面具,而使他们复沐浴在圣神的恩宠里。这事要藉着建立学校或要理课程来完成呢?或是要发展一种挨门拜访的使徒工作呢?

专校和大学(针对美国):现代知识急剧增加,以及政府的大力支持高等教育,因而比以前有更多的人士大专学校。近十年来,百分之七十五信友上教外的大专学校。道明会的从教人员怎样能够帮助他们,设法给这些活力充沛而又求知欲强烈的青壮年,提供公教教育?道明会的神父及修女该当更广阔地从事于纽曼中心的使徒工作吗?他们能发展一种别开生面的授课,辅导和宗教式的使徒工作吗?他们能发展一种给教友知识份子写作的使徒工作吗?

在拉丁美洲:拉丁美洲经常受到共产主义的威胁,教会当局不断地呼求援助。为在公教国家重行要理讲授课遭遇到特别的难题。道明会士怎样能够谋求问题的解决?他们是否应当将美国学校委托有余暇的修女和司译,而去到拉丁美洲服务?他们是否能够贡献有准备的教师,为在己设立的拉丁美洲学校任教?

道明会的教育和持读的教育:圣道明愿意自己的子弟在神学方面继续的教育。这目标可在能行的办决下为所有道明会士重新建立起来。道明会士不拘从事于何种使徒工作,民众总要询问有关天主的事情,他们也有权利得到确切的答案和精辟的意思。在每人的专业范围内,作恒久而适合现况的进修,为今天的专门教育界是需要的。研读与神学有关连的学科;像心理学,社会学和人理学是不可缺的。修会应当采取步骤,依照每一种使徒工作所需要的程度,来给会士提供这种训练。

研究:一部份道明会士应埋首于研究工作,一切有益和有专用的方法,不拘是自然方面,或是超然方面的,都应予以利用,像研究技术、处理资料之设备,以及在传播媒介上的的进步:

这六个领域需要道明会从教人员直接注意,如此才能采取适当步伐,为使道明会之教育服务切合现况,以解决今天人类的严重难题。

每一会士不拘在教室内,或在教室外都是教师,因为他们的使徒工作,乃是以公开的修道生活作证,来传播真理。不拘他们在何处工作:验贫民区、在富裕的郊区、在小学、中学或大学、在医院或办公室、在家或在外、做一位道明会伺应当是一位受欢迎的人物:既是一个愉快、喜欢常面怀群众的人物。这种喜乐,当然不是道明道士所独有的,但应当常常存在于修会中,这是为特别作证的一种强烈的因素。道明会的从教人员用自己的生活来作证。喜乐可与痛苦、疲乏、疑心、总之,人生的烦恼因素,并行共存。这种喜乐也该被道明的学生表现出来。这些学生应在自己的举止态度上盖有天主儿女,天主朋友的标记,那既是:他们应当是愉快的、高兴的。

圣道茂教导我们:为教人灵儿奔走的人之特征,既是显著的学识和生活的圣善(为修会辩护者、一二四页)。柉梵二大公会议也曾以不同的言语重复了这个概念:“教师彼此之间,及与学生之间,应以仁爱打成一片::以身教和言教为唯一师表-基督-作证。”(教育宣言8号)。

上一篇:道明会的革新与静默下一篇:使徒精神-道明会生活的意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