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九章]

时间:2007-12-18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九章: 赖高德或自由的保卫者

 

自由这个字有很多方面的解释,如政治、经济、哲学和宗教各方面,而自由的使用也有许多可能的方式。在十九世纪中叶,原是年轻律师,当时是巴黎的一个教区司铎,后来在法国恢复了道明会(这说法是根据一项传遍整个道明会的理念而来)的亨利.赖高德(Henry Lacordaire)想要将自由这个字予以基督化。那时候这个字有教会所不能接受的政治和哲学涵义因为它与那毁了延续千年之久的社会秩序及迫害宗教的法国大革命连在一起。因此,当赖高德这一个对教廷如此服从、对教会传统如此爱慕的神父使用自由这名词时会引起震惊,是理所当然的。

 

赖高德生于一八○二年,正是拿破仑一世的王国想要在避免陷入无政府状态的情况下继承法国大革命的遗产,最好是能征服欧洲时。父亲死亡,赖高德由母亲小心抚养长大。和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失去了信仰。但是在他单独在巴黎开始他的律师事业时,他回头寻找那他认为是宗教生活的源头的圣洗圣事。怀着特别的热忱,他立刻在一八二四年进入神学院就读。他完成神学课程后,被任命为神父,但他找不到有挑战性和适合他性情的牧职。就在那时他想到离开法国前去称为自由之地的美国。他赴美的一切都安排好了,纽约的主教正等待他的到来。可是一八三○年在巴黎发生革命,开启了一个希望的时期。

 

赖高德和拉梅内(Hugo Lamennais),一个大家公认有才智的神父,以及蒙塔勒伯(Montalembert),一个支持自由的理想的年轻贵族,一起办了一份日报。这日报以“未来”(L’Avenir)为名,上面印着“天主和自由”这句可引以为傲的题辞。

 

这三位朋友和他们的合作者为自由而奋斗。他们鼓吹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国家和地方社会的自由、和施教的自由。当时法国有教育的专利和反对神职人员的倾向。虽没有得到法国政权的允许,他们开办了一所自由学校。他们为此而被责难,但他们的声音传播开来。罗马方面也非难“未来”日报所表示的意见。他们随后与不愿意屈服的拉梅内(Lamennais)分开,但赖高德并没有放弃他自由的理想。他受邀到巴黎圣母院传道,在那里护教学常是讲道的重点。他的讲道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在一八三六年,他明白他需要更多智识上和灵性上的进修,他便到罗马去了。

 

就是在罗马他想要在法国恢复道明会的思想成熟了。道明会和其他的宗教团体都因为法国大革命而被禁。一八三九年三月,他发表了一篇论文,直接诉诸于“他的祖国”--法国--的舆论,呼吁法国承认人民也有宗教集会的权利。一八三九年他在罗马领受了道明会服,并于完成初学训练后,回到了法国。穿着了这在法国已几近半世纪没有看见过的黑白色会服,他在一八四一年二月重新参与在巴黎圣母院的演讲会。虽然遇到了不少困难,他连续重建了几所道明会院,且会院的数目迅速增加。

 

赖高德曾描述自己是个“不悔的自由主义者”。一八四八年的革命导致共和国成立以后,他被选为国会议员。但他很快就辞职,他明白宗教使命和危险的政治斗争是不相容的。一八五二年十二月,在政变为拿破仑三世建立了一个不合法的专制王国后,他退隐了。他认为他自己既是个自由主义者,他就是政治自由的象征,并应“同其他自由主义者一起消失”。他全心奉献于作为道明会省会长的工作,创建新的会院。其后,他有他最后的资源为教育年轻人服务。他创办学校,里面使用天主教的道理所启发的灵修和教导方法。

 

赖高德一生致力保护他的“自由天主教义”的果实,例如政教分离,和他认为教廷应放下世俗的责任(在义大利治国的责任落在教会身上)等。他在一八六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去世。他在各个领域中大力鼓吹自由,特意追求一个目标,就是使教会和一七八九年法国大革命后所出现的现代世界达成和解。他认为这个世界是未来的世界。在这方面来说,他可被视为“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前驱。

 

自由是什么?

            终其一生,赖高德为自由奋斗。他鼓吹具体的自由,因为没有具体的自由,自由这名辞就没有意义了。他的确没有提出“自由的神学”,因为他的想法并非很有系统,虽然他曾以出版讨论结果为目标而努力组织圣母院的讨论会。正是因为他欠缺有系统的头脑,我们在他的作品中找不到任和能反影出基督徒自由的社会层面的内容,而这些在工业革命后的十九世纪应该是很受欢迎的。但是,他确实以自己的经验和教会的经验为基础而发展出一种自由的护教学。

 

达到内心自由之道

            如同他同时代的人一样,赖高德长大的过程中,学到了在精神和行为方面要独立。他说他自己生长在一个不知服从为何物的时代。“独立就是我呼吸的空气,也是我所有的动力。”[96]因此,他的皈依就是一次通往内心自由的旅程,引导他归向基督。一八四六年他在圣母院提起这旅程时,他呼喊说:“我已达到一种生活,它的香味我童年时呼吸过,青春期时失去过,成为青年时重新获得。而现在我采纳这生活并要告诉每一个人我现在已经成熟了。”[97]这种生活之所以变成可能是因为他先有一个视自由为最重要的头脑,然后又有一个视自由为最重要的心。他尝试与他同时代的人分享他的理念,尤其是在圣母院讲道的时候。他说:“透过付出的比要求的多的友谊之语,……这生命很有智慧地、逐渐地、轻柔地让光透进来,就像是要使一个被人深爱的病人恢复生命那样。”[98]但真正要接触的是心,心这个充满圣经意义的字对奥古斯丁、Pascal和赖高德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字在赖高德的演讲和文章中常常出现。

           

解放中的教会自己一定要是自由的

            赖高德个人的转变是由于他清楚了解他属于教会,并在教会内他自己的解放才得以成就。在他被引导去远离拉梅内(Lamennais)的系统并严厉批判他们时,他清楚指出这一点说:“我从自己的经验中学到教会是人类心灵的解放者,而从思想自由终会导出所有其他的自由。从这个清晰的角度,我看到导致现在的世界产生分裂的各种问题。[99]”这是为什么教会本身一定要是自由的,为什么她一定要是块完全自由之地。

 

            赖高德认为教会自圣宠和神圣的组织中获得她内在的力量,而从自由获得她外在的力量。一八三五年在圣母院,[100]他解释说圣宠本质上就是自由的,教会因这神圣的因素而力量增强,并因她本身的自由而屹立。他概述教会的实际状况如下:“自由传播福音,自由奉献圣祭,自由举行圣事,自由实行美德,和自由延续她的圣秩制度。”

 

            赖高德因此下结论说明,教会应与国家分开,并应为自己和其他人要求现代的自由形式。他说:“教会……明认现代的自由形式是中古时代的自由的合法结果,而中古时代的自由乃是源自于耶稣基督的圣经。”[101]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提及人权时,也是这样子说的。当巴黎的总主教鲁斯提杰(Lustiger)枢机主教在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纪念时评论法国大革命的口号时,也是用类似的言词。

 

            在一八三九年赖高德为信徒们的集会、祈祷、和同住的权利请命。那时,他相信信徒们不过是向“已得到自由的法国要求他们应得的一份自由而已”。以基督朋友的身分聚集的自由是人类不可剥夺的一种权利。

 

友谊是伟大灵魂的确实记号

            由于他不断追求自由,赖高德的思想和行为都显露出他重视友谊,怜悯和诚挚的情感交流。当然,友谊的基础是自由的选择,自由的忠诚和自由寻找共同的好处。

            赖高德的书信透露出友谊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性。他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都谈到友谊。除了拉梅内(Lamennais)以外,他从来没有背弃过一个朋友,而他视拉梅内(Lamennais)为一个性情怪异的老师,多于把他当作一个朋友。他的信中最常提到的字就是友谊,此外就是自由和心。这三种属灵的现实在他的脑海中完全结合在一起。 

对他童年和青年期的朋友,赖高德一直都是忠诚的。其中一个叫做勒连(Prosper Lorain)或傅瑟(Theophile Foisset),后来为他写了唯一的传记,这传记到今天仍然是不可或缺的。然后,在办“未来”日报的时期,他与小他八岁的蒙塔勒伯(Montalembert)成为好友。蒙塔勒伯(Montalembert)是个贵族,是个已订婚后来并结了婚的平信徒;而赖高德是个平民,已发终生独身愿的神父。在写给蒙塔勒伯(Montalembert)的信中,赖高德的一些用辞几近是爱的语言,表示出他有大量的诚意和纯洁才有勇气去用这些词句。当然我们知道那是浪漫主义的高峰期,而赖高德完全了解他的友谊的灵性和心理层面。他说:“我只在你内找到了上主为了我所永不知道的其他感情而给我的全部力量。”

这样,赖高德说出了一项伟大的原则:“并没有两种爱,即一种为受造物,另一种将我们与天主结合;事实上,只有后者,那无限的爱。”[102]这就是他和薛勤(Swetchine)夫人间有伟大友谊的原因。他们互相钦佩,赖高德对夫人怀有敬意而夫人则付出关怀和母性的保护,这正是俄罗斯民族的特质。在薛勤夫人的眼里,这友谊完全是在天主的注视下存续的。

赖高德曾在一八六○年,即他去世的前一年,写了一本小书《圣女玛莉.玛德连的颂词》,书中有几页美好地诠释了这种友谊的概念。他写这书是为了进行一次募款运动,为整修圣玛熙民(St. Maximin)修院筹募经费。玛利亚.德连,玛尔大和拉匝禄都是主耶稣的朋友,他们按照传统来到普文斯(Provence)。他们在伯单尼(Bethany)的家是主耶稣喜欢去用餐和休息的地方,如同和家人团聚一样。从这一点讲起,赖高德描述基督徒友谊之美并清楚地将它与自由联系在一起。他说:“友谊是最完善的人类感情,因为它是最自由的,最纯洁的,也是最深刻的。”他又将友谊与夫妻之爱和家人间的关系加以比较:“基于灵魂之美,友谊比其他感情在更自由,更纯洁,和更深刻的所在萌发……它生于最高的自由中,而这自由永远存在……。友谊是自愿存续的并只因自己而存在。它源自于自由,便自始至终都是自由的。”然后他加上了另一个美丽的定义:“友谊变成为两个人互相拥有,永远有自由去分开却永远不分开。”

耶稣基督没有创造友谊,“但祂将它的秘密还给我们”,因为它曾被埋葬于罪恶下而失掉了。如此,基于救恩是自由提供和自由接受的,祂不称我们为仆,却称我们为朋友。因此,赖高德的例子提醒我们基督徒对自由的爱好并告诉我们如何活出自由的光辉:我们应和我们的时代做朋友,因为赖高德认为他能“了解他的时代”是天主赐的圣宠;也要和我们遇到的所有人做朋友,但常是基于我们与耶稣基督的根本友谊,因为宣道者永远不会停止宣扬耶稣的圣名。

 最后,让我用赖高德在一次圣母院演讲会时,所用过的美丽词句来做结束。在那一次,他没有用他事前预备好的稿子。在圣言深深撼动他的灵魂的时候,他喊说:“耶稣,耶稣,唯有祢的名字有能力打开我的心,并将那在我心内燃烧而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的言语引导出来。”[103]

 选读赖高德神父着之《在法国重建道明会的回忆录》[104]

 圣道明是基督的园丁

十三世纪时,信仰深入人心。教会仍然统治着她为自己所征服的社会。但是在欧洲国家,人们的心灵因受时间和基督信仰慢慢影响,正靠近青春期危机的边缘。教宗依诺森三世梦中所看到的“教堂正在倒坍”的景象,圣道明透露给全世界知道。在每一个人相信教会是皇后和女主人时,圣道明宣布唯有重新恢复宗徒们最初的简单生活才能拯救教会本身。门徒们跟随圣道明就像他们以前跟随隐士伯铎一样:以往很多人曾加入十字军;现在,很多人成为传道者。 

欧洲各大学贡献了他们的老师和学生。宣道会的第二任会长,若堂.撒克桑弟兄,将会衣颁给一千多个他自大学中吸引过来加入这种新生活的人。圣道明原只有十六位志同道合的同伴,但在短短的五年间,建立了六十座修院,有许多上主拣选的人和坚强的年轻人加入。

他们全部都效法他们的老师,愿意在教会富有的情形下,过贫穷的生活,甚至贫穷到以求乞维生。他们全部都跟随他们的始祖,在教会的治理之下,只想对社会发生一种影响:自由地将自己的理智屈服于德行之下。他们不像异教徒那样说:“教会的财富应完全被剥夺。”反之,他们用简朴的生活来排除教会的财富,以向人们介绍一个纯净的教会,正如初期的教会一样。

他们爱天主,他们真正地爱祂,他们爱祂超过其他的一切,同时,他们爱近人如同爱自己,甚至超过爱自己。他们的心接受了那使人有口才的深大伤口。此外他们还有充满热火的灵魂。没有这种热火,人决不能成为一个演说家。宣道会的弟兄们也善于找出最适合他们的那个时代的传道方式。 

我将要提出一些永远不会被人遗忘的名字。十三世纪时有圣雅钦多。他是北欧的宗徒,他所走过的路线我们可以用他在旅途中所建立的修院标示出来。维罗纳的圣伯铎从事使徒工作一段很长的时间,然后在路上被人用剑杀死。他死前用从他的伤口所流出来的血,在沙地上写出宗徒信经的第一句:“我信唯一天主。”十四世纪时,亨利.苏桑,来自希话本的一个可爱的人,宣讲福音时获得很大的成果,以致他的敌人为了杀他而悬赏。在同一时期,若望.陶略弟兄在科隆和德国全境获得了很大的赞誉。

十五世纪时有圣文生.斐瑞,他将福音遍传到西班牙、法国、义大利、德国、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而业乐尼莫.撒文那罗拉在一群忘恩负义的人中被活生生地点火焚烧,但他平安无事因为他的德行和他的光荣比火刑柱上的火焰还要高。教宗保禄三世宣布谁胆敢控告撒文那罗拉,他将视他为信异端的嫌疑犯。

我还要加上圣多玛斯.阿奎那,他很快就成为天主教会最有名的“天使博士”。还有安吉利哥弟兄,米盖朗基罗对他的评论是:没有人能画出这样的人物除非他曾在天堂看过他们。同时期还有卡撒斯和其他人。

 让认识他们和呼求他们的人一起来保护他们的名声。现在让我们用十四世纪一位伟大的基督徒诗人,也就是《神曲》那著名的歌唱家,所唱的赞美诗来结束这本道明会的简史:

他的名字叫做道明,

而我称他为基督选来助祂管理花园的园丁。

像一条来自巍峨源头的溪水,

他倾泻出他的教导、意志、和宗徒生活。

从那溪水又分流出许多小溪,

浇灌着教会---信仰的花园。

 对答咏

领:上主,我们恳求祢,赦免我们的过犯,同时,和今天我们隆重庆祝作为我们代祷的圣人一起,赐给我们他们的虔诚。

答:好使我们将来能配作他们的同伴。

领:愿他们的德行帮助被我们自己的罪重压的我们,愿他们的代祷保护我们,使我们不因我们的行为而获罪,愿赐给他们天堂荣福的上主,不会拒绝赦免我们的罪。

答:好使我们将来能配作他们的同伴。

上一篇:结论:圣道明和火热的心下一篇: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八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