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八章]

时间:2007-12-18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第八章: 圣玛尔定.包瑞斯(St. Martin de Porres):谦逊与爱贫

            一九六二年五月六日,即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开议前数月,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宣布将玛尔定.包瑞斯(St. Martin de Porres)列入圣品时,向世人提出了一个成圣的新典范。玛尔定是十七世纪时住在秘鲁首府利玛的一位道明会辅理修士,是个混血的黑人。教宗将玛尔定列入圣品一事与“梵二”的宗旨联系在一起,特别指出:“革新基督的奥体--教会,只有一种可能的方式,就是透过成圣。”第二天,他在接见从秘鲁来的朝圣人士时,强调新圣人谦逊之德,说明玛尔定不是个学者,而是个拥有“使灵魂高贵的真科学”和圣加大利纳.瑟纳所说的“明辨之光”[87]的圣者。

            当时,教会需要有权威的知识份子,而道明会多位博学的神学家如陈奴(Marie Dominique Chenu)神父和孔嘉(Yves Congar)神父等即将在“梵二”起重要的作用。因此,在会议召开的前夕,表明教会要首先注重神圣的态度--即谦逊的果实--是矛盾而又是有益的。我们通常会将“谦逊之德”自然而然地归到方济会士身上,或是因想到本笃会会规而归到本笃会士身上,而不会先想到道明会士,因为道明会士惯于成为众人注目的中心,在很多听众前出现,讲话,而且讲很多的话。我们道明会士从不拒绝在公开演讲或私下谈话,但这不一定是培养谦逊之德的最好方法。圣本笃所列的谦逊的第九等级说的很清楚:“修道者应控制他的舌头不去说话,保持静默,没有被问时什么都不要说,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多言难免无过’(箴十:19)。”而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人说很多话时,往往不经意地表现出不少骄傲和说出不少轻率的判断。还有些令人羡慕或惊异的事件,在历史学家来看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但在信徒心中却可以看到圣玛尔定全心奉献于为天主和为他人服务。实际上,十七世纪时的利玛在圣玛尔定的道明会服下,看到天主所赐的许多特殊恩典,包括祈祷、沉静、谦逊和服务穷人等。圣玛尔定对年轻的若望.马西亚(Juan Macias 1585-1645)知之甚详。若望是个西班牙牧羊人。他横渡大西洋来到利玛,成为另一家奉献于道明会圣德莲会院的辅理修士。他在门房的住所为很多穷人办福利工作。圣玛尔定也可能认识那称为利玛的罗撒”(1586-1617),虽然她在她双亲的花园内是个半隐居者。这个年轻的道明第三会会员,以秘鲁省会长若望.罗伦撒纳(Juan de Lorenzana)为神师,而若望.罗伦撒纳(Juan de Lorenzana)正是接受圣玛尔定进道明会的人

            在十七世纪的利玛,一共有三个道明会士奉献于为穷人服务,为在他们四周的混合社会的得救而代祷,当时这社会的最高期望是生存并尽快变成富人。而这三位道明会士的生活却是重视他们与基督和基督圣体的关系。他们都在圣道明的美德中认知到可经由英勇的谦逊将自己奉献于救世的使命。提起他们三位会提醒我们去为世界上所有的好理想服务,而如果我们谦卑地了解我们的贫乏--我们常努力去掩盖的贫乏,我们所做的和我们所说的会得到较深的回响和可信度。 

选读圣师加大利纳.瑟纳之《对话录》[95]

论教会内的各样神恩

凡是热爱我真理的灵魂,永不会停止在普遍和个别的情况下,或多或少裨益普世大众。

当人灵在爱中与我结合,这爱情会使她去爱近人,甚至热望会扩展到要拯救整个世界,此时她会伸出援手改善世界的贫乏。她因了解那赐予她圣宠生命的功能,在其中汲取裨益后,便开始关照近人需要。同时,她也觉察到普世造物的处境,遂依照我赐予它的各恩宠,去协助近人。对某些入,她透过口舌施以教诲或予以劝导,对有些人,则以圣善正道的生活善表感化他们;这乃是我们每个人所必须做的。

从爱人之德可生出许多的德行,种类之多,无法一一列举。为何我没有把所有的德行全赏给一人,而是给这人一种德行,而给那人另一种德行?

虽然一个人只要拥有一种德行,也必拥有其他德行,因为所有德行是相关联的。然而我只赏一种德行,作为诸德之冠。譬如:有些人,我赐予爱德作为主要的德行,有的则赐予义德、有的赏给谦德、有的恩赐活泼的信德、明智、节制、忍耐或刚毅。 

如此多的神恩异宠,不论是德行、是精神或形体方面,我均以不同的方式分施,而不统归于一人;此目的是为使你们彼此互相关照,习修爱德。

不论人在精神或物质上的需要,我均可预先照料周全,但我愿意你们之间彼此需要并愿你们作我宠惠和神恩的管家,去分施由我领受的一切。

 如此。不论人愿意与否,都应勉力实行爱德的行为,但若此行为不是为爱我而作,就圣宠的角度来看,则毫无价值可言。

 对答咏(格前一:9;迦三:28

领:可赞美的天主父召叫我们同祂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合而为一。

答:因为祂是众人同一的主。

领:不再分犹太人希腊人,奴隶或自由人。

答:因为祂是众人同一的主

            但道明会的传统并没有疏忽谦逊的需要。圣玛尔定一定很熟悉圣道明那著名的“遗嘱”,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遗嘱是真的。他可能是以“实行爱德,保持谦逊,从自愿的贫穷中赚取宝藏”[88]这三项劝告为基础来教养长大的。这些劝告伯铎.弗兰铎(Peter Ferrand)在他的《传奇》(Legenda)里报导过,并很可能是由圣道明自己所讲的话而来的。再者,在《宣道会创会初期史小册》(Libellus)中,约堂玛尔定萨克桑描述圣道明时亦常常提及谦逊之德。他描述这来自奥斯马(Osma)的年轻圣徒闪亮如傍晚之星--那最靠近太阳的金星,“最后显示他有谦逊之心”,“最先显示他的神圣”,[89]而整个叙述都不断谈到创会者人格中谦逊的一面。在写给黛安娜.安达罗(Diana d’ Andalo)的信中,[90]若堂.萨克桑(Jordan of Saxony)强调贫穷,爱德和谦逊三种德行;他并指出与这三德相反的就是财富,快乐和荣誉这三种诱惑。

            再者,“初始会宪”中有一段关于初学导师的话[91]描述了初期的弟兄们的情形,恰巧也适合于圣道明本人:“他教导他们身心两方面的谦逊并尝试用‘跟我学罢!因为我是良善心谦的’这样的话来加深初学者的印象。”[92]在这之后,编辑者(可能是约堂)加上了圣本笃会会规第七章中所写的各等第的谦逊中的三项:经常诚心告解(结合了第一和第五等),放弃自己的意愿(第二等),全心服从长上的意愿(第三等)。文中随后列出使团体生活变成可忍受的那些细节,并说明如何在生活中真正实行谦逊,因为谦逊若是不确实实行,就什么也不是了。

            圣本笃会会规以雅格的梯子作为象征来谈及提升谦逊的等级(第七章说:“因为凡举扬自己的,必被贬降;而谦逊者则步步上升。”),而约堂.萨克桑则用了另一个更有更强表达力的概念。在《宣导会创会初期史小册》中,[93]在谈及初期弟兄们如何建立宗教习惯时,圣道明的继承人宣称“他们建议循谦逊等级的阶梯走下去”。

            从下降、贬抑自己、培养谦逊的行为和态度、尤其是谦逊的心,我们看到这项德行与贫穷的关系,也看到圣玛尔定爱和照顾穷人的特质。我们看到他如何了解圣道明的神圣和早期弟兄们的理想。从圣玛尔定对所有人所做的谦卑的服务,我们看到谦逊之德正在教会里工作,而任何种族都平等地在教会内与基督圣体结合。圣玛尔定以行动告诉我们,持续服务穷苦人是实现我们的贫穷愿最好的方式。他的生活显示他是个单纯的人,充满了上主恩赐。

            圣玛尔定(1579-1639)的一生几乎都在秘鲁的利玛过的。秘鲁是从印加王国的废墟中建立起来的殖民地。卡斯提人若望.包瑞斯先生(Don Juan de Porres),是一位属于阿甘达拉军旅会(Order of Alcantara)的的武士,与一个来自巴拿马、名叫安娜.费拉斯傀奎斯(Anna Velasquez)的黑种女人有两个私生子。一五七九年十二月九日安娜生下一位黑皮肤的男婴,若望.包瑞斯拒绝承认他并抛弃了他的母亲。所以,小玛尔定的血液中有着两种历史命运和两种文化,分别来自信天主的西班牙胜利者和在印加王国被摧毁后被输入到美洲做工的黑人。他的皮肤显示出他是当代没特权的人,但他黝黑的脸将会放射出爱德的光芒。

         这种光芒很早就开始出现。他四周的人都因为他慷慨、虔诚和不自私而惊讶,因为这些是小孩子少有的德性。我们知道,他的父亲因为对他日益发展的智慧感到惊异而终于承认他是合法的儿子,教育他让他做理发师,在当时理发师这个职业表示他也看护病人,而必要时,还做外科手术。十五岁时,他到道明会玫瑰会院要求会院接受他成为社区服务的一个在俗会员。他的父亲和长上原愿意他做个在俗弟兄,但他选择了那较为谦卑的位子。后来,在一六○三年他隆重发誓成为辅理修士。

            从他在玫瑰会院的生活片段,我们可以看到他与圣道明是如此相似。在他的陋室中有圣母像和十字架,另外有圣道明像。他和圣道明一样,在大家强迫他之前,他没有床。他也提议将自己“出售”来付会院的债务。他也同样有成为传教士的热望--希望去远东传福音,传给每一个属于他的“谷曼人”。目击者已向我们证实他拥有分身两地的恩典,因为他虽从未离开利玛,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曾与他相遇。他是个作过不平凡的旅行的圣人。

            圣玛尔定热爱穷人,他整天用实在的方式照顾他们和提供他们食物, 有时是在非常困难的状况中。他在治病和祈祷方面有令人惊讶的恩典。他猛烈鞭打自己或是请别人鞭打他;他也不断地守斋。他是十七世纪时西班牙所很喜欢的那种圣人,但最重要的是他浑身放射出爱德和谦逊。

            他显露出圣人的特征。有一天院长责备他将一个生病的印地安人抬进自己的房间,犯下了不服从的过失。在接受了惩罚后,他回答说:“我不知道服从比爱德更重要。”另外有一次,他因将一个非常脏的乞丐放在自己的床上而受到责备。他回答说:“怜悯比清洁更好,因为被褥可以洗,但即使是大量的眼泪都不能拭去对一个不幸的人心硬之错。”这就是圣玛尔定的智慧。他在两位学生修士讨论天主的本质与存在时,毫不犹豫地引用圣多玛斯.阿奎诺的话来调停争端。学务长评论此事时,说他有着“圣人的科学”。但他自己则认为,骄傲的魔鬼正在重重地折磨他,因为他只不过是个可怜的辅理修士,是既愚笨又无知的。

 这些轶事,这些奇异的神奇的故事,都记载在伯纳.麦弟纳(Bernardo de Medina)神父在一六七一年为他所写的传记中。[94]传记的资料主要是来自一六六八年礼仪圣部进行他列品审查程序时所得到的证词,特别是从一位叫做若望.华斯奎(Juan Vasquez)的证词。这位若望.华斯奎(Juan Vasquez)在圣玛尔定最后四年一直与他为伴。他作证说圣玛尔定的爱德常以谦逊为基础,真切感人,甚至广延到动物身上。身为一个混血儿和一个辅理修士使他在当时的社会中遭受许多屈辱,有些甚至来自修道弟兄们。但他对弟兄们很尊敬,认为他们是属于耶稣圣体的人。他谈到一位曾侮辱他的道明会神父说:“我非常感激他以致我愿意亲他,不是那每天天主降临我们所经由的他的手,而是他的脚,亲时我只有畏惧和恭敬之情,因为这些是天主的使者的脚。”

上一篇: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九章]下一篇: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七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