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六章]

时间:2007-12-18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六章: 卡撒斯和寻求正义之奋斗

禄茂.卡撒斯神父,谢谢你的支持

在夜间黑暗的时辰

在痛苦的最高点

你给予希望。

跨过数个世纪,超越种种信仰,本身也深度涉入政治的智利诗人伯铎.乃路达(Pablo Neruda)用上述的诗句来推崇道明会士禄茂.卡撒斯,因为他在十六世纪时为反对大量毁灭南美印地安人及反对最早期的殖民者的掠夺行为而挺身而出,慷慨陈辞。

渐进式的皈依

禄茂.卡撒斯(Bartolome de Las Casas)早期的生活找不到任何迹象会预示他日后为正义奋斗的使命和为和平服务的热忱。他在一四八四年出生于一个爱好冒险的家庭。这家庭对冒险的嗜好得到充分的满足,因为他的父亲和叔伯们参加了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的第二次海上探险,导致现在由海地(Haiti)和多明尼加(SantoDomingo)瓜分的西班纽拉(Hispaniola)岛成为一个殖民地。卡撒斯本人也踏上了这长远的旅程。他在一五一二年成为在新世界第一位晋铎的神父,但他和其他人一样看到了毫不犹豫的殖民活动所带来的蹂躏。

如果我们可以相信卡撒斯在一五五二年所写的一篇题为“简述印度群岛之毁灭”(Very Brief Account of the Destruction of the Indies)的文章内所提供的数字,这些曾引起极大的争议的数字显示了当地的人口经历了触目惊心的大量灭亡。关于圣胡安岛(San Juan)和牙买加岛(Jamaica),他写说:“过去在这两个岛上原有超过六十万人口,甚至可能超过一百万。今天每个岛上只剩下两百人。所有这些人死去,没有宗教信仰,也没有领过圣事。”

除了少数例外,并没有大屠杀。但是殖民者要求那些极度营养不良的当地人去做超过他们能负荷的工作。当地人被错误地叫作印地安人(Indians),因为哥伦布以为他已抵达印度群岛。开矿使他们大量死亡,因为他们受雇去挖掘西班牙人所喜好的金和银。

卡撒斯离开西班纽拉(Hispaniola)后定居于古巴(Cuba)。和别人相较,他并不是一个更坏的殖民者(encomendero),虽然他被认为是个爱慕并坚决想保有世上财物的传教士。他不曾质疑制度的合法性,不义的行为, 对卡斯提王朝依撒伯拉(Isabella)女皇在她一五○四年的遗嘱内表示的意愿之曲解,和希望福音能广扬于新世界的教宗们的历次宣言。

但是在一五一一年末的一个星期天,有一声音“在沙漠中”响起。发言者是道明会士安当.蒙特西诺(Antonio of Montesinos)。他严辞挞伐。据卡撒斯的报告,他说:“你们犯了大罪,你们将死于其中,因为你们残忍地对待一个无罪的族群。”[70]这控诉产生了震撼。所有的殖民者,本来自认是个好基督徒,现在发现自己被拒于告解圣事之外,而这事是很严重的,因为那时他们为了拒绝给奴隶自由而随时面对生命危险。的确,有一天,卡撒斯自己也遭到同样的控诉。这使他开始反省。不久以后,他亲眼目睹一桩血腥杀戮事件,感到震惊,使他改变了立场。[71]他明白那一向使他获利的环境是不义的。一五一四年卡撒斯这位身为传教士的殖民者做了使他的朋友们惊讶的事。他将印地安人在他的矿场工作而使他赚得的都还给他们。然后他和安当.蒙特西诺(Montesinos)一起坐船去西班牙。自此以后,卡撒斯用他的一生去为印地安人服务,为他们奋战。他去向西班牙主教,那著名的方济会的希斯耐罗(Cisneros)枢机和卡斯提王国的摄政王,为印地安人请命。后者颁给他“印地安人的保护者”的称号。可惜,新世界距离母国西班牙太远了。

距离足足有五千英里。来回一趟需要十五个月,因为航行一定要等待到有军舰护送,同时也会有其他造成延误的理由。他计划将西班牙和印地安社区结合起来由谷曼纳(Cumana)(即今天的委内瑞拉东北部)的教士们来管理。从卡斯提和其他地方来的农夫要来教导印地安人农业技术,并与他们和平地一起生活。可是,若发生一次船难,或是因酒醉而生叛乱,这理想家的计划就会被贪婪和自私所破坏。毕竟,他招募来的人所关心的并不是赢得灵魂,而是获得财富。 

历史也小心记载下来,卡撒斯还犯了另一个错误。在一五一六年提出改革计划时,他提议输入黑人奴隶来工作。因此,有人指责他涉入奴隶买卖。但事实上,他只是误解了回教徒奴役这些非洲人的方式而已。而卡撒斯非常后悔曾想出这样的馊主意。他后来写的“印地安人的历史”一书中,他写道:“我永远都不能确定我对这方面的无知在天主审判的宝座前是否能成为我犯错的一个合适的藉口。”[72] 但历史上是否从没有圣人曾犯下重大的错误而后来悔悟了呢?不过,这错误使他列入圣品的过程减慢了不少。 

在这判断错误的挫折后,卡撒斯沉默了十二年。 他在一五二二年加入道明会,以读书和祈祷来准备自己去进行一场新的战斗。随后他经历了第二次的转变。自一五三五年起,怀着日益增高的义愤,他很小心地但猛烈地把握每一个机会去伸张正义。他努力不懈在各战线,包括哲学、神学、立法和行政方面,进行这种活动,而且越来越不肯妥协。他不肯妥协的态度使西班牙史家毕达尔(Menendez Pidal)指责他“对提出控诉具有病态的热情”。

坚韧与义愤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劝服他的反对者。这是一个知识份子的任务。有一个简单但基本的问题必须加以讨论:印地安人究竟是不是天生的自由人?卡撒斯得与亚里斯多德《政治学》中一段模糊地提到“自然奴隶”的话搏斗。评论家们受到在异教化中的文艺复兴观点所影响,相信“自然奴隶”的概念能适用于在新世界中的印地安人。美洲一个新的主教辖区的主教就认同这奇怪的理论而与卡撒斯对抗。但在一五五○年,卡撒斯还得努力与一个可畏的对手相抗。这对手就是瑟普贝达(Sepulveda),科德华(Cordoba)修道院的教士和亚里斯多德的译者。卡撒斯写了一篇长文《维护文》(Apologia)(最近才得以出版),将他的对手的论点逐一反驳,指出印地安人不应被划入亚里斯多德的类别中。

因此,印地安人一旦被纳入人类社群中,他们应受到保护。在许多备忘录,给国家当局的报告,和呈递给印度群岛委员会(the Council for the Indies)的陈情书中,卡撒斯不断指出印地安人在过去和现时都是双重暴力的受害者:不但在征服时期被不合法地使他们屈从于武力,还有随后而来的经济面和社会面的专横统治。

当教宗保禄三世在一五三七年应新世界里道明会士的要求而发表了他的训谕《崇高的天主》(Sublimis Deus)时,卡撒斯写了一篇长的评论稿《论唯一方式》(De unico modo...),即“关于引领全人类归向于信仰的一条道路”。在这刚开始时是以手稿的方式流传的文章中,他说:这一条道路实际就是爱德,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的路了。 我们应该注意到,他写这些的时候正是西班牙军人方济.皮萨洛(Francisco Pizzaro)残暴地以武力夺得印加王国的时代。

在一五四二年卡撒斯从皇帝查理五世那里得到了“新法律”。这些新颁发的法律禁止再买卖印地安人,并规定以往完成的交易应逐渐终止。虽然官方文件中不断重复说奴隶制度已被废止,但要使这命令真正生效,形成民众共识,则仍需努力。即使皇帝已经缓和了法律的执行,西班牙殖民者只是很勉强地接受这些法律。他们憎恨卡撒斯,因为他从国家当局为印地安人赢得保护。次年,卡撒斯被任命为恰怕斯(Chiapas)的主教,管辖一个从大西洋延伸到太平洋的庞大教区,这教区所辖的地方现在已分属于墨西哥和瓜地马拉。

卡撒斯计划在他所管辖的这个教区中为“他的”印地安人建立一个以福音原则为基础的较为持久的架构。由于曾有过在谷曼纳(Cumana)的经验,卡撒斯不论是直接行动或是在背地里推行时,都小心翼翼。虽然比较严谨的近代历史研究显示出关于卡撒斯的传说有许多想像的细节,但他确实是建立这架构的人。他时常在西班牙以外工作,因他相信这样子他和平传播福音的美丽工作会得到较大的成效。才过了几年,一个住着有高度侵略性的种族的国家,本来因此被称为“战争之地”的地方,就改变成为“真和平之地”。没有用武力,也没有殖民者,他透过已皈依的印地安人的居中协助及采用适合当地人的节奏和生活方式的要理问答法,逐渐深入各处,而成就了真正和平的福传工作。这个基督徒的社会实验使我们想起耶稣会在第七世纪时在巴拉圭那著名但实际上短命的任务;它可以被视为一个原创的模式,第一个实验。

一五四三年,卡撒斯成为印度群岛委员会委员。一五四七年后,他从未回到美洲,因为他相信他越接近当权者,他越能发挥作用。他不断撰写论文去劝告、说服、和催促当权者去采取行动。他的语调变得越来越紧迫,焦急,充满热火。他的“简述印度群岛之毁灭”(写于一五四○年而出版于一五五一年)的前言有以下的内容,可使我们略懂他的心情。他是写给未来的飞利浦二世看的。

我在这伟大的地区,即印度群岛这个广大的新世界,住了五十多年。天主和祂的教会和卡斯提皇朝的皇帝们委托我在属世和属灵方面为他们引导及管理那里的住民,以使他们得到皈依和希望。但在那里,我看到的不义、虐待、勒索和暴行,远远超过人类所能想像的。……依照所有自然的、人类的和神的法律,这些行为本身就是邪恶的、残暴的、可憎的和该受责备的。因此,我决定要将这些事广为宣扬,我害怕若我保持沉默,我就要为暴君们所造成的无数灵魂和肉体的丧亡负责。

为此,我们看到卡撒斯的良心催迫他去写作,为他看到的不义行为做证。这就是他写下“印度群岛的历史”这本巨著的原因。这书在他死后才出版。作为一个老人,我们看到他最后仍有几个“疑问”。奴隶固然一定要放他们自由,保护他们,并欢迎他们进入和平之地,但在血洗征服秘鲁以后,难道再往前进不是必须的吗?依照他的想法,一个基督徒有责任将夺自印地安人的一切归还给他们。卡撒斯对前来向他告解的人说明面对死亡时,一个殖民者应放弃所有他经由不义行为获得的一切。这道明会士不顾妥协,或是说,他是为现实主义而写道:“相信天主的卡斯提皇帝,我们的君主,有责任将秘鲁王国返还给印加王(Inca),奎纳卡巴阁(Guainacapac)的孙子,否则得面对永罚的痛苦。”同样地,印加族著名的宝藏也应该还给他。而关于西班牙征服当地的合法性,另一位和卡撒斯同时期的道明会士,名叫方济.维多利亚(Francisco de Vitoria),是西班牙撒拉曼卡(Salamanca)的一位教授,即将找到一条植基于法律与神学的解决之道。那方法事实上会比卡撒斯对殖民者进行的法律程序更有建设性。

任何人都会感觉到这印地安人的保护者的心灵最深处都在激动。在他写的最后一封信中,即在一五六六年写给同为道明会士的教宗碧岳五世的信,卡撒斯再一次恳求说:“在新近才皈依基督信仰的这块土地上,请让教士们将他们因利用那些最受缺乏之苦并一直生活在穷困中的人所取得的黄金、银子、和宝石还给他们。”这封信永远没有写完。卡撒斯在作这最后的努力的过程中去世。

卡撒斯不能代表在十六世纪中叶在拉丁美洲的全体道明会士。那时还有圣路易.陪特郎(St. Luis Bertran)和业乐.罗艾侠(Jerome of Loasia);还有各修会所进行的传教工作,虽然不平凡却可能因为卡撒斯如今仍在我们耳鼓中回响的铿锵言论而可能被忽略了。我们怎能忘记那以童贞圣母给贫穷者圣若望.狄也哥(S. Juan Diego)的礼物--即她的肖像描画在他的当地称为“弟尔马”(tilma[73],用易坏材料制成的披肩上--来表现的基督信仰化的象征呢?玛利亚的袍子上有一个小小的阿兹特克族(Aztec)的象形文字象征着已将信仰古老宗教的人劝服来信仰真神的宗教。这就是已确认的瓜达路比(Guadalupe)奇迹的最早的报告。童贞圣母要求建一间教堂以使她的儿子,世界的救主,“可以被显示、赞美、及传布给这地方的人。”

但祂必须在新约的纯洁中被世人所认识,而这正是卡撒斯一定要宣布的真理。他说:“没有正义,就不可能宣讲信仰。”他用强烈的措词呐喊说:“印地安人憎恨真神本身,因为那些宣讲祂和宣讲要对祂有信德的人加给他们那么多的灾难。”

卡撒斯只是用他强而有力的方式来表达基督徒使命的两大基本信念。传福音者说话时一定要发出友谊和说服的声音,而听者一定要是自由接受前者所说的话。实际上,他认定为印地安人的正义之战亦是为他们的自由之战。这自由恰当的属于按照天主的肖像所造的和祂所救赎的每一个人。虽然有亚里斯多德关于自然奴隶的说法,确立印地安人享有自由仍具有明显的重要性。卡撒斯说:“当我们对一个人的自由有疑问时,我们应倾向于自由的一方,因为除生命以外,它就是天主给人类最宝贵的礼物。”

卡撒斯的人格中最现代的一面就是他个人的投入。当所有对抗印地安人的压迫者的行动和对话都失败时,他愿意将自己的生命推上前线,与这些他认为虽仍未受洗却是基督受苦的肢体的印地安人团结在一起。这解说了他在主教任内对他的弟兄们所说的强烈话语:“即使要牺牲性命,印度群岛的主教们也必须要秉持神的教训,坚定的,持续地恳求皇帝去将印地安人从被压迫的情况中解救出来并恢复他们以往的自由。} 

这观点是现代的,也是普世性的。但是,卡撒斯在他的正义之战中,虽言词犀利,却完全拒绝使用暴力。他只是想为降生来救世上所有人的基督作证。他深信他作为宣道会士的使命不能仅依抽象和理论式的神学观点来进行。他一生的故事中,感人的事迹跨过一世纪又一世纪地流传下来,直到我们的这个时代。卡撒斯天生拥有热切的义愤。他在一五四五年写给未来的飞利浦二世的信中不是说了“我相信天主要我去用呐喊、眼泪、和呻吟去充满天和地,然后再一次充满整个世界”那样的话吗?
 

选读宣道会第四任总会长可敬的宏伯.罗曼斯神父,在一二五五年开总会议时致全修会的信函[74]  

倘若我们离开了宗徒的道路,是多么的不幸啊!

我愿意告诉有爱心的你们,我所受的管教在我心中燃起了许多渴望,其中之一是真正伟大的愿望:就是透过我们修会的行动,分裂的基督徒会被唤回教会内,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圣名能传到犹太人,阿拉伯人,异教徒,野蛮人及所有国家中,这样我们可以成为祂的见证人和世界各地人类灵魂得救的原因。

但有两大障碍阻挠我们达成这个结果。

第一个障碍就是不懂他国语言。很少弟兄愿意尽全力去学会它们,但很多弟兄宁愿去探索各式各样的新奇事物,而不愿意去学些有用的东西。

另一个障碍就是对故乡的爱。有很多弟兄,性情还没有因圣宠而改变,被故乡的甜蜜所吸引,而不愿意离开他们的国家和家人,也不想忘记他们自己的民族。他们想要在他们的亲友间生活和死去。他们完全不曾顾念到:即使是救世主自己的母亲在亲友当中也找不到祂。

蒙天主召叫的弟兄们,醒来吧!请看看宗徒们的榜样!宗徒们全是加里肋亚人。但他们中那一个留在加里肋亚呢?难道他们不是一个去印度,另一个去衣索比亚,另一个去亚洲,再另一个去希腊吗?难道他们不是全体分散到遥远的地方,因而在这世界产生了我们现在仍看见的成果吗?

如果有人说:这些事颇为重要,但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效法他们;那么,如果我们想成为传教士却事实上没有追随这些传教士的脚步,我们真是不幸!此外,我们的先驱们,那些由我们始祖圣道明派遣到全世界的人,包括新加入修会的人和其他人,有说过类似的话吗?我们这些天主拣选的人,不要让这种怯懦的想法在我们的心中出现;我们应多注意我们被召来从事传教工作,而立即服从会带来光荣的赏报。让我们对一切开放我们自己,好能扩大救灵的工作和散播救世主的光荣。

如果有人因天主圣宠的光照和长上的意愿发现他的心已准备好去学阿拉伯文,希伯来文,希腊文,或是任何其他语文以使自己有能力在宗徒事业上及时结出一些好果实;或是有人发现他自己有意离开自己的国家前往圣地某处,或希腊,或是靠近那些非信徒的所在,和那些需要弟兄们为道明会,为救灵,为我主耶稣基督的名号忍受许多困苦的地方,我请求及劝告他们一定要写信告诉我他们心里对此事的想法。

我将你们每一位交托于救世主的仁慈和祂最荣耀的母亲的仁慈。圣母玛利亚是我们的中保,她的保护,尤其是在今天,对道明修会有很大的助益。

发表于一二二五年米兰总会议。

对答咏   (圣咏九十七:23c;一一零:9

领:上主已经宣布了自己的救恩,已将自己的正义启示给万民。

答:全球看见了我们天主的救恩。

领:上主已为祂的百姓带来救赎。

答:全球看见了我们天主的救恩。

上一篇: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七章]下一篇:道明会生活的九种述描 [第五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