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二]

时间:2007-12-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13】 他习惯守夜祈祷,关上房门,暗自向天父祈祷。他有时在祷告的当儿,会情不自禁地呻吟发声表露他内心的感受,掩都掩不住,在老远的地方都能听到。他经常且特别向天主祈求的,便是赏给他真正的爱德,使能尽心竭力地拯救人灵,因为他认为:只有完全奉献自己以赢取灵魂,才算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就像吾主耶稣万民的救主一样,为拯救我们,完全地献出了自己。他爱读旷野神长谈话录(Conferences of the Fathers of the  desert)该书论及毛病和神修成全的问题。书上所描述的得救之道,他都详加研究,并且全心全力地加以仿效。藉着圣宠的帮助这本书净化了他的良心,加强了他的默观,将他提升到成全的高级境界。

 

奥斯玛主教往马其斯(Marches)一丹麦

14】 当辣黑耳的美貌和拥抱使雅格着迷时,肋阿很是生气,就再三地请求他跟她生儿育女,以减轻她泪眼模糊的羞辱。话说那时,卡斯提Castile的国王,雅风Alphonse正为儿子费迪南和马其斯公主计划婚事。他便来到奥斯玛主教那儿,请求答应安排这件婚事。主教同意国王的请求,既然带一位配合他神圣身份的随从是恰当的,于是他就带了上主的人,道明副院长上路。

15】 到达土鲁斯,他们发现很多民众已是异端份子。道明的内心深受感动,非常同情这么多受蛊惑的无辜者。在土鲁斯,他们歇脚的客栈里,道明彻夜热心地劝告身为异端人的老板,并和他展开激烈的辩论。最后老板再也抗拒不住道明的智慧及藉他说话的圣神;蒙上主的恩宠,老板就回到了真实的信仰。

16】 他们离开土鲁斯,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女方的住所。他们解释了所负的任务和取得当事人的同意之后,很快地返回了西班牙,由狄亚哥主教向国王报告此行的成功。国接着又给予主教更壮大的随从,命他回去,以便向女孩表达十分的敬意,要她同他们一道回来,嫁给王子。主教和道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达马其斯,但获知公主已经过世。然而,上主早已计划好,由此行获得别种的收益。因事实显示,这次旅行替一门更好的婚姻了路,这是上主与那些从错谬的罪恶中被召回的人灵之间的结合,以进入永远救恩的婚姻。

 

奥斯玛主教觐见教宗讨论事宜

 17】 主教差人向国王报信之后,就利用这次机会,和他的神职人员同赴罗马教廷。主教见了英诺森Innocent III 教宗,立刻请求,如果可能,准他辞职,坚称有许多缺点,无法胜任高位。他也暗示教宗,如果获准辞职,想做皈依库曼人Cumans 的工作;为此,他会辛勤卖力。教宗没答应这项请求,甚至仍以主教的身份,进入库曼境内宣道的请求也不答应。因此,在上主的隐密计划里,这位圣人的辛劳被保留下来,以备另一次截然不同的收获之用。

 

宣道士(Preachers)如何进入阿比森异端境内

一一二0六年有名奥斯玛主教狄亚哥进谒教宗,请辞主教职位,以便能自由来往于外教人之间,向他们宣扬基督的福音。但英诺森教宗不准这位圣者的请求,反而命他回到所辖的教区(沃伯铎)。

 

 主教入熙笃修会

18】 回到程途中,主教访问一座熙笃隐修院,在那儿观察了许多上主仆人的生活。他为那高超的修道生活所吸引,便穿上了熙笃会服。他在众修士陪同下,为的在他们指导之下,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而继续上路,启程回西班牙。那时,他几乎不晓得会在他抵达目的地之前,预置下一道障碍。

 

主教给教宗特使的建议

19】 那时,英诺森教宗曾指示十二位熙笃会的院长各带一位随员去宣讲真道以抵抗阿比森异端。于是这些院长就和总主教、主教、和当地的其他神长举行会议,商讨如何以最妥善的方法,有效地去完成所负的使命。

20】 讨论期间,奥斯玛主教恰巧来到召开会议的蒙培理(Montpelier)。他们既知主教是位圣徒般的人,成熟、公正,且具信仰热忱,就以优礼接待他,请他发表意见。主教因为慎重明智并通晓天主的方法,便先询问有关异端人的礼仪及风俗习惯,继而批评:异端份子用说服、讲道,和伪圣的榜样来劝化不信者的方法,和过去特使们所展示的高车驷及荣耀奢华,形成强烈的对比。他说:“我的弟兄,你们用这方法断然行不通。我不相信,单凭言语会比使用身教,更能吸引这批人,把他们领回信德之途。看这些异端人!他们伪装虔诚,假冒福音的神贫和苦,反赢得思想单纯的民族。因此,如果你们不如他们那样神贫及克苦,就难给人教化,甚或招惹许多不利,导致彻底的失败,无法达成目的。

要以钢比钢,以真宗教根除假神圣,你们要用真正的谦逊才能瓦解这批假宗徒的傲慢。这种方法,岂不正是保禄所称的不明智吗?他列出自己的美德,细说他的克苦和所受的危险,为的是揭露那些自跨度圣善生活者的骗局。”于是他们问道:“那末,请问教长,您的劝告又是什么?”他答道:“你们照我所要做的去做。”主的圣神于是深入他的心内,他把随行人员叫来,将众人和他的车辆,以及装备都遣返奥斯玛,只留下少数同行的神职人员。随后,他又宣布将在该地区驻留一些时,以传扬信德。

以上所述是修会创立的原因。有关这事,我是听早期弟兄们说的。他们当时是在该地区和圣道明在一起的(德范八三号并参考二五一号)。

21】 主教所留下的人当中,有一位就是主教很器重并喜爱的道明副院长。他就是道明弟兄,明会的立者,也是第一位会士。人们从那时起,不再称他为副院长,乃改称他为道明弟兄。他真是一位“主的人”,受主的保护,免于罪恶;一位真是主的人,具备了吾主的每一样美德。

22】 这些受派的隐修院长,听过主教的劝告,看过主教所立的榜样, 就同意他的见解,把看来多余的的东西,送回修院,只留下在念日课,从事研读和辩论时需的书籍。他们推举主教为其上司,总揽一切事宜。他们开始分文不带,自愿神贫乞食,徒步宣扬信德。异端人一见,就更加积极的传起道来。

奥期玛主教自罗马教廷踏上归途,抵达蒙培理时,遇到德高的熙笃会院长阿尔诺(Arnold the Abbot of Citeaux)以及二位熙笃会隐修士坎伯铎(Peter of Castelnau)和拉弗(Ralph)。他们都是罗马教会的特使,由于对异端人的讲道几乎一无所成,正心灰意冷,想放弃使命。他们一开始讲道,异端人就会对会士们的可耻生活,加以嘲弄。因此,如果他们想纠正教士的生活方式,势必得放弃讲道。上面提到的那位主教,告诉他们一个有效的方法,用以纾解困境。他警告并建议他们弃绝一切,只求全心全意的讲道。为了闭上毁谤者之口,他们应谦逊而行,按照耶稣所立的榜样,去生活和教导,也全心效法宗徒们,不带任何金钱,徒步而行。但因此法前所未见,这些特使不赞成由他们自己单独行事,就说如果有那位权力人士愿意带领,他们就乐于跟随。这还要犹疑什么呢?这位上主的人毛遂自荐,很快地把马车和全部的侍从差回奥斯玛,只留下一位随从,和上述的两位特使,亦即坎伯铎和拉弗修士,随就离开了蒙培理,那位熙笃院长则打道回熙笃(Citeaux)一方面因为熙笃会的总会议召开在即,,另方面因为会议结束后,他会和一些会院的院长回来,帮他完成所负的宣道任务(沃伯铎)。

 

奥斯玛主教狄亚哥以及同伴圣道明,受命向异端宣道

一那时,上主在祂眷顾的箭袋里,挑出了两支秘密之箭,即从西班牙拣选了两位勇士去进行宣道的工作。他们就是奥斯玛主教狄亚哥,和后来被列入圣品的道明修士。后者是他的同伴,也是他所辖教区的咏经司铎。这两位神长于是伸出了双臂,共同为伟大的事业而努力。他们召集了熙笃会修道院长及其他善心人士之后,就展开攻击以撒旦为傲的异端迷信。他们要炫耀,不多带马匹,但以谦卑、斋戒和耐心,赤足路过各城,去参加约定的辩论(卜威廉第八章)。

23】 那时,在巴米尔(Pamiers)、拉窝(Lavaur)凡耀(Fanjeaux)和蒙特利尔(Montreal)等地,时常举行由认可的判官作裁决的公开辩论会。统治者、行政官和其妻子,以及所有想参加信德辩论的民众,在约定的日期,都出席辩论会。

离开蒙特尔后,奥斯玛主教和上述的隐修士们来到了塞维安(Servian),在那儿遇到了异端首领波得文(Baldwin)和一位叫德奥道(Theodoric),这人可称为丧亡之子和该受永火焚烧的木柴。德奥道出身法国贵族,曾那佛斯(Nevers)的咏经司铎。自从他的舅父,一位武士及最坏的异端份子,在罗马教会特使欧太维(Octavian)枢机面前,由巴黎的公议会谴为异端之后,他便认为再无法隐蔽自己的真相了。于是他来到纳本内(Narbonnaise)一带地方,普受异端人的拥戴。一方面是因为他似乎比别人聪明,另方面因他们可以他自跨:连在被视为学术和基督宗教泉源地的法兰西,他们也有了一位同志,能为他们的背信作代言人。我们应该提一提,虽然他以前叫威廉,但现在却希望被叫做德奥道。原来我们的修道士与这两位异端人(彼得文和德奥道),辩论了八天之后,运用有益的劝诫,竟然使当地的人转而厌恶异端。当地居民的确很想将异端人逐出;可惜城主受了异端背信者的毒害,将异端人引入家中结为朋友。若要把那次的辩论完整的记下,需要时良久,不过,我想值得补充说明下面一点。当主教将德奥道逼退到下结论的边缘时,德奥道就说:“我知道你有什么样的精神,你必是以厄里亚先知的精神出现。”主教答道:“我若是以厄里亚先知的精神出现,那你就是以假基督的精神来骗世人。”过了八天,可敬的主仆们离开该城,后面跟随了几乎有一里格长的民众(One League约有三英里)。

他们取捷径,抵达百济艾(Beziers),在那儿展开十五天的辩论和讲道,加强了该地区少数公教信友的信德,也打败了异端。奥斯玛主教和拉弗修士深怕坎伯铎遇害,就劝他离开时间,因为异端人非常痛恨他。坎伯铎于是告别主教和拉弗修士。最后他们离开百济艾,成功地抵达卡卡桑(Carcassonne ),在那儿展开八天的讲道和辩论(沃伯铎)。

和异端人的早期辩论会中,有一次是在菲尔佛(Verfeuil)召开的,许多异端头目例如茹旦(Ponce Jourdain)、阿路法(Arreus Arrufat),和其他的人皆出席了该次辩论。异端人提出许多反对意见以后,就将注意力集中于若望福音三章十三节的一段话“没有人上过天,除了那自天降下,而仍在天上的人子。”奥斯玛主教问他们如何理解该段经文。其中一位说若望在该处自称为天上那位的人子。主教道:“那你的意思是说,那位在天上的父亲是一个人,若望自称是他的儿子吗?”当他们回说这是他们对段经文的理解时,主教就说道:“既然上主在依撒意亚先知书(六十六章1.节)说:上天是我的宝座,下地是我的脚凳,那末,如果他是坐在天主上的人,他的胫骨必有天到地那么长。”他们又同意这点,主教立即补充说道:“愿上主诅咒你们,原来你们都是粗鄙的异端人,起先我以为你们有什么精妙之处。”既然天主教这一方在说明过圣经的权威性以后,并证明基督是天主也是人,由天降生为人,而仍是在天上的天主,于是异端人就想用其他的话来塘塞这明证,越谈越离正题(卜威廉)。

24】 有一天,在凡耀(Fanjeaux)举行了一场著名辩论会,聚集了很多信友和异端人。许多信友把支持信仰的言论和可靠的证据写成书卷。经过审评之后,圣道明所写的书被认为最佳,就毫无异议地为大家所接受。于是将他的书和异端人写的书一并交给双方同意选出的三位裁判,而且大家了解如果某方的书被评选为较合理,就应承认该方具有较优越的信仰。

25】 经过多次的争论,裁判仍然无法作成决定,因此决定将两本书一并投入火中,如果其中一本没被烧毁,就可认定它具有较真实的信仰,他们生了一大把火,把书本投入火中。异端书很快就被烧毁,但上主的人,道明写的书,不仅丝毫未损,反而在众人面前,由火中跳出很远。第二次,第三次再将它投入,依然跳回来。由此公开证明该书教义的真实和作者的神圣。

如果一一叙述这些使徒们,亦即我们的宣道士.如何挨城传扬福音及参加辩论、会过于冗长,我们就此省略,只提出最重要的事迹。在卡卡桑教区的蒙特利尔,有一天,所有的异端首领与常提及的我方宣道士展开辩论。我们不久前提及的坎伯铎修士,曾告别百济艾的同事,现又回来参加这次辩论会。这次辩论的裁判是由信仰异端的人当中选出。辩论会为期十五天。双方的正辩和反辩都列入记录,抄本并以提案的方式写成,交给裁判,以作最后的决定。这些裁判既知他们的异端同事显然落败,就拒绝作裁决。他们惟恐由我方代表所提出的著作被公众得知,竟拒绝将稿件交还我方,反而径自交给了异端份子(沃伯铎)。

 

一件奇迹 

一那时,发生一件我们认为值得一提的奇迹。有一天,我们的宣道士正和异端人展开 争论。我方的道明,一位完神圣的人,奥斯玛主教的随从,把他在辩论会中曾使用过的论据写下,交给某位异端人研究,以待答覆。那晚,当异端人坐在屋内火傍时,拿到上主仆人手稿的那位,就将它展示给同伴看,他们建议将它扔进火内,假如手稿着火,异端人的信仰(亦即背信)必然为真;假如毫发未损,那我方所宣讲的信仰必然为佳。于是他们同意将手稿抛入火内,虽然手稿留在火中一些时,却丝毫没被烧着,反而跳了出来。他们都感到很惊讶。其中一位死硬派的人说:“再将它投入火中,那样的话,才比较真实可靠!”于是书本又被投入火内,但再次丝毫未损。这位冷漠且不肯轻易相信的人见此,又说:“再丢一次,我们才能对此毫不怀疑。”于是手稿三度被投入火中,仍没被烧焦,完整地跳了回来。尽管有这么多次明显的征象,这些异端人仍然顽固不灵,拒绝皈依信仰,反而私下保证,严防这奇迹让我方知道。可是现场有位想皈依我方信仰的武士,拒绝包庇亲睹的一切,就将此事转告给许多人。在蒙特利尔发生的这件奇迹,是将手稿交给异端人的那位虔信者亲口告诉我的。(沃伯铎着,洪培德抄稿一七至一八号)。在凡耀举行的一次对抗异端的隆重辩论会上,据说也曾发生过类似的奇迹(洪培德抄稿一八号)。

在蒙特利尔的一次隆重辩论会,将书面记录发给在俗裁判。

在不同地点,与异端人展开的无数次辩论会当中,比较隆重的是一二0七年在蒙特利尔举行的那一次。出席该次辩论的,我方有我们以前提过的二位勇士,此外有可敬的坎伯铎特使和他的同事拉弗,还有许多支持他们的善人。反方有异端首领欧堂(Arnold Othon)、卡奎拉(Guilabert of Castres)、邓本笃(Benedict of Terme)、茹旦和许多姓名不列在生命册上的人。辩论会为期数目,在双方选出的裁判面前讨论提出的书面记录。、这些裁判有二位军人魏纳德(Bernard of Villeneuve)和阿纳德(Bernard of Arzens)以及二位镇民哥特(Raymond Got)和利维叶(Arnold Riviere)。双方把各自作品都交付裁判。异端人提出的讨论重点是欧堂所指控,而为奥斯玛主教所辩护的罗马教会。欧氏认为罗马教会既非神圣,亦非基督的净配,乃是魔鬼的教会,信守魔鬼的教义,正是若望在默示录里提到的巴比伦,淫乱和可憎之物的母亲,痛饮了圣徒的血以及为耶稣基督殉道者的血;罗马教会的制度既不神圣,也不美善,也不是吾主耶稣基督所立的;弥撒圣祭的现行程序,既非基督,亦非宗徒所立的。主教挺身而出,列举新约内的权威记载,以为反证。这是何等丢人的事!像这种羞辱蔑视的大事,尚要交给俗人去判决,对基督徒而言,教会的地位和公教信仰的地位简直是被羞辱到无以复加了。这些作品分给上述的在俗裁判,双方也都授权给他们裁决,可是他们不但没有加以深思熟虑,反而将事情搁下,一走了之。事隔多年,我问魏纳德这些作品究竟如何处置,辩论是否有所裁决,他说什么也没裁决,因为十字军来的时候,搞丢了这些作品,所有那城及其他各城的居民都逃之夭夭了。接着他又说,约有一百五十名的异端人,于了解天主教友所写的作品内容之后,都皈依了信仰。然而我却怀疑,是他的一些支持异端的同事,扣押了这些作品(卜威廉第九章)。

辩论会结束之后,坎伯铎离开他的伙伴,到了普文斯(Provence)。(沃伯铎)

同年(一二0七年),可憎的保加利亚异端,所有谬误中最坏的渣滓潜入了许多地方,它越隐密,就越发危险,尤其是在土鲁斯伯爵地区和邻近的诸侯城内,更形猖狂。居民公开信仰这种谬见,同时也对罗马教会的首席权(Primacy)和审判权嗤嗤之以鼻,且跟当地基督徒不相往来。他们说没有人能在罗马教会和其信仰之中得救;对所有的信条,他们不是否认,就是不接受。他们亵渎所有的宗教仪式和敬礼,以及天主教会的圣统与虔诚,同时也咀咒除自己以外的一切人,并且称呼自己为天主教会,虚伪地光荣自己的团体。这就是为何宗教要派熙笃会院长(阿尔诺)和其他约十三名院长和许多经认可的会士前往护教。他们在智慧和雄辩方面都受过良好的教导,随时皆能让要求解释信仰理由的人获得满意,他们甚至为了信仰,不惜以身殉教。他们之中,大约有三十位于三月离开熙笃,再沿塞奥内(Saone)直下隆内(Rhone),只带少许旅费,不备马匹,尽可能表明自己是福音的人。最后,他们进入目的地,分成两三组,在各处徒步而行,以有益的教义和信仰的敌人相对阵。(奥乐伯二七一页)

让我们言归正传。蒙特利尔的辩论会结束之后,我们的宣道士仍然留在原地,谦卑的挨户乞食,并且播下信仰和人类救援的种子,这时可敬的熙笃院长阿尔诺亦由法兰西前来加入他们的行列。这位无比神圣、学识渊博的会士,按照圣经上宗徒的神圣数目,率领十二位院长同来,这十二位,连同阿尔诺,一共十三位,随时都愿与人辩论他们的信德和德的缘由。每位院长和随行的修士皆徒步而行,毫不炫耀,都效法山上人所留给他们的榜样,就是有关奥斯玛主教所听到的。熙笃院长很快的将他们广为分散,分给每人一区,并要他们不遗余力地宣讲和举行辩论。(沃伯铎)

26】 上主的人,狄亚哥主教,由于他那显著的卓越人格,所以赢得不少不信者的爱戴,也影响了与他相处者的心,因此,异端人说他一定是被预选为得永生的人,可能他就是被派遗来到他们的地方,为叫他们了解真正信仰的人。

 

创立女隐修院于普义(Prouille

27】 他为了帮助一些贫困被父母送给异端人训练和养育的高尚妇女,就在凡耀和蒙特利尔之间的普义创立了隐修院。时至今日,基督的婢女,仍在该处欢悦地事奉造物主。她们因圣善的精神和无邪的圣洁,过着有益自身的灵性生活,同时为众人是教化之泉,为天使是喜乐,为天主是欢悦。

 

奥斯玛主教回西班牙过世

28】 狄亚哥主教在该地传教两年。他担心逗留太久,会被指责为忽视自己的奥斯玛教区,于是决定返回班牙,视察他的座堂,筹募足够的款项以完成上述女隐修院的建院,然后再回来。接着,他想求得教宗首肯,计划在该区祝圣适合讲道的人,要他们继续抨击异端的谬误,以保护真正的信仰。

29】 他在临走之前,把留下来的人托给真正充满圣神的道明弟兄,要他督导他们的灵修生活。他将俗务交给克拉瑞(Willam Claret of Pamiers),并要求他将所有处理的事务向道明弟兄报告。交代完这些事情,他才告别弟兄。

奥斯玛主教想返回他的教区,以便料理私务,并将其收入提供给在纳本内(Narbonaise)省宣讲福音的人。他在回西班牙途中,到达土鲁斯境内的巴米尔( Pamiers),在那儿会唔了土鲁斯主教富尔克,康士朗主教那佛尔(Navarre Bishop Conserans),和若干修道院长。在巴米尔和瓦登斯异端(Waldensians)举行辩论,结果瓦登斯异端狼狈落败。村里大多数的民众,尤其是穷人,都支持我方,甚至连担任辩论裁判的人,一位过去一直支持瓦登斯异端的要人,亦弃绝异端的腐化,将他自己和拥有的财产交给奥斯玛主教,从那天起,他极力反对异端迷信的信徒。参加这次辩论的尚有佛阿城(Foix)的伯爵一位坏不堪言的叛徒,恶名昭彰的教会迫害者,和基督真正的敌人。人人尽知,他的妻子是瓦登斯派的信徒,两个妹妹,其中之一信奉瓦登斯异端,另一位信奉其它叛教者所信的异端。辩论会在伯爵的公馆举行。伯爵一天听从瓦登斯派人的话,改天又听我方宣道士的话。这是何其伪善!(沃伯铎)。

在巴米尔也有别场辩论会。佛阿城的伯爵贝乐吉(Bernard Roger)的妹妹竟公开袒护异端。墨德范(Stephen of Mercy)弟兄对她说:“女人,织你的布去吧!在这种辩论会上,轮不到你开口。”那时,也有另场对抗瓦登斯派的辩论,由支持者选出当时的教区神职人员坎阿诺(Arnold of Crampagna)担任裁判。在他宣告瓦登斯派失败以后,有些人回心转意(依撒意亚书46,八),向教廷悔罪。他们得到许可,按某种会规而生活。据我所知,胡督朗(Durand of Huesca)为其院长,他曾著书攻击异端人。他们以这种生活方式在卡大罗尼(Catalonia)的某些地方居住多年,但后来就渐渐绝迹了。另有些异端人,其谬说甚至在同党的审断下,也是公然落败的。为此,我听富尔克主教说过,一位来自罗德利亚(Rodelia)的聪明武士艾赫茂(Ponce Adhemar)曾对他说:“我们无法全然相信罗马教会竟能有这么多的有效议论,用来对付这批人。”主教说:“难道你能不承认这批人根本无力反对我们?”他答道:“我们知道得非常清楚。”于是主教追问:“那你们为何不将他们驱逐出境呢?”他答道:“不行,因为我们和他们是一起长大,他们之中有我们的亲人,何况我们也知道他们过得很安份。”这就是虚伪人的凭藉,藉着安份生活的外貌,使粗心人看不见真理(卜威廉第八章)。

30】 主教徒步穿过卡斯提,回到了奥斯玛。不出几天就罹患疾病,结束了他充满圣善的在世生命,收获了他善工的光荣果实,进入永远安息。据说他死后,因所行的奇迹而变得有名。但我们丝毫不觉得惊奇,全能的天主会将这种行奇迹的力量,赏给这么一位在其软弱、可怜的生命中,却以异常的圣宠和卓越的品德而出名的人。

事后,奥斯玛主教启程返回他的教区,很想尽快赶回纳本内省,以继续那儿的宣道工作。但回到教区不出数日,刚理妥事情,准备启程时,却突然去世,以高龄安眠于主怀(沃伯铎)。

上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一]下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