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三]

时间:2007-12-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教宗派驻阿比森地区之人员返回原地

31】 留在土鲁斯的人,获知这位主的人已死,大都纷纷返回他们自己的修院。只有道明弟兄仍然留下继续宣道。虽然尚有一些人暂时同他留下,但对他并无任隶属或听命的约束。这些人中有克拉瑞和后来担任西班牙马尼诺(Manino)会院院长的另一位西道明(Dominic of Spain)。

主教过世之前,经常提到的那位拉弗修士已经在圣吉里(St.Giles)附近属熙笃会的法兰葵修院(Franquevaux)蒙主召回了。奥斯玛主教和拉弗修士死后,沃贵义院长(Guy of Vaux-de-Cernai)继任为宣道士之教长。他出身望族,学识和德行更引人注目。他离开巴黎教区,和其他的修道院长一同去纳本内省讲道,后来担任卡卡桑的主教。那时,熙笃院长因为某些要事待理,不得不先行离开。德高的宣道士们虽然无法劝化顽强的异端,仍旧继续与他们展开辩论,猛烈地予以驳斥。最后,他们了解宣道和辩论收效甚微,就回去了法国(沃伯铎)。

宣道士们在千万人当中,几乎找不到信奉正确信仰的人。尚有许多难数的人群顽固地死守谬见,不同意任何讲论真理的文件上所记载的言论,反而像聋的毒蛇一样,不听那些歌唱者的奇妙声音(咏五八,5.),他们惟恐听到之后,真理会渗透在黑暗的心灵内。三个月来,我们的宣道士走遍各城各镇,谨慎的努力工作。在许多危险和陷阱的攻击下,他们只劝少数人重舍信仰,同时也教导所遇到的少数信友,帮助他们更加确立信仰。跟他们一起的尚有西班牙奥斯玛教区的主教,他非常温和,善于推论,徒步走遍各地,为基督拯救灵魂。他用自己的收入买了许多食物分发到各地,也慷慨地捐给传播圣言的人(奥乐伯二七一页)。

承认讲道无法排除异端,求助于罗马教会;创立宣道会以支持信仰。

这件驳斥异端的工作,持续了两年多,但蒙受天主恩宠的斗士,还是未能以此法扑灭异端之火。鉴于此时的情势,需要更高的训示,他们不得不向罗马教廷求援。他们惟恐刚起步的宣道工作因此陷于停顿,便在天主的启示下,设法建立持久的宣道士,以对抗异端。基于这项特别的理由,宣道士修会富尔克主教时代应运而生。修会由倡导者圣道明担任主持,同时亦担负实责。我不必再述说他的一切,因为他的一生和他遍布各地的修会,已那些支持和不支持他的人都对他有足够的认识。正如圣宗徒所言,在我们的地区,的确正要有异端,才能让这个经认可的修会显得结实累累,而且,与其说它是为我们,不如说是为全世界而服务。(卜威廉第十章)

 

鼓吹十字军对付阿比森异端

32】 奥斯玛主教死后,人们开始鼓吹十字军运动,以对付法国的阿比森异端。这运动是由英诺森教宗推行。他认为异端人的反叛情绪,如果不能为虔诚的信仰所驯服或为精神的利剑,亦即上主的话语所刺穿,至少他们会顾虑到钢铁利剑的力量。

33】 狄亚哥主教早已料到终要诉诸武力。有一次,他在一群贵族面前,公开而明白地驳斥异端的谬误,但他们却以亵渎的托辞,揶揄地替颠覆份子辩护。主教于是手向天说道:“主啊,请伸出你的手来触摸他们罢!”听到他这段话的人,后来在苦难时回想起来,才了解其中的涵义。

不久,特使坎伯铎被不恭敬天主的人刺死。土鲁斯伯爵难逃嫌疑。让审判者亲自来除去协助这次罪行的诸侯!(卜威廉第九章)

 

阿比森异端加在他身上的不义

34】 十字军运动期间,道明弟兄继续热心地宣讲上主的话,直到孟西满伯爵(Count Montfort)去世。在那段日子里,他忍受了多少不敬主者的侮辱?除去了多少陷阱?有一次有人威胁杀害他,他却平静地答道:“我不配接受殉教者的光荣;我尚不应得到这样的死法。”不久以后,当他走近一处怀疑布有陷阱地方时,他开始歌唱,毫无畏惧地走了过去。异端人得知此事,对他的勇气都感到惊讶,就问道:“难道你不怕死?如果我们捕到你,你该怎么办?”他答道:“我会要求你们别一下子把我杀死,但求先分解我的肢体,好让我的痛苦拖延许久才殉道而死。因此,求你们在挖出我的眼珠前,先把从我身上割下的每一部份拿给我看。然后再让剩余的躯体,流着血水四处滚动,而后完全把我杀死。”这些真理的敌人,在震惊之余,再不敢设陷阱害他,或猎取这位义人的灵魂,因为杀害他,非但伤不到他,反而会因此帮助了他。他尽心竭力地继续忙着为基督争取能争取到的人灵,因为他内心充满着令人赞赏且难以置信的渴望,想要拯全人类。                

他断然拒绝被当选的康士朗(Conserans)的主教职位,宣称宁死也不接受任何当选的职位(欧刚旦六二号)。

异端人时常嘲弄他,向他吐唾沫,丢泥巴等。后来其中一位后悔了,在办告解时说曾用泥巴打过圣道明,将稻草绑在他背后,加以嘲弄(费伯铎二0号)。

有一次,人家问他为何不喜欢留在土鲁斯教区,而更喜欢留在卡卡桑教区,他说:“因为我在土鲁斯可遇到许多尊敬我的人,但在卡卡桑每个人都会攻击我。”(欧刚旦六二号) 

有一次,预定和异端人举行一场大辩论,当地的主教正准备携带众多的随从,大肆铺张地前去参加。

“不可如此,”圣道明说:“主教阁下,我们不应如此对付这批人,要想劝服异端人,用谦逊的榜样和美德比用外表的炫耀和滔滔言辞,来得更为容易。难道我们不应带着虔诚的祷告和真正的谦卑,赤足前去对抗巨人哥肋雅吗?”主教相信这位上主的人,于是遣回车马和随从,赤足出发上路。由于距离目的地稍为遥远,他们渐渐怀疑是否走对路,就问了一位他们以为是天主教徒的人,其实是个异端人。“没问题,”他说,“我不但会告诉你们怎么走,更会亲自领你们前去。”于是这人就恶意地带领他们走入歧路,穿过充满荆棘的森林深处,把他们的脚和腿都刺的流血。但这位主的人以最大的坚忍接受这趟考验,他赞美上主,也鼓励其他的人赞美上主,要他们怀有耐心:“我亲爱的同伴,相信上主吧,我们终会胜利,因为我们已经用血洗净了罪恶。”异端人看到他们这种卓越和喜乐的耐心,反被主的人所讲的话感动得悲伤起来。他承认骗了他们,恳求宽恕他的不对。他们抵达目的地时,他们的一切劳苦,换得了胜利的成果。(法吉拉二章二号)

 

圣道明身穿湿会服,彻夜祈祷,翌晨会服全干

他们时常在半路淋雨,大家的衣服因此都湿透。用过晚饭,他的同伴仍留在火旁,将衣物架在火上烤干,也趁机休息片刻。但圣道明,这位上主的人,被圣神之火温暖,不管衣服多湿,照常即刻走进圣堂,在那儿彻夜不停地祈祷。可是一到清晨,即使同伴挂在火旁的衣物仍湿湿,他的衣服早已全干,仿佛被放在烤炉上,热过一夜似的。(欧刚旦四二号)

 

奇迹似的以硬币付作船费

在宣道途中,有一天他和众人共乘一条船渡了河,载他的船夫 坚持向他要一枚硬币作为渡船费。上主的人许诺他的服务必得天国,接着解释身为督的门徒和仆人,身边分文未带。船夫非但不领这个乍似一文不值的许诺,反而更加激怒,变本加厉的强求,拉着圣道明的黑披衣说:“留下披衣或付渡船费,悉听尊便!”于是上主的人仰望长空,默祷片刻后,再注视地面,看到一枚硬币,毫无疑问是藉着上主恩宠得来的。“我的弟兄,这就是你所要的。拿去,让我平安的走吧!”(欧刚旦四三号)

在土鲁斯境内,圣道明时常旅行宣道,有一天,他必须涉过一条叫阿瑞吉(Ariege)的溪流。涉至半途,当他卷起会服时,挟在腋下的书本掉下了水中,但他赞美上主,仍继续上路,直到要离开一位妇人的家时,才告以失落书本之事。三天后,有位渔夫在溪旁垂钓,心想钓到了一条鱼,结果却是书本。这些书被保存的相当完好,好像曾被仔细地放入紧闭的箱内一般。更不寻常的是,这些书籍并没有布、皮或任何的护套。这位妇人高兴的收下这些书,将它们送往土鲁斯,还给圣道明(法吉拉二章四号)。

 

卖身助人

35】 道明比谁都有爱德,其至肯为朋友捐躯。有一次他劝某位异端人回到圣教会的怀抱,那人却托称是俗的需要,使他不得不受异端人的束缚,因他们给他全部生活所需,而他自己无法以其它方法获得这些东西。道明对这人深表同情,就决定将自己卖掉,好用卖得的钱救济他。若不是对人慷慨的天主以别种方法满足这人的需要,道明真的会这么做。

他还住在故乡时,也做类似的事。有一妇人向他哭诉,她的兄弟被沙拉森(Saracens)人俘虏。充满爱德的他至表同情,就提议卖掉自己,以己身赎回被囚者。但天主没允许他这么做。(费伯铎二一号)

36】 由于上主的仆人道明,德望日隆,竟引起异端人嫉妒。他愈仁慈,他们衰弱的眼睛愈难忍受他所放出的光芒。他们嘲笑那些跟随他的人,这样从他们邪恶的心库中倾泻出邪恶。尽管异端人取笑他,他还能因信友的热爱得到慰藉,并广受所有天主教友的敬爱。他那可爱的圣德和完美的人格,甚至感动贵族的心灵,受到总主教、主教和当地高级神长们的敬重。

一这时,上主的仆人深深体认到,身教比言教更能感动罪人的心。他看到大多数的人已被狡诈的异端迷导入歧路,便决心以身教对付异端的身教,以真诚打击异端的伪善。异端人在土鲁斯争取到某些族的友谊,他们有如披上羊皮的饿狼,经常在衣着上表现出无比的谦卑,谈吐优雅,也严守斋戒。他们真的哭丧着脸,为人看出他们禁食(玛六,16.)。连那些聪明人,在刚开始的时候,不是也会被这种假貌所蒙骗吗?有谁会不以为他们是神圣的呢?难怪这位热心救灵的楷模,要为这些心思单纯,受伪善引诱的人而哭泣!于是,他拜访了异端人当中的一些贵妇和仆役,接受他们殷勤的款待,一直待到四旬期结束。那时,他为了以圣善的外在标记劝服他们,就和同伴开始节食,若非得助于上主不断的恩宠,以人性的软弱是支撑不住的。他们照主人款待的惯例,准备食物时,他就说:“在这段圣季期间,我们不吃这些食物,只要面包和清水。”整个四旬期,圣人和同伴每天只以面包和清水斋戒到复活节,以致令异端人的仆役惊异的说:“这些人确是善人。”别人为他准备舒适的床,他会说:“不要这种软床;我们要睡在桌子上。”于是每个人都横卧在一张空桌上。他们在四旬期,每天晚上就用这些桌子当作床垫和寝具。他们的确钉死了肉体,每日睡在硬木上,效法被钉而死,睡在木架上的耶稣。他们睡的不多,因为愿意早起进行守夜及祈祷。圣道明亲自向一些妇女要了同伴很需要,却真正破旧的衣物。妇女们问他所指的是那类衣物时,他答道:“粗毛布衣。”又说:“请你们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们深受这种卓绝的圣德感动,渐渐皈依了公教信仰。(费伯铎二二号)

 

预知阿拉冈国王之死

有一次,整个四旬期,上主的人都留在卡卡桑的主教寓所。他忙着宣道,以及履行主教所托付的牧职任务。那时正值孟西满伯爵代表教会向土鲁斯伯爵宣战,战事日益升高的时候。当情势开始转对圣教会不利时,有位熙笃会辅理修士,就为局势的骤变而哀伤,苦恼的问主仆道明说:“道明老师,难道这些罪恶永无止日?”上主的仆没有回答,他又追问,因他知道上主会启示给道明许多事情。道明在麦德范(Stephen of Metz)弟兄(他是道明那时的同伴,经常谈起这个故事,使大家熟知)面前说:“土鲁斯的邪端必有终止之日;但日期异常遥远,届时,许多人要流血,参战的国王当中,有一位要被打死。”

道明惟恐他们误会是当时正受理阿比森异端案件的法国王,又说:“不要担心是法国国王,战争会很快取走另一位国王的性命。”次年,帮助土鲁斯伯爵的阿拉冈国王战死。但愿他不曾反圣教会,而不致死的如此悲惨。(欧刚旦五五号)

 

以面包和清水守四旬期斋

麦德范弟兄又说,在整个四旬期,这位上主的仆人道明,只吃面包和清水,从不睡床上。但到了复活节,他却说感觉更加强壮;他看来确实更为健康,不再那么瘦弱。(欧刚旦五六号)

37】 孟西满伯爵特别钟爱道明,送给他和一些帮他做救灵工作的门徒,一座著名的卡色努(Casseneuil)城堡。此外,道明弟兄在凡耀(Fanjeaus)和其它地方亦有堂区,藉以赡养自己和门徒。因为当时宣道会尚未成立,他们就将能获得的收入,捐给普义(Prouille)的隐修女院;虽然当时道明不懈的讲道,却只拟出创会的蓝图而已。更何况,他们尚不需遵守后来会宪中规定的,不得接受财或保留接受的财产。可以说,从奥斯玛主教去世到拉特朗大公会议(一二一五年十一月)大约十年当中,实际上都是道明一人孤军奋斗。

他开始考虑创立修会,它的任务便是到世界各地以言以行宣扬福音,卫护公教信仰,对抗当时盛行异端(欧刚旦二0号)。

 

初期会士(道明的第一批门徒)

38】 就在主教们陆续抵达罗马,参加拉特朗大公会议时(一二一五年),土鲁斯有二位可敬的好人拜作道明弟兄的门下。一位是塞拉(Peter of Seila),后为利玛基(Limonges)会院院长,另一位是道茂(Thomas)弟兄,非常庄重且富辩才。塞拉弟兄将自己在纳本内(Narbonne)村庄附近的一栋大石屋,捐给了道明和他的同伴..于是弟兄们在土鲁斯开始共住在同一栋房舍内。从那时起,住在那儿的弟兄人在谦卑中越来越增加,人人依照会士的清规而生活。

我们的会祖也是一位“以色列(古圣雅格)。”,藉着默观来看见天主,这可从下述尚未被人发现的一个例子获得证明。我们的会祖经常喜欢朝圣各敬礼场所,瞻仰诸圣的遗体。他并不像一朵不会下雨的云,只路过那儿,而是在那儿日以继夜的祈祷。他时常一有机会,就到土鲁斯教区附近,阿比(Albi)教区的卡斯特镇(Castres),敬礼圣肋未文生(Levite Vincent)。大家都知道他的遗体从查理曼大帝开始,即被安置于卡斯特镇圣堂。孟西满伯爵在位时,为遵照法国教会的习惯,给了这座圣堂一笔基金。后来成为道明会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阿爸(Abbot)的马窦弟兄曾在那座基金堂担任堂长。当马窦担任堂堂长时,一天,圣道明在那儿圣堂做弥撒后留在祭台前祈祷。一在弥撒后留在祭台前祈祷是道明的习惯一,中午已近,饭菜准备就绪,餐桌也已摆置妥善,堂长就了一名圣职人员,去叫圣人用饭。他走进圣堂时,看到圣道明完全离地腾空,约有半肘(约九英寸)之高,他既颤抖又失神的将所见告诉堂长。过了一会,堂长也跟了过来,见到圣人腾空一肘左右(约一英尺半)。他在那儿等着,直到圣人从天庭回到身体寓所,然后伏身于祭台之前。堂长见到此审景象之后不久,就跟随了圣道明。道明对自己收纳的每一弟兄皆许以生命之粮和天国的活水。这就是圣人接纳弟兄入会.授以会服的方式。

宣道弟兄会在孟斐理(Philip de Montfort)爵士的支助下,于一二五八年获得这座安放圣文生灵柩的圣堂,并开始住在那堂的会院内。(沙德范1,九)

 

以收入换取食物及其它生活所需

39】 那时土鲁斯主教富尔克,非常钟爱这位为天主和众人都喜爱的道明弟兄,也注意到他的弟兄们的修道热诚和他们讲道时的恩宠和热忱。他非常欢喜这批新生力军的到来,在取得座堂会议的同意之后,将教区献仪的六分之一捐给他们,因此他们才能用这些钱购买书籍和其它生活必需品。

 

神学大师神视七颗星

在土鲁斯,天将破晓的某天早上,有一位出身名门,以学问和声誉闻名的神学教授,正在准备讲义时,觉得昏昏欲睡,就扒在桌上睡着了。在睡梦中,他似乎看到七颗明星浮现在面前,当他正为此新奇的景象而赞叹及失神时,这些星星变得愈大愈亮,照亮了他的国家和全世界。他突然醒来,既看到天色已亮,就召来书僮带著书本,赶去上课。看!圣道明和六名同伴身着会服,谦虚地走近教授,表明他们是弟兄,一直在土鲁斯向信友宣扬上主福音并对抗异端人。他们告诉他是来上他的课,很想听他讲演。教授同意了,并且长久以来视这七位弟兄为挚友,把他们当作学生般的教导。教授因他们的美名和学问所发出的巨光,再回忆先前所见的异象,于是把圣道明和同伴解释为七颗突然变亮的明星。因此,他非常的尊敬他们,对他们总是无比的钟爱。在英格兰王宫时,教授把此事告诉了白亚努(Arnulf of Bethunia)弟兄及其同伴(洪培德四0号)。

 

道明和土鲁斯主教觐见教宗

40】 十鲁斯主教带着道明弟兄前往参加大公会议,趁此请求英诺森教宗确道明弟兄和同伴所

属的修会,是一个名实相符的宣道士修会(Order of Preachers),并请求批准由伯爵和主教赠给他们的固定入息(Revenues)。

41】 教宗听了这项请求,就劝道明先回到弟兄那儿,与他们讨论是否全体接受现有修会会规中的一种,并由主教分给他们一座圣堂。办完这些之后,再赶回罗马,征求教宗的同意。

42】 大会公议之后,道明回到土鲁斯,召来弟兄告以教宗的意愿。未来的宣道士们选定了著名的宣讲师圣思定典规,再附加一些关于饮食、斋戒、寝具和服装方面,较严格的细节规定。同时亦决议不得置产,以免因俗务阻碍宣道工作,而以固定入息为满足。

43】 此外,土鲁斯主教取得座堂会议的同意,分给他们三座圣堂:一个在土鲁斯城内,一个在巴米尔村,另一个是列思奎的圣玛利亚堂(st. Mary of Lescure)位于塞雷(Soreze)和卜劳伦斯(Puylaurens)之间。每一座堂附设一座会院。

上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二]下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四]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