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四]

时间:2007-12-19  来源:  作者: 点击:

赠给土鲁斯弟兄的第一座会院

44】 一二一六年夏天,弟兄们接收了前述第一座位于土鲁斯城内的圣堂,该堂为纪念圣乐曼(St. Romain)而建。前述其它两座圣堂,至今尚没有弟兄住进。在圣乐曼堂,他们建造了一座回廊(Enclosure),其上有供读书和睡觉的小室。那时的弟兄共有十六位左右。

 

道明预言异端人葛雷孟修士之皈依

上主的仆人道明,在土鲁斯宣道时,有一次,许多被拘捕并由他定罪的异端人。在拒绝皈依公教信仰之后,便递交给国家法庭。这些人正将被处以火刑时,当他注视他们时,看到其中一位叫葛雷孟(Raymond de Grossi)的犯人,好像在他身上天主的预选之光。“释放他,”他对庭上的官员说:“不要将他同别人一齐烧死。”于是他走到犯人那儿,温和的说道:“我了解,孩子,虽然为时已晚,但你仍将会是个圣善的人。”接着一件值得记载的奇事发生了。这犯人被释放了,几乎二十年来他都生活在异端的黑暗当中,而最后一刹那还是在圣宠光照下,离弃了黑暗,投向了光明,他后来成为一名道明会士,在修会内过着令人称赞的生活,直到安祥去世。(欧刚旦五一号)

 

教宗英诺森崩逝,何诺理(Honorius)登基,核准修会

45】 那时,教宗英诺森驾崩.何诺理继任。道明为呈献弟兄们已同意的修会计划和组织,便立刻去觐见教宗。教宗何诺理全盘核准了修会以及道明每项要求。

 

道明在罗马圣殿神视伯铎及保禄宗徒

有一次,道明正在罗马的圣伯铎大堂,热心地祈求上主保护并发展这个以主的右手并经由道明所创立的修会。那时,在上主神能所形成的神视中,他见到光荣的王子伯铎的保禄,朝他走来。走在前头的伯铎,似乎交给他一根牧杖,保禄则交给他一本书。然后说:“出去宣道,因为你已蒙上主拣选,为做这项工作。”过了一会,他仿佛看到所有的子弟走遍世界各地,两个两个地去向万民宣讲天主的圣言。(欧刚旦二五号)

既然修会必须由继任的教宗以文件核准,教宗命令秘书以“宣道的弟兄”(Preaching Friars)称呼修会。秘书在写认可书时,却径用“宣道士弟兄”(Friars Preachers)一词。教宗看过后问秘书:“你为何不用我告诉你的‘宣道士弟兄’呢?你难道要用‘宣道士弟兄’吗?秘书镇定的答道:‘宣道的’(Preaching)是现在分词,当作形容词用,虽然现在分词可用作动名词,并可视为普通名词,以表示一个动作;但‘宣道士(Preachers)’却不折不扣是个实名词,既是动词,又是人称名词,用来表达任务,最清楚不过”。你们看,这位秘书答得多么正确。因为“宣道的”只能表达出动作的意思而不包括涵义,而‘宣道士’却能依据习性表现涵义,即使未必常是个动作;因此用‘宣道士弟兄’是适当的。教宗同意了这个非常独到的论点。于是修会得以正名为‘宣道士弟兄’会,并由枢机们正式批准(康道茂卷一,十九章)。

拉特朗大公会议于一二一五年举行。教宗授命安排一些有关加强土鲁斯地信仰的议程,并决定将这些议题写信告诉圣道明及其弟兄。教宗召来秘书说:“坐下来,用这称呼‘道明弟兄和他的同伴’,写下议题。”他稍为站起来,又说:“不要那样写,要这么写‘道明弟兄和他同在土鲁斯地区宣道者’”。他考虑一阵又立即说:“就这么写‘道明会长和宣道士弟兄’。”然后才站起来。这就是宗教所说和秘书所录的一切。(沙德范II一号)

 

道明弟兄预言孟西满伯爵之死

46】 一二一七年,土鲁斯的民众起来反抗孟西满伯爵。我们猜想上主的人道明,早已料及此事,因他在异象中见到一棵很高大、漂亮的树,许多鸟儿筑巢在枝头。树枝砍倒,巢内的鸟儿也飞走。由此异象,这位充满天主圣神的人意识到孟西满伯爵,一位伟大高贵且是许多孤儿的保护者,即将不久于人世。

47】 道明呼求圣神之后,召来弟兄宣布说,尽管弟兄人数很少,他也要派他们到世界各地,再不能让他们一同留在现今的住所。虽然他们对此意外的宣布感到惊讶,但由于受他圣德的权威所鼓舞,立即同意遵行,并盼望由此带来好的结果。

因为他知道,如果播下谷粒,就会结果,如果只把它藏起来,只会腐烂。(费伯铎三一) 

48】 他也建议,选出一位弟兄为阿爸(Abbot 隐修院院长)作为长上及首领以领导大家,但道明保有纠正他的权利。于是马窦弟兄依法典正式被选为阿爸,他是修会内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被称作阿爸的人。因为后来的弟兄为表示谦虚起见,不喜欢称呼长上为“阿爸”,而喜欢用‘修会老师’(Master of the Order)这个名称。

圣人的确这么做了,因为他想到沙泣森地区去宣道,为此,他曾一度留了胡子。(费伯铎三一号)

他的确那时离开了土鲁斯,且于一二一七年,圣母升天那天,在普义将弟兄分派到各地;按即孟西满伯爵死后不久,他在普义召集了弟兄,将他们分派至各去的。就在那时候他穿着祭服向各地来的群众讲道,(自古以来,该地即为敬礼普义圣母的中心),结束时他说:“多年来,用讲道,恳求和哭泣向你们轻唱;我家乡有句俗话说‘在祝福失效时,应以木棍取而代之’。因此,我们将喊叫反对你们诸侯和神长,因为你们竟不幸招惹了民众和王国来对付这地方,并以刀剑杀死众人,摧毁城塔,瓦解城墙,你们都要被降为奴隶的地位。这样一来,在祝福和甘饴失效时,代之而起的应是棍子的力量。”可惜不幸,我们看见了一切且仍在目睹一切,甚至当腓力普之子,法王路易开始发动十字军时,一切事情就发生了。(沙德范II,三)

在加贺(Cahors),有位可敬的老市民,声明愿发誓讲真话,对弟兄们谈起他和孟西满伯爵在土鲁斯被围困时,他所目睹的事,有一批从英格兰来的朝圣团,正要前去西班牙参拜圣雅格宗徒的灵寝,他们惟恐被逐出教籍,就不走经土鲁斯,改乘小船过河。船上的乘客很多,大约有四十名,以致小船沉没,大家都落入水中,甚至连头都看不到。圣道明那时正在这附近的一座圣堂内祈祷,在听到溺水者和在场士兵的呐喊之后,就飞奔而,出,一看那种危险情况,立即伏身于地,伸出双臂成十字形,痛苦的泣求天主将朝圣者从死亡的边缘救回。过一会,他起身而立,充满着对上主的信心,以基督之名命他们靠到河岸。于是一件只有天主能行的奇迹发生了。在看惨状的广大群众面前,朝圣着露出水面,到了岸边,再由士兵递出枪矛,把他们从水中安全的拖上岸来。(吉拉II三)

 

派至西班牙的弟兄

49】 道明为配合他的计划,将四位弟兄派至西班牙:马伯铎(Peter of Madrid)弟兄、高默志(Gomez)弟兄、邬弥格(Michael of Uzero)弟兄,和小道明弟兄。邬弥格和小道明后来由西班牙回到罗马,再由道明派往罗那,因为他们在西班牙得不到预期的成果。另外两位则很有进展。这位小道明弟兄非常谦虚,虽然学识平平,却很有德行,我们来述说他的一件事迹,亦未尝不可。

 

小道明弟兄克服诱惑   

50】 也许是出于小道明的一些敌人的共谋,有一个大胆淫荡的妇女,是魔鬼的工具,贞洁的障碍,邪恶的祸源,来到他那儿假装要办告解,她说:“我炽火般的渴望要一个人,无奈对方不认识我,即使他认识我,也不会答应我的需求。我对他的爱,伤了我的心,以至无法弥补;求你帮我出点主意,拯救我这垂死的人,因为只有你才能办到。”当这淫妇以此毒语不断的诱惑他,不听他劝阻时,他意识到危险,而她也承认是为他而憔悴。“去吧!等一下再来,”小道明说:“到时候我会预备一处我们能会面,而且毫无危险的地方。于是他就在约定地方点了两把离得很近的火,等那女人回来,就走到火把中间,也劝她一齐上来。”他说:“看,我已预备好能容纳我们罪恶的适当地方。”她见他毫不再乎的将自己置于两把熊熊烈火之中时,吓得尖叫,很快地跑走并悔改。于是他起了身,丝毫未被火灼伤,也没被淫荡的诱惑所影响。

派至巴黎的早期弟兄

51】 被选为“阿爸”的玛窦弟兄,和后来担任省会长的培澜(Bertrand)弟兄,一齐被派到巴黎。培澜弟兄是位非常圣洁,律己甚严的人,因为他苦修不屈,把自己塑造成会祖道明的形象,按他曾多次陪同道明出门。这两位弟兄带着教宗的信函来到巴黎,宣传他们的修会。随他们前去的,还有二位要到当地读书的弟兄,即那若望(John of Navarre)和英劳伦(Lawrence of England)弟兄。在他们抵达巴黎之前,吾主启示给英劳伦许多关于巴黎弟兄的未来,如他们会院的所在和大小以及多位弟兄之入会。继他们之后,又来了一批弟兄,其中有孟纳弟兄(圣道明的亲兄弟),西弥格(Michael of Spain)弟兄,和来自诺曼地的一位辅理修士,奥德瑞(Oderic)。

我想起这位那若望兄亲口向我提到的一件事。话说道明会祖要派若望和上述的英劳伦一到巴黎时,若望要求圣人给他盘缠。圣人不给,反劝他们要效法耶稣基督的宗徒,不带任何银两,他说‘你们要信赖上主,因为凡敬畏祂的人,必然一无所缺。’若望不肯让步,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听从圣人的规劝。圣人知道这位可怜人不肯服从,就屈膝下跪,为这位不肯为自己哭泣的不幸者哀哭,并答应只给他十二个德纳(Denarii)作为到巴黎的旅费。(沙范德III,七章,八号)

52】 这些人都奉派到巴黎。后来提到的三位弟兄于一二一七年九月十二日进城,比其他的弟兄早到三星期。他们就在圣母招待所附近租了一栋房子,靠近巴黎主教的寓所。

53】 一二一八年,圣雅格房舍在何诺理教宗的敦促下,交给了宣道会。当时这房子尚未无条

件的由圣奎亭(St. Quentin)总铎若望大师和巴黎大学正式移交给宣道会。会士们于八月六日住进这房舍。

54】 同年有许多年轻弟兄和小品神职人员奉调至奥尔良(Orleans)。 他们是为日后丰收所预播下的种子。

 

派到波罗那(Bologna )的早期弟兄

55】 同年年初(一二一八),圣道明将弟兄自罗马调派到波罗那,其中包括那若望和稍后调去的克斯汀弟兄(Brother Christian)及一位辅理修士。他们在波罗那停留那段期间,忍受了贫穷的无比痛苦。

 

 道明在罗马奇迹地接纳雷吉那(Reginald)入会

56】 同年,道明在罗马时,奥尔良圣爱年(St.Aignan)的总铎雷吉那大师正好作海上旅行,途经罗马永城。他是一位很有学问,具有权威的人,特别在教法方面,而且已在巴黎任教法教授五年,成绩斐然。他在罗马时病得很重,圣道明屦次去探望他,并说动他效法基督的神贫加入修会。结果他乃心甘情愿的发愿加入道明会。

57】 随后,他的重病便痊愈了,靠的是病危时所发生的一个奇迹。原来正当他发高烧时,天国之后,慈悲之母,童贞玛利亚显现给他,替他在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胸膛和手足上传了减轻痛苦的圣油,并对他说:“我以圣油傅你脚上,为的准备你作宣扬和平的福音。”接着又拿出道明会的会服给他看。他豁然而愈,连几乎已放弃希望的医生亦茫茫然,无法解释他何以会明显的康复起来。后来道明将此奇迹,告诉许多至今仍健在的人,而我自己则是有一次在巴黎听道时,道明自向与会的群众提起此事才得知的。

 

雷吉那大师横越地中悔,回到波罗那宣道,吸收许多人入会

58】 雷吉那恢复健康以后,虽然受修会圣愿的约束,仍然能够实现他的愿望,作横越地中悔的旅行。回来之后,于一二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来到波罗那,开始完全献身于宣道工作。他能言善辩,烧热了所有听众的心。即便是铁石心肠者亦抵不住他的热忱。整座波罗那城为之骚动,仿佛已经出现了一位新的厄里亚。那时,他吸收许多人入会,,所以会士的人数开始增加。

 

道明至西班牙再返回 

另一座在塞各维亚(Segovia),是西班牙的第一所道明会院。他离开西班牙,在一二一九年抵达巴黎,发现弟兄的人数已增加到三十人。

圣道明获得西班牙的塞各维亚会院以后,便有机会在城外向广大的群众讲道。(法拉吉II,六 )

圣人在西班牙的瓜达斐拉城(Guadalfaira)时,魔鬼诱使一些弟兄离开他:这事圣道明早就知道,因为他在神视中看见一只巨龙,张开颚颊吞噬了他身边的弟兄。充满圣神的上主仆人由此悟到魔鬼的诱惑,对他的弟兄们正造成极大的威胁。因此他就把神视告诉弟兄们,劝他们只要勇敢地抗拒诱惑,决不会被它征服,除非自己愿意如此。不久之后,他在神视中所见到被龙吞入的弟兄,真的被诱拐了。因为除了亚当(Adam)弟兄和两位辅理修士外,其余跟道明在一起的弟兄都因魔鬼的煸诱而离开。他问一位忠心的弟兄是否也要离去,那位弟兄答道:“敬爱的神父,上主不许我遗弃头部而去跟从脚部。”道明觉得一点也不悲痛,只是同情那些离开的弟兄们。他立刻藉助惯用的祈祷方法,竟把那些以命令挽留不下的弟兄们,以祈祷赢了回来,即不久,藉着上主圣宠的默感,几乎所有弟兄都回头了。(费伯铎四0号)

由土鲁斯往巴黎途中,圣道明路经罗可马多(Rocamadour)就在那里的圣母堂内通宵祈祷。随行的有德高虔诚的培澜弟兄,他是普文斯的第一任院长。翌晨,他们追上一批日耳曼朝圣者,听到他们咏唱圣咏和祷文,便热心地加入他们的行列。行至一座村庄,朝圣者邀请他们享用他们传统的丰盛餐饮。如此走了四天,有一日道明对培澜弟兄说:“培澜弟兄,我们只吃这些朝圣者准备的饮食,而不回报以精神的食粮,我觉得很难过。要是你乐意,让我们跪下呼求上主,好叫我们了解并能讲他们的话,以便跟他们谈论耶稣基督。”令朝圣团惊奇的是他们竟能讲出日耳曼语,且在往后的四日当中,跟他们一齐谈论吾主耶稣基督,直到奥尔良。因为日耳曼朝圣者表示要到萨尔特(Chartres)去,便向道明等道别,祝福平安到巴黎,同时谦卑地把他们自己交托与道明的祈祷。翌日,道明弟兄对培澜弟兄说:“看,我们现在要进巴黎城了;如果弟兄知道上主为我们所行的奇迹,就会把我们当成圣人,而不当罪人看待。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件奇迹,我们就会严重地暴露自己于虚荣。所以在我死前,我禁止你对任何人论及此事。”培澜遵照这话做了。道明死后,培澜弟兄才将此事告诉了虔诚的弟兄们。(法吉拉II10

有一次,天主的仆人在旅途中遇到一位某修会的会士,见他态度神圣,却全然不懂他所说的语言,他正因无法与这位圣者谈论圣道以提神而感到惆怅时,就祷求上主,结果获得了神恩,使彼此能以对方语言交谈。也因为经过如此的交谈,他们才能在同行的三天中彼此了解。(欧刚旦四四号)

他把塞拉弟兄由巴黎调到利马基(Limoges)。这是在巴黎之后,道明在法兰西创立的第二座会院(编年史卷1三二四页)。

孟西满伯爵死后一他于一二一七年,实际为一二一八年,圣若翰洗者诞辰次日死于十字军中,地点在土鲁斯一道明又分派弟兄,把塞拉弟兄派到利马基。我常听塞拉谈起此事,因为我发圣愿是在他的手中。塞拉辩说自己不学无术,又缺乏书籍,手上只有圣国瑞讲道集的一部份,圣道明说:“去吧!我儿,怀着信心去吧!我每天会为你祈祷两次。不要怀疑;你会为上主争取到许多人,成果必将辉煌。”(沙德范1,八)

60】 他在巴黎略事停留之后,一二一九年就启程到波罗那去。他在圣尼阁(St.Nicholas)会院发现许多弟兄在雷吉那弟兄的辛勤管教下,正滋润于基督的培育中。他们高兴的接待他,像敬爱父亲似的款待他。他在那儿稍作停留,用劝诫和榜样督导这些幼苗的成长。

有位司铎看到圣道明和弟兄们热心的献身宣道,一概不求世俗的报酬,别的不忙,只忙着人灵的工作。于是他乃怀着虔诚效法之心,想过他们那种生活方式,心想如果能跟随他们、模仿他们到某种程度,便会快乐。因此他想,若是能得到一本宣道必备的新约全书,就要弃绝一切,步上他们的后尘。正当他反覆思索这问题时,看见一位年轻人的斗篷下挟著书想卖。这位司铎想知道是什么书,发现是新约全书时,便立刻买下。他有了此书,却又受诱惑,开始怀疑是否要实行先前所下的决心,也不知天主是否为此高兴。他想了又,才想到从那本书内寻求上主的答案;于是在祈求上主之后,阁上书本,在书皮上作十字圣号,并呼求上主的名字。他打开书,揣度地将眼光投在最先映入眼帘的章节。他打开的正好是宗徒大事录,关于圣神派遗使者从科尔乃略到圣伯铎那里去的一段:“起来,下去,同他们一起去吧!不要疑惑,因为是我打发他们来的。”(宗十,20)他似乎由这段神示恢复了信心,立即抛下世俗,追随了这些弟兄(费伯铎四二号)

又有一次,正当波罗那会院的弟兄愈来愈多时,有位教廷特使,巴尔多(Parto)的康拉(Conrad)主教凑巧来到波罗那。弟兄他入院以礼相待,但他对此修会渐感困扰,很想知道如此新奇的修道生活的目的何在:是出自上主或出自人们的意愿?他坐在会室圣堂内,一张为他准备的椅子上,要来了一本书,他们给的是一本弥撒经本。他作过圣号,打开经本的第一页,看到页头写道:‘赞颂,祝福,和宣讲’。他得到这个仿佛是天赐的答案时,随即恢复了信心,撇开顾忌和猜疑,变得确信无疑。他热情的接纳这些弟兄并说:“虽然我穿的是别行的衣服,但内心深处穿的是却是你们的会服。相信我,我完全属于你们。我属于你们的修会,并诚意地向你们推荐我自己。”(费伯铎四三号)

当时的蒙地那(Modena)主教威

59】 同年(一二一八),道明抵达西班牙,在那儿修复了两座会院:一座在马德里,现供隐修女使用,廉,现为沙比纳(Sabina)枢机亦想体验圣道明的生活方式,就求圣人准他入会。圣人同意他的请求,并把修会事务托付给他关照,好像托给父亲一般。这位威廉主教现在仍热心的担任此项关照修会的工作。(德禄茂一七号)
上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三]下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五]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