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第七章:十八世纪:仍生者

时间:2007-12-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福音的新对立

在十七世纪的后半段,欧洲的知识份子对于基督宗教以及它的宗教战争:天主教和新教在欧洲大陆的战争,英格兰国教和清教(Puritanism)在英国之间的对立争吵使许多信众感到十分的失望。启蒙运动基本上一寻求一宗教之外的选择:首先是自然神论,而后是不可知论者或一种无神又世俗的人本主义,都配合的科学和工学的发展,使这种思想更可信。讽刺的是,初期在十七世纪,是由基督宗教初步支援的。初期大众的宗教信仰没有被影响,但是当这启蒙运动从英国传入法国,之后到德国,它以讥笑和讽刺极端地攻击教会和传统修会组织。法国的加利刚主义加利刚主义和德国的弗博劳主义(Febronianism)。这些政治家成功地毁掉教会面对世俗政府专制主义的反对势力,铺平了1798年法国革命 、那玻仑的霸权和1815年帝国战争。

但是当时“基督宗教的对立”采取一些价值我坟现在承认为真正的发展征兆:民主、重视人权、提高生活品质等价值。当时的学术潮流利用很实际的证据来证明世俗的人本主义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是超过耶稣基督的福音。当时的教会,没有预备如何去面对这种危机,只能积极的批评对方。 当时道明会也应开容纳的启蒙运动如同他们在十三世纪容纳了异教思想,但是由于他们都被当时的宠佑之争和盖然论(Probabilism)的伦理辩论所蒙住,使他们被这种危机被愣着。

在1721年,克罗奇总会长长期职任终于结束。由奥斯定.比比亚(Augustine Pipia) (1721-25)继承,但一年之后也去世。比比亚是一位属于阿拉冈会省的西班牙人,曾当过教廷神学顾问。他常常强调所有寄给他的书信都要短、又直接;他也规定所有会士都要忠实多玛斯主义。1724年,道明会士奥西尼(Orsini)枢机,成为修会第四位当教宗的会士,教宗本笃十三世(Benedict XIII)。在他六年的任期,教宗本笃表现他是修会的好友和恩人。他常来修会的圣堂参加会士的共同祈祷,甚至从七他会逝的手中阶受苦鞭的刻苦神业。他将极大的全力和恩宠赏次给修会(但是大部分被他的继承人收回)。但是他对于修会的利益的最伟大的召令是《》Demissas preces 。在此召令很清除地说明教廷对于杨森主义的谴责,而不是面对多玛斯主义,如同摩里纳主义者所传的。1724年他封比比亚为枢机主教。

比比亚之继承人是另一位阿拉冈人,多玛斯.李伯(Tomas Ripoll),一位隐修者,他曾当过克罗奇和比比亚总会长的总佐。这届的选举大会从教宗本笃十三世(Benedict XIII)领到一份公函,内容强调会士应在咏经席出席而除掉修会的阶级,严格遵守多玛斯主义。 教宗本笃也重修旧圣西斯笃会院。他也想将把桑特圣母团体(Saint Marie de Sante)和拿伯列斯王国的圣马谷.嘉伯蒂 (Saint Marc de Gavotis)团体合并为杉德圣母会省[1]。李伯总会长在任期内没有举行视察。但是由他的支持,与多研究修会初期的文件和会史都划上了句点;同时也将杨森主义争论获得结束。1740年著名学者教宗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被选为伯铎宝座,他登上教宗职位前已经是一位道明会的好友也积极地支持多玛斯主义,而他成为主教之后,也继续成为修会的维护者和大恩人。李伯在1747年去世。

属于土鲁斯会省的安东宁.贝勒孟(Antonine Bremond),虽然身体状况差,但这个性和蔼又被众人喜爱的会士,在1748年以全体大会的议员拥护他而选上总会长的职务。他曾在玛提尼克(Martinique)当传教士五年,而在李伯(Ripoll)的任期时,当过修会文献的总编。但是他脆弱的健康禁止他位修会付出重大的功劳,而在1752年就去世。他任期其中的安慰就是他亲自看到修会在德国地区复会。

西班牙人若望.多马斯.玻撒多斯( Juan Tomas Boxadors)曾经在西班牙王察尔斯六世(Carlos VI)王室的外交官。他是一位典型的世俗人士、有学问又对艺术有优秀的评味。1755年,他被告知亲弟在里斯本大地震中去世,因此他放弃他的世俗的欲望而入会。多年教神学而后选被为贝勒孟总会长的总佐,1756在年的总会议被选为总会长。

如同往来的总会议,这一届选举总会议委托他极端地推动多玛斯主义和玫瑰经的恭敬。这两件玻撒多斯在任内忠实地执行。在四年的时间内他辛苦地视察西班牙的几个会省,在旅途中受到不少委屈。

当时启蒙运动反教会和反修道的风气渐渐发酵,对于当时的年轻人,修道生活渐渐成为无用。约在1758年法兰西、巴黎和圣路易会省各只有三位初学生,土鲁斯会省一位。1765年,28位属于法籍的本笃会圣茂尔团体请求法王路易十六世(Louis XVI)将他们的圣愿解除。这案子使法王成立一个改革修会委员会。这委员会是由启蒙运动者,土鲁斯的总主教毕安的罗眉内(Lomenie de Brienne)所带领的。这委员会规定一位男修会的21望会生必须要有岁以上才可以入初学,女性必须要有18岁才能被接受为初学生,每一座修院不可超过九位会士居住,并且每一个修会应要改写本会之会宪应经过皇廷的许许可。这种趋向在奥王若瑟二世(Joseph II)的执政下传遍整个帝国地区,在突斯坎尼(Tuscany)所有初学院都被封闭。1773年教宗克列孟十四世 (Clement XIV),受到这些欧洲挂名为“公教”君王的压力,制止耶稣会。玻撒多斯(Boxadors)绝对但失败地抵抗这些对修会的攻击。1776年被封为枢机主教。

1777年的选举总会议,虽然还有来自三十个会省来参加的代表和上司,但是这届总会议是修会在二十年中首次召开的。教宗碧岳六世,根据前辈教宗(本笃十三世和本笃十四世)所列下的传统,亲自开幕修会总会议。这届总会议选了玻撒多斯内阁中的官员:西班牙会省的巴达撒尔.奎妞内斯(Baltasar de Qui?ones),如同李铎斐(Ridolfi)总会长,会史记载他待人十分地慷慨。这届的总会议公报中,这界的总会议公报 禁止会使各国政府不满的公开辩论;因此在多面的攻击,修会无法反驳、维护修会生活的立场。虽然议员们规定在1780年召开另一届的总会议,但是修会直到1835年,无法在举行总会议!接着的几年,法国政治发展渐渐前往1789年的大革命。当时所谓的“国民会议”(Constituent Assembly)强迫全国的圣职人员向国家宣誓,1792 年决定圣职人员的独身法律为有自由性的,尽止会士利用会衣,和开始除掉和或将那些不愿宣誓对于国家的忠实判死刑。

1790年在法国的七个会省,大约还有1.200 会士(约每一座会院平均有七位圣职会士和一位服里修士)。由于在修会内长期的改革,当时会士的规律生活还是忠实会宪内的基本精神;大部分的会院可说是清规遵守修道生活规则,虽然会士的人数及性地降低,他们年龄总平均也越来越高。当时其他修会的状况也大约正常。但是法国第一届共和政府制止所有的修会,那些还俗的会士们分退休金,那些坚持守圣院的许诺都被政府派到国立收容所,这些会士们也失去他们的自由。例如:在法国的波尔多(Bordeaux)会院 (清规精神是一般但是团体比一般大一些)当时有25位咏经会士,13位愿意留下,6位愿意离开,4位弃权,2位缺席; 团体内的7位服理修士1位留下,2位离开,4 位弃权。 法国最后只剩下巴黎总初学院会院,但是在1793年也被关闭。很多会士受逮捕、充军或死亡。其他会士逃往德国、英国和西班牙,但发现他们最被受欢迎的是在义大利。

在法国大革命前夕,修会有45个会省,约有三万到四万会士分在1.200座会院,和200座隐修女院。1765后,维也纳、拿伯列斯和马德里王廷渐渐干涉当地修会的事务,而禁止当地修会去投奔总部和总会长来处理事情。约在1789年直到1850年,在法国、比利时、德国所有的修院以极大数在义大利半岛的修会都被政府制止。而后在苏俄、立陶宛(Lithuania)和玻兰的道明会也在1842年被制止。从1802年到1872年,属于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会省脱离了纵会长的管辖。只有九个会省继续的存在。这世纪末,据说奎妞内斯总会长,奇怪地对于修会的悲惨状况不管。他后来被教宗碧岳六世充军于维特堡的拉奎霞(La Quercia)圣母会院,直到1798年才让他回西班牙,但士在半途中死于弗罗伦斯。。

研读

直到法国大革命,当时的会士也投入当代神学问题争论,尤其是与耶稣会辩论理性神学的恩宠争论以及伦理神学的盖然论。这些争论后来更加复杂是因为这两个问题迁舍到杨森主义;耶稣会为了伟护正统的多玛斯主义积极地攻击和反驳杨森主义。但是这些特别爱国的法国道明会士,由于受到加利刚主义的影响, 不满罗马教廷谴责和制止杨森主义和坚持维护着耶稣会。最典型的例子应该是诺尔.亚历山大(No?l Alexander)[2] (卒于1724年),他可说是当代最优秀的道明学者之一。诺尔.亚历山大曾经在巴黎教书,也曾经当任他会省和其他会省的教务主任,而后被选为法兰西省会长,被任命为当时法国伟大宰相郭伯(Colbert)长子之私教师。诺尔.亚历山大可说是当时有学问的辩论者,不断地反驳巴黎大学的若望.劳诺宜(Jean Launoi)[3]

亚历山大也写了据《脱勒腾要理》的规定的《伦理和理性神学》(Moral and Dogmatic Theology),和《注释新约》。但是他最伟大的著作是他的《教会史》(Church History)[4]。德蒙瑞(Monroy)总会长禁止他授教,虽然法王亲自向总会长求情。1714年他成为一位“抗议者”之一,反对杨森主义的谴责书,不是因为他是维护这些杨森主义者,而是因为他任位劝谕重也无形中谴责 多玛斯主义,而偏向耶稣会对于恩宠的说法。他晚年成为瞎子,幸好他去世之前接受教宗的权威。

这世纪最著名的理性神学家是(虽然他们也探讨一些伦理神学的问题)高弟(Gotti)和毕鲁瓦特(Rene Billuart)。

义大利会士路易.文生.高弟(Ludovico Vincenzo Gotti)(卒于1742年),后被封为枢机主教和耶路撒冷教祖。他曾写过《士林理性神学》(Scholastic-Dogmatic Theology)五册,有关独身生活和教宗的权利的著作,一套十二句册的护教书集以及其它类似的着品。高弟也研究过宣布圣母无染原罪始胎宣布为教条的可能性,他甚至券教宗不要在进行对这议题的任何决定。高弟的一篇《抡真教会》(On the True Church),在1752年被多玛斯.谷威(Tommaso Covi)注释和翻译成拉丁文。

一位比利时籍的察尔斯.仁耐.毕鲁瓦特 (Charles Rene Billuart)神父(卒于1757年) 他差一点被封为枢机。他曾在杜维(Douay)教哲学,而后在勒文(Revin)教神学。他也曾经当任教务主任,多次院长,两任省会长和一为主明的宣道者,而积极地推动恭敬圣体圣事。他主要的作品应该是他《神学大全注释》19册。他的著作虽然不是有创作性的[5]。但是他的著作给于一种整体性的又现代性的解释圣多玛斯的思想,他的注释在一段很常的时期也成为正统的注释。他也写了有关圣体圣事和有关圣宠的问题。他曾经与范耐龙 (Fenelon)[6]有过神修问题的争论。

有关宠佑之争论,雅格-雅钦.瑟瑞(Jacques Hyacinthe Serry)(卒于1738年)史这问题在这世纪继续讨论。瑟瑞是一为著名的法国宣道者,除了许多讲道,他也成曾授教一些神学课程,和维护圣加大利纳.瑟纳和麦尔爵.嘉诺。他也写了一本《宠佑争论会议史》(History of the Commission on Grace),虽然偏向道明会的观点,这书籍所收的文献和宝贵的资料是无比的。耶稣会所提出的抗议,麦尔爵.多玛斯.赫米特 (Melchior Thomas de L'Hermite)(卒于1730年)曾维护他。也有很多人维护多玛斯主义的观念,如枢机 多玛斯.玛利亚.弗拉瑞(Tommaso Maria Ferrari)(卒于1716年)他积极的反对杨森主义者奎斯耐(Quesnel)[7]。

教廷神学顾问国瑞.杰勒利(Gregorio Gelleri) (卒于1729年),他曾写过一本维护教宗通谕《唯一天主子》(Unigenitus Dei Filius)谴责杨森主义(总共八册)。诺伯.鄂贝格(Norbert d'Elbecque)(卒于1714年),他曾出版了诺尔.亚历山大着的《伦理神学》和写过许多文章反驳所谓的“哲学之罪”的说法,他也是被列为一些偏向杨森主义的学者,虽然他多年在罗马教书。另一方面,文生.黎卡尔(Vincent Rigal)(卒于1722年),巴黎圣雅格会院的教务主任,由于他坚持地偏向摩里纳主义者的学说,多次被克罗奇总会长被谴责; 瑟巴斯当.齐奔堡(Sebastian Kippenburg)(卒于1733年) 反对勒穆兹的学说;同时属于巴黎的圣雅格会院,安当.迪尼修.西满.亚比齐(Dionysio Simon D'Albizzi)(卒于1738年),他积极地攻击和反驳摩里纳主义者使法王的耶稣会告解神师被逮捕而坐牢[8]

优一些人曾经控诉一位维也纳(Vienna)的道明会教授,伯铎玛利亚.嘉卡尼加(Pietro Maria Gazzaniga) (卒于1799年),在反驳摩里纳主义有篇加尔文主义。最后,乔治.方济.雅博丁尼(Giorgio Francesco Albertini)(卒于1809年)曾写过论婚姻和论原罪的作者,在这些著作中都采取一些摩里纳主义的神学说法。在这世代由于deistic tendencies多玛斯主义的恩宠论成为一种无聊的学说,可见当时的道明会士都忙着维护这说法。

布拉格(Praha)的安博修.伯列迪(Ambrosio Peretti )(卒于1712年)写过关于幸福,和有关逻辑;若瑟.玛利亚.达巴翏(Giuseppe Maria Tabaglio) (卒于年 1714) 论基督奥体;若望.德贺里亚(Jean des Holias)(卒于1715年) 论炼狱,等主题。会士们也从事历史和批评科学研究,如亚丰.柯斯达到(Alphonse Costadau)(卒于1725年)论天人之间的沟通(总共12册)另一位比利时籍会士,马弟亚.多尔曼(Matthias Dolman) (卒于1728年) 反驳新教对圣道明和圣碧岳五世功劳的攻击。

这世纪最重要的伦理学家是达尼尔.宋熙那(Daniel Soncina)(卒于1756年)。宋熙那在奥地利,高里泽(Goritz)耶稣会书院接受基本教育,而后他加入维尼斯的严格清规团体。他曾教过哲学而在北义大利到处传教,目的是要在当地的基督徒恢复初期教会的简朴生活。

宋熙那最重要的角色是他在盖然论争论所扮演的。教宗亚历山大(Alexander VII)(1665年,1666年))和教宗依诺森 (Innocent XI)(1667年)多次谴责一些轻泻主义者的伦理说法但是这没有停止轻泻主义的扩展因为启蒙运动的社会风格必已往的巴罗格时代更加相似。

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最担心的问题是当时伦理生活的轻泻,他也对巩熙那的学说有好感和任统。因此在1741年的劝谕中,教宗采取宋熙那对于斋戒的看法。宋熙那所著的《盖然论及严格主义史》(History of Probabilism and rigorism)(1743) 这引起了耶稣会的极端抗议,因为在这作品中,宋熙那认为盖然论(Probabilism)是现代轻泻主义的根源。耶稣会更加担心他的两个作品《基督理性和伦理神学》(Christian Dogmatic-Moral Theology)(1749年-1755年连续出版) 12巨册和这本的二册《大纲》。这罢刚时分被重用为课本因为里面都没有盖然论的说法。教宗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拒绝耶稣会不断地向教廷申请将他的著作谴责;宋熙那宣布他没有意思与耶稣会开始争论。虽然宋熙那的伦理观念有一点严格,他不是一位严格主义者而是一位近是论者(probabiliorist),为了维持圣多玛斯伦理目的说宋熙那尽力利用所有的方式藉着爱德达到与天主合一的境界。他获得教廷的支持,宋熙那尽力维持基督生活的属灵价值,面领启蒙运动的哲学家所提倡的物质享受主义。

一位巩熙那神学观点的支持者是若瑟.巴都齐 (Giuseppe Patuzzi) (卒于1769年) 他曾出版 《基督宗教的伦理》(Ethica Christianana)八册。他也曾写过两篇反驳圣亚丰索.黎谷瑞(St. Alphonsus Ligouri)所提倡的“同样的盖然论”(Aequi-Probabilism)和维护阿奎诺对于某杀霸君的和理性。巴都齐,如文化复兴时期的丹丁,也是以份想细的方式形容罪人在地狱所要承受的处罚。他没有想到,这种提醒罪人悔改会更使被启蒙运动的讽刺家用来攻击和反驳基督宗教的伦理思想。但是当时真正所需要的是伦理神的重整,使它能够解脱后中世纪的重视法律主义和要恢复圣多玛斯和后士林学哲对于真正德性意义。弗建修.谷尼拉迪 Fulgenzio Cuniliati (卒于1759年),他除了曾写过一个完整的伦理神学书籍和一些圣人传记以外,他也写过一本叫《站在讲台的传道师》(The Catechist in the Pulpit)把伦理神学具体地利用在讲道里面。迪尼修.肋莫德里(Dionysio Remedelli)(卒于1765年)曾改编圣安东宁 of 弗罗伦斯著名的《伦理神学》。

其他会士也特别探讨伦理神学中的一些专题,例如:若望玛利亚.穆迪(Giovanni Maria Muti) (卒于1727年) 曾经写过有关反对决斗dueling 和马克拔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 若瑟.卢(Jean Roux)(1748年) 曾写过救济法国荒灾难民的任务;雅博.奥斯瓦特(Albertus Oswaldt)(卒于1711年) 和厄特孟.布尔格(Edmund Burke) (卒于1739年) 论忏悔是赦免罪恶的条件等主题。虽然法典学在当时的伦理神学半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奇怪的事这时期没有出先很多出色的法典家。

在这世纪里察.西满(Richard Simon)(卒于1712年) 开始以历史批评的科学方式来研究圣经,可惜道明会在这运动的开端没有极端的投入。虽然这世纪没有出现比较出色的圣经学家,也不少会士们也从事圣经研究:文生玛利亚.斐利 (Vincenzo Maria Ferri) (卒于1714年) 《论马窦福音》;若瑟玛利亚.德拉托瑞(Josemaria de la Torre)(卒于1719年)圣经介绍; 厄曼奴尔.恩卡纳修Emmanuel da Encarnacao (卒于1720年) 《论马窦福音》; 乐伦斐里.维雇迪(Lorenzo FilippoVirgulti) (卒于1735年),他是一位希伯来文专家曾与犹太教经师辩论;尼克劳.奥斯定.秦诺里(Nicolo Agostino Chignoli) (卒于1767年) 着《论达尼尔先知》(on Daniel); 文生.奔启(Vincenzo Penzi) (卒于1773年) 论神学中圣经的权威性;道明.瑟尔尼(Dominicus Czerny)(卒于1780年) 成经写过注释学的书籍;阿奇撒拉(F. H. Arizarra) (卒于1783年)论希伯莱语的研究;若望道明.斯达弟克(Gian Domenico Stratico) (卒于1799年) 论圣竟的牧灵用途;和嘉俾尔.法比齐(Gabriel Fabricy)(卒于1800年) 论圣经希伯莱语的可靠性。

教父学和礼仪学在修会的学术生活达到一种极大的收获,主要原因是弥格尔.肋奎(Michel Le Quieu) (卒于1733年)的研究。他的《东方的基督徒》(Oriens Christianus)论 东方教会和出版的希腊教父圣若望.达马森(Joannes Damascenus)的著作,这世纪的学术科学代表作。他也维护圣经的希伯莱语本比七十圣贤所翻议的希腊文更正确;肋奎也是当中的通谕《唯一天主子》(Unigenitus Dei Filius)有意见的领袖之一。这些会士因为他们认为这文件轻视圣多玛斯的权威。若堂.玻里希邱(Giordano Polisicchio)(卒于1744年)。伯纳.玛利亚.德鲁卑(Bernardo Maria De Rubeis) (卒于1775年)在巴黎时,成为肋奎.厄察特和其他学者的好友,也写过几篇历史性的研究特别是初期教会的历史论文,但是他最重要的作品应是圣多玛斯的《神学大全》的历史笔记。文生 玛利亚.法希尼(Vincenzo Maria Fassini) (卒于年 1787)一位很优秀的作者和也是一位暴躁的争论家。他曾出版巩熙那的生平以及主编他的作品。他曾研究过东方教会如何恭敬圣体圣事,初期教友名单,福音的宗徒时赖的来源和其它有关初期教会的专题研究。

许多道明会士也从事历史著作,有几位已经提过了,如亚历山大写的《教会史》和瑟瑞着的《论宠佑争论会议史》(History of the Congregation on Grace)。

雅格.奎悌福(Jacques Quetif) (卒于1698年)所开始的《道明会著作家》(Scriptores Ordinis Praedicatorum)是这世纪有关道明会史最重要的文献之一。这本书收集了鉴会以来会士所写的书目(直到1700年) 后来这本书由雅格.厄察特(Jacques Echard) (卒于年 1724)继续,因此这本书常简称为“奎氏厄氏《著作家》”

其它修会重要文献集书有《道明会训论集》(Bullarium O.P.)和《道明会年鉴》(Annales Ordinis Praedicatorum)由安东宁.贝勒孟主编(由本笃.吉集贤诺伯里(Benedetto Christianopoli),方济.玛利亚.玻利多里(Francesco Maria Polidori)和文生 玛利亚.巴特多(Vincenzo Maria Badetto)协助收集修会历代的一些重要文献。安东宁.杜农(Antonin Tournon)(卒于1775年) 也曾编写一本《道明会著名人物传记》(Illustrious Men of the Dominican Order),他也写过《美洲通史》十四册和其他护教作品。更受到大众注目的作品是若瑟.奥斯定.奥锡(Giuseppe Agostino Orsi)枢机着的《教会史》。奥锡(卒于1776年)写了这作品是为了反驳偏加利刚主义者克劳.弗鲁利(Claude Fleury)的著作《教会史》。这21本巨作,奥锡只能够写到第七世纪;斐里.贝泽迪(Filippo Becchetti)在1529年继续把他写到第42册。奥锡积极地维护教宗不能错误的学说。

依纳爵.雅钦.阿马特(Ignace- Hyacinthe Amat de Graveson)(1733年)也曾着过《教会史》八巨册、《圣经史》、《基督传》,一本有关耶稣为默西亚性质和有关神学的科学方式的一些书信。他成功地说服杨森主义和加利刚主义者枢机诺艾略(Noailles)总主教最后接受通谕《唯一天主子》(Unigenitus Dei Filius)对于杨森主意的最后决定。多玛斯.玛利亚.马麦奇(Tommaso Maria Mamachi)(卒于1792年) [9],他是奇佑斯(Chios)岛出生的,也是教宗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和奥锡枢机的好友。他首位学者出版有关基督宗教考古的书籍,维护教宗超越大公会的学说,曾经与肋莫德里(Remedelli)修编圣安东宁的著作和《道明会年鉴》(Annales Ordinis Fratrum Praedicatorum)。

当时也出现继位道明会的古董家如方济.奥兰帝(Francesco Orlandi)(卒于1733年) 他曾写过教会地理和研究原始洗脚仪式和原史祭台的款式,若瑟玛利亚.威铎法(Giuseppe Maria Verdova) (卒于1744年),一位著名的古代罗马铜板收集家;若瑟.阿肋克兰撒(Giuseppe Allegranza)(卒于1785年)一位考古家,研究古代坟墓和墓碑的。

有许多会士记载传教过程,在此应要提的是玻利维亚(Bolivia)印地安混血会士亚伦索.撒慕拉(Alonso de Zamora) (卒于1717年) 在新哥拉拿大(New Granada)(哥伦比亚)和圣德方济(Francisco Serrano) (卒于1748年) 记载道明会在中国致命记。

在十八世纪也出现所谓的旅行记录, 和 道明传教士常把他们在外海的过程写下来其中作著名的有二位:法国会士郭德惠.洛也(Godefrid Loyer)(卒于1714年)和若翰.拉巴特(Jean-Baptiste Labat)(卒于1738年)他所记载的一切不只是有趣,有幽默感同时也表现初当时人如何想细的观察当地的特色。

当时也出版了需多圣人传记,其中圣人传记出名的作家有弥格尔.拿法罗.素里亚(Miguel Navarro y Soria) (卒于1739年) 和若瑟.纳的维达(Jose de Natividad)(卒于1753年)。可惜大部分的传记都世为了引发信徒的恭敬,因此传记内容都忽略了历史批评的方式,如若望道明.嘉威帝(Jean-Dominique Gavoty) (卒于1714年) 和本笃.贝恩(Benedictus Behm) (卒于1715年)的作品,他们积极地维护攸关玛利亚玛达肋纳的传说;但是也有一些会士士当时的历史批评原怎去写圣人传记,如雅钦.瑟谷拉(Jacinto Segura)(卒于1752年)。

也有会士探讨有关当地的特色和人文研究,如奥斯定.弥格尔(Augustin Michael)(卒于年 1714) 论莫三鼻给(Mozambique)之基督徒; 伯铎.蒙特洛(Pedro Monteiro)(卒于年 1735)葡萄亚国王和太子的顾问,也留下不少研究论文;若翰.玛利亚.康达肋尼(Giovanni Battista Contareni) (卒于1752年)和若瑟.特黎维洛(Giuseppe H. Triverio) (卒于1754年) 有关义大利历史文化的主题。

虽然修会出产了极大的文学作品,大部分都是有关神学的论文,这些思想原则还是保留着多玛斯思想,可惜的是,会士受到这种约束,没有尽力地面领笛卡尔思想后所产生的新科学和哲学体系的挑战。

多玛斯学派哲学最重要的文献应是是撒华多里.罗撒里(Salvatore M. Rosalli)(卒于1785年)着的《哲学大全》(Summa Philosophica)六册(1777年出版)[10]。这作品是属于温和传统主义,又受到笛卡尔和马尔伯兰基(Malebranche)学说中所教的内在理念,而有偏向杨森主义的学说;另一方面这作品,还是拒绝接受哥白尼-加理略所提倡的革命科学。

许多会士从事研究逻辑,如奥斯定.阿特肋(Augustinus Adler)(卒于1711年) 和伯铎.甘达默 (Pietro de Candamo)(卒于1717年);或文法如雅格玛利亚.罗西(Giacomo-Maria Rossi)(卒于1727年)。其他会士也烟写完整的课本或手册如:雅钦.罗撒.卡默伦尼(GiacintoRosa Cameroni)(卒于1710年),《被解除错误的亚里斯多德哲学》(Aristotlean Philosophy Purged from Errors);保禄玛利亚.乔宾(Paulus Maria Cauvinus)(卒于1716年);安东宁.贝仁决 (Antonine Perenger) (卒于1717年);若望.维拉尔巴 (Juan Villalva)(卒于1722年)。

但是也有一些会士攻击新科学如机械性和原子性, 如亨利.撒卡迪(Enrico Saccardi)(卒于1716年); 若望.道明.熙里(Domenico Siri)(卒于1737年)着的《亚氏多氏哲学面对笛卡尔和迦笙地》(Aristotelico-Thomistic Philosophy against Descartes and Gassendi) (1719);若望.道明.阿那尼(Domenico Agnani) (卒于年 1746) 《新旧哲学》 (Neo-Palea)。尼格佬玛利亚.詹纳罗(Nicolo Maria Gennaro)(卒于1714年)曾经与一位方济会士对于原子论发生争论;雅博玛利亚.马诺里迪(Alberto Maria Mannoliti) (卒约于1736年)也同时留下一个长篇反驳这(原子论)学说,弹道目前还没有出版;但其它会士维铎.卡路(Vitus Kahl) (卒于1735年) 继续注释亚里斯多德著作。

 

最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世纪有许多道明会士,如同上世纪,都从事授教或著作数学和工程课目,如巩赛佛.德范尼 (Gundisalvo Steffani)(卒于1721年);多玛斯.碧岳.马菲 (Tommaso Pio Maffei)(卒于1717年)。马菲是一位巴都亚(Padova)的天文学家,是属于哥白尼学派的学者。他曾出版过日伦和月伦以及加里略和笛卡尔的机械学说。由于他的知名度使他在修会检查官没有遇到困难。辅理修士斐里.赛拉诺(Felipe Serrano)(卒于1718年)是一位数学专家但是她的研究都没有出版过。若瑟.方济各(Jose Francisco)(卒于1723年),若望.赛拉斐瑞(Giuseppe Syra y Filipo) (卒于1730年);和本笃.玛利亚.卡斯东(Benedetto Maria Del Castrone)(卒于1748年)他曾数学、地理和航海学等书籍。

 

当时修会最著名的科学家和发明家是若瑟.嘉伦(Joseph Gallen)(卒于1762年)。虽然曾经被控告有偏向杨森主义的思想,他极端地反对杨森主义,否认在恩宠之外没有纯粹的人性存在。他曾在阿维农大学教过物理和气象学;他对于以空运的方式把法军迁动于非洲使他成名。其实他这意见是根据他与二位耶稣会科学家的研究;爷徐她的意见也影响了蒙高甫弟兄(Freres Montgolfier),在1782年首次用汽球上天游。

 

但是这事记载修会学术生活中最新的发展是护教学来面对启蒙运动自然神论、不可知论(Agnosticism)和无神论的多方面的攻击。初期在法国有:依纳爵.毕肯尼(Ignace Piconne) (卒于1713年)。比利时有方济.范辣斯(Francis Van Ranst) (卒于1727年)着《真理是在于中庸》和《异端史》。

 

在英国,安博.布尔其(Ambrose Burgis)(卒于年 1747),一位英国教会牧师之子,在鲁汶研究有关初期教会和一本《介绍天主教信仰》(Introduction to the Catholic Faith)。但是大部分的护教著作都在这世纪的后叶。例如:伯耐多(M. A. Bonetto)(卒于1770年)写有关天主的存在;伯铎 多玛斯.拉勃屯尼 (La Berthonie) (1774年)反对异教者、犹太人和苏比诺撒学派者;多玛斯.玛利亚.瑟彭尼(Tommaso Maria Cerboni)(卒于1776年)《启示神学》(On Revealed Theology);多玛斯 .玛利亚.舒达迪(Tommaso Maria Soldati)卒于1782年)曾经写过政府是否要支援或毁灭宗教;厄华特.安当.胡顿Edward Anthony Hatton (卒于1783年)。论新教改革在英国的影响; 安当.华瑟奇(Antonio Valsecchi)(卒于1791年) 论无信的因素和天主公教会的真理;和巫里.瑞斯(Ulrich Reiss) (卒于年 1795),论真假神迹。

在这世纪的护教学中有两位道明会士世最重要的:卡斯多.依诺森.安撒尔迪(Casto Innocenzo Ansaldi)(卒于1779年)。另一位是察尔斯.路易(Charles Louis)(卒于1794年),他曾被法国作家达尼尔.罗布斯(Daniel-Rops)封为十八世纪最有名的护教者。察尔斯.路易着的《圣学大辞典》(Universal Dictionary of the Sacred Sciences)(六大全开巨册 ,将近五千页,在1765文成)这本书是要抵制伏尔泰(Voltaire)所著的《百科大书》,就是法国启蒙运动的经书。路易也出版《神学科目辞典》 (Bibliotheque Sacree),1822年出版,总共有29册,也成为后世作品的基础和79篇争论性的著作和讲道稿集书四册。有一位批评家曾说他的讲道:“简单、自然、使大家容易了解、教导人、感动人和说服人”。在1778年,他逃往巴黎的革命大会前往布鲁赛尔(Bruxelles)避难,由于发现鲁汶大学已经染到若瑟主义的思想,使他无法静心,他又到利肋(Lille)和孟斯(Mons)而在此地写他的《比较》(The Parallel)。在这作品中他将把国王路易十六世(Louis XVI)的死刑与基督的死刑相比。1794年共和军对攻进孟斯(Mons)使他们将把这八十多岁高龄的先知逮捕。他在法听理拒绝被律师维护,承认他曾写过《比较》(The Parallel)一书,而宣布他愿意把他的鲜血签上名。当时他审判的效果被公布时,他回答说:“Deo Gratias”(感谢天主),而在监狱里颂唱“天主我们赞美祢”之圣歌。他被判死刑千将把他的一些东西分给他的理发师和守监狱的人,说:“仁爱应如死亡那么强烈;热忱不易屈服如地狱”。

最后,也有不少会士从事书目者、收集者和主编。除了厄察特之外,还有玻西米亚会士列吉那.布郎(Reginaldus Braun)(卒于年1742)他曾经当过圣文生.斐瑞,真福亨利.苏桑等作家枢机的主编。雅丰索.曼例奎(Alfonso Manrique)(卒于1711年)他也出版一本百科书名叫《君子与骑士之校园》(School of Princes and Knights),一个全年循环性的《道明诸圣传》记,一本伦理神学收集书;多玛斯玛利亚.阿范尼(Tommaso Maria Alfani)(卒于1742年),他是拿不列斯学术会的创始人;若翰.奥地费迪(Gianbattista Audiffredi)(卒于年 1794),一位书目家。

祈祷

约在革命时期,虽然基本上修会的规律生活海能够积极的维持,但不如当初十七世纪的改革。因此在1686年,在法国会省,严谨遵守夜间诵读日课也慢慢地消失。在1697年修会对于会衣和剃发的规定都很轻泻的进行;同时私人生活又开始出现。1706年的总会议指出,原来模范圣路易会省的规律生活也渐渐退步了。约在1710年,圣召也慢慢减少,会院不愿将把圣召派前往总初学院受陶成。会士们都有个人的私房钱,上司餐桌上都特别加菜。如果需要风琴伴奏时,颂念日课就不念了。越来越少人来修会的圣堂参加礼仪,因为会士们也很少讲道。约在1758年巴黎总初学院由于无法取得较好的食品,决定把初学生派到其他地方去,但是直到1773年才进行。修会内的选举成为争闹的现场和而大多速的会士对选举后果不如耐反。1778年,巴黎总主教向奎妞内斯总会长起诉,坚持反对一位会士当任省会长,因为这些会士“都很世俗又没精打彩”。

在世纪的这种气愤之下,难怪祈祷生活无法接果实。但是修会不缺圣者,这可以翻一翻道明传教地区的殉道史。这世纪也初了很多默观者,尤其是来自修会的妇女当中。其中有奥达维亚.阿尔迪(Ottavia Arditi)(卒于1739年) 留下她的默想笔记和书信;洁如.撒兰帝尼(Gertrudis Salandri) (卒于1748年)一本灵修自传,如同哥伦巴.斯嘉吉伦尼(Columba Scagilone)(卒于1753年) 的自传汉书信;圣爱之迪奥达(Deodata del Divino Amore)(卒于1754年)她的许多作品海没有出版。

虽然他们没有留下任何著作或自传,但她们逝世后,她们的神师或与她们熟悉的人世都流下他们的传记。 其中最著名的是属于在俗道明会的玛利亚罗撒.嘉尼尼(Rosa Giannini) (卒于1741年) 这位神秘者,一生从事照顾拿伯列斯的穷民。其它著名的圣得到名妇女有:格佬迪亚.德安吉略(Claudia De Angelis)(卒于1715年); (Frialetta R. Fialetti)(卒于1717年);本诺笃.任谷瑞(Benoite Rencurel)(卒于1718年), of the 来自贫穷家的道明在俗会员,这位曾受五伤圣印的神秘者在拉奥斯圣母(Notre Dame de Laus)朝圣地的教堂边度独修生活; 玛利亚.福隆达(Maria della Volonta di Dio)[11](卒于1722年);玛利亚加大利纳.罗撒弟(Maria Cataina Rosatti)(卒于1754年);道米妮佳.布拉迪(Domenica Prati)(卒于1804年);哥伦巴.威格(Columba Weigl)(卒于1783年);保拉.葛拉斯乐(Paula Graessle)(卒于1793年)。

在西班牙有几位隐修女都获得印五伤的特恩。在这些妇女的生平中,她们自我奉献渡过祈祷和补赎生活,使教会能在启蒙运动的攻击和威胁继续的存在;最具体的例子是采琪.麦尔(Cecilia Mayer) (卒于1749年)。

除了本会的殉道者之外,这世纪被列圣人品的道明会士是圣路易.蒙福特(Grignon de Montfort) (卒于1716年),他不是属于男修会而是一位属于道明第三会的司铎。出生于法国的布列塔尼(Brittany)地区,他先要面对种种障碍才被晋铎,之后,他从事向法国农村的贫穷者讲道,这些人都在法国古旧执政时期(Ancient Regime)都相当被忽略。他积极地推动玫瑰经的恭敬,为了使他的牧灵工作更有效,他加入道明第三会。他本身也创立两个修会:圣母男修会(由噌为蒙福特会)和上智孝女会。他积极地反驳杨森主义的精神,因为这学说原先有改革的动机,但它让一般简仆和贫穷者恨困难地接近耶稣。他曾经写过两篇神修的代表作:《恭敬圣母的真谛》和《永恒智慧书》。在这些作品中可看出他忠实地随着亨利苏桑的神修系统。 自己献上于圣母玛利亚是建定自己的灵修生活在完全信认于耶稣,永恒的智慧。

真福方济.伯撒达斯(Bl. Francisco de Posadas)(卒于1713年),他是战争难民之子,如圣蒙福特在法国,真福方济是在西班牙,据说他一天讲道平均六个钟头。他也是一位著名的告解神师,特别有看透人心之特恩。

教宗真福本笃十三世[12] (卒于1730年) 是一位从事牧灵工作的司铎而后主教。他登上教宗的宝座之后,也继续这种牧灵的态度,同时也尽力地与其他弟兄度道明会生活。但是他执政时,还是六下一个阴影:由于他踏信任一位好友,这有权威的枢机是那么贪污,如真福本笃是那么神圣。真福本笃的母亲和亲妹也加入了道明第三会。

这世纪也有许多会士写了有关玫瑰经的书籍和文献,如路易.梅吉尔(Louis Meijere) (卒于1729年),他所著的有关玫瑰经和恭敬耶稣圣名多次再版,和若望.边奇(Giovanni T. Bianchi) (卒于1748年),他曾出版了有关永久玫瑰经的恭敬总共有12册!虽然厄察特的科学研究后,还是有许多会士还是继续维护玫瑰经的传说,如卡撒纳德(Casanate)图书馆的多玛斯文生.莫尼拉(Tommaso Vincenzo Moniglia)(1767)。

如圣蒙福特,也有一些会士是特别探讨圣母论的神学家。首先是伯铎.桑切斯(Pablo Sanchez)(卒于1719年) 写过有关圣母在十字架下的奥迹;桑德.巴斯谷奇(Sante Pascucci) (卒于1728年) 和 瑟拉份诺.孟多利(Serafino Montorio) (卒于1729年) 论圣母的季和纪念;雅钦玛利亚.安迪斯(Jacinto Maria Antist)(卒于1732年) 论圣母的生平;马窦.德比也(Matthaeus De Brie)(卒于年 1738)论圣母的圣名和她为“玄义玫瑰”(Rosa Mystica)之称,伯铎.卡拉乏多西 (Piero G. Caravadossi)(卒于1746年) 论她当圣母的特恩。以上作家之外,这世代也没有出现必教著名的神修作家了。

若望.方济.毕肋格(Jean Francois Billecoq)(卒于1711年) 也曾经写过类似的主题。方济.萧泽渼(Francois Chauchemer)(卒于1713年)曾经出版过三十年以来所收集的讲道稿,许多讲道士他任命为法国王廷的宣道者所讲过的道理和一套两册的 《基督死亡的利益》。多部都利用路易.察尔顿(Louis Chardon)所列下的神秘学原则,虽然他谨慎地与神秘经验格局,但也牵倒入到范耐龙(Fenelon) 和西班牙籍方济无染原罪修女,玛利亚.阿奎达(Maria de Agreda)的案子。道明.利奇(Domenico Ricci)(卒于年 1712) 他的作品是攻击刀时的静默主义的灵修思想;和多玛斯玛利亚.费拉里枢机 (Domenico Maria Ferrari)(卒于1716年) 他曾批评过范耐龙(Fenelon)之《劝言》(Maxims)。但是鲁汶的多玛斯.杜嘉定 (Thomas Du Jardin) (卒于1733年)一位反对杨森主义者,卫护陶略和苏桑留下来的道明灵修系统。

这些著作的风格都是集中在比较有学问又比较“重感情”的听众。玻兰会士尼格佬.欧伯尔基(Nicolaus Oborski) (卒于1716年)写过《真诚敬礼的熟悉训诲》(Familiar Instructions on the Practice of True Devotion)和《天主的道路》(The Ways of God)。卡斯巴察尔斯.费越(Gaspar- Charles de la Feuille)(约卒于1724年) 他曾经写过《妇女教诲》(Familiar Instructions for Ladies),《心灵和灵修神学》总共十一册,和《每日提供给忏悔灵魂的反省主题》(Reflections of a Penitent Soul for Every Day of the Year),这些著作虽然有一点忧郁性但布是属于杨森主义的神学。其他当时作家也比较传统如:安德.罗特(Andreas Roth) (卒于1735年)他写有关天主为开始与终止;雅钦.赖斯耐(Hyacinthus Reisner) (卒于1743年) 有关灵魂和原罪;伯铎.麦桑(Peeter van Muyssen)(卒于1744年)又关圣神七恩; 瑟拉芬.比恩撒(Seraphino Brienza) (卒于1752年),一位著名的驱魔者;利用陶略和苏桑的灵修系统他曾写过有关多玛斯学派的神修指导方式;噎有一些祈祷和圣歌写作家如雷孟.布伦斯(Raymund Bruns)(卒于1780年)。

又一些学了耶稣会的方式写一些神操之类的书籍如:方济.梅思布略Francois Mespolie (卒于1727年)一位著名的宣道者;瑟撒瑞.撒米那蒂(Cesare Samminiati)(卒于1729年); 劳罗(Lauro)(卒于1763年); 撒华多略.阿杰里(Salvatore Arcieri)(卒于1788年)。

一些神学家都专注基督徒的各种生活方式,如道明.包德林 (Dominique Vautrin)(卒于1713年)着《军人生活规则》;德范.德弗池(Stephan De Foucher de Salles)(卒于1718年),《一位成全的平信徒》;若瑟.安迪思(Giuseppe Aldrisi)(卒于年 1730)着《修会生活典范》(A Model of Religious Life);孔撒罗.卡拉迪尼(Gundisalvo Carattini) (卒于年 1734)着《隐修生活》(Claustral Life);道明.玛利亚.巴苏奇(Domenico Maria Pascucci)(卒于1746年)着《圣职人员专用之神操》(Spiritual Exercises for the Clergy)。别人专着一关特殊恭敬作品如:若翰.玛朔肋尼(Gian Battista Mazzoleni)(卒于年 1712)圣十字架恭敬;道明.玛利亚.赛里Domenico Maria Celli (卒于年 1730) 领圣体;若瑟.嘉西亚.傅拉(Jose Garcia Fulla) (卒于1749年) 耶稣圣心。一些会士写过有关炼狱的文章如道明.普劳翰(Dominic Bullaughan)(卒于1746年)和雅格.伯内 (Giacomo Boni)(卒于年 1747)。其他会士如瑟拉芬诺.弥格尔(Seraphino Tommaso Michele)(卒于年 1722),厄曼奴尔 桂合姆(Emmanuel Guilherme)(卒于1730年),道明.彭赛(Domenico Ponsi)(卒于1740年) 和路易.罗宾(Louis Robyn)(卒于1743年)曾写过圣人传记。

宣道

十八世纪的宣道方式还是继续巴罗克Baroque 演讲的豪华痕迹间见往比较简单又更自然的方式,如同当时艺术和文学的发展:从洛可可(Rococo)风格慢慢演变为浪漫主义(Romanticism)。属于巴罗克的讲道样式有:雅格雅钦.费嘉格(Jacques Hyacinthe Fejacq)(卒于1715年),一位著名的宣道者,常被邀请来当法国皇家的颂词者;弥格尔.楠卡(Michel Nanca)(卒于1714年),一位义大利籍的 颂词者;瑞士籍的利奥那.良(Leonard Leo)(卒于1715年),他的讲稿出版为《狮子口中的蜂蜜》;玻兰演讲家赛贝奇(Cyprian Sapecki)(卒于1724年);文生玛利亚.沙瑟蒂(Vincenzo Maria Sasseti) (卒于1729年) 留下讲道稿二册,他的讲稿叙述了圣经事件描述的十分美善,如同一俊雕朔。

宣讲玫瑰经十分普遍。但这时带做特别的发展是其他偏远的会省有都出现了一些著名的宣道者。

在爱尔兰和英国,有安博.欧卡略(Ambrose O'Connor)(卒于1711年),爱尔兰省会长,曾在监狱中被关四年;英国主教道明.维廉斯 (Dominic Williams)(卒于1739年);殉道者真福阿尔托.玛邱邯(Arthur MacGeoghan)(卒于1713年)其中有真福伯铎.欧希晋(Blessed Peter O'Higgins),被吊死而后被残忍地被分尸;若望.欧曼宁(John O'Mannin)在狱中受到无数的痛苦,虽然他们把他的脊椎骨打断,但他还是回来宣道;厄特孟.布尔格(Edmund Burke)主教(卒于1776年)他曾着爱尔兰道明会史一书。义籍会士多玛斯.布泽利尼(Tommaso Buccelini) (卒于1718年)他曾在德国传教,而后恢复匈亚利会省。

在玻兰有多玛斯若望.玻达诺威兹(Thomas Johannes Bogdanowicz)(卒于1718年) 她的讲道搞得内容常有末世的色彩。道明.弗德里威兹(Dominicus Frydrychowicz)(卒于1718年),他是一为多采多姿的作家;若望.高罗威兹(Johannes-Evangelista Gawlowicz)(卒于1720年),是一位著名的演讲家。阿美尼亚会士在玻兰传教的文德.阿维蒂(Bonaventure Awedyk)(卒于年 1743)。在玻西米亚有卡也丹.普高(Cajetan Burger)(卒于1740年)和赖奥柏.厄本耐(Leopold Erbeni)(卒于1743年)。

在西班牙、法国和义大利一群宣道者曾经出版讲道稿 和一些与讲道和宣道有关的作品。雅博 玛利亚.彭德瑞(Alberto Maria Pontierei) (卒于年 1738),《初学者的基督口才》(Christian Eloquence for Beginners);安德.赖飞 (Andre Le Fee)(卒于1717年),一位著名的宣道者,曾写过一本《宣道者的理想》(The Ideal of Preachers)。

我们虽然无法列出一些著名的会士利用艺术来宣道,由于在罗刻刻时期的欧洲,艺术也渐渐脱离教会的庇荫,成为更世俗,但是还是有几位会士从事美术、音乐和文学。

修会也出现一些音乐家如葡萄牙会士道明.奴内斯.贝瑞拉 (Domingos Nu?ez Pereira)(卒于1729年)、金口若望.十字架(Joao Chrysostomo a Cruce)(卒于1743年)和一位法国会士嘉俾尔.戴隆德(Gabriel Deslondes)(卒于1733年)。

多玛斯-玛利亚.纳伯列(Tommaso Maria Napoli)(卒于1724年) 是一位拿不列斯的建筑师,他的专长是建堡垒。

也有会士写了许多诗词,虽然作品十分的多,但品质不是那么出色。比较平淡的是若翰.毕齐(Gian Baptista Pichi)(卒于1715年) 编写圣诗;多玛斯.凯(Thomas Gay) (卒于1717年) 编写颂词。同类的是依斯多.罗卑斯(Isidoro Lopez)(卒于年 1732)着的《主的苦难》。雅钦.玛利亚.安迪斯(Jacinto Maria Antist)(卒于1732年) 写圣诗;斐里.琼利Philippe Joly (卒于1734年),利用勃艮第方言写诗;路加.圣嘉琳(Lucas a Sancta Catherina)(卒于1740年) 和方济.道明.罗斐尔(Francois Dominique Rouviere) (卒于1743年)。 另一位诗人,路易.罗宾(Louis Robyn) (卒于1743年)[13]。其它会士也利用其他文学的形式如文生玛利亚.丁内里 (Vincenzo Maria Dinelli)(卒于1754年)把当时热门的盖然主义争论带到他的讽刺的诗词;多玛斯 利奥保.凯安瑟尔(Tommaso Leopoldus Gaianzell)(卒于1716年)和若瑟玛利亚.费拉里尼(Giuseppe Maria Ferrarini)(卒于1744年) 编写机智的妙语(epigrams);多玛斯.斯宾耐里 (Tommaso Spinelli)(卒于1748年)。

虽然在欧洲教会开始进入一种冷淡的现象,修会的传教事业虽然还是保持已往的热火,野兽道极大的影响。在新大陆属于西班牙管辖的拉丁美洲的传教工作继续发展。但士在这世纪末,启蒙运动思想也传到这些地区。这些殖民地一一获得独立成国后,也采取犯教会思想的政策。

在这情况当中我们必须提到巴多罗茂.那华洛.(Bartolome Navarro)(卒于年 1710)默西哥省会长,他是一位神学作品和许多讲道稿的作家,他在推动会士规律,列的一个高尚的水准。奥斯定.金达那 (Agustin de Quintana)(卒于1734年)他以本地语言写过一些要理性的作品。

在远东传教区(玫瑰会省)最兴旺的地区是菲律宾。在那里的传教士一位著名的语言家是若望.尹义奎斯 (Juan de Y?iguez)(卒于1720年)和一位有圣德的宣道者若瑟.圣玫瑰(Jose del Santisimo Rosario)(卒于1742年)。

越南传教事务 (东晋)是由若望.圣十字架(Juan de la Cruz)神父(卒于年 1721)开始的。他留下许多书信和其他著作叙述当地的传教情况。其他传教士也同样定期的寄给修会上司他们的传教状况。

其中在中国殉道的有白多禄(Pedro Martir Sans)及同伴 (卒于1747-48年)这位福建代牧主教被砍头致命,其他四位道明会神父和一位传道师在监狱里受苦行,尔后被掐死。

西班牙的几个会省透过玫瑰会省还是继续派传教士到中国和日本,而初步也获得效果。但是所谓的中国礼仪之争使传教工作获得不少困难和麻烦。耶稣会传教士,在利马窦(Matteo Ricci)的领到之下,以文化交流的方式,成功地进入朝廷,同时将西方科学的进步带到我国。他提倡“传教的同化”或所谓的“本位化”,使皈依的中国人能沟将他们的文化传统融入福音生活。但是方济会、道明会以及巴黎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地区都是住农民或低等阶级的民众,因此这些传教士把这些“同化”看作一种与拜偶像和迷信的一种的让步。经过一连串向罗马教廷的控诉和解释,双方还无法达到这问题的结论, 例如:经过很慢常的讨论,这些“同化”思想被教宗本笃十四世谴责。后世的经验和反省让教会对于“同化”有更广的眼见同时也好像认为耶稣会的传教方式是对和正确的,但是这问题的严重性甚至到今天还不能完整的想像。无论如何,当时清廷把这谴责当作一种侮辱中国文化而造成教难的现象。

在这世纪的中国礼仪争论中修会有初现的几位很出色的学者和传教室,他们的作品显示为何修会采取这重论中的立场以及当时中活社会的现象:其中有:伯铎.穆纽斯(Pedro Mu?oz)(卒于年 1730), 方济.巩赛略.圣伯铎(Francisco Gonzalez de San Pedro)(卒于1730年);和福建代牧主教尤瑟彪.奥斯克特(Eusebio Oscot)  (卒于1743年)。

但是让我们抱起一股希望的是修会中,道明第三会的修女开始在教会内办一个更积极的角色:从事慈善性的使徒工作。之前道明第三会的修女团体(又称为“道明第三会守院修女”)的生活很类似隐修女会;由于他们圣愿的性质,不需要严守禁地规定。圣加大利纳成为道明妇女的典型榜样:一位住在世俗中而从事使徒工作的妇女。许多属于道明第三会会员以个人的身分,效法这种生活方式。

在革命时期一个很美的例子就是真福加大利纳.嘉丽爵 (Bl. Catherine Jarrige)(1754-1836),他是一位农民街籍的妇女,她勇敢地组织避难和逃命的方式来救济当时在大恐怖时期贝追捕的司铎们。她以道明第三会的身分在她一生去照顾穷人。

但是真正创立一种新规模的道明团体应该是真福玛利亚.浦赛萍(Bl. Marie Poussepin)(卒于1744年)。她双亲去世后,玛利亚开始负责家中的生意,养大她的弟兄直到他们能过承担一切管家的责任。那时她遇到方济.梅思布略(Francois Mespolie)之后加入道明第三会。 那时法王路易十四世正在组织全国的教育和医院制度时,玛利亚利用这机会创立图尔斯(Tours)的献堂仁爱修女会。在1728年这组织获得沙尔特(Chartres)主教承认为修女会,那时修会已经有二十座修院分布在六个教区实行使徒工作。这修会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必须解散.修女们穿上世俗衣服,虽然经过不少的风暴她们能够生存到今天,直到1897年,才正式被纳入为道明之家支派之一,终于也成全了会祖一生的渴望。

在我们修会最黑暗绝望的时其中,在1805年,厄特瓦.冯维克(Edward Fenwick)在美国成立道明会团体。

[1]但是他的继承人将把这决定取消。

[2]又称为那达利司(Natalis)。

[3]这位学者否认圣多玛斯是《神学大全》的作者。

[4]教宗依诺森十一世(Innocent X),由于著作中内容有加利刚主义的学说,曾经江浙作品以及他其他叫著作列入‘禁止书目中’。但是后来新版加上另一位道明会士,隆卡利亚(Roncaglia)的注释,获得教宗本笃十三世(Benedict XIII)和教宗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重印。

[5]因为大部分的资料都是靠高帝(Gotti)的作品,而在历史部份都来自诺尔.亚历山大(No?l Alexander)。

[6]这位法籍总主教,是一位著名的神修专家和人本主义者,一时被怀疑为一位寂静主义者。

[7]弗拉瑞枢机也曾支持奥斯定会士亨利.诺利斯(Henry Noris)枢机对于白拉奇主义史的研读,这作品受到盖然论者的反驳和攻击。

[8]他后来也成为反通谕《唯一天主子》(Unigenitus Dei Filius)之上诉者(appellant)之一。

[9]这位学者曾经与教会著名的文件收集家曼熙(Mansi)发生冲突和争论。其中争论的来源是二人对于圣师阿达纳修(Athanasius)著作的时代不一另一个是怀疑曼熙 的伦理学偏向轻泻主义。

[10]这作品多次被出版,虽然还可算是一本正统的多玛斯主义的作作品,但是内容也彰显他也受到戴狄诺公祷会(Theatines)总会长若瑟.华拉(Giuseppe Valla)(卒于1790年)的一个著名的作品。

[11]原文翻译为“天主旨意之玛利亚”。

[12]原名为伯铎方济.奥熙尼 (Pietro Francesco Orsini)。

[13]由于当时耶稣会学者怀疑会祖圣道明的生平和贡献使他与耶稣会开始争论。这整个过程使李伯(Ripoll)总会长对罗宾发怒不满。

上一篇:第八章:十九世纪:和解的时代下一篇:第六章:十七世纪:争论者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