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第六章:十七世纪:争论者

时间:2007-12-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团体

在十七世纪,欧洲以宗教的缘故而被分为天主教和新教国家在三十年战争(1618-48)之后定型;以及英国护王派和清教派之争。西班牙帝国堕落之后,法国的势力和文化达到它的最高峰。在英国,1688年的革命之后,也渐渐兴起唯一个世界强国。但是这世纪最重要的进展是现代科学的诞生:由加利略(Galileo)、开普勒(Kepler)、哈瑞(Harvey)和贝莱(Boyle);以及笛卡尔(Rene Descartes)的新哲学潮流。因此在这世纪教会开始面领一种新鲜宇宙观的面貌。

 

在修会的政坛里,可以感受到欧洲强国:西班牙,葡萄亚和法国都想要影响总会长的选举;这还加上教廷希望由一位属于清规团体的总会长的极大压力。最后来自阿拉冈会省的、一位著名宣导师,业罗尼莫.撒维略(Jeronimo Xavierre),1601年被选为总会长。 撒维略亲自监督道明会参加宠佑争论会议(Congregatio de Auxiliis)直到争论的终结;他也开始重修罗马的旧圣西斯笃(San Sisto Vecchio)隐修院,除了这己事件之外,他在任内的功劳十分地少。在法国,瑟巴斯当.弥格里尔(Sebastien Michaelis)继续推动奥西丹亚(Occitania)会省的改革,面对奥西丹亚省会长,若瑟.博广(Joseph Bourgoing)的积极反对。

 

博广虽然有法王姑,丰德保(Fontrevault)会院的院母厄肋纳.波旁(Eleanor of Bourbon)[1]的支持和援助。(但是弥格尔里有法王之告解神师,著名的耶稣会士卡顿神父(Pere Coton),和法王亨利的支持。据说法王观察到弥格尔里如何害皇廷的豪华富贵中保持一种节制五关的态度,使国王信认他的改革是神圣的,因此将把弥格尔里的改革计划接入为王世的保护之下。

 

撒维略总会长离开罗马前往西班牙定居,在两年期间当西班牙王斐里二世的告解神师,直到1607年被任命为枢机主教,1608去世。

 

修会为了脱离法国和西班牙国王之间的对敌,总会议选上一位义大利会士和教廷神学顾问奥斯定.迦拉米尼(Agostino Galamini),在1608年另一位著名学者,尼格佬.柯非杜(Nicholas Coffeteau)被选为总会长,他也是,法王亨利四世之候选人。他是一位有主张勇敢的上司,时常外出视察(枢机维护者甚至代管总部事务),由于他发现义大利的会院内守归轻泻不住重研读生活因此积极推动改革和提高学术生活水准。他将把俄国团体从玻兰会省分出来。在1608年将把已经被毁的撒克逊会省与德铎会省合并。1611年召开的的总会议,为了讨好法国王廷,选在法国首都巴黎举办。修会与巴黎大学由于卡利甘主义和会议主义的争论产生冲突。受到法国王廷的压力, 迦拉米尼准许奥西丹亚会省的改革团体的成立,这团体包括著名的圣马熙民修院,而有弥格尔里当负责人(虽然这计划由法国王廷的维护,这团体直接属于总会长的管辖)。由于巴黎圣雅格会院不接受总会长所推动的改革,使迦拉米尼十分的失望而不祝福这团体。他去视察法国和西班牙会省的计划无法实行是因为在1611年他被封为枢机主教,直到1639年(就是他逝世之年)他成为一位积极推动改革主教。

 

迦拉米尼预备1612年之总会议,这次他不准许观众或是非会议员来参加总会议。虽然受到西班牙王的压力,另一位义大利籍的会士,巴比亚(Pavia)的瑟拉芬.若瑟.瑟奇(Seraphin Giuseppe Secci)被选为总会长。他曾经当过迦拉米尼的总代办,他也是一位外表英俊,行为文雅,有正义观念的上司,因为他做任何决定之前会先询问他人的意见[2]。虽然瑟奇特别敬佩耶稣会,这届的总会议不准不属于修会的会士在本修会圣堂讲道。如同已往的总会议,公报中谴责“神学大师”荣誉的扩散,也指责会士直接向教廷上诉除非是经过修会的总办事者。他规定修会内举办宣道的特别课程,这在道明会史是首次定的。由于行乞修会的辖外权已经曾被前任的教宗限制,道明.莫利纳(Domingo de Molina)替修会向教廷在申情这特权,而由教宗乌尔般八世(Urban VIII)再次肯定和恢复这修会的特权。

 

不少会士们由于滑钱的缘故,开始要求纵会议在每六年举行一次:这趋向也是当代的一种征兆。瑟奇总会长将把一份有关清规胜活的问卷寄给所有会省,之后在他任期多半时间去视察修会。在西班牙,他发现道明会生活,尤其是研读生活十分兴盛。但是由于西班牙王国执政,使葡萄亚会省分裂为两党。在义大利他发现很多小团体都度很轻泻的规律生活。其他的会省他无法亲自访问的,他派他的代表当视察官:如玻西米亚、玻兰和苏俄;新大陆,以及阿美尼亚、波斯、和印度的传教区。他特别关心法国的土鲁斯、普文斯和法兰西会省以及堕落的卡利甘团体,加上巴黎的圣雅格会院。面对坚强的反对他还是加强弥格尔里所创的奥西丹亚改革团体。为了在巴黎造成倔强的圣雅格会院的反击力,在法沃博圣何诺瑞(Faubourg St. Honore)创立清规的领报会院。1628年的总会议,是在弥格尔改革运动的土鲁斯举办圣多玛斯圣髑的隆重迁移和属于玫瑰会省殉道者的圣髑。瑟奇总会长,回罗马路中,由于他来自瘟疫传染地区,不准他入阿维农,在等带入城中就去世。他去世之前,要求将他的心埋在他所创的巴黎领报会院。

 

1629年总会议选上尼格佬.利铎俾(Niccolo Ridolfi)。利铎俾是属于弗罗伦斯的一个重要家属。被选为总会长时当任教廷神学顾问,在这时候教宗乌尔般八世(Urban VIII)将赏赐给修会的总会议特权修改本会会宪,而不必获得教廷的准许。总会议也因此规定省会长的任期为四年、院长任期为三年。利铎俾从会士私访钱所没收创立一个基金,他将这基金用来协助比较贫穷的会院、补助初学院、出版、建筑和修建教堂。他曾视察过北义大利和法国,甚至抵达遥远的不列塔尼(Brittany)。他也采用一种改革的新方式:在巴黎创立一个总初学院来陶成所有法籍圣召。但是他最大的错误是认明洗者若翰.卡瑞(Jean Baptiste Carre)(约1593年-1653年)负责巴黎总初学院,卡瑞在将近三十年代管这总陶成中心,以他的改革观念将他的初学生创立一个新改革团体。虽然他是一位著名的神师,卡瑞相信天主要他成为枢机李希留(Richelieu)的汉奸,因此曾向这狡滑的政治者宣嚏秘密的服宠愿。利铎俾也准许安当.勒奎(Antoine Le Quieu)成立更严格的“至圣圣事团体”(Blessed Sacrament Congregation),直到勒奎想要改为一种赤足派的道明会(如圣大德兰所创立的赤足迦尔莫罗会)。只有总会议和教宗的劝导使勒奎放弃他原先的计划。弥格尔里所属的圣路易团体本身分成两派。一派是维护巴黎居民,而另一派是属于嘉斯根(Gascons)派;会士们为了抵挡住院派会士们的攻击,常求王廷协助,因此偏向卡利甘主义。

 

利铎俾也获得许多仇敌。教宗乌尔般八世的心爱者,文生.马古拉诺(Vincenzo Maculano)曾被教宗亲自任命为代理会长。由于利铎俾曾经指责他办事超过他职务的范围,加上他野心勃勃地推动让他自己的侄子继承他为总会长,使马古拉诺渐渐地远离修会势力的圈内。多玛斯.卡多尼(Tommaso Cattoni)和其他南义大利的会士们都很生气,因为利铎俾所派的收税官将他们的家畜生意毁了。利铎俾也获得法国李希留枢机的愤怒,因为当时这法国枢机将要把法国和新教徒联合来攻击西班牙和奥地利,而利铎俾尽力使天主教的西班牙和法国和好。但是利铎俾最危险的仇敌是贪心的巴柏利尼(Barberini)家属,这包括教宗乌尔般八世以及他的枢机侄子们。原先都维护利铎俾,但是由于利铎俾总会长反对巴柏利尼(Barberini)家属将把奥林比亚.阿多班特里尼(Olympia Aldobrandini)娶到这家族,而固定他们的势力,因此有起发的另一个仇敌。教宗乌尔般决定将把利铎俾在1642年热诺瓦总会议扁职,因此教宗利用一位道明会士,雅钦.陆比(Giacinto Lupi)的告状来为难他。陆比神父说利铎俾总会长有一次在咏经席没理由的打他而当常除教籍。因此教廷命令调查将利铎俾执政中的管理方式和政策。

 

为了等待法律的审判,利铎俾在旧圣西斯笃会院被软禁。因此教宗乌尔般任命法籍弥格尔.马撒林(Michel Mazarin)[3],他本身也想当任总会长的野心,在总会议当主席。这行为使西班牙和奥地利的代表生气而集体退大会,接着为了抗议,同时表示对利铎俾的支持,大会只选了一位暂时的总会长。因此教宗乌尔般被事情的发展亲自除理这事件,就先把利铎俾罢免为总会长。他后来提供一个主教职务给他,但是利铎俾拒绝。

 

1644年的总会议一方面继续抗议利铎俾罢免的事件而要求教廷恢复他的任职,也选上一位著名的神学家,多玛斯.杜尔格(Tommaso Turco)当总会长。杜尔格任其中做的很少。他只规定在道明修女院受教育的女孩的穿着,只许可他们带上一些耳环和戒子,但不可有任何昂贵的穿着。杜尔格积极地视察在欧州的修会团体如:义大利.西班牙、法国和比利时。他最后将把卡瑞从巴黎初学院调走,而后把总初学院留在总会长的直接管辖之下。他为了讨好圣路易改革团体,把南法地区的会院归属土鲁斯会省,任命一位清规派的省会长,并将属于住院派的团体委任一位代理会长。他也将把卡里甘团体升为法兰西会省。下一任的教宗,依诺森十世(Innocent X),是一位属于阿多班特里尼(Aldobrandini)家属。受到他弟妹奥林比亚(Olympia)的影响。因此他组织一个枢机小组来重新研究贬职利铎俾的案子;最后这总会长被公布为无罪。但是在杜尔格在1649年去世之后,利铎俾每有被重选,由于他在总会议招开前十天去世。

 

若翰.马利尼.玛利尼斯(Jean Baptiste de Marinis),是一位热诺瓦贵族子弟,他们家人三位弟兄入道明会都曾当过总部的官员。他是在1650年被选为总会长。他被旋的原因可能是他对于被冤望的利铎俾总会长的忠实。他虽然在任二十年,但是他被选为总会长的总会议之后,他只招开一次总会议;由于教廷不准许他也无法到期他地方视察,只好以书信来管理修会事务。

 

1650年的总会议公报中列下几项礼仪规定,尤其是有关每个团体庆祝夜祷的时间;修会也尽力(但没有成功地)尽止会士求世俗上司来解决修会内的问题。教宗乌尔般八世令下将把小型的会院去除,在义大利这种状况十分的普遍。奥林比亚夫人为了进行这法令亲自向这些团体收钱来获得宽免。马利尼总会长尽力监督修会与耶稣会之间的文笔争论,而专心地除理修会在法国的种种问题。他暂时创立亚奎丹那团体(Congregation of Aquitania)给那些土鲁斯改革会省属于住会派的团体直到1663,他们合并为奥西丹亚会省。

 

在这土鲁斯改革会省,一件当时的文件告诉我们他们一直吃素,遵守从九月十四日的常式的封斋期,守静默,一天两次做默想神功,重视研读圣多玛斯的学说,严谨渡过团体生活,严守会宪。马赛的圣马熙民会院打算脱离修会而成为一座独立的隐修院,但他成功地将这悠久的会院留在土鲁斯会省内。重新推动圣雅格会院的改革以及避免巴黎总初学院成为一个独立的单位,如同将把圣路易改革团体升为会省。但这一切是获得的法王路易十四世的协助和政府的压力,才能够顺利实行,。同时杨森主义争论从1667年到1669年暂时被教宗克列孟九世停止,但是不久优在起发,而争论更加严重。马利尼斯,现在年纪大由身体衰弱,多部时间居住在郊外,在撒宾丘陵的圣牧者别墅养老。在他的任期内,他也看到真福雅格.撒罗默尼改革团体(Reformed Congregation of Bl. Giacomo Salomoni)在北义大利创立。这改革团是由一名巴西略.司比卡(Basil Spica)为创始人。因此义大利半岛当时有两个改革团体;另一个是南义大利之拿伯列斯(Naples)的杉德圣母改革团体(Reformed Congregation of Madonna de Sante)。

 

1669年马利尼斯去世之前,希望他的总办事者和神学家阿赛里尼能够继承为总会长。但是1670年的总会议选上阿拉冈省会长,若望多玛斯.罗卡柏迪(Juan Tomas de Rocaberti),因为当时修会最兴盛的地区是在西班牙和它的殖民地,甚至修会一瓣的人员都属于这地区。罗卡柏迪 是一位著名的学者而曾经写过许多神学作品,特别是有关教宗不可错误的说法。但是他也是一位西班牙贵族,很容易被世俗政坛受疏忽。例如:他马上成全法王路易十四世之邀,除掉普赛(Poissy)隐修女的选举权,而任命一位国王喜爱的贵族夫人当隐修院的院长。他也在法国被诺额.亚历山大(No?l Alexandre)事件和卡利甘主义的困难遇到难关但是他把这些问题留下给下一任总会长去处理。罗卡柏迪的任期他纸型一些视察而没有召开总会议。他暂时将把逃难的爱尔兰会士居留在罗马的旧圣西斯笃和圣克列孟会院,而积极地为英国道明会的逃难者伸出援手,被就的会士们包括斐里.哈瓦特(Philip Howard)。他对于道明会史有兴趣,使这项研究增加,也推动修会圣人的恭敬,尤其是圣大雅博。1677年被任命为瓦伦西亚之总主教,他卸任后使修会获得一大笔欠债,由于其中他的一位经济代表诈钱而跑路;他亲自不愿负责这案子因为他认为不是他亲自做的罪失。

 

安当.德蒙瑞(Antonio Monroy),一位西班牙籍的传教士,他是以墨西哥会省的代表参加1677年的总会议。他虽然是一位贵族子弟,但他的为人谦虚朴素。在这总会议中,教宗依诺森十一世要求新任的总会长宣誓以下几点:(1)总会议定期地每逢三年举行一次;(2)应视察所有在欧洲的会省;(3)限制神学大师的人数;(4)一切总会议公报出版之前应有枢机维护者签名许可。奇怪的是教宗们本身使修会无法实行他们所要求的。教宗依诺森也规定一个会院团体不守共同生活不准收新的初学生,由于教宗也规定这些初学生厚道培育之后只能够派前往遵守规律生活的团体,使这计划成为不时继而失败。这总会议也预备一版修改的会宪稿,禁止用“清规”和“住院”名词的称呼。最重要的是,教宗规定修会,由于以往都重视哲学和特殊讲道,因此强调修会恢复会祖的榜样,从事大众宣道,但也加强说在书院的教授们也不可忽略他们的学生的学业,放弃他们的工作去宣道。德蒙瑞积极推动玫瑰经善会而维护这修会传统,使修会能维持为一个属于修会的善会之一。德蒙瑞生为一位传教士,十分的鼓励和推动修会的外方传教工作尤其是玫瑰会省在远东传教的工作。在他的任期内,教宗依诺森十一世谴责轻泻主义(Laxism)和盖然论(Probabilism)的神学争论是最激烈的。1685年德蒙瑞被任命为西班牙康伯斯德拉(Compostella)的总主教,成为当地教区历代的为大牧者之一。

 

安东宁.克罗奇(Antoninus Cloche),他任期抵达34年 (1686年到1720年),来自一个富裕的法国家属,而加入接受改革的土鲁斯会省。他一生过得很刻苦的生活,而曾当过罗卡柏迪和德蒙瑞二位总会长之总佐,修会与法王之间的冲突中,表现唯一位有能力的中保。在他上任的首封召书:他在修会中特别强调共同生活和守规一律,尤其是会衣的款式和布料。他也强调会士应该从事大众宣道如卡瑞在他的圣体圣事团体所提倡的大众宣讲工作。他也是鼓励会士研读希腊、希伯莱语 和圣经。由于欧洲当时的政治状况不许可他到处视察会省,但在他任内他命令出版男修会、隐修女会和道明第三会的会宪,以及其他官方文献。1686年的总会议举办之后,直到1694年,修会就没有在举行总会议了,这现象使修会制度与王家专制相似,如法王路易十四世的政权。在他的任期内,杨森主义运动继续发展而卡利甘主义更深地投入法国修会。这些问题和争论都获得克罗奇的关注,但他也鼓励学术和神修的作品,使在这事其也很兴盛。修会的传教事业也在她任期内达到另一克高峰,克罗奇也很投入中国礼仪之争。克罗奇,虽然他得个人刻苦的精神,随这当时的习俗,过一种豪华舒适的生活如一位大地主,他时常在他的别墅“圣牧者别墅”半宴席请客。他抵达92岁在罗马去世;与他的逝世道明会的巴罗克时代也结束。

 

研读

在这时代的大半部,道明会在许多西班牙大学继续带领修会的学术进展,虽然义大利和低地区的会士们也都在这项给于不少的贡献:但是大约这世纪的后半部,法国的道明会士渐渐带领这项。有关恩宠的争论又再一次爆发,这次是由鲁文大学中的二位神学家,巴依乌(Baius)和之后,杨森(Jansen)。前后者推动一种圣奥斯定有关这题目,而有偏加尔文主义的学说。耶稣会,加尔文主议最激烈的仇敌,积极的攻击这学说,而利用莫利纳的恩宠学说。我们要记得就是这学说,引起了上世纪的宠佑争论大会(Congregation on Grace)。在这著名的神学争论会议中,多玛斯.乐茂斯 (Tomas de Lemos)(卒于1629年)和狄亚哥.阿发略斯(Diego Alvarez)(卒于1635年)维护了多玛斯正统的学说。但是这争论还是没有获得理想的结论,使争论继续成为双方的神学研究主题。修会内有若瑟.玛利亚.巴定内里(Giuseppe Maria Bartinelli)(卒于1702年)所著的《莫利纳主义之葡萄树被毁》(Molinist Vine Devastated)反对耶稣会士德忧非.赖闹(Theophile Raynaud)(卒于1683年)或安东宁.列吉那(Antoninus Reginald)(卒于1676年) 的主要著作《脱勒腾大公会议论恩宠效力》(The Council of Trent on Efficacious Grace)(在安特卫普(Antwerp),1706年出版)。

 

道明会士忽然间被卡住在这争论中。如正统的多玛斯主义者,他们绝对反对伪奥斯定主义的杨森主义者因为这些学说认为恩宠限制人的选择而不使他能够型自由,他们也不能够接受莫利纳主义,因为这学说好像忽略了被造者完全依赖创造者。由于杨森主义者常宣传圣多玛斯的神学支持他们的观点,又加上耶稣会,为了举起莫利纳主义观点,常攻击道明会士们都是视底下的杨森主义者,这双重的现象让修会十分感觉到尴尬。。

 

当时杨森主义传便全法国,被争闹兴的中等阶级为他们的思想体系,推动教会的国家的改革,来反对堕落的贵族阶级汉王世家属。如同当时在法国的修会,道明会无法解脱双方对立的争论。当时法国王廷获得教廷的支持来攻击杨森主义者,他们更成为积端的卡利甘主义者如同法王一样,而多数的法国道明会士都有这种爱国的情愿。但是还是大多数的会士们继续维护修会在历史中常维护的观点:1)天主的主权如依切存在物、真理和自由的来源;2)罗马教宗(伯铎的职务)为教会合一和信仰的原则。

 

盖然论之争论是有一位道明会士,巴多禄茂.莫定那(Bartolome de Medina)(卒于1598年)所开始的。莫定纳是维多利亚在撒拉曼卡之学生。圣多玛斯的伦理神学,以及十三世纪之前的教会伦理学传统都是“目的性”的,就是说: 人的伦理行为之好坏不只是符合法律规定,而是参与天主的智慧,去分辨这些行为是否能成全天主所赐给人类的目标,无论是个人或是团体性的目标。。但是在十四世纪,由于在大学中的哲学结构都受到维名论的极大影响,因此伦理学极端地偏向一种偏向法律性的伦理观:就是说,每一个行为的伦理价值士在于这行为是否合乎主宰的旨意。这种趋向明显地反射当时的社会的政治趋向:在欧洲渐渐产生一种中央性的君王专制型的政治结构。

 

当时耶稣会,为了提高平信徒的伦理和灵修生活积极地推动定期的告解神业,出版许多很详细的伦理神学手册,来引导告解神师;但是这些手册都是利用法律性的方式来分辨伦理学。他们想要把这些良心培育的方式,帮助教友在实际的世界生活。因此,这些作家,除了叙述每一件具体行为的神学看法,也提供一些案子和状况的例子,使教友能够用来当他们选择的参考。因此他们发展的一种伦理体系叫:“盖然论”(Probabilism)。据这种学说:对某是有两种均非决定性意见时,应由判断者随意决定。

 

虽然原先这论说使由一位道明提出的(比较中等性之型),道明伦理学家积极的反对这种学说,因为从多玛斯的目的性伦理学说的角度来看这问题时,选择最可能的方式来达到目标(虽然是比较困难)使比崎他的选择更合理的(近是论probabiliorism)。这种解释也使耶稣会控告道明会士是偏向杨森主义者,由于他们对于罪恶人性的悲观采取严格主义。跟据这学说,一个人如果对于伦理分辨有疑,应选择“比较安全的意见”,这就是说:我们应选择那我们堕落的本性所趋向的方式。

 

道明会士认为,否认原罪完全地除掉人性的善良而指出罪困难的也不见得到达目的的最好方式,因为德行使善意行为更容易。

 

最后,教宗们,虽然偏向近是论,只好谴责许多可在这些伦理手册中所发表的意见(如轻泻主义),一此让一种“中等性的盖然论”在教会存在一直到这世纪,从一种重视法律解士的伦理学发展到一种比较目的性的伦理神学开始出现,但是盖然论在现代已经取了新的形体:比例论(Proportionalism)[4]。

 

在这世纪许多注释多玛斯的《神学大全》,不管是全册或是一些问题的注释篇,其中最重要的是塞拉纷.卡布尼 (Serafino Capponi a Porrecta)(卒于1614年)和玻罗那的若望保禄.纳扎略(Gian Paolo Nazaris)(卒于1645年)。纳扎略曾在布拉格(Praha)当教授,也曾注西班牙的大使。他曾反驳胡斯派和加尔文主义者。但是这世纪修会学术著作系统可分为两种:维护圣多玛斯的作品和课本书集。

 

维护圣多玛斯的著作最著名的有若望 道明.蒙达纽罗(Domenico Montagniuolo)(1609年-10年)和巴达撒.拿华乐得(Baltazar de Navarette)(1634年)的著作。课本书集类分为:长形式的神学和哲学课本给一般学生用的;另一种是“小册”形的书集来帮助神学预备领圣品。在这些课本中最著名的是若望.溥安硕(Jean Poinsot)所著之《哲学课本》(Cursus Philosophicus)和《神学课本》(Cursus Theologicus)。

 

若望.溥安硕(Jean Poinsot)(卒于1644年)[5]。原籍比利时人,曾在哥印伯拉(Coimbra)和鲁汶留学。溥安硕(Poinsot)曾在西班牙的亚卡拉(Alcala)大学当教授,而后成为西班牙王斐里四世(Felipe IV)的告解神师,而拒绝其他任务。溥安硕(Poinsot),和卡博禄,卡也丹,方济.维多利亚,和道明.班略兹(Ba?ez)等人,他算是多玛斯学派的重要领袖。溥安硕和当时神学家所著的“课本”,如维多利亚之《反省》,他们不是一种注释 而是有创造性的著作;这些书集多数都是一连串的小作品探讨当时学者所关心的题目。虽然当时这些著作有他重大的影响,但是对现代的学术标准而言,这些作品无法显出圣多玛斯如何从经验一部一部地造成她的宇宙观。这些作品只介绍一些典型多玛斯学说中的论文之维护品,以及一些新鲜的发展,比如说溥安硕提前所预料的症状学(semiotics)。

这时代也出现所谓的维护圣多玛斯学说的作品;例如:若翰.高内(Jean Baptiste Gonet)《多玛斯盾牌》(Thomistic Shield)总共16巨册(1669年出版)。高内是一位波尔多(Bordeaux)大学教授;他是一位盖然论的推动者,常被认为偏向莫利纳主义和曾经偷操西班牙籍的会士伯铎.郭道维(Pedro de Godoy)枢机(卒于1677年)早期的作品。

 

其中最有创造性的是文生.康邓顺(Vincent de Contenson)所著的《心灵神学》九册。康邓顺(卒于1674年)曾在土鲁斯,阿尔比,巴黎教书又是一位著名的宣道者。可惜他由于气喘病33岁去世。康邓顺的目标不只是教导众人同时也要感动他们的心灵,因此他虽然遵守士林学派解释问题的规格,他著作有一种讲道稿的作风,常用例子和教父的一些句词。在每一个神学分析之后会加几点反省或默想题。

 

在伦理神学和教会法典,其中最著名的作者是文生.巴伦(Vincent Baron)。巴伦(卒于1674年)在教书、行政管理和宣道工作都曾经表现出精彩的效果之后,前往巴黎总初学院退休,开始渡过弥格尔里改革精神的克修生活和从事写作工作。巴伦获得教宗的命令,开始用笔反对盖然论者、轻泻主义者和反驳加尔文主义;伯铎玛利亚.阿赛里尼(Pietro Maria Ancarini)(卒于1677年)曾经写了一本叫《论生活方式》(Treatise on the States of Life)(1665年)成为这著作系统的典型作。

 

当时也出现许多出名的法典家如文生玛利亚.冯达纳 (Vincent Marie Fontana)(卒于1675年)他主编的《会宪》可说是研究道明会法律和会宪发展时最重要的一本书集之一。

 

这是计也出现了许多辩论和护教作品。最著名的作品是西西里人,道明.葛拉文纳(Domenico Gravina)(卒于1643年)的十二本巨作,详细地叙述所有基督宗教的异端发展史。他也曾经写过许多作品,其中一本叫《如何分辨真假启示之记号》(A Touchstone to Tell True from False Revelations)。一位玻兰人,伯纳巴西略(Bernardus Paxillus)(卒于1630年),他曾维护了“及由圣子”(filioque)道理来反驳希腊教会的学说,但是大部分的学者都专注新教主义所带给教会的种种信仰问题。

 

但在圣经学方面,道明会在这世纪没有表现出精彩的效果。可能比较重要的学者应是多玛斯.马芬达(Tommaso Malvenda)(卒于1628年),他曾经出版一本有科学证据的拉丁圣经。马芬达也曾被总会长委托改正道明会的弥撒经本和日课,同时也是玫瑰传说的早期批评者。

 

在历史研究中,这时代以正式的科学批评方式来做研究。当时最重要的道明会历史家应是玻兰人亚巴郎.伯福修(Abraham Bozovius)(卒于1637年) 他继续巴伦纽(Baronius)之《教会史》从1198年直到1571年。法国的雅格.奎提夫(Hyacinth Quetif)(卒于1698年)也开始收集修会历代的书目和会士生平,成为团体中作这种工作的首次例子。他的多年工作效果是他的著作《道明会著作家》(Scriptores Ordinis Fratrum Praedicatorum)。

 

法国的德范.多玛斯.崔杰 (Etienne Thomas Sou?ges)(卒于1698年)之《道明年鉴》(L’ Anne Dominicaine) 十二册,虽然重于修会圣人传记,但所收集的资料十分的完整。

 

修会在这世纪的历史作品都是由传教士,为了记载他们传教的过程和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因此这些《报告》无形中出现了一种宝贵的文献。修会最完整的传教报告是玫瑰会省所收集的,目前都在省会古文资料库。

 

有关教父学和礼仪史,量为付出极大贡献的会士由雅格.郭亚(James Goar)。郭亚(卒于1653年)是一位希腊文专家,他没有被邀去罗马教书之前,曾在奇佑斯(Chios)岛传教。他也曾翻译过许多希腊著作,但是他最重要的作品应是希腊礼仪式收集书。方济.甘陪比(Fran?ois Combefis)(卒于1679年),他曾改编东方教父的作品,尤其是圣巴西略。

 

亚里斯多德著作的哲学注释以及维护多玛斯主义的作品在这世纪继续的出现;但是这种作品渐渐地被大学课本代替。课本系列中最重要的是安当.高丁(Antoine Goudin)(卒于1691年)所写的。高丁曾在巴黎总初学院而后在圣雅格会院教书;而曾出版一套四册的哲学课本(1671年在里昂出版),多年很备受欢迎。瑟拉分.毕齐那帝(Seraphino Piccinardi)(卒于1695年),他的拉丁文笔优美而成名,曾经在巴都瓦(Padua)大学教书,着过《理性基督神学与亚氏哲学》(Dogmatic Christian Theology and Aristotelian Philosophy)三册 (1671年出版)和一本维护多玛斯主义七册巨作。他尽力反驳康班内拉的原子论,以及笛卡尔.范赫莫特(Von Helmot)和迦笙(Gassendi)等人的学说。

 

这世纪修会最有创造力的思想家是多玛斯.康巴内拉(Tommaso Campanella)(1568-1639)。我们曾提过上世纪的方济.科罗那(Francesco Colonna)和若堂.布鲁诺(Giordano Bruno)等人都是文艺复兴运动反对士林哲学的重要人物;这种趋向又再这世纪出先,而康班内拉可说是一位代表人物。

 

1568年,义大利人的多玛斯.康班内拉出生于卡拉比亚(Calabria)岛,十五岁加入道明会,而表现出他是一个天才。1599年被西班牙政府逮捕而受苦行,被控告为异端者和成立一种共产主义的共和国之造反者的罪名,在拿伯列斯坐牢将近27年。被解放后,他又在宗教裁判所被告,一阵子住在罗马的米诺华会院。他的好友教宗乌尔般八士(Urban VIII)为了救他,曾劝他[6],避免更多的告状和威胁离开义大利,因此他逃往法国,获得李希留枢机和法王路易十三世的保护(他们二人也对康氏的占星学问特别有兴趣),1639年在巴黎领报会院去世。他一生中成为三位教宗和一些著名的哲学家的好友。

 

康班内拉曾经写过将近80篇著作,其中包括诗词。他的思想发展往折衷(eclectic)的学说,反对亚氏的哲学。他将伯拉图的知识论和型上学和伯纳定.德勒修(Bernardino Telesio)的自然哲学合并。康班内拉可说预告康德的学说,在圣奥斯定思想中寻找自我觉悟的肯定性来脱离的怀疑论说。

 

伦理学方面,康班内拉认为“自我保存”是人生基本的目的,虽这境界在与天主在永恒中结合为一才能达到的,但在他著作《太阳城》(The City of the Sun)(1623年),他提共由哲学家执政的一个乌多邦性质的共和国。在另一个作品名叫《默西亚之王权》(The Messiah's Monarchy)(1633年)他提倡教宗的普世王权,这包括属灵和属世的双性境界。但是他最重要的作品应是 《维护的加利略学说》(Defense of Galileo)。在这作品中,他为护加利略学说的正教性,甚至接受加利略的太阳中心说已经打败了自己独特的哲学。

 

这世纪也是现代科学的时代,除了康班内拉以外很少道明会士,在他们的神学反省中,探讨过当时自然科学的进展在多玛斯主义会造成的影响。奇怪的是也有不少会士都当过著名的医师和科学作家,甚至当算数家。

 

优于在这世纪的妇女也受到比较高等级的教育,使道明隐修女也能够创造一些文学作品如:修院年录、传记、诗词和灵修作品。这些妇女中最著名的有两位:耶稣之希勃丽达.罗卡柏迪(Hipolita de Jesus Rocaberti)。希勃丽达(卒于1624年)是巴塞隆纳人,是罗卡柏迪总会长的亲戚,也是她传记的作家。她的神秘著作曾在西班牙出版为13巨册。

 

茱莉安.莫瑞(Juliana Morell)(卒于1653年)也是巴塞隆纳人。茱莉安.莫瑞从小是一个天才,幼年时父亲教她拉丁文、希腊和希伯莱语、哲学和音乐,从12岁开始,她父亲长带他在众人表演他的能力。由于她父亲曾被告为杀人凶手,只好前往法国的里昂逃难;之后阿维农而继续她的表演,直到茱莉安,不愿在被当作“怪胎”,离开出走而进入当地的一座道明隐修女院。茱莉安的作品中有《神操》(Spiritual Exercises),她自己隐修院改革史,书中还包涵着一些修女传,拉丁文和法文的诗词;但是最著名的应是她曾已拉丁原文的圣文生.斐瑞之《神修生活》和《圣奥斯定典规》翻译成法文和她在着两个作品后的注释。

 

在此我们也不可忽略业罗尼莫.厄客拉尼(Girolamo Ercolani)(卒于1660年)厄客拉尼不但写许多圣经和礼仪读经的的注释,她也曾写过一本有关属于皇家贵族的神圣妇女传记,总共有八大册,以及神圣女独修者的传记。

 

祈祷

在这时期有出现许多有圣德的道明会士;尤其是西班牙籍的道明修女。一位作者列下28位被俗称为“可敬”其中有八位是第三会会员,十三位获得基督五伤者。

 

在新大陆有三位道明会士曾被列圣人品:圣 罗撒.利马(St. Rosa de Lima)(卒于1617年);圣玛尔定包瑞斯(St. Martin de Porres)(卒于1639年);圣若望.马西亚(St. John Masias)(卒于1645年);三位著名精修者都是秘鲁首都利马的居民。

 

圣女罗撒.利马,效法圣加大利纳.瑟纳的榜样,加入道明第三会而在家中修道,渡过一种积极的刻苦和补赎生活以及祈祷生活。虽然她渡过一种隐修般的生活她没有忽略她周围的人,她也常救济穷人和协助家人渡过经济困难,31岁就去世了。虽然她的生活方式十分的严格,但她温和的个性(犹如一朵玫瑰花)使她成为全拉丁美洲最著名又最受欢喜的圣女之一。她虽然没有留下任何著作,但是属于她所保存的一些笔记和刺绣花纹显示她内心的神秘过程如:“神秘阶梯”(escala mistica)和她灵修生活中所体验的一些“恩宠”(mercedes),这包括她曾给她好友,利马的一位医师斯提略(Castillo)大夫,的一些灵修笔记。

 

现代教会最受众人喜爱的圣玛尔定.包瑞(S. Martin de Porres)一位混血的服理修士,特别为穷人和病人服务而成名。他也是道明会服理修士的大主保。圣若望.马西亚(St. John Masias)他来自西班牙的一位移民者,而后也加入修会当服理修士。这三位圣人都彼此认识互相鼓励和支持他们的灵修旅程,在这城市中为基督作证。

 

但是没有提到另一位道明修女是不可加把当时道明会在秘鲁放一个据点。真福安娜.蒙底亚谷多(Bl. Ana de Monteagudo)。这位道明隐修女1602年出生于秘鲁的阿勒齐巴(Arequipa)。十七岁加入当地的道明圣加大利纳隐修院,约七十余岁月的修道生活中,多次担任隐修院中领导人及培育导师的职务。她特别关心修院的革新,又厚爱待人,为炼灵做善功。她晚年以平静的心和克苦忍耐的精神,不断忍受病痛。1686年在此修院逝世,1985年教宗若望保录二世将她列入真福品。

 

有许多属于道明第三会修女,无论住在家里修道如圣女罗撒或是住在修院团体修道也都表现出圣德的表样。如多勒托(Toledo)的十字架之亚达(Agueda de la Cruz)(卒于1621年),她是皇家子女的教师而从事许多慈善工作,她也曾得到基督五伤圣印;加大利纳.巴禄奇(Caterina Paluzzi)(卒于1645年)她曾在罗马创立一座道明第三会修女院;玛利亚.陆马洁(Marie de Lumague)(卒于1657年)她是成立“主顾孝女会”(Daughters of Providence)来救济穷人,这是教会中初期从事慈善性质修会,在十九世纪成为普遍;据说她曾行了使刚去世的小孩复活的神迹。圣玛尔大之若翰纳(Jeanne de Ste. Marthe)(卒于1678年),曾嫁给一位残暴的酒鬼,她加入道明第三会,而后在鲁斯隐修女院的厨师;乔琪特.费丽亚(Georgette Verrier)(卒于1681年)也是一位遇到不愉快的婚姻生活的已婚妇女,最后在一座修女会院居住,虽然没有正式入会为成员。据说她在十年的期间渡过灵魂黑暗的痛苦。圣加大利纳之路易撒.玛利亚(Luisa Maria de Santa Catalina)(卒于1687年) 创立虽然她七岁已经去世,但她小时加入道明第三会;莱顿(Leiden)的玛利亚.德康俾(Marguerite de Combe)(卒于1692年)她是加尔文新教皈依的妇女,也是曾渡过不愉快的婚姻生活。她曾创立依个团体来收容有过失的妇女,取名为“善牧”;玛达肋纳.奥西尼(Maddalena Orsini)(卒于1685年)一位寡妇,而在罗马创立一座清规会院;亚那.耶稣.巴瑟(Anne Basset)(卒于1689年)一位在比利时逃难的英国妇女;和方济嘉.法奇尼(Francesca Vacchini)(卒于1689年),是一位如圣女罗撒相似的补赎者,她年轻的20岁去世。

 

在男修会也有许多著名的圣者:狄亚哥 (Diego of Yanguas)(卒于1606年),他是圣大德兰其中的顾问之一,也是菲律宾原住民的维护者。道明.圣多玛斯(Dominic of St. Thomas)(卒于1676年),他是依巴拉汉(Ibrahim),古土耳其鄂图曼帝国的继承人之子,她曾被他母亲绑架,来解脱他父王的残暴,他后来被耶路撒冷圣若望骑士逮捕,而被马耳大道明会养大的,他入会后晋铎,三十五岁时当时在瘟疫地区救济病人时被传染而去世。

 

道明会中的一些探讨神修学的问题,有许多都是圣人传记作家、赞颂作家以及提共给平信徒和献身者的默想祈祷书籍以及有关基督生活的本分,大多数都不是何现代的灵修观念。在这最后的系列中有很多著作是有关预备好领终,一个基督徒的好死亡,如何在病患和忧郁的痛苦中坚持的忍耐登类似的主题。修会有出版许多有关特殊恭敬的书籍:许多作品是有关玫瑰经和避静或月省。

 

这世代的灵修学最大的发展是多玛斯.瓦根耐拉(Domenico de Vallgornera)(卒于1662年)所著的《根据圣多玛斯之神秘神学》。这本书加上圣多玛斯之若望的《论圣神之恩》(On the Gifts of the Holy Ghost)这两篇著作成为道明会灵修的经典著作。罗卡柏迪总会长,在1669年也曾出版一篇有关这主题的文件。

 

是时代有创造性的著作家有依纳爵.宁德(Ignazio del Nente)(卒于1648年)。宁德受到真福亨利.苏桑的著作的影响,已神学反省发展对于耶稣圣心的恭敬。约在这世纪后叶,由圣若望.尤德斯(St. Jean Eudes)的宣传的著作,加上圣母访亲会的圣玛加丽达 玛利亚.亚兰菊(St. Marguerite Marie Alacoque)的启示,使这种特殊恭敬获得教会的肯定。

 

路易.查当(Louis Chardon) (卒于1651年) 着《耶稣之十字架》(The Cross of Jesus)。在这作品中,查当介绍灵修生活介绍神修为“灵魂与耶稣一生的内在苦难认同,而生活在十字架阴影之下”。查当曾把圣女加大利纳之《对话禄》、陶略之《讲道》翻译成法文。

 

安东宁.马苏略(Antonin Massoulie)(卒于1706年)他积极地反对寂静主义和莫利纳主义。他曾经写过很多作品,其中最重要的是《圣多玛斯三种祈祷道路之默想》(Meditations of St. Thomas’ three Ways of Prayer),《论真正祈祷来反驳寂静主义》(On Truth against Quietism),法文的《论天主之爱》(On the Love of God)和义大利文的《论宗教之德》(On the Virtue of Religion)。

 

最后我们应提到亚历山大 毕尼(Alexandre Piny),他是一位著名的法国哲学家和神学家(卒于1709年)。毕尼曾经写过《哲学大纲》(Cursus Philosophicus)五册和反驳莫利纳主义的作品。他也曾经写过两本灵修典型作品:《纯爱之钥》(The Key of Pure Love)(1680年在里昂出版)和《心灵祈祷》(The Prayer of the Heart)(1683年在巴黎出版)。

 

这些法国道明会士对语法国灵修系统的产生和发展也付出了极大的贡献。法国灵修学派主流的领袖之一是苏比斯会的创始人,可敬的若望.雅格.奥里尔(Venerable Jean Jacques Olier),本人是一位道明第三会之会员。苏比斯会藉着创办神学院重事陶成司铎工作的方式创新法国教会的构成。。这学派强调灵魂与耶稣的内在生活和意向之认同,也讨论纯洁之爱的性质。

 

宣道

道明会也在这世纪也在新大陆和远东地区维持一个庞大的传教事业:而且供给了教会许多致命圣人。

 

在新大陆的瓜达鲁比(Guadalupe)岛的道明殉道者(1604年),瑟巴斯丹.蒙达诺尔(Sebastian Montagnol)在1616年在墨西哥殉道。在远东的柬埔寨(Kampuchea)传教的罗伯.卡多素(Lopo Cardozo)在1605年为主致命。

 

在日本,真福亚丰.圣纳华瑞(Bl. Alfonso Navarette)和同伴(卒于年1617)属于道明之家(道明第三会、玫瑰经善会、圣名善会.修会的恩人和传道师)的殉道者高达几千,但是教会只列205位为真福。

 

圣维廉.高戴(St. Guillaume Courtet)及同伴殉道圣人(卒于1637年);属于道明第三会的修女长崎的圣女玛达肋纳(St. Magdalena of Nagasaki)(卒于1634年)忍受了种种的拷问之后,被“以倒吊洞穴的刑罚”殉道。大村的圣马利纳(卒于1634年), 后世称他为日本的勇敢女性,她曾被赤裸裸地绑着而在各村镇游行示众,最后被弱火慢慢地烧死殉道。精修者天使若望.鲁维达 (Juan Rueda of the Angels)(卒于1621年),玫瑰经使徒;三位巴斯客人:圣道明.厄奎侠(Domingo Ibanez de Erquicia)和圣弥格尔.奥撒拉撒(Miguel de Aozaraza)、雅钦.厄斯奎费(Jacinto Esquivel)在1633年;日本籍的圣多玛斯.圣雅钦(Thomas of St. Hyacinth),西西里人圣若堂.安撒隆.圣德范(Giordano Ansalone di San Stefano)在1634致命和日本及会士司铎,圣雅格.圣玛利亚1635年在长崎殉道。

 

在台湾,葡萄牙籍的方济.圣道明(Francisco Vaez de Santo Domingo)(卒于1633年)和西班牙人可敬的路易.莫罗(Luis Muro)(卒于1636年)。

 

中国首位殉道英雄是圣刘方济(Francisco Fernandez de Capillas)(卒于1640年),道明第三会的缪加大利纳 (Catharina Mieou)(卒于1663年);和高道明、(道明.高罗纳多)(Domingo Coronado)在京城监狱里去世(1664年)。

 

虽然没有获得殉道的荣冠,有许多伟大的道明传教士在中国传播福音。其中有利玉范(Juan Baptista de Morales) (卒于1664年)他曾经写过一本中文辞典汉文法课本,一本中国教会史,圣道明传以及许多有关中国礼仪之争问题的文件。国瑞.罗文藻(卒于1687年),是首位国人入道明会,也算是中国首位司铎和主教;一些当地的传道师和属于第三会会员如水手郭雅敬(Joachim Ko) (卒于1649年)和加大利纳.桑氏 (Catharina Sanzo) (卒于1655年)。

 

但是在欧洲还有道明会殉道者:英国革命后在克伦威尔(Cromwell)执政时,第三会员若望.布尔格(Sir John Burke)公爵(卒于1610年)二位道明隐修女(卒于1653年);在爱尔兰有里察.巴瑞(Richard Barry)和同伴致命(卒于1647年)。

 

在苏俄有21座大型会院被克萨克骑兵毁灭,许多会士也被致命(约卒于1649年)。在摩洛哥(Morocco),康斯当修.曼尼(Constantio Magni)(卒于1624年)为了照顾基督徒的奴隶,在监狱里去世;若瑟.莫兰(Jose Moran)(卒于1643年)h/曾在阿尔及利亚(Algiers)被教,但是后悔而被致命;鲁鼓(Lugo)的亚历山大.巴德拉地(Alessandro Baldrati)(卒于1645年),在奇佑斯(Chios)被土耳其人杀死。一位义大利会士安德略.卡尔加(Andreas Carga)(卒于1697年),在康斯坦丁堡(Constantinople),曾被土耳其人在船着吊死。

 

当时也有许多传教区的作家。其中有玫瑰会省的狄亚哥.高拉多(Diego Collado)(卒于1638年)他曾经写过日本传教史和学日文的课本和书籍。若翰.威珠斯(Baptista Verjuys)(卒于1667年)曾写过《传教师牧灵手册》(Pastoral Handbook for Missionaries)。

 

中国礼仪之争在这世纪爆发。行乞修会如道明会和方济会以及法国教区司铎(巴黎外方传教会),由于他们传教对象都是农民喊比较低级阶层的人,认为孔祭礼仪为为迷信和拜偶像的行为因此不引许教友去参加这些仪式。相反的,耶稣会以他们的学术和对于中国语言和学文熟悉使他们赢得朝廷和高等阶级人士的信认和招待,认为这些礼仪是纯粹仪式,因此许可参加。

在美术,可说是最著名的道明画家是若望.迈诺 Juan Mayno (卒于1646年)他的作品是属于西班牙绘画的黄金时期。在新大陆瓜地马拉(Guatemala)的基多市(Quito),一位西班牙.印地安混血会士伯铎.勃顿 (Pedro Bedon)(卒于1621年)是一位著名的画家和彩色玻璃的艺术家,他曾经也担任过会省的教务主任和当地方言的教师。

 

这世纪的一些修会艺术家都可以认出。在甘德(Ghent)之斐里.威卡特(Philip Wicaert)(卒于1694年) 是一位钟和大风琴的创造家。在这世纪的末端:在西西里和西班牙地区,一位服理会士 阿撒里亚(Azarias),是一位出色的彩色玻璃艺术家。当时噎出了许多著名的道明建筑师和工程师如:安当.班谷迪(Antonio Brancuti)(卒于1605年); 路易之玻罗那(Lodovico di Bologna)(卒于1648年);文生.玛谷拉诺 (Vincenzo Maculano)枢机(卒于1667年);和拿伯列斯的杰那罗.玛利亚(Gennaro Maria d'Afflitto)(卒于1673年) 一位对堡垒建筑专家;多玛斯.玛利亚.拿布里(Tommaso Maria Napoli) (卒于1688年),一位写有关建筑的作家。

 

这世纪可说是修会以来最多的的人数;会士们积极地参于当时社会和教会界的事件以及他们在一些神学争论和在新大陆和远东伟大传教事业等是都是这世纪的象征。

 

[1]厄肋纳.波旁(Eleanor of Bourbon)曾经当任普利道明隐修院的院长,而请求教廷将把圣依诺斯.蒙地布仙列为圣女。

[2]法国会士当时称他为:“枯干的”(Le Sec)由于他的正确的话语和伶俐的记忆力,尤其是记名字和事情的细节。

[3]李希留枢机的继承人茱尔.马撒林 (Jules Mazarin)枢机之亲弟。

[4]参阅第九章。

[5]又称为“若望.圣多玛斯(Joannes a Sancto Thomae)。

[6]康班内拉当时是教宗的私人占星学家。

上一篇:第七章:十八世纪:仍生者下一篇:第五章:十六世纪:改革者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