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第五章:十六世纪:改革者

时间:2007-12-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团体

在十六世纪,撒文那罗拉的预言有关教会未来的处罚终于实现了。教会(和修会)失去将近欧洲的三分之一如英国、斯堪的纳维(Scandinavia)差一点也失去法国和玻兰,甚至波西米亚。同时复兴的预言也同样的实现了,在这绝望的时代,教会召开历史改革性的的脱勒腾大公会议 (1545-1563),同样在这世纪教会的传教事业往广大的新大陆发展。

 

在德国,一位奥斯定会士和神学教授玛尔定.路德,在1517年曝光了德国人对于那些重视政治势力和很世俗精神的文艺复兴运动教宗的不满和对立;因为当时德国 神秘主义的宗教观念(重视一种体验性的、个人如何去解释福音的原则)与官方的宗教关冲突者。兹运理(Huldrych Zwingli)在瑞士和在法国的若望.加尔文(John Calvin)提倡一个更理性的积极改革教会。路德派和加尔文派都受到人本主义的影响,认为圣经的解释应要脱离天主教会多年传下来的传统,因为这些传统都是堕落的。他们也分担前世纪对于末世的担忧。加上,他们也重视圣言的宣讲超过圣事的庆祝,这些象征也在前世纪的行乞运动的特征有相似,因此在某些部份,新教改革也举起一些对道明会士们的拥护,但这拥护是负面的。 是否这“负面”是因为路德所属的维名论潮流使他没有多玛斯主义的平衡观念,而对于多玛斯思想他只有很基本的认识?

 

另一方面,这在基督宗教界中悲剧的分裂最后也强迫天主教会完全实行它的改革,这都世上世纪许多先知不断地推动如圣加大利纳和撒文那罗拉。这世纪的改革让教会获得一股极大的活力 使它能够再次的发扬光大:美洲以及其他地区的传教事业。

 

其实在路德开始的危机之前,教会的改革常识教廷的一项担忧。教宗良十世(Leo X)[1],曾在1512年改革性的第五届拉特郎大公会议(V Lateran Council)但是没有效率地实施大公会的决定。在这世纪,教宗们所提倡的改革计划都偏向在组成一种中央性的教会制度,将把所有权利留在罗马教廷中,甚至直接控制所有修会组织。为了推动教会改革和教廷的政治利益,当时的教宗们和修会的枢机维护者(Cardinal Protector)时常超越修会会宪的规定,或否决一些决定,如改变选举性的总会议的地点(往罗马去,使他们能够有把握地干涉),常任命的会长代理(Vicarius Generalis),都是教廷当总会长的候选人。1501年,文生.班德略(Vincenzo Bandelli)属于隆巴底会省的清规会士被选为总会长。1501年班德略成立拉古撒(Ragusa)清规团体和在1505年爱尔兰团体,但是他的政策是尽力地改革整个会省,之后让他们加入清规派会省的行列,如1505年西班牙会省整体接受改革,因此将把改革团制止。虽然他没有制止 撒文那罗拉成立的圣玛谷改革团体,但他反对对于撒文那罗拉的恭敬和一些特殊的习俗。马赛的王家圣马熙民会院和它的院长,伯铎.玻内迪(Pierre Bonnetti),拒绝总会长对与这团体的改革计划[2]。(因此在1505年,总会长向全修会观察公的报书中曾遗憾的说道:“在我们旅途中也发现一些令我安慰的事情,虽然大部分都是令我伤心和惭愧”。1506年他出版《会宪》新版和尽止教宗朱利欧二世(Julius II)和枢机维护者卡拉发(Carrafa)枢机的计划将要限制修会上司的任期。

 

1507年,班德略在西西里去世之后,属于荷兰改革团体的若望.柯肋瑞(Jean Cleree),一位著名的宣道师,和法王路易十二世(Louis XII)的告解神师,和隐修女院和巴黎的圣雅格会院的改革者。据说他被选为总会长因由于他是法王的心上人(这件事也使教宗朱利欧二世的不满),但是他不久就去世,有一些人说是被中毒谋杀的。柯肋瑞是首位总会长禁止西班牙刚皈依的犹太人入会。

 

他的继承人可说是这世纪最著名的的总会长,多玛斯.德菲忧(Tommaso de Vio),据说他外貌不美观:他有老莺型的大鼻子、是细咪着眼看的,有固执的意志和暴躁的脾气,但是一位神学天才。卡也丹二十六岁时,获得博士学位,是圣多玛斯之外,是最年轻的会士获得这学术学位。他曾在巴杜阿(Padua)和巴比亚(Pavia)教书。由于他是卡拉法(Caraffa)枢机的心上人就成为修会的总办事者,最后在1508年,虽然有强大的反对,卡也丹被选为总会长。他的第一封公函,只有九句,简单地要求遵守贫穷和度研读生活。

 

卡也丹在西班牙成立贝迪卡(Baetica)会省,而后把荷兰团体分为卡利甘团体和下德铎会省。他与前任总会长班德略不一样,他不强调更多的规定,而推动以已经通过的规定,使会士谨慎地去效法它们。同实在十年期间他也禁止会士们谈论圣玛谷的撒文那罗拉派者的异像或先知预言。他反对分裂性的比萨会议(Council of Pisa)[3]但卡也丹在1512年教宗朱利欧二世(Julius II)所召开的改革性的第五届拉特郎大公会议。在这届大公会中,卡也丹,面领大会主义者的攻击,积极地维护教宗的权威;同时他也在那些反对行乞修会的主教们维护修会的性质和生活方式。1517年被封为枢机之前,他也改编修会会宪和修会的礼仪。1527年罗马被沦陷时,由于他在改革运动的角色,一些路德派的闹群为了污辱他相反的坐在驴子上,在罗马街上游行。直到他在1534年的去世,他继续写一些比较有破力性的文章。

 

接着有一位西班牙清规派者贾西亚.罗艾撒(Garcia de Loaysa)被选上当总会长。当时他是卡也丹的代理总会长。,他被选上的时候,他才四十岁,健康衰弱、但兴为文雅。他上任后第一封公函中,进行共同生活,禁止会士们 保留金钱超过24小时,而命令院长监督会士们与他们一样地吃饱。这届的选举总会议通过苏格兰会省的改革计划以及成立一个爱尔兰清规团体。罗艾撒曾视察过拿伯列斯、西西里和西班牙,后成为察尔斯五世(Carlos V)的告解神师,使那些反对察尔斯继承王位的会士们成他的仇敌,而认为罗艾撒是一位无耻的力求上进的人,因为他在1524年,他辞职当总会长来当主教、枢机而后成为西班牙宗教总裁判官,也是在美洲的巴多禄茂.拉斯嘉撒斯的极端仇敌。

 

另一位著名的神学家,菲拉拉的方济.熙维斯迪(Francesco Silverstri de Ferrara),一位清规派者在1525年被选为总会长。他曾当过真福贺撒纳.安德亚西 (Bl. Osanna D'Andreasi)的神师;而后也是她传记的作家。这位著名的神学家写过有关道明会神秘者曾获得五伤圣印的恩宠来维护这事实。这届总会议努力推动学术生活和规定住院外的会士们穿上会衣。1528年熙维斯迪巡察北义大利和南法国,在此地改革道明隐修女院,但他上船前往西班牙时,这位超重的神学家掉下海里,感冒而病死。

 

当代的一位历史家瑟巴斯当.奥美达(Sebastian Olmedo)说保禄.布迪凯拉(Paolo Butigella)在1530年自愿被选为总会长,自提出被选为总会长的意愿,由于他有严重的痛风病,一年之后也逝世。他再任中,在1530年圣马谷和托斯干(Toscana)改革团体 被升成为罗马改革会省(大部分的住院派会士都住院外或已经还俗),著名的隆巴底团体变成“另隆巴底”(Utriusque Lombardiae)会省和卡拉比亚(Calabria)会省;阿拉冈会省也接受改革。只剩下属于清规派的卡利甘团体、拿伯列斯、法兰西、爱尔兰和玻兰等会省。在新大陆修会在桑多多明我(Santo Domingo)成立一个会省:西印度之十字架会省(Holy Cross Province of the West Indies)。

 

1532年的总会议选上若望.费耐(Jean du Feynier)。由于枢机 维护 常改变总会议的地点,使议员在整个欧洲流浪,最后才决定在罗马举行。费耐是一位来自伯恩(Berne)法籍住院派者。他个性和蔼,据说他为了礼物马上会赏赐宽免。但是他视察南欧(西班牙和葡萄亚),在法国时被关在监狱里。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是皇帝察尔斯五世(Carlos V)的好友,又反对法王方济一世(Francis I)任命一位贵族妇女若翰纳.安博望(Jeanne D'Amboise)当普利(Prouille)道明隐修女院的院长。费耐在1538年被解放不久也去世了。1536年的里昂(Lyon)总会议,如果没有被教宗禁止,可能就会改变会宪中所定的会长总会议和选举总会议轮流举行。

 

虽然费耐任期没有极大的成就,这时期也发生很多重要的事件。从马丁路德在1517年初步的抗议直到1538年,都是由道明会士带领反驳新教的运动。在1538年耶稣会被教会正式准许为修会,修会从耶稣会成立的前奏不少次伸出援手来帮助圣依纳爵和他这群年轻人。许多道明会的神学家也曾经被教宗询问过有关这修道新方式是否合乎教会正统。同时1532年成立墨西哥的圣雅格会省,而后在1539年成立秘鲁的洗者圣若翰会省。

 

奥斯定.勒谷布拉狄(Agostino Recuperati),1539年上任,但次年去世[4]。他的改革都被外人的反对本身的糊涂,使他无法实现。例如:他为了改革葡萄亚会省,糊涂地委派对敌的西班牙籍的清规派者去,葡籍会士积极反对,他改革热诺瓦会院的方式和手段也被教宗严仅的批评。他亲自见到英格兰会省的毁灭。其实英格兰会省早在1523年在英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宗教政策已经脱离了整个修会,那时英王任命若望.熙尔赛(John Hilsey)和李察.英罗特(Richard Ingworth)陆续被任命为英格兰会省的省会长和主教。虽然修会的五十三座会院中,六座会院背教而加入英格兰国教;但是多数的会士们和隐修女们选择与他们的家属前往欧洲大陆逃难,因此道明会在英国正式消失。

 

贝迪卡会省雅博.卡绍斯(Alberto de Casaus),他是帝王的候选人,1542年上任就很想辞职,1544年忽然在华拉多里(Valladolid)去世,据说他是被毒死。 他是贾西亚.罗艾撒(Garcia Loyasa)和著名史家瑟巴斯丹(Sebastian Olmedo)的学生。虽然雅博.卡绍斯有天生的发言症,当上司,他是一位霸权者但很能干。他曾经提出认定总会长的任期,而规定轮替:一位义大利籍和一位非义大利籍的会士当总会长。在1542年,受到托勒多总主教,道明会士若望.阿发瑞兹(Juan Alvarez)枢机的意见,教宗保禄三世(Paul III)成立“教义圣部”(Congregation of the Holy Office),但是西班牙宗教裁判处(Spanish Inquisition)还是属于西王廷的管辖之下。

 

虽然方济.罗马诺.卡斯提隆(Francesco Romano de Castiglione)喜爱独居,但被选为费耐总会长的视察伙伴。1546年上任,他视察法国(这行为受到法国王室的积极反对)和西班牙,他曾批评清规派者重视外在灵修。1551年在撒拉曼卡招开的总会议 限制神学大师的荣誉给那些多年从事教书的会士:这些会士应在修会在欧洲和美洲所办的27座大学。罗马诺在脱勒腾大会的第一期(1545-47年)后部和大部分的第二期(1551-52年),这时期也是最多会士参加的期间。在这时期,修会由于新教改革失去五个会省:斯堪的纳维,英格兰、爱尔兰、苏格兰和德铎,但在美洲赢得五个新会省,他将把秘鲁会省分成圣文生会省和圣安东宁会省。脱勒腾大会结束后,罗马诺因心脏病在罗马去世。

 

在脱勒腾,大公会的第二期和第三期之间,由德范.巫所杜马略(Stefano Usodimare)继承为总会长(1553年到1557年)。他西班牙原籍的热内瓦清规派会士,他也是教宗的候选人。他的软弱的健康使他无法进行视察工作,因此只好其笔写作来维护修会的特权,面对脱勒腾大公会想要除掉修会的特权。他也在罗马盖一座会院来收容许多在逃难的会士弟兄们。1557年被封为枢机,同年去世。

 

另一位热内瓦人,文生.尤定纳尼(Vincenzo Giustiniani),他是属于一个贵族富裕的世家,这家族也给于修会不少优秀的会士。他曾是巫所杜马略(Usodimare)总会长的学生,而后也当他的代理会长。虽然选举议员没有获得多年来从教廷的压力,在1558年选上他为总会长。尤定纳尼的第一封书信,他伤心地抱怨萨克森、匈亚利、和波希米亚会省的毁灭。之后三个法籍会省也被加上了。这届的总会议决定每一个会省只要有一座初学院;反对私人生活的一系列的规定显出到这时候,在修会内的个人主义还是很普遍。总会议野鸡籍地攻击在修会内的新教潮流。尤定纳尼有意要直接管理巴黎的圣雅格会院,维持改革精神,但这计划被法王极端地拒绝,但他还是能够去视察西班牙、阿拉冈、葡萄亚,甚至被当地宗教战争所毁灭的南法地区。

 

1566年一位道明会士,弥格尔.熙列里(Michele Ghislieri)被选为教宗:教宗圣碧岳五世(Pius V)。他家境十分的贫穷。幼年加入道明会,前后当过初学导师,许多会院的院长,和审判官(据说他尽力拯救那些被告者而成名)。他当主教而后被封为枢机时他还是特别关怀贫穷者[5]。积极地执行和推动脱勒腾大公会议的种种决定,特别是有关主教的部份。他曾经协助圣翡里.乃利(S. Filipo Neri)的祈祷团体和耶稣会初步的发展。

 

在政治界里,他积极想赎回苏格兰女王玛利亚的性命;藉着他的祈祷,1571年使西欧联合军在勒班多(Lepanto)大胜过土耳其军队,使西欧能够维护基督宗教。但是他冲动地将英国女王依撒伯一世(Elizabeth I)除掉教职,引发了教难和忠贞教徒往欧洲大陆逃难,划上英国国教与天主教分裂的句点。对于道明会,他禁止会院里的豪华公寓来代替会室的卧室,在行乞修会中把本会列在首位,谨慎解释脱勒腾大公会议对于修会的特权,使道明会能够继续在修会自己的圣堂讲道,而不须当地主教的许可。他也出钱协助出版修会的一些文书如1566年出版的《会宪》以及1570年出版的圣多玛斯著作[6]。同年,教宗碧岳五世委派尤定纳尼为注西班牙的教廷大使,而后封他为枢机主教。他的侄子弥格尔.伯内里(Michele Bonelli)枢机长期维护修会,之后成为一种完全的控制。

 

圣碧岳五世也出席在1571年的总会议,以及总会长瑟拉芬.卡瓦利(Seraphin Cavalli)的选举。卡瓦利别号叫“恭敬者”是义大利的布瑞峡(Brescia)人;外表刻苦、高瘦但举动文雅。在1559年教宗保禄四世(Paul IV)去世后,闹群攻打教廷时,身为教义圣部的官员差一点被杀死。他曾陪同尤定纳尼总会长前往西班牙视察和参加脱勒腾大公会。他曾视察过托斯干和隆巴底会省的69座会院和17座会所,加上34座隐修女院。在比萨据说他曾使一名马拉斯比纳修女(Suor Malaspina),一位五年摊贩者完全痊愈。他视察法国时,逞罚他的代理会长,因为后者为了保持的的职务,向法王求情。卡瓦利也不故当地嘉尔文教派激烈的攻击前往低国地区。他前往西班牙的途中,进里昂时,他的祈祷使他能够奇妙地解脱胡格诺派(Huguenots)的。1577年谨慎地除理一座西班牙会院的案子,因为这会院也成为犯人的窝了。他视察西西里时,将把阿埔露西(Abruzzi)团体升为圣加大利纳改革会省。他视察西班牙南部的贝迪卡会省时,1578年去世于赛尔维亚。由于众人把他当作圣人一般,所以埋葬之前当地人都积极地争取他的圣髑做纪念。

 

1580年伯内里枢机强迫选议遇过熙斯笃.法比里(Sisto Fabri)而选上菲拉拉的保禄.康思达比里(Paolo Constabile di Ferrara)。保禄.康思达比里年轻时,由于与一位可疑的教授在一起曾经在宗教裁判所被告。但是后来成为一位热心的宗教裁判官,后当任教廷神学顾问。是一位苦修者,细心地遵守贞洁愿,他热心为穷人服务,渴望为天主致命,他是一位严格但有正义的上司。他曾视察过拿伯列斯和西西里,赞美西班牙和葡萄牙会士的传教热心,同时也严厉地改正法国几个会省缺乏这种工作项目。这时在菲律宾的玫瑰团体正在成立。1582年康思达比里在玻罗那去世,同样也是有圣人的好名声。

 

1583年的总会长最后能够自由地选熙斯笃.法比里(Sisto Fabri)为总会长。当时他当卡瓦里总会长的宗佐,使他陪同总会长去视察许多会省,虽然他同时也是教廷神学顾问。他特别关心修会的学术生活,因此出版了修会研读济划新编,还命令那些不尽本分的教授和不愿读书的学生会士关在监狱里。他也执行脱勒腾大公会议有关隐修女院的一些新制度。阿美尼亚合一会士团(Uniate Friars of Armenia)(1344年创立了)最后被组成为一个省会,而许可他们在他们紫色的长袍上穿上白会衣,而带有衡线花纹的头巾。面对修会在教会内的新位置,法比里在1588年招开一个最“总会议”,但这会议无法开成。 圣加大利纳.利奇,曾经警告他不要干涉另一位道明伪神秘家的案子,里斯本(Lisbon)的访亲之玛利亚修女(Sor Maria de la Visitacion),但他不肯听。最后这位修女承认她假冒一切是为了推动葡萄亚从西班牙王室控制的解放,教宗熙斯笃五世(Sixtus V)(在伯内里枢机的劝导下)罢免法比里,但他不肯下台。因此,他只好到弗罗伦斯回避。教宗死后,法比里才回罗马,1594年在圣撒比纳会院去世。“法比里的任期”,会史家蒙提尔(Mortier)说:“教会看到耶稣会一种新式的修道生活的新模样,也结速了教会的行乞时代”。

 

熙伯利多.玛利亚.贝察拉(Hippolytus Maria Beccaria)虽然体格衰弱,是一位有活力的上司。他在北义大利的蒙多比(Mondovi),他也曾在玻罗那大学教书,他也曾当任过修会总部的官位,直到他在1589 年被选为总会长,当时他才39岁。由于他咬脱离伯内里枢机的控制,远离罗马直到伯内里主教在1598年的逝世。他不断地视察德国、奥地利、西班牙、葡萄亚、波西米亚、匈亚利、玻兰,在战争的浓烟下行动。玻兰会士很不客气的对待他,使他在1594年不愿参加圣雅钦的宣圣典礼。

 

贝察拉总供召开四届总会议,他获得教廷的支持,尽力的抵抗将把修会的规律生活接受当时流行的耶稣会的样式。 教宗克列孟八世(Clement VIII)也禁止会士们以昂贵的礼物,甚至到破产,来讨好枢机维护者或教廷的官员来取利益。但是总会议也开始称呼总会长为:“最尊敬的”。贝察拉亲自提议除掉地方上司的选举,而学习耶稣会的制度,以任命的方式来选地方上司。幸好,修会的维护枢机本尼利(Bernieri),本身是一位道明会士,否决修会制度的任何大改变。总会议也将把墨西哥圣 雅格会省在分一个新的会省:瓦撒卡之圣熙伯利多会省(San Hipolito de Oaxaca)。胡格诺派(Huguenot)教徒亨利三世 (Henri III)攻打巴黎时,巴黎的圣雅格会院的会士们也跟市民拿着武器来维护巴黎。一位狂热的年轻会士雅格.克列孟(Jacques Clement),被伯尔宫(Bourgoing)院长的道理所感动,就某杀法王亨利。在法国道明会差一点被制止,但在1592年的总会议称呼这些爱国者(除了克列孟)为“致命者”。

 

道明会在南法米迪地区(Midi)的改革,对于修会为来的发展由很大的影响。1569年尤斯纳尼把法兰西改革团体升为奥西丹纳(Occitania)会省。这会省使由曾属于土鲁斯和普文斯(Provence)会省的清规会院所组成的,虽然初期还保持着她的活力,但也渐渐往下坡发展,直到瑟巴斯丹.弥格尔里(Sebastian Michaelis)在1588年上任为第二位省会长。他首先改革克尔蒙-贺劳特(Clermont-Herault)会院。这伟大的会院,如会省内的会院都在宗教战争时,被胡格诺派(Huguenots)教徒毁了。但弥格尔里是无法改革马赛的王立圣马熙民(Saint Maximin)和圣巴温(Ste. Baume)二座会院。在1599年,这时,弥格尔里已经不是省会长,被选为土鲁斯的院长,改革运动也在此深根。

 

1599年贝察拉的任内,修会与耶稣会开始了著名的宠佑(de auxiliis)之争论。贝察拉认为修会是为了维护真理而不是要跟耶稣会相对,才举行种争论。1560年,贝察拉在拿伯列斯总会议中去世。

 

 

研读

这世纪最重要的神学争论就是马丁路德的信教改革运动所起发的。路德以“只有信德、只有恩宠、只有圣经”的原则口号提倡教会改革运动;这就是以相信圣经是唯一复义的方式。由于马丁.路德首次反驳教会是有一位道明会士若望.德则尔(Joannes Tetzel)(卒于1519年),为了推动罗马圣伯铎圣殿重建的募款经费,就宣讲有关宽免和大赦的道理所引发的。因此理所当然由道明会士们从事反驳新教的教理和维护教会的神学立场。不只是身为教宗特使的卡也丹枢机与马丁路德扯到关系。首位裁判马丁.路德的神学著作是教宗良十世Leo X之神学家,熙维斯特.马素里诺.比也洛(Sylvester Mazolinus de Prierio)(卒于1523年)。比也洛曾经着过一本很受欢迎的告解神师的手册,俗称为《熙维斯狄那》(Silvestrina),一本论乌束的裁判官手册和一本灵修汇编叫《黄金玫瑰》(The Golden Rose)。自然地,这争论大多数都是德铎道明会士,虽然属于别的国籍会士也热烈地参加。

 

其实与新教者辩论也使修会更重视圣经研究。当时法籍道明会士司比里督.骆德(Spiritus Roterus)(1564年)反对圣经被翻译成方言。其他会士如若望.盘邓保(Johannes Dietenberg)(卒于1537年)将把圣经翻译成德文(1524年)。二位著名的道明圣经学者桑德斯.巴尼尼(Santes Pagnini) (卒于1541年),他是撒文那罗拉的徒弟,而出版了一个新编义大利文圣经,十分忠实希伯莱原语 (所以当时许多批评家认为巴尼尼版的圣经太犹太化(里昂,1528年),一本希伯莱语辞典以及其他的圣经教材;和瑟纳的熙斯笃(Sisto da Siena)(卒于1569年),他是一位皈依的犹太人,入教之后加入方济会。他曾被告为异端者幸好被道明会宗教裁判官,(未来的圣碧岳五世),他着的《神圣书集》(Bibliotheca Sancta)二册,是第一本圣经总介绍书。

 

脱勒腾大公会为了反对路德的学说,强调传统和圣经就是教会信仰的来源。道明会学者,雅格.纳千德(Giacomo Nacchiante)(卒于1569年),在脱勒腾大公会议中,讲说圣经传统超过的理论,而后被在常的议员和上司严谨的禁止。一位西班牙会士,麦爵尔.嘉诺(Melchior Cano)(卒于1560年)所发现的。 嘉诺之作品《神学资料》(De Locis Theologicis)(撒拉曼卡,1563年出版年出版)找到了这平衡,同时也开始了神学一个新科目:实证神学或是研究神学的资料。首先,会士们,由于还是采用士林主义的历史方式,所以不重视这发展的重要性。虽然在这时候修会内有一些开始对教会史和教父学有兴趣,但是大部分都专门研究修会历史。

路德对于复义的道理争论也成为脱勒腾会议的神学讨论高潮,有许多道明会积极的参加:18位主教和27位神学家。

 

脱勒腾第一届的大公会议中,修会有方济.罗马诺总会长、安博.卡达连诺(Ambrosius Catharinus)主教(卒于1553年,一位有独立思想的道明会士,他维护圣母无染原罪始胎以及非多玛斯思想的说法),巴多禄茂.司比纳 (Bartolome Spina)(卒于1546年,他曾认为卡达连诺为异端者而与卡也丹争吵过有关永生的学说),和道明.德酥多(Domingo de Soto)(卒于1560年)。

 

脱勒腾第二届大会中有托勒多总主教巴多禄茂.卡兰撒(Bartololome Carranza)(卒于1576年;他著名的《要理》(Catechism)使他被宗教裁判所多年被关在监狱里)和神学家嘉诺(卡兰撒主要的控告者之一)。重洗派(Anabaptist)之仇敌安博.史铎格(Ambrose Storch)(又称为Pelargus,1557年)。

 

脱勒腾第三届大会由尤定纳尼总会长和他的同伴卡瓦利,改革者巴拉卡布拉迦(Braga)总主教真福致命者巴多禄茂(Bl. Bartolome de los Martires)(1582)、安当.哈非(Adam Havet),纳穆(Namur)主教、宗教裁判官卡米罗.甘陪齐 (Camillo Campeggi),撒拉曼卡大学教授若望.卡禄(Juan Gallo)等人。大公会结束之后,著名的《脱勒腾大公会议的要理》(Tridentine Catechism)(1566年出版)由道明会的主教,兰先诺(Lanciano)之良纳多.马利诺(Leonardo de Marino),撒拉(Zara)的穆修.卡林(Muzio Calim)、莫登纳(Modena)的厄迪邱.弗斯卡里尼(Egidio Foscarini)和葡萄牙神学家,方济.弗累罗(Francisco Fureiro)主编。

 

但是脱勒腾大公会,在教会内没有结束有关恩宠和复义的问题尤其是解释圣奥斯定的学说,因为他的神学影响了路德和加尔文的观念。在鲁汶大学有弥格尔.巴衣乌斯(Michael Baius)(卒于1589年)提供他对奥斯定的恩宠论的新解释,但被教廷的谴责。为了维护这谴责,耶稣会提共新观念,和一位西班牙耶稣会士,布鲁邓修.蒙地马忧(Prudencio de Montemayor),在1581年引起了道明会士道明.巴奈(Domingo Ba?ez)(卒于1604年)的强烈批评。 另一位耶稣会士路易斯.摩里纳(Luis de Molina)(卒于1600年)所写的《自由理志、恩宠和预简之协调》(The Concordance of Free Will, Grace and Predestination)在1588年又获得巴奈(Ba?ez)的反驳。这争论在华拉多里大学由耶稣会士安当.巴蒂拉(Antonio de Padilla)和道明会士狄亚哥.奴诺(Diego Nuno)爆发,之后传到其他大学城如:撒拉曼卡、撒拉古撒、高多亚等地。教宗克列孟八世(Clement VIII)曾采取大学对于这问题的意见之后,将把这问题委托一个枢机主教所组成的委员会来除理;经过二次讨论之后这委员会对于摩里纳'的作品和学说有意见。1598年教宗克列孟又邀请道明会和耶稣会的总会长是否双方对于这问题可以合结但是由于双方个有他个会的立场而坚持他们的说法而失败。教宗只好召开一个特别会议来解决这问题。这特别会议在1602年到1605年陆续召开68次,多次与教宗克列孟亲自在场旁听。教宗去世之后,他的继承人教宗良十一世(Leo XI),之后教宗保禄五世(Paul V)都召开这些会议。直到教宗保禄五世最后命令停止讨论这会议,也同时禁止双方彼此相称为异端。

 

道明会的主要说明者有狄亚哥.阿法瑞斯(Diego Alvarez)(卒于1635年)和多玛斯.勒穆兹(Tomas de Lemos)(卒于1629年);在耶稣会方面有国瑞.瓦伦西亚(Gregorio de Valencia)以及三位同伴带领。

 

这些争论至少反驳了当时明旺的维名论。这学说多年影响了整个哲学体系,引导了复义问题和所谓的第二世或巴罗格式士林学派:这就是高中世纪思想系统的奥斯定主义、多玛斯主义,和思高德主义在哲学复兴,同时人本主义在其他文化的项目中达到高峰。对于道明会士而言,多玛斯主义的复兴,是在上世纪已经开始了,这是由卡也丹开始推动的,而从新创造了一种新潮流,虽然不是那么反对维名论如他们反对思高德主义。卡也丹最著名的作品是他的《神学大全注释》。他的注释正确、简单又敏锐;之后所有多玛斯《神学大全》的评论版都附上卡也丹的《注释》。他也写了许多哲学作品,最重要的有:《论存有与本质》(On Being and Essence)和《名词之类比》(On the Analogy of Names),以及被重用的《告解神师大全》(Summary for Confessors)。他也曾经写过一些有关当时热门话题的小作品如,有关教宗的权利,论借钱赚利息等其他社会伦理问题;圣经注释:他着的希腊文新约的注释可说是有获得学术评论水准。有一些学者已经发现他的作品中有受到当时的极端的阿伟罗斯学派者的影响,虽然在世时他积极地反对和反驳他们的学说。例如:尤其有关多玛斯证明人灵不朽的学说他自己本身逗留之时,无法拥护多玛斯的学说;因此曾经被巴多禄茂.司宾纳积极的反驳。

 

卡也丹总会长在任时,严谨推动修会的学术传统。1551年的总会议公报中强调所有修会内的哲学和神学教育应要严格的遵守圣多玛斯的学说。在1567 年教宗碧岳五世宣布圣多玛斯为教会圣师之荣誉,而规定道明会教授应多年教哲学才能教神学。这时一位道明读书修士,结束了文学教育之后入初学院(有一些地方是入会之后才读文学科),之后修逻辑两年,自然折哲学和型上学三年,才能上神学 (及对比的理性神学和伦理神学课程)为四年。他们先得修伯铎.西班牙(Petrus Hispanus)(后教宗若望二十二世)之《逻辑入门》和亚里斯多德一些主要作品而附上圣多玛斯的注释,之后一章一章祥细地研究《神学大全》,而根据卡博禄(Capreolus)和卡也丹的解释。这种方式使修会能够有一种稳固的哲学体系,一种亚里斯多德学说去了解圣多玛斯的神学思想。当时教书是由教授讲课,学生一个字一个字将把教授所讲的一切操写在他的笔记本上。如果学生不专心的话,教授将会罚他坐在课堂的地板上。

 

虽然巴黎还是保持为整个欧州的文化中心 但在这世纪的中叶,西班牙的大学开始成名,也成为西班牙帝国的黄金时代之中心。现在道明会士,不必在任何大学教过四个学年才能可当神学教授。在西班牙有撒拉曼卡(Salamanca)、华拉多里(Valladolid)、赛高维亚(Segovia)、赛尔维亚(Sevilla)、托勒多(Toledo)、阿卡拉(Alcala de Henares)[7]和瓦伦西亚(Valencia)等几座大学。但在属于西班牙统治的新大陆,所创立的大学都是由道明会创办的或有修会协助而成立的如:桑多多明我(Santo Domingo)(1551年)、利马(Lima)(1551年)、墨西哥市(Mejico)(1553年)、波哥大(Bogota)(1580年)、瓜地马拉(Guatemala)(1589年)、墨西哥(1589年)、库斯哥(Cuzco)(1598年)。

 

在西班牙的文学复兴的领袖是道明会士方济.维多利亚(Francisco de Vitoria)(约1483年-1546年)。维多利亚双亲是属于卡斯提(Castille)的贵族家属。他曾在布尔高(Burgos)读书,15岁加入道明会,而后被上司派往到巴黎留学。毕业之后从1516年,维多利亚在此地教哲学和神学;他也曾改编圣安东宁的伦理著作、伯铎.高多亚(Pedro de Cordoba)的讲道稿,及一本伦理学辞典。他在1522年获得博士学位,而回国从事教书工作,首先在华拉多里的圣国瑞书院,在1526年在撒拉曼卡负责所谓的“早晨讲座”。撒拉曼卡渐渐成为西班牙最伟大的大学,但是它的学生都很俇野,而要求教授们以方言教课,因此在这儿,每一位教授需要赢得学圣的尊重才能生存。维多利亚显出他是一位伟大的教授:他讲课清除而深透加上他对于古典拉丁文熟悉,使他的课程受注目。维多利亚违反当时学术规定,不利用隆氏《文函》为课本而采用多玛斯的《神学大全》为课本;他不但恨清楚地分吸汗解释内容他还探讨里边有趣而不太被讨论的部份来研究。在将近二十年,除了几次由于健康的因素而休假他继续教课写作,成为这座大学的改革者,使撒拉曼卡成为一时欧洲最伟大的大学。

 

在巴黎,维多利亚对于人本主义者伊拉斯姆斯(Erasmus of Rotterdam)所推动的教会的改有好感革,但是现在与他会兄伯铎一起(虽然他还是保持着中庸和客观)协助宗教裁判所来监督在西班牙的这种思想潮流。他本身偏向耶稣会会祖圣依纳爵.罗跃拉的改革观[8](维多利亚也曾写过一本《注释神学大全第二册下本,第1-140题》他讲课的一些笔记,尤其是他教的圣事论的笔记还是保存着。他最伟大的著作应该是他的《讲稿》[9]。

 

他著作中有四篇是有关教会和国家以及教宗和大公会之间的关系。有关最后一项,维多利亚采用更极端的方式来解释教宗(教会)的权利。他认为教宗的权利,尤其是对于世俗的法规是非直接的,同时教宗应该,除了有严重的原因之外,应该顺从大公会的决议。因此教宗熙斯笃五世 (Sixtus V)点将把他的作品列在教会的“禁书目录”中。另两篇作品是探讨所谓的合法的战争以及美洲原住民的权利。这些问题的探讨和研究使撒拉曼卡的圣德范会院成为维护印地安的神学家和传教士的中心,使维多利亚被后世封为“国际法之父”的荣誉。其他作品都是与伦理学和圣事神学的有关问题包括噎些有关生命权,婚姻[10]和借钱高利贷。

 

维多利亚和道明.苏铎(Domingo de Soto)有很多优秀的学生。苏铎(卒于1560年)。他从1532年在撒拉曼卡大学授课,有效地反对维名论[11],在1545年,察尔斯五世(Charles V)派遣他为帝国神学家的身分去参加脱勒腾大公会,因此写了他著名的《论本性与恩宠》(On nature and grace),在 1547年教他回德国当他的告解神师。在1550年回撒拉曼卡,被选为院长,而在此教书直到1556年。他曾些过许多哲学和神学的著作,最著名的是他的《论权利与法律》(On Right and Law)是最突出的。它其中的一位道明会学生是麦爵尔.嘉诺,他有关的实证神学由瑟拉芬诺.拉奇(Seraphin Razzi)(卒于约1613年)和保禄.齐撒多 (Paulus Grysaldus)(卒于1609年)继续发展。玛尔定.勒德斯马(Martin Ledesma)(卒于1594年)与嘉诺的协助在葡萄亚的科茵布拉哥印伯拉(Coimbra)成立一座很重要的神学书院。另一位神学家伯铎.德苏铎 (Pedro de Soto)获得英国女王玛利亚.杜多尔(Mary Tudor)曾在英国牛津教书;巴多禄茂.卡兰撒(Bartolome Carranza)。文生.法耳费得(Vicente Valverde)库斯哥(Cuzco)之首位主教,和业罗尼莫.洛艾撒(Jeronimo Loays a),利马的首位总主教。他也多多少少影响了巴多禄茂.卡撒斯。但是他不只是影响同会的弟兄们。另一位重要西班牙会士是狄亚哥.德撒(Diego de Deza)(卒于1523年),宗教总裁判官和托勒多总主教,他曾支持哥伦布往西印度的计划。

 

在西班牙外,也有其他著名的玛斯主义者,如依斯铎.易索拉诺(Isidore de Isolano)(卒于1522年)他写过有关传教学而比较有创造性的圣若瑟论;菲拉拉的方济.希维斯迪 (Francesco Silvestri)(卒于1525年)他也一本典型的《反驳异教大全注释》;和吉斯登.贾威略(Chrysostom Javellus)(卒于1538年)曾经写过一本哲学课本[12]。道明会士(除了卡达连诺主教以及一些西班牙籍会士)继续反驳圣母无染原罪始胎教条,主要人物有卡也丹和德国人维干.维特(Wigandus Wirt)(1519年)后者引其了机大的争论,而后强迫他退回。其他学者如巴多禄茂.斯宾那(Bartolome Spina),文生.柯尔撒铎(Vincenzo Colzaldo)(卒于1532年)和安当.马拉巴(Antonio Marrapha)(卒于1550年)反驳彭本纳奇(Pomponazzi)和卡也丹有关灵魂的永恒性。斯宾那也反对卡也丹对于原罪、受洗、告解的需要性、教宗的权威、婚姻等问题的原先观念。

 

新教积极地攻击告解圣事以及脱勒腾大公会议后对于这圣事的复兴也引发了伦理学进展。除了一些基本伦理书集如维多利亚所著的,也出现了一些“手册”和“良心个案”的书集提共给告解神师,如卡也丹和比也洛(Prierio)的著作。

 

我们也不要忘记这时代两个修会著名的背教者。第一位是玛尔定.傅瑟(Martin Bucer)(卒于 1551年)他是一位阿尔萨斯(Alsace)人,由于家境十份的贫穷,加入道明会来求学,他首先受到伊拉斯姆斯(Erasmus)而后路德的影响,1521年,脱离修会后还俗而结婚。 他初期定居于法国的斯特拉斯堡,而后搬到英国,他在英国国教所编的《共同祈祷书》(Book of Common Prayer)给了极大的影响。他积极地使路德教会和其他地方性改革教会维持联系。

 

另一位背教者是若堂.布鲁诺(Giordano Bruno)(卒于1600年),一位拿不列斯人,他受到所谓的‘古代神学’观念的影响[13]。他在欧洲流浪,寻找工作,卖出他的“记忆的艺术”。他后来被骗回义大利而后在宗教裁判所被告。由于他不愿回修会,他只好被转送给政府官员,而后如一位固执的异端者被烧死。

 

这二人的命运很明显的告诉我们,出了官方所拥护的多玛斯主义之外,也有许多非正统的思想潮流语官方噱说不同的,可惜,这还是很少修会的学者或史家细心去探讨修会。由于这主义在脱勒腾大公会中很顺利地解决一些神学的问题,多玛斯主义也后来被其他修会采用唯他们官方的学说,如些奥斯定会和迦尔莫罗会;同时这学说也成为新创的耶稣会的教育原则和陶成他们会式的精神。

 

祈祷

道明会的祈祷方是在这世纪没有受到极大的改变。

 

根据脱勒腾大公会议的决定,圣碧岳五世在1570年规定整个普世教会的礼仪一致:采用罗马式。这规定也包括所有的修会,出非修会的礼仪方式 有超过两百年的历史。那时,方济会选择接受共同的脱勒腾式,道明会和嘉笃会,迦尔莫罗会和其他古代的修会选择保留他们修会的独特传统和礼仪习俗。但是在1553年有一些较小的改变加入。贝察拉总会长的助手,保禄.卡斯笃奇(Paolo Castrucci)在1600年重编修会的弥撒经本,而增加了新的礼仪规定。这些改变搭部份是受到人本主义式的者的拉丁文和巴罗格式的仪式。总会议多次努力容纳当时强调正式默想的灵修潮流,最后在1574年的总会议中规定会士应要留在咏经席行共同祈祷,那就是夜祷之后十五分钟。

 

虽然这世纪有记载许多修会中背教的悲剧例子,但是这世纪也出现许多圣德的美妙例子:许多司铎和服理修士。最优秀的应是当代的道明妇女,她们效法圣加大利纳.瑟纳的榜样以道明第三会会员的身分跟随基督。有一些妇女是先知,或受到耶稣伤印。有几位是受到撒文那罗拉改革思想的影响如真福芬妮.斤撒尼(Bl. Stephana de Quinzanis)(卒于1530年);真福路琪.纳尔尼(Bl. Lucia of Narni)(卒于1544年)这位第三会会员成为两个城市争稐的原因:纳尔尼(Narni)和维特堡(Viterbo)都想希望这位圣女居住在他们当中。真福加大利纳.拉根尼奇(Bl. Catherine of Racconigi)(卒于1547年)和道明尼加.巴拉迪邱(Dominica de Paradiso)(卒于1553年)。

 

圣加大利纳.利奇

在这世纪其中最著名的道明会妇女是圣加大利纳.利奇,原名“山迪纳”(Sandrina)的她,1522年出生于弗罗伦斯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家中。她四岁时,母亲已经去世而有后母养大,她在蒙地瑟里(Monticelli)本笃会院受教(这隐修院内的修女中有二位是她姑姑)。年幼时已经对于十字苦像有深厚的恭敬,也定型了她灵修生活的方向。九岁时,,由于她看到二位修女为了一本灵修书而激烈争吵,使她这事件大为愤慨,而要求离开这座会院。在1533年的夏天,她遇到两位属于柏拉多(Prato)圣文生隐修院的道明隐修女,来她家园逃钱,她亲淑弟茂迪.利奇(Timoteo Ricci),是这隐修院的告解神师。13岁时,虽然她父亲坚持的反对她自愿加入道明隐修院。在初学期,当她向苦像祈祷时,圣加大利纳开始体验超拔的忘我经验,尤其是周四及周五。她在1536年发愿,但团体的修女们免强地答应因为试看在弟茂迪.利奇神父和当时的省会长的份上[14]。接着她的身体开始衰退:肾结石、气喘,dropsy和高烧等病患,她将近两年期坚守病床而医生都认为她无药可治。但是所得撒文那罗拉的转求奇妙的痊愈了[15]。弟茂迪.利奇神父亲身对这案子感到不安;使省会长方济.罗曼诺(Francesco Romano),总会长雅博.卡绍斯(Alberto de Casaus)和罗勃.杜奇枢机(Roberto Ducci),获得教宗保禄三世(Paul III)之托询问她,而规定每两年当地圣道明会院新上任的院长都要举行正式询问。直到她的死亡,她还是在宗教裁判所被上诉。

 

在1552年,她大约三十岁,她被选为院长。她必须面临隐修院,多年来所类机的种种问题,如团体的经济问题,以及会院内的一些设备。她种共当过七任的院长,当中卸任时也继续当过本院的副院长。在她第二任时(从1556致1558年)她开始与弗罗伦斯之大公爵德拉罗斐瑞(Della Rovere)家族的乌比诺(Urbino)、圣卡罗.伯罗岷(St. Carlo Borromeo)、圣玛利亚玛达肋纳.巴奇(St. Madalena de Pazzi)、圣斐里.乃里,阿肋珊达.鲁撒诺(Alessandra Luzzago)和在路卡Lucca 的圣乔治和圣道明的改革隐修院间立信的往来。 1554年经过她的积极祈祷,大众来访就渐渐减少,她的五伤圣印完圈痊愈了。她留下将近一千份书信,而每一封信显示她的头脑灵立、深厚又平衡的灵修很明显。她的书信中,实我们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她的神修精神由于她初期的《传记》重点在与神迹以及其他超性的现象。虽然她的隐修院十分的穷,但她还能够每天供都给将近300人吃饭,有时她期是地增加面饼,特别关心给贫穷的女孩有足够的嫁妆出嫁。1590年去世,而在1746年由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列为圣人。

 

这时代出现两位重要的神修学家:可敬的路易斯.哥拉拿大(Luis of Granada)(卒于1588年)和诸位殉道者真福巴多禄茂(Bartolome de los Martires)(卒于 1590年)。

 

路易斯.哥拉拿大

会史中最重要的灵修作家之一是路易斯.哥拉拿大(Luis of Granada)出生于一个贫穷家中,幼年加入道明会,后被上司派往华拉多里与麦爵尔.嘉诺(Melchior Cano)和巴多禄茂.卡兰撒(Bartolome Carranza)都在维多利亚之学生,狄亚哥.阿斯笃迪洛(Diego de Astudillo)写神学。他原先是要被派往海外去做传教工作的,但是上司将他安排到西班牙南部的高多亚(Cordova)去改革当地著名的圣道明天梯会院,在他的领导之下,这会院成为在西班牙道明生活的重要中心。在此他遇到一位教区神父,著名的圣若望.亚维拉(S. Juan de Avila)这位圣人将把厄卡特和北欧的神秘传统带到西班牙。路易斯.哥拉拿大当时是 巴达和斯(Badajoz)的院长,受到刚成立的耶稣会之邀,前往葡萄亚的哥印伯拉(Coimbra)授课;在此被选为葡萄亚省会;她也曾拒绝被封命为布拉迦(Braga)总主教,而退让给诸位殉道者之巴多禄茂(Bl. Bartolome de los Martires)。路易斯.哥拉拿大努力的从西班牙宗教裁判处救出卡兰撒但失败。他卸任省会长职任后从事著作和宣道工作,成为一位著名的神师。他的晚年都受到依连串的挫折:首先葡萄牙的政坛决定向西班牙宣布独立,和访亲之玛利亚修女(Maria de la Visitacion)之案子[16]。

 

路易斯.哥拉拿大(Luis of Granada)的著作尤其是神修类的很多。最著名的是《罪人之指南》(Guia de Pecadores),一本完整的基督生活准则给一般平信徒用的。

 

在这时候西班牙发生一个有关很神秘主义的大争论。麦爵尔.嘉诺(Melchor Cano)和其他神学家,对于这运动有所保留,因为他们认为太讲究祈祷会开始轻视具体的善功、圣事、默想等传统神业。我们也不要忘记,这种运动也强调内在经验,因此偏向新教所推动的自我主义。路易斯.哥拉拿大(Luis of Granada)维护一般信徒都能够达到祈祷生活的各种阶层,同时以一种中庸平衡的基督生活观来反驳嘉诺对灵修生活的观念。其实嘉诺本身也写了一些神修作品来表搭他的灵修观念。

 

真福巴多禄茂

1514年五月三日禄茂.弗南德思(Bartolome Fernandes)出生于葡萄牙之里斯本。取别名为“诸位殉道者”(de Martyribus) 来纪念他领洗的教堂。因此他常被称为:“巴多禄茂之诸位殉道者”。

 

1528年十一月十一日入道明会,真福禄茂在里斯本初学、隔年发愿;之后也在同会院修神哲学直到1538年。晋铎后,他开始从事培育和教书的工作前后在里斯本、巴达里亚(Batalha)、厄福拉(Evora)等会院(1538年-1557年)当教授;同时也曾经负责葡国王子路易斯(Infante Luis)之长子安当(Dom Antonio)的督课教师,之后在里斯本之本比嘉(Benfica) 会院之院长(1557年-1558年)。

 

真福禄茂是由葡萄牙王妃加大利纳(Catalina)向教廷推荐为布拉迦(Braga)总主教。在1559年一月二十七日教宗保禄四世(Paul IV)以诏书《天赋之赏报》(Gratiae divinae praemium)正式任命他为总主教 。他接受主教职务是为了服从他的省会长和好友也就是著名西班牙籍神修作家可敬的路易斯.哥拉拿大(Luis de Granada),后来是记述他事迹的首位传记家。1559年九月三日真福禄茂在里斯本圣道明会院教堂晋牧。成为全葡国教祖。

真福禄茂在1559年十月四日正式任职后,他开始在他的总主教区开始一些牧灵计划。除了他定期的牧者巡访之外,他也开始积极地向他的羊群传教,而替他们编写一本《要理问答》(Catechismo ou Doucrina christiana);他特别关心教友的培育和教育以及圣职人员的圣化和培育工作。为了实现这两点,真福禄茂在1560年特别邀请耶稣会来负责教区的公共书院,后来演变为“圣保禄书院”;在教区各地创办伦理神学的书院以及不断地出版教理的作品。他也推动当地的慈善事业,在荒灾和瘟疫病时亲自救济难民和病患者。

 

真福禄茂的著作总共有三十二本书籍;其中最重要有《牧者动机》(Stimulus Pastorum)一书,曾经送给每一位参加梵一和梵二大公会议的神职上司作为反省材料。

 

但真福禄茂最大的贡献应是带领葡萄牙教会的脱勒腾改革运动。从1561年到1563年他参与脱勒腾大公会议,总共在这大公会议中呈上268件意见或申请,这显示他对于教会的改革与复兴的重视,同时在会议中显出他的智慧、谨慎和圣德。为了实现脱勒腾大公会议所要求的改革他在1564年举办教区大会议,接着在1566年招开教省大会议。在1571年和1572年期间他在“藤园”(Campo Vinha)开始建设一座培养司铎的大修院。

 

1582年二月二十三日他辞主教职位而退休于维亚那.卡斯特罗(Viana de Castelo)道明会十字架会院,这会院在1561年成立,由他推动来提高神学教育。真福禄茂在1590年七月十六日去世。这位良善的主教早已经被众人拥护为“神圣总主教、贫穷者和病患者之父”,他安葬于旧的十字架堂[17]。

 

 

宣道

当时的宣道风继续进展而渐渐维持前世纪人本主义者所推动的文雅演讲方式。因此简单的教训或严肃的神学辩论现在获得了巴罗格式的演戏风格,基本主题被延长扩展。由于当时宗教分裂和神学的争论也产生了一些积极的辩论,这些宣道师利用夸张的控告或讽刺的方式来反驳对方。这种宣道方式也许式逃避学者讲课的枯燥,圣经章节太比喻化或是对于文学风格的迟钝。当时最优没的宣道是以最美丽的语词,而不只是正对听众的头脑,同时也要感动他们的心。修会对于会士宣道的好品可在总会议的公报中显出。在1518年修会规定宣道者的考试。在1513年起,修会在低国地区和萨克森(Saxony)开始接本堂工作,打开一种比较固定性的宣道空间。

 

在这世纪,修会的宣道工作是面对三种听众:1)信徒对于基本信仰和生活的知识;来推动天主教的改革和反驳新教的教条。2)向政府官员和教会上司的劝语,提醒他们对于大众的利益和信仰的进展的极大责任,3)在新大陆的福传工作。每一个会省的著名宣道师都留下他们讲道搞得收集书,这噎成为当时社会和教会风气最佳的研究资料。

 

宣道师其中的任务士础利和推动一些以恭敬生活为主的善会组织。例如:狄亚哥.维多利亚(Diego de Vitoria)在西班牙推动和扩展恭敬耶稣圣名这恭敬方式转遍各地到拉丁美洲到中国。多玛斯.斯德拉(Tomas Stella)在1539年在罗马的米诺华圣殿创立圣体善会,来反驳新教对于圣体圣事的不敬和污辱[18]。

 

玫瑰经善会继续地发展。“圣母经”的后半部也正式在1568年,加入在罗马袖珍日课内。但是直到1600年玫瑰经才获得它现在15端的样子。藉着诵念玫瑰经,在1571年使海军在勒班多勒班多(Lepanto)的胜利这这恭敬更加流行。 这每一个修会积极地争取他们会祖士这恭敬的方式的发明者直到教廷以召令明确的禁止这种说法。最后玫瑰经善会的专制监督和成立正式委托给道明会。玫瑰经成为道明会宣道的重要主题,当时也有一些会士专门宣讲和推动玫瑰经的恭敬方式。

 

文艺复兴运动时代也利用艺术来传福音,如同弗罗伦斯的圣玛谷会院所开始的系统,同时也传播到各地。当时本会最著名的艺术家是圣玛谷会院服里会士巴多禄茂.柏达(Bartolomeo della Porta)(卒于 1517)。他可说是上等文艺复兴运动艺术风格的创始人之一,如真福安吉利格神父是初期文艺复兴美术风格的创始人。柏达入修会之前已经是一位艺术家而是雅博丁定内里(Albertinelli)的同伴。据说拉斐尔(Raphael)曾经向他学习,也认识了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以及其他当时著名的义大利艺术家。他们艺术作品都受到莎文纳罗拉的神修之影响,利用想像、高贵的刑式、温馨有简单的色彩。在圣玛谷会院还有一位画家,保里诺会士(Fra Paolino)虽然她的作品与柏达相似但是每有那么有力。在弗罗伦斯也有一名道明隐修女保迪拉.内丽(Plautilla Nelli)(卒于 1587),她在美术史中被列为当时最重要的女画家之一。

 

除了一些少数的诗家之外,不容易提出当时著名文学家。我们只能够提出一位:马窦.班德略(Matteo Bandelli)[19](卒于1555年),法国阿根(Agen)主教。他对于当时文学界的重要人物很熟悉,曾经写过214篇小说,内容世俗。这些小说都翻成英语而被当时话剧者采用唯他们作品的故事,如 莎士比亚所著的《罗密欧和朱丽业》。

 

巴多禄茂.卡撒斯

这世纪最著名的传道士是巴多禄茂.卡撒斯(Bartolome de las Casas)(1474-1566)他可算是在新大陆最伟大的道明传教士,他的讲道和他的著作能够说服和感动他的观众如同圣经里的先知一样。属于赛尔维亚(Sevilla)的本纳罗撒(Pe?alosa)的犹太族皈依家属,他的祖先后来才受洗皈依的。卡撒斯曾经所得他亲叔的庇护,在主教座堂书院求学[20]。他回赛尔维亚时,他开始学拉丁文,也许预备加入圣职界。

 

19岁的巴多禄茂.卡撒斯亲眼看到哥伦布首次航海回西班牙[21],他们带着七位印地安人,一些奇怪的土产和动物来证明他们已经发现另一个新世界。巴多禄茂.卡撒斯是一位当地的商人,由于生意失败和生活贫穷,他屿其他三位亲弟决定冒险跟随哥伦布 往新大陆的航行。他们长途回来后,戴着一位小印地安伙子,伯铎将这孩子送给巴多禄茂.卡撒斯或伙伴,直到女王依撒柏拉命令奴隶通同回美洲。伯铎带着他的儿子(现在虽然是一位圣职人员但还没有晋铎)陪他回西班诺拉(Hispanola)(海地Haiti)参加此岛之新任总督,欧班多(Ovando)(1499年);卡撒斯从1502年到1506年从事当印地安人的传道师。在依奎(Higuey),那时金山开发时,他亲自看到的印地安人被残杀。1507年巴多禄茂.卡撒斯前往罗马[22] 也许是要协调新大陆的教务,他可能在此或回西班诺拉后晋铎,狄亚哥.哥伦布(Diego de Colon)总督[23]在岛屿上也把一些地赏赐给这位新晋铎的神父。现在卡撒斯也是一位地主,拥有一些替他耕种、挖金属的印地安奴隶,同时他也决定替 印地安人讲道理。他在拉维嘉(La Vega)献上首祭,可说是新大陆首次事件。

 

他也遇到一位有圣德的道明会士伯铎.高多亚(Pedro de Cordoba)。他是被卡也丹在1507年所派到美洲的15位会士之一,我们也知道只有四位在1509年到达:他们是伯铎.高多亚(Pedro de Cordoba)(卒于1530年),安当.蒙特西诺(Antonio de Montesinos)(卒于1530年),伯纳.圣道明(Bernardo de Santo Domingo)和一位服理修士。蒙特西诺,一抵达新大陆而看到印地安人在殖民者的手中的情况十分的吃惊。因此1511年开始公开攻击那些殖民者,那些有奴隶而虐待他们的都被拒绝教会的宽赦和领圣体之恩。1512年约有40位会士到达,伯铎.高多亚(Pedro de Cordoba)因此在桑多多明我创立一座会院。

 

在1513-14巴多禄茂.卡撒斯前往古巴与当地印地安人协调和平,但是无形中成为一场残杀的证人。在此地他在撒瓜(Xagua)附近的阿里茂(Arimao)买了几块地从事农业,同十来救济救济在船难中西班牙人。由于他积极地投入这项工作也无法向印地安人讲道理。他曾经听过蒙特西诺在桑多多明我的著名讲道,但自己体验到这讲道的严重性是因为隔年,由于他有奴隶,一位道明会的告解神师拒绝给他宽赦。接着三年他积极地攻击和反驳道明会士所维护的道理。直到1514年的五旬节,当时正读了圣经时(德训篇34),被感动,而公开地皈依于主。

 

他皈依之后,卡撒斯回西班牙为印地安人向王室上诉,他在马德里和华拉多里学法律。1517年获得王室的许可回美洲推动改革。但是受到殖民者积极的反抗 。为此他又回西班牙,差一点屿哥伦布一样的被扣上铁炼回国。这次卡撒斯逃避于撒拉曼卡的道明会院,继续读法律,同时等待着西班牙王察尔斯五世(Carlos V)回国。在1518年,卡撒斯获得佛兰德籍方济会士的支持,说服了西王察尔斯五世(Carlos V),(本身是半佛兰德人),采用另一个方式来统治新大陆:利用农民而除掉到目前所用的军人殖民者。卡撒斯细信地做计划,同时要求道明会的帮忙将把他所要实施的计划落地在他们的传教区中:威尼瑞拉(Venezuela)的古曼那(Cumana)地区(1520-21),但是上等阶级人士以及一些手下都禁止他推行计划,而又开始利用奴隶;这种方式引起了当地印地安 起义,使一群会士和政府官员被当地人残杀。

 

计划失败后,卡撒斯只好回桑多多明我,而发现他计划的失败是因为他与当地奴隶者的关系十分的密切。他受到当地道明会长,道明.贝丹硕(Domingo de Betanzos)的建议,他之后放弃他所有的财产,在1522年在桑多多明我入道明会来救自己的灵魂,在1524年结束她的初学年而发愿。

 

之后的十二年当会士:前后当初学生、学生、而后当普拉塔港(Puerto de Plata)会院的院长。卡撒斯又再一次回到政坛是因为他要再次告诉印地安人的情况。当时他看到巴哈马群岛(Bahamas Islands)的印地安人半死半活地躺在海滩上。为了答覆卡撒斯不断地寄到西班牙王室的书信,1530年一个王室改革委员会通过一个新法令禁止印地安 奴隶制度。他的讲道和在告解室所讲的劝言内容,使修会上司把他调回桑多多明我而在两年的期间禁止讲道,这两年的“静默时期”其实也没有白费,因为他藉着这机会收集和编写了他主名的作品:《西印度史》(Historia de las Indias)。月在这时期,卡撒斯开始建议从非州运来的黑人奴隶比利用印地安人的好处,因为当时他认为这些黑人都在一种合理的战争所逮捕的,而他们的力气和体能比印地安人良好,适合在挖金属的工作。但是他后来对这意见十分的后悔。因为他看到虐待印地安人和黑种人都一样的。同时在西班牙有一些会士在王室里宣讲有关“印地安的罪过”,而一些殖民监护者的上等好友也使反奴隶制度除掉,恢复原来的政策,反对方济会和道明会的传教士的意见。卡撒斯后来获得准许去拜访一个反政府的军营,当时一位信徒哼利奇略(Enriquillo)酋长正在招集印地安和黑种人反政府的起义。卡撒斯成功地避免这次的革命,也证明与印地安人协调和平是很实际的;,而后他写了他重要作品之一:《唯一的方法带领众人相信真正的信仰》(The Only Way to bring all Peoples to the True Faith),不是利用武器威胁而势力用宣道和好榜样。这极大的成功使他的上司让他当一位传教士回美洲大陆传教。

 

在1534年他被任命唯一个传教团的上司,陪同一位道明会主教去秘鲁的教区传教。但是旅程的问题史他们停留在尼卡拉瓜(Nicaragua);在此地想要推动他们的和平的传教方式,但是不久被军人殖民者残忍的赶走。卡撒斯之后前往墨西哥市而被新成立的墨西哥会省,被任命为瓜地马拉区会长。在墨西哥,上任的首位总督开始归化整个新大陆的政治组织。在1536年墨西哥市的教会会议中,参加会议的神长们听到卡撒斯动人的演讲,加上苏马拉嘉主教的支持,会议决定列下三个决议:1)不可以征服或强烈威胁的手段强迫异教者皈依;2)奴隶者将会被教会处罚;3)没有受到道理传授不可谓成人受洗[24]。伯纳定.闵那亚被委任将把巴多禄茂.卡撒斯的书信和著作亲自呈上教宗保禄三世(Paul III)来处理这争论。教宗后成立一个委员会,由康达里尼枢机为主席来决定这问题。这委员会在1537年公布以教宗保禄之名宣布了一本召令《伟大的天主》(Sublimis Deus),内容都是采用卡撒斯着的《唯一的方法》一书的原则,再次肯定默西哥教务会议的决定,命令那些奴隶者马上除掉教职,同时也规定在传教区如何型圣事、庆祝瞻礼节日的方式。

 

在瓜地马拉,巴多禄茂.卡撒斯成功地进入所谓的“战争之地”,在此地使当地酋长皈依而传教事业也渐渐进展。他有回墨西哥市参加省会议,这省会议也委托他回西班牙招集新传教士来新大陆传教。在瓦哈卡(Oaxaca)他写了他的《改革》(Abuses and Reforms)。他第二次好机会是当察尔斯五世(Charles V)如帝王回西班牙来从整中央政治结构,而为了答覆卡撒斯的书信,帝王要求卡撒斯的上司让他留在欧洲,参加西班牙改革殖民地区法律的大会议。在这大会中,卡撒斯发表他著名的《印地安人残杀的记录》(Account of the holocaust of the Indies), 他着的《面对毁灭印地亚地区天灾的十六种良药》(Sixteen Remedies for the Pestilences Destroying the Indies)及他的《控诉监护者二十六条》(Twenty Denunciations of the Encomienda),他勇敢地控诉当地官员贪污。这本书感动了西班牙帝王签上所谓的《1542年的新法律》规定将把殖民监护者制度除掉。巴多禄茂.卡撒斯的仇敌为了使他离开王廷,要求察尔斯帝王封卡撒斯为主教。

 

在1545年,卡撒斯第三次来墨西哥,这次为恰怕斯(Chiapas),现在没有修会服从的约束但是他的教区十分的贫穷,由于当地殖民者反对他的操作,使他无法去管理这教区。他被邀请来墨西哥市参加美洲主教会议。他后来发现,西王,由于经济危机,都接受秘鲁殖民者的贿赂,因此皇室将把一些维护印地安权利的法律完全取消。而后他在恰怕斯(Chiapas)委任一位副主教而留下一些秘密的规定如何宽免违反印地安人的权利的罪人,他写了《教会的一个警告》(Ecclesiastical Exemption: A Warning),威胁当时西班牙的摄政者太子斐里(Felipe),而最后一次离开美洲。他回西班牙时,他反驳控告他出卖国家的罪名,最后他使西王恢复原先的法律,同时也加强殖民地区的法律,经过五天延续的辩论,哲学家赛普尔为达(Sepulveda)努力地证明印地安本性就是当奴隶。卡撒斯最后宣不再他教区范围内的印大安人已经解放了,而辞职主教职。

 

卡撒斯现在是驻王室的“众印地安的种代表者”。他这次定居在华拉多里道明书院,每天向王室上诉或关新大陆的状况报告。当时秘鲁殖民者抽出八百万金币呈上王室,将所有的印地安人与永久性的买回,卡撒斯曾经写给他会兄卡兰撒向当时在英国的西班牙王斐里二世(Felipe II)求情。 他写了《秘鲁之宝》(The treasures of Peru)来表示印地安人有能力每回他们的自由。但是由于最后的茵卡王去世(也许被谋杀)这意见没有被使用。卡撒斯高龄82岁时在1566年去世,他死的时后一个好友正在赌给他听他向王室的最后上诉,求西王成立一个大会来探讨印地安人的释放。在卡撒斯去世年之后,这大会有召开过而有良好的效果。身为司铎、会士、主教、退休的作家、政治家以及在三位教宗和四位国王之下服务的卡撒斯在五十年的岁月里不断地位印地安人以及所有人类的人权奋斗。他至少野渡大西洋超过十次。由于他的作品都被西班牙的仇敌和新教学者用来攻击西班牙的殖民政策以及教会的传教方式,卡撒斯的先知性圣德,都没有被正式认同。最近他们开始发现他可能是西班牙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早在1982年,修会已经开始正式的列品案,希望卡撒斯将能列为教会的圣人。其实在在地三界国家卡撒斯影经被认同为真正解放的主保。

 

卡撒斯的故事,可说是道明会在新大陆传教使的中心,但他的例子不能代表修会在传教使的贡献。我们在这里还没有提到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精彩过程如在菲律宾、日本、中国和印度。我们也不要忘记道明继续从事传教工作:巴尔干地区Balkans、苏俄和中东地区甚至到玻斯,;向欧洲各地的犹太人,尤其是罗马市内。碧岳五世为这些从犹太教皈依的妇女创立一座修女院。

 

我们回故当时的传教事业事如何开始、和维持的,这一切都是由无数的传教士以血汗所付出的牺牲,多时遇到寂寞和死亡。这些勇敢的传教士还要面临殖民者的反对和当地人的暴力。有时他们的传教方式时分有创造性而能够接纳当地种族的好价值,但时当时的一些欧洲人的的偏见使西班牙和葡萄亚会省无法接纳其他种族入进修会,这种偏见是定基在西班牙的民族史,他们面对摩尔和犹太小数民族的挑战去追求民族合一成立一个国家的认同。卡撒斯可说是这世纪道明会传教事业中的例子之一。

 

[1]为了在罗马新建圣伯铎圣殿以‘大赦’的特恩向信徒要求捐款,引发了当时教会的危机。

[2]据说这伯铎.玻内迪 (Pierre Bonnetti)当省会长时,同时又当王室顾问和二座本笃会院的院长也收集的不少私人财产!

[3]这是帝王和法国召开的大公会来攻击和反对教宗朱利欧二世(Julius II)。

[4]据说圣加大利纳.利奇在一个亦向中曾看到这位总会长在地狱!

[5]他当选教宗之后,他还是继续地照顾穷人。

[6] 后世也曾这版为‘碧岳版’(Editio Piana)。

[7]拉丁文称为“肯普鲁敦”(Complutum)。

[8]  当时圣依纳爵新的方式和灵修还是被传统教会注意和怀疑。据说当圣依纳爵在撒拉曼卡时,曾经来过圣斯德望会院,拜访维多利亚。

[9]所谓的‘讲稿’(Repetitiones)或是讲课的大纲。这种文章当时教授们,在每一个学期结束之前,都要求学生交这大纲给他们评估。这也就是整理课程中的笔记。

[10]与英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离婚问题。

[11]  为了与阿卡拉大学引起学术争夺,这唯名论潮流也传入撒拉曼卡大学的书院里了。

[12]这位学者反对多玛斯噱派对于复义学说。

[13]当时许多文艺复兴运动人本主义者认为这所谓的古代神学就是一切宗教的前体,因此发展成为一种凡神哲学或是自然信仰的趋向。

[14]因为后者原来是圣女加大利纳后母的亲兄。

[15]这是纪念撒文那罗拉致命地二十二周年,她父亲和整个团体积极的象这位神圣的会士使加大利纳早入痊愈。

[16]这著名案子的主角是一位道明修女访亲之玛利亚修女;伪神秘家假冒受到许多特恩如异象、印五伤、预言等特恩;曾经受到哥拉拿大的肯定,哥拉拿大甚至写了她的传记,赞颂她的美德和特恩,但最后被发现是一个大骗局。

[17] 1845年三月二十三日教宗国瑞十六世(Gregory XVI)封他为“可敬”。教宗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在2001年七月七日许可列真福品,同年的十一月四日封他为真福品。教会将七月十八日为真福之纪念日。

[18]这善会除了定期参加弥撒、领圣体和守圣时之外,他们还隆重地举行一些游行,把圣体带给临终者领圣体。

[19]总会长文生.班德略(Vincenzo Bandelli)之亲弟。

[20]卡撒斯之叔方济.本纳罗撒(Francisco de Pe?alosa)1497年他曾经加入民兵 征服哥拉拿达穆尔人起义有劳,而被封为西班牙王室的小官员。

[21]据说巴多禄茂.卡撒斯亲淑,伯铎.奔那罗撒(Pedro de Pe?alosa),协助哥伦布招集海手上船的。

[22]据说他对于脱列腾改革之前的教廷时分失望。

[23]狄亚哥,哥伦布(Diego de Colon)是哥伦布之子。

[24]这最后一点,方济会由于他们推动大众的领洗,十分的反对这项,甚至上诉教廷去。

上一篇:第六章:十七世纪:争论者下一篇:第四章:十五世纪:人本主义者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