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神学哲学 > 灵修

依纳爵罗耀拉致德肋撒雷哈德修女书

时间:2007-12-12  来源:神思  作者:周国祥 点击:
神思 第六期 一九九零年八月

摘要
本文翻译自依纳爵罗耀拉的信件,里面是讨论神操中的辨别神类。
**********
 
(1,99-107,函7)
德肋撒雷哈德(Sr. Teresa Rajadell)是西班牙巴塞罗那圣嘉勒修院(Monastery of Santa Clara, Barcelona)里的一位修女。她出身望族,圣德亦出众。依纳爵经常给她灵修指导。这信论及分辨神类和处理心窄的问越,是一个珍贵的文件,因为是神操一书作者自己对书内有关章节的脚注。
威尼斯,1536年9月11日
 
愿主基督的恩宠和圣爱常常护卫我们,援助我们。
你的来信,已于日前收到,使我在主内感到很大的喜乐。你献身侍奉天主,并切愿在侍奉天主的道上不断前进。愿万物显示天主的美善,愿天主受光荣。
信中你说,卡塞雷斯(Caceres)要把有关你的事给我详细诉说。他已给我写了信。他不但给我诉说了有关你的事,也逐一细述了他给你的指导。读了他的信,觉得再没有什幺可以加添的。虽然如此,你的来信使我对你了解的更清楚,因为个人的亲身经历,别人的转述总不及当事人的自述更准确。
你要求我,看在天主的面上,做你的灵修导师。我虽然无功无德,但自多年以来,天主赐给了我诚切的愿望,尽我所能的,给随从天主道路的男男女女,分施喜乐,并为落力侍奉天主的灵魂,提供帮助。我深信你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因此我十分愿意接受你的要求。这样,也实现了我的愿望。
  你也诚挚地要求我,把天主使我领悟到的,以及在主内理解到的告诉你。我很乐意坦白地给你讲讲我的竟见;我的措词有时看起来严厉,当知它所针对的是设法扰乱你的仇敌,而不是你本人。他的企图倒并不是想引你陷入重罪,背离天主,而是把你导入两个错误,以达到阻扰你侍奉天主和使你失去内心平安的目的。第一、他诱你堕入虚伪的谦逊:第二、他使你产生过度的畏惧。在这两方面,你的挂虑过了份。
  人类的仇敌依照他惯用的技俩,把各种困难和阻挡放在那些决心爱天主并开始侍奉天主者的面前,这是他攻击灵魂的第一件武器。譬如他向他们提出这类问题:“没有朋友作伴,没有亲人爱护,没有财物享受,这种克苦补赎的生活,你怎幺能够长时间忍受得了?何必要度这种孤独寂寞、终日操劳、没有休息的生活呢?其它方式的生活不是也可以安安稳稳地救得灵魂吗?”他用虚假的想象,叫他们相信自己要活上许多年,比实际的寿命更长,而且要受很大很多的苦,比实际的痛苦更大更多。可是他却不让他们想起,谁投入主的旄下,献身为主服务,克胜种种困难,偕同主基督任劳任怨,天主为他们所准备的安慰和赏报是丰厚的。接着,人类的仇敌运用第二件武器,就是骄傲和虚荣。他鼓动人幻想自己有很多的优点和高超的圣德,因而高抬自己,远超过实际的功德以上。如果主的忠仆,识破他的阴谋,反而自谦自卑,拒绝他的花言巧语,他就使出第三件武器,就是虚假的谦逊。他见到这个主的忠仆既善良又谦虚,守全天主的诫命,承认自己的无用和软弱,一点也没有自高自大的意思,他就叫这个灵魂相信,如果向人谈论自己所受到的恩惠,甚或只兴起想谈论的念头,就是有意嘉奖自己,便犯了贪求虚荣的罪过。这样,他就阻止了这个灵魂讲述天主的恩惠。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不让天主的恩惠在这个灵魂身上,或在别人身上结出果实。因为他知道,如果一个灵魂思念天主的美善,就会向往更卓越的事物。不过我们在谈论的时候,应该小心谨慎,动机必须纯正,只为了他人或自己的真正利益。如果知道别人怀有善意并估计会相信自己又能从中获得神益,在这种情况下,讲述个人的恩惠才能对他人有益。因此,我们的仇敌一旦见到了我们自谦自卑,就顺水推舟,把我们推到极端,陷入虚伪的谦逊。
  你信中说明的,正印证了我上面所讲的。你承认自己软弱害怕,固然很对;接着,你却表示你是一名可怜的修女,又说自己或许渴望侍奉主基督。你不敢直说:“我渴望侍奉主基督。”或“主感动我,使我渴望侍奉她。”而只说:“我或许有这样的渴望。”你不是不知道侍奉天主的渴望并非出于你自己,而来自我们的主。如果你说,是主给了你侍奉他的热切愿望,你便是在光荣天主,因为你是在显扬他的慈善;你感到自豪,并非由于自己,而是由于我们的主,因为你并不把天主的恩惠归功于自己。
  我们要认清敌人的战略。如果敌人引诱我们自高自大,我们就自谦自卑,把自己的罪过和可怜置于目前;要是他引诱我们败兴失望,我们就在信德和望德内振作起来,回念天主所赐给我们的种种恩惠,并记得天主怎样以慈爱和怜悯的心肠眷顾我们,乐意赐给我们救恩。敌人说话根本不理是真是假,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打击我们,取得胜利。
  请留意看看那些殉道烈士罢!他们在外教的法官面前,怎样声明自己是基督的门徒?现在人类的仇敌在你面前,花言巧语哄诱你,声色俱厉恐吓你,设法解除你的武装,使你害怕恐惧,感到无能为力,你不想鼓起勇气,直截了当的声明自己渴望侍奉天主吗?是的,你应该毫不含糊地答复他,大无畏地宣布自己是基督的门徒,宁死也要事奉他。如果仇人同你讲天主的公义,你就向他讲天主的仁慈;要是他同你讲天主的仁慈,你就向他讲天主的公义。我们必须这样应战,就用他的战术去对付他,使我们在侍奉天主的道路上不受他的骚扰。德训篇说:“小心不要受人诱惑;昌盛时,小心不要堕落。你具有智慧,不要虚心谦让,怕你因示弱,而被人愚弄。”(德13:10-11)
  此外,敌人假借谦逊的美名(其实是虚伪的谦逊),在我们心中激起怕情,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我们讲论美好、神圣和有益的事物。下一步,他便煽起更大的恐惧,使我们害怕和天主分离,被天主所抛弃。一般来说,后者是前者的结果。第一步他得其斫愿,第二步便轻而易举了。为说明这一点,容我指出敌人所依据的另一套逻辑。如果一个人的良心粗大,什幺事情都随随便便,把犯罪不当一回事,敌人便尽量放宽他的良心,使他把小罪认为不是罪,大罪只是小罪,穷凶极恶的大罪也不是什幺了不得的大事;在这种情况下,敌人所利用的是粗大的良心。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的良心是精细的(精细的良心本身没有什幺不好),这样的人,不但小心远离所有的大罪小罪(事实上,我们无法完全避免小罪),连罪的影子、任何缺点和不成全也尽量躲避;这时敌人的手法是使他的良心多疑,把不是罪的也认为是罪,又把成全美好的看成是不完满的;敌人的用意是使这个灵魂疑神疑鬼,心烦意乱,成为一个可怜虫。这也是敌人惯用的技俩:如果他不能引诱一个人犯罪,至少让他受动辄皆罪、寸步难移的折磨。
 如要追究这些恐惧的来源,有两种情况值得注意。第一种情况是主所赐的恩惠,第二种情况是主所允许的际遇。在第一种情况下,天主赐给我们神慰,扫除所有的不安,让我们体尝他的圣爱。他给某一些人超见明达,给另一些人启示奥秘,以准备领受更大的神恩。总而言之,有神慰的时候,一切都容易忍受,考验时仍能有喜乐,纷扰中可不失平安;享有神慰的人,胸怀开朗,阳光一片,万里无云,和暖绚丽;虽然受试探,试探也是轻松的,即使有痛苦,痛苦也是可爱的。这神慰给我们开辟可循的道路,显示危险的陷阱。我们不能经常享受神慰,不过到了适当的时候,为了灵修生活的进步和成长,天主自会赐给我们的。
在第二种情况下,就是当神慰失去了的时候,天主允许我们受到人类仇敌的引诱。他运用各称技俩,旨在折磨我们。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心境与上面的完全相反。我们感到忧闷烦恼,又不知道为了什幺。做祈祷,心如枯木;静观时,不能集中;尝试与天主交谈,觉得词句空洞;阅读天主的圣言,看不出有什幺意义。敌人看到我们自觉软弱可怜,无能为力,就进一步说服我们,叫我们相信,自己已经被天主抛弃了,因此我们所做的一切,或想要做的一切,什幺用处都没有。于是我们败兴绝望,全面瘫痪。这里,我们可以找到恐惧的根子:我们失去了神慰,遭遇了诱惑,注视自己的软弱可怜太多大久了;这是因为我们接受了敌人的暗示,中了他的圈套。因此,我们必须警惕,识破他的诡计。在享受神慰的时候,我们应自谦自卑,存想试探诱惑不久就要来临。在感到神枯的时候,我们要采用相反的措施,就是不允自己注视那些消极的感觉,而要耐心地等待主的神慰,静候我主来临,把我们心中的愁云一扫而空。
最后一点:如何知道我们的意念乃来自天主,又怎样从中采取神益呢?天主推动我们做这事,或启发我们做那事,多次用下面的方式:他先以神光照耀,开启我们的神目;再用无声之言,在我们的心内细言密语;又提升我们的心灵,沐浴在天主的圣爱之中;多次,神光那幺强烈,我们悟解天主的圣意,不能有丝毫的怀疑;而邀请那幺有力,即使我们不想接受,也无法抗拒。此时此境,我们的意念,就是天主的圣意,也必然符合天主的诫命,教会的训导和长上的命令。但是,我们仍应小心提防不受愚弄:因为在享受神慰神光之后,紧接着的那段时间内,敌人很会利用神慰和神光的余音,引诱我们在天主的圣意上,加添一些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他的目的还不是混水摸鱼,混淆是非,扭曲天主的圣意?
多次,人类的仇敌也能引诱我们蔑视天主的圣意,并在我们面前放置或真或假的困难,以阻止我们彻底执行。这里,我们尤其要提高警觉。有时,他引诱我们采取某种形式的保留态度:压制内心的愿望,对神圣的事物缄默不言;有时,郄怂恿我们寻求个人的满足,或随着本性的冲动,滔滔不绝,谈的过了分寸。在谈论神圣的事情上,我们所寻求的,不是个人的满足,而是他人的神益。敌人的手法不外是夸大或抑制天主的神恩,这是我们应该小心提防的。在帮助人的时候,我们好似伴同他越过一带沼泽:如果有踏脚石可以安步,即是说,我们的谈论对他有益,就不可犹豫,应该勇往直前;如果遍地都是污泥,没有放足的地方,即是说,我们的谈论对他无益,甚或足以引起他的见怪,就必须明智,暂时保持缄默,等到有了适当的机会再说也不迟。
这类问题必须作详细和深入的讲解,在信中是很难用三言两语道尽的。虽然如此,有些题材不宜当面交谈,更好用书信表达。如果天主愿意,希望不久之后能和你面谈,以便把事情讲得更加清楚一点。目前,卡斯待罗(Gastro)就在你近旁,你可以就正他,这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既然你要我在主内讲讲我对你的观感,我就坦白告诉你,如果你晓得怎样保持你所领受的一切,真是有福的。
愿至圣圣三沛降恩宠,使我们认清天主的至圣圣意,并能够撤底奉行。

(1,107-109,函8)
指导灵魂,用词必须准确。默祷应该从容自然,勿使心身筋疲力尽;健康的身体有助于祈祷的神工。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明白,天主对我们的爱是在于使我们对天主的爱日益坚强热烈,更彻底地排除足以阻碍持奉天主的种种思念。时时处处翁合天主圣意的灵魂,就是自己身体的主人。
威尼斯,1536年9月11日
愿基督的恩宠和圣爱时时处处助佑我们,支持我们。
两封来信先后收到。第一封信,我已作了详细的回复,此时,谅你经已收到了。第二封信,只有短短几行,是第一封信的补充;在此,容我作简单的答复。
信中你说,我感到一无所知,十分懦弱,等等。只这几行,已道出了许多。但是你又加上一句说,这种情况是接受了许多含糊不清的灵修指导之后才有的。我同意你的说法。浮浮泛泛的灵修指导,尚未了解实况而提供的建议,对当事人没有多大的帮助。不过天主晓得灵魂需要什么,自会及时给予补助。
所有运用思考的默祷都会使身体疲劳。然而尚有其它种类的默祷,容易做,不吃力,思考简单,对心灵和身体不加给什么的压力。这类祈祷不但不使身体疲劳,反能令人轻松安息,但是不能缺少下列两个条件:就是足够的营养和必要的休闲。所谓足够的营养,就是定时进食足够的食物;所谓必要的休闲,就是为了松弛紧张的神经,做些个人喜欢的事情,只要这些事情是美好的,或者无所谓好不好,至少不是邪恶的。
第二种情况,经常祈祷和献身于静观生活的灵魂较易遇到。他们层次受到失眠的困扰。这是因为他们在睡眠之前,做默想神工,运用头脑,致力于思考所造成的结果。这正中了人类的仇敌的圈套。他很会利用这样的时刻,提供许多美好的思想,叫他们的头脑动个不停;他的目的无非是扰乱他们的睡眠,损害身体的健康。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容发生的。身体健康的人能够做许多事,但健康差的人你不知道可叫他做什么。不过,健康虽能助人行善,也能帮人作恶:一个体壮力强,而染有恶习的人能够作出穷凶极恶的坏事;一个体力充沛,而献身于主的人却能够为天主作出伟大惊人的事业。
既然我不知道你所做的是那一种默想,所行的是那几类神工,除了上面所写的,不能再给你建议什么,除非卡塞雷斯另有指示。这里,却有一点我要一再强调的,就是你应注视天主,思念他是爱你的天主(我对此毫不怀疑),并要一心一意回报他的垂爱;你不应留意那些不好的念头,即使是丑恶淫荡的,只需你不故意去思念,一概置之不理;也不要注视那些懦弱和冷淡的感觉。即使像圣伯多禄、圣保禄那么伟大的宗徙,也不能完全摆脱这一类念头。应当知道,我得救,并不是由于善神提供给我的美好思想;我受罚,也并不是为了魔鬼、肉身、世俗提示给我的邪恶念头,天主要问我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是否努力与无限尊贵的天主结合为一。如果我的心灵结合天主,必然使肉身奉行他的圣意,不管我们的肉身愿意不愿意:这就是决定我们永生的生死之战,也是无限美善的天主所乐意见到的战绩。
愿我们的主,因他的无限仁慈和丰富的圣宠时时扶持我们。

上一篇:圣依纳爵罗耀拉(1491-1556)下一篇:神修指导的经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