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关于印发《中国天主教主教备案办法(试行)》的通知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3 分,共有 1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67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思想者5
2013-10-23 23:42:55 发表
应该这样!中国的事情要自己来干。不要其他人插手!
 
回复  支持[14反对[2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09-07 16:02:27 发表
被关在铁笼里的宗教.权力却没有.
 
回复  支持[20反对[1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04-17 12:14:59 发表
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没安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是非法的。
可中国共产党是无权救人灵魂
 
回复  支持[27反对[1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10-30 18:11:11 发表
是非跌倒
 
回复  支持[23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10-30 18:10:34 发表
是非跌倒
 
回复  支持[19反对[1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10-29 15:52:54 发表
主教祝圣最重要的条件没有?没有教宗的任命,那主教是假的,不得人心。
 
回复  支持[21反对[1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8-03 13:38:22 发表
多莫荒谬,我们中国既然搞“独立自主,自选自圣、自办的所谓《天主教会》,那为什么还要和梵蒂冈总扯关系,还讲什么“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什么在当信的上听教宗的、还讲什么罗马的、什么与世界一样的----”,那不是自找苦吃,叫别人骂咱们:挂羊头卖狗肉吗!你就干脆声明我们是搞我们自己的《中国的天主教会》或声称《中国特色的天主教会》,实际上我们现在也不就是这么搞的吗!那我们何必这样被动的叫世人都骂我们打着红旗(教宗)反红旗(教宗),挂羊头卖狗肉。我们中国十三亿人口怕啥呀!要么就实事求是的尊重信仰自由,融入世界大同。
 
回复  支持[27反对[1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8-02 00:46:59 发表
“护教者”先生:
          看来你是“真正民主”的铁杆捍卫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能包容不同意见,而是放肆无礼地让别人“闭嘴”呢 ?!你自称很懂天主教,但你并未讲出什么天主教的道理,表明你连“半瓶水”都不够,只是一个唯洋是从的人。对你这样的人,说多了也没什么用,只想对你说两点:
          一,你心目中的“真正民主国家”确实表面上(或曰形式上)信仰基督,但它们不是用主的慈爱和福音,而是用飞机、大炮、火箭、导弹输出它们的“真正民主”,在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等国家屠杀了数十万主的羔羊,这就是你认为的真正民主吗?这难道这是耶稣基督的意愿吗?你把这些历史上的殖民者、现时的强权暴虐与我们伟大的基督联系在一起,这是对基督教不可原谅的亵渎。
           二,你拥戴陈枢机是可以的,也并没有什么错误,但你不能不允许别人指出陈枢机言论的谬误。你既然连基督都敢亵渎,你既然可以违背国家大法、支持陈枢机反%共,为什么别人就不能批评陈枢机?你希望陈枢机当选下任教宗,但实话和你说吧:他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道理很简单,枢机团里的许多枢机都对他很有看法,每当听到对他的负面评论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脸红,心里很不是滋味啊!
点评!。。。什么?陈枢机?教宗。好不好,信徒尊奉教宗,圣经规定的教宗傅手在谁头上,谁就是主教
 
回复  支持[13反对[41]
本站网友 明明很爱你
2012-07-18 17:09:43 发表
无论共产党和爱国会怎么宣传,无论怎么雇佣枪手,我们这些顽固的天主教徒也不会相信,也不听你们的歪理邪说,自办教会让它见鬼去吧,一会一团快点灭亡吧,你们爱国会是我们天主教会的死敌,你们是魔鬼的代表。软弱的主教、神父们,醒一醒吧,学学上海教区的马主教吧,他是我们的榜样,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们还为天主作什么证,还传播什么福音,天主还没让我们致命,我们就这样了,如果真到那时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我想好不了哪去。让我们共同祈祷,坚定信德,为主作证,做一个勇敢的基督徒吧。
 
回复  支持[38反对[1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8 15:05:15 发表
“愚德”,何许人也?!评一封没有发出的贺信
愚德说的“一封没有发出的贺信”,实际上和《办法》一样,是根据政治需要临时拼凑起来的一件真实需要发出的讨伐文。怎见得,你从他对马牧的狠劲儿就可以看出。
1、请看:“一个中国的青年基督徒才受任主教职,就迫不急待地宣称自己与爱国会保持距离,无非是告诉人们:“我只爱教,不爱国;我只忠贞罗马,而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
2、还有更精彩的:“翻遍整个天主教历史,从耶稣基督到诸位圣人,没有一个是以背叛祖国和民族为代价去建设和发展教会的。那些圣人中也找不到一个是因为与自己的民族相对抗而成为英雄的。反之,因背叛祖国和人民,被本国的教会开除,被神长教友们驱逐的人不在少数。”
3、再看,“当上了主教,就是神长教友的公务人员,集所有人托付的责任于一身,不是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在你不敢在天主台前承诺“遵守宪法,爱国爱教”的时候,在你宣称“我不再担任爱国会所有职务”的时候,你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中国主教的资格。”请大家看一看,这三顶大帽子,三条大棒,还不把马牧压垮打倒吗?像一个写贺信的人说的话吗?希望一些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装模作样,让人看着很假,何必呢。
从第一点来看,愚德说退出爱国会就是只爱教,不爱国;我只忠贞罗马,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好大一顶帽子,这首先要置马牧于死地。但我们要问,退出爱国会怎么就有这么大的罪责呢?爱国会是什么组织呀!怎么有这么神呢?!怎么退出爱国会就是只爱教,不爱国呢?怎么就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呢?我们国家中有那么多组织和团体,他们都有爱国会吗?你不是把他们都放到不爱国,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的位置吗?在这里我们也同时不得不为这位仁兄担心,因为你在信口开河,任意鞑伐别人的时候,你把自己已置于与全国人民为敌的位置。因为全国13亿人民中,我估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没有参加爱国会,按愚德的说法,他们不是全都不爱国,全都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了吗???非也,因为是自称愚德的人,任意把一顶顶大帽子扣向别人的时候,却把自己放到了全国人民的对立面,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的位置。试图给别人扣帽子的人,却无意间把帽子扣在自己头上,可悲!
从第二点看,愚德的意思是马牧背叛耶稣,其实不然,这里,马牧声明退出爱国会,专务教会事业,这正是他非常爱耶稣的表现。而自称愚德的人翻遍整个天主教历史,从耶稣基督到诸位圣人,没有一个是以背叛祖国和民族为代价去建设和发展教会的。那些圣人中也找不到一个是因为与自己的民族相对抗而成为英雄的。反之,因背叛祖国和人民,被本国的教会开除,被神长教友们驱逐的人不在少数。愚德在这点上无意间倒是说了实话,这正说明全世界天主教徒本来就是很爱自己的国家的(包括中国在内),既然天主教这么好,你们为什么还要天天打压,为难天主教呢?还要在天主教头上加一个太上皇——爱国会,要把天主教搞乱呢?你们把天主教改造的面貌全非,不是原来的天主教,还能发挥天主教那么好的作用吗?你们这不是在拿着纳税人的钱,去办相反人民利益的事吗?你们对得起人民吗?对得起祖国马?是否你们自己的行动正在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
既然愚德翻遍整个天主教历史,从耶稣基督到诸位圣人,没有一个是以背叛祖国和民族为代价去建设和发展教会的。从这一点看不仅愚德很清楚,我们国家宗教管理当局也应该很清楚吧!这不是表明全世界无论哪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天主教徒,都是很爱国的吗?为什么你们非要说中国天主教不爱国呢?既然在这一点上你们都承认天主教徒是很爱国的,那为什么还要强加一个爱国会在天主教头上当家长呢?!为什么你们自己不组织个爱国会,也表明你们是爱国的呢?再进一步表明你们的意愿,把全国每个组织团体,都建立爱国会呢?
从愚德的第二点,已经很明显看出,天主教普世教会教导各国(包括中国在内)天主教徒爱自己的国家,为自己国家好好服务,以比国家法律更高的标准遵纪守法,因为天主教的戒律比国家法律严格得多呀!中国也不例外,请看一些实例:天主教对中国作出的贡献:一些传教士在传播天主教教义的同时,也把当时西方发达的科学技术带给了中国,其中包括天文历法、数学、农田水利、矿学、建筑学、物理学、生物学、哲学、音乐、艺术等,从而给中国科学技术和文化的发展以极大的推动力。数学方面,明朝著名科学家徐光启(官至宰相)积极向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神父(时人称“利氏为海内博物通达之君子”)学习科学技术,他同利氏合译了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创中国几何学之始,我们今天几何学上所用的“点”、“线”、“切线”、“弦”……等,大都是他们二人所创立。徐光启还在利氏的帮助下编译了《测量法义》、《测量异同》、《勾股义》等。其中提到的徐光启就是上海人,他不仅是当时的官员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和科学家。另外还建立许多医院,学校,包括许多大学,如震旦大学,辅仁大学,天津工商学院等等。关于天主教对中国的贡献,有许多人做过总结,专着,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只简单提出。有兴趣可看专论。
其实天主教不仅在历史上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就是在现在,同样为国家分忧,解难。比如,在很多地方,特别是根据农村地区的需要,开办诊疗所,孤儿院以及一些慈善机构。由于篇幅,这里不一一列举。更应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几乎全国所有几十个麻风病院,都是天主教人士和各地的修女,默默无闻地,不为名,不为利,不怕脏,不怕累,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在为那些麻风病人服务。有的,如薛玲修女,就为麻风病人付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关于天主教人士为麻风病人服务这方面有十几篇报道,特别是姜红梅修女写的“在商洛麻风病疗养院的日子”和一位修女写的“麻风病院的考验”等等,可随意查阅。
不仅如此,在这些麻风病院里,还有许多外国天主教人士。比如,韩国、印度以及意大利等国家的天主教人士,以天主的爱在为中国麻风病人服务。还有港澳台的天主教人士,以及海外华人天主教人士和我国的许多神长教友经常捐助、看望、慰问、服务于这些麻风病人。这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也是一样,这些天主教人士以天主的爱在为人类服务着。例如,目前天主教会在世界各地开办529所麻风病诊所。创下了许多可歌可泣,永远为人们怀念的壮举,也有许多默默无闻,鲜为人知的不平凡的服务。这在教会史上,千千万万个为服务他人而献身,甚至牺牲性命的事件数不胜数。像被列入圣品的法国达弥央神父死时只有49岁,却在麻风病人中间度过了16年,最后自己也被感染并死于麻风病。印度圣雄甘地从达弥央神父和其他类似行为中得出如下结论:“如果传教士,尤其是天主教的传教士,认定服侍麻风病人是一种可爱可喜的工作,那是因为任何服务也没有这种服务需要更大的牺牲精神。政界和新闻界所传述的英雄,哪个也不能同达弥央相提并论。反之,在天主教内追随达弥央神父的榜样而献身给麻风病人服务的,却有成千上万的人,这种英豪的根由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从以上实例也就否定了愚德在第一点对马牧的污蔑。或者说他没有真正了解天主教会,特别是没有真正了解普世教会。这么好的天主教会,为国家分忧,为社会解难,不是非常值得我们提倡和尊敬的吗!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还要打压天主教,实在不应该,实在让人寒心!
从第三点看,愚德说,在你不敢在天主台前承诺“遵守宪法,爱国爱教”的时候,在你宣称“我不再担任爱国会所有职务”的时候,你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中国主教的资格。真是奇怪,退出爱国会,就是不遵守宪法,就是不爱国只爱教。这显然是无知到把爱国会与国家宪法相提并论,你们那个组织或团体在开会或什么活动时,都要宣布承诺遵守宪法,都要宣布爱国。否则你们所肩负的职务,就自动丧失了呢?你们就不爱国了吗?这实在是不值得一驳了。说到主教是公务员,又是无知之谈。公务员是行政职务,主教是宗教的神职人员,怎么能混同一谈呢?退出爱国会就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中国主教的资格了,这又是对天主教的无知之谈。因为马牧的主教职务,是按照天主教的规定,由耶稣亲自建立的神品圣事上被祝圣为主教,其主教职务是天主赋予的。主教职务是宗教职务,不是世俗职务,不是国家公务员,也不是任何世俗政权能够随便剥夺的。如果国家的随便一个机构,为了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任意制造一个什么《办法》,就想剥夺天主教的主教职务,你们不觉得这是违法乱纪吗?!你们不是在给国家添乱吗?由此也可看出愚德既不了解国家法律,也不了解天主教,不知其为何许人也?连一个教友都不像,倒非常像一个政客。
最近发现,愚德竟把自己漏洞百出的“一封没有发出的贺信”放到了《天光报》上,这不是在玷污“天光”这个响亮的名字吗?不是在让《天光报》丢脸吗?是在不应该!!!
 
回复  支持[28反对[1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8 02:12:21 发表
从《中国天主教主教备案办法》看,政府再次将一会一团出卖,主教任命是一会一团的事,和政府无关,马主教失踪也是一会一团干的,也和政府无关。
反正一会一团里外不是人。
 
回复  支持[1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8 01:09:54 发表
天主教徒无刻意与政府对着干,为恶意破坏社会和谐;事实上作为天主教公民,基督信仰更要求我们每天为国家及政府官员祈祷,好使他们为人民寻求福祉,这是天主第四诫所要求的。但若掌权者不“替天行道”,反而妄用权威作出违反公义的行径,侵犯公民基本权利与良心自由,作为教友公民,我们会采取理性和平的方式进行抵制,为自己或弱小者争取与生俱来所应享的权利(如宗教自由)。可以说是“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 ,属于公民表达意见权利的一种体现。

洛奇
 
回复  支持[8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8 01:09:03 发表
“护教者”先生:
          看来你是“真正民主”的铁杆捍卫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能包容不同意见,而是放肆无礼地让别人“闭嘴”呢 ?!你自称很懂天主教,但你并未讲出什么天主教的道理,表明你连“半瓶水”都不够,只是一个唯洋是从的人。对你这样的人,说多了也没什么用,只想对你说两点:
          一,你心目中的“真正民主国家”确实表面上(或曰形式上)信仰基督,但它们不是用主的慈爱和福音,而是用飞机、大炮、火箭、导弹输出它们的“真正民主”,在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等国家屠杀了数十万主的羔羊,这就是你认为的真正民主吗?这难道这是耶稣基督的意愿吗?你把这些历史上的殖民者、现时的强权暴虐与我们伟大的基督联系在一起,这是对基督教不可原谅的亵渎。
           二,你拥戴陈枢机是可以的,也并没有什么错误,但你不能不允许别人指出陈枢机言论的谬误。你既然连基督都敢亵渎,你既然可以违背国家大法、支持陈枢机反%共,为什么别人就不能批评陈枢机?你希望陈枢机当选下任教宗,但实话和你说吧:他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道理很简单,枢机团里的许多枢机都对他很有看法,每当听到对他的负面评论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脸红,心里很不是滋味啊!
点评
 
回复  支持[0反对[1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23:43:40 发表
面对即将试行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备案办法》,圣奥斯定主教圣师的名句可应用于这些恶法上。他说:

        一条不公义的法律完全不是法律。《论意志的自由抉择,卷一,5节》

言下之意,人没有义务遵守,也不应遵守,否则便有份于不公义的事,并染指邪恶。天主的诫命,常高于世俗的法律,因为前者反映天主无上的智慧,并且是完全的美善的,能引领遵行者获致真正的快乐与幸福。

洛奇
 
回复  支持[9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12:59:43 发表
“愚德”,何许人也?!评一封没有发出的贺信
愚德说的“一封没有发出的贺信”,实际上和《办法》一样,是根据政治需要临时拼凑起来的一件真实需要发出的讨伐文。怎见得,你从他对马牧的狠劲儿就可以看出。
1、请看:“一个中国的青年基督徒才受任主教职,就迫不急待地宣称自己与爱国会保持距离,无非是告诉人们:“我只爱教,不爱国;我只忠贞罗马,而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
2、还有更精彩的:“翻遍整个天主教历史,从耶稣基督到诸位圣人,没有一个是以背叛祖国和民族为代价去建设和发展教会的。那些圣人中也找不到一个是因为与自己的民族相对抗而成为英雄的。反之,因背叛祖国和人民,被本国的教会开除,被神长教友们驱逐的人不在少数。”
3、再看,“当上了主教,就是神长教友的公务人员,集所有人托付的责任于一身,不是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在你不敢在天主台前承诺“遵守宪法,爱国爱教”的时候,在你宣称“我不再担任爱国会所有职务”的时候,你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中国主教的资格。”请大家看一看,这三顶大帽子,三条大棒,还不把马牧压垮打倒吗?像一个写贺信的人说的话吗?希望一些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装模作样,让人看着很假,何必呢。
从第一点来看,愚德说退出爱国会就是只爱教,不爱国;我只忠贞罗马,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好大一顶帽子,这首先要置马牧于死地。但我们要问,退出爱国会怎么就有这么大的罪责呢?爱国会是什么组织呀!怎么有这么神呢?!怎么退出爱国会就是只爱教,不爱国呢?怎么就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呢?我们国家中有那么多组织和团体,他们都有爱国会吗?你不是把他们都放到不爱国,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的位置吗?在这里我们也同时不得不为这位仁兄担心,因为你在信口开河,任意鞑伐别人的时候,你把自己已置于与全国人民为敌的位置。因为全国13亿人民中,我估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没有参加爱国会,按愚德的说法,他们不是全都不爱国,全都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了吗???非也,因为是自称愚德的人,任意把一顶顶大帽子扣向别人的时候,却把自己放到了全国人民的对立面,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的位置。试图给别人扣帽子的人,却无意间把帽子扣在自己头上,可悲!
从第二点看,愚德的意思是马牧背叛耶稣,其实不然,这里,马牧声明退出爱国会,专务教会事业,这正是他非常爱耶稣的表现。而自称愚德的人翻遍整个天主教历史,从耶稣基督到诸位圣人,没有一个是以背叛祖国和民族为代价去建设和发展教会的。那些圣人中也找不到一个是因为与自己的民族相对抗而成为英雄的。反之,因背叛祖国和人民,被本国的教会开除,被神长教友们驱逐的人不在少数。愚德在这点上无意间倒是说了实话,这正说明全世界天主教徒本来就是很爱自己的国家的(包括中国在内),既然天主教这么好,你们为什么还要天天打压,为难天主教呢?还要在天主教头上加一个太上皇——爱国会,要把天主教搞乱呢?你们把天主教改造的面貌全非,不是原来的天主教,还能发挥天主教那么好的作用吗?你们这不是在拿着纳税人的钱,去办相反人民利益的事吗?你们对得起人民吗?对得起祖国马?是否你们自己的行动正在与祖国和民族割断联系?
既然愚德翻遍整个天主教历史,从耶稣基督到诸位圣人,没有一个是以背叛祖国和民族为代价去建设和发展教会的。从这一点看不仅愚德很清楚,我们国家宗教管理当局也应该很清楚吧!这不是表明全世界无论哪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天主教徒,都是很爱国的吗?为什么你们非要说中国天主教不爱国呢?既然在这一点上你们都承认天主教徒是很爱国的,那为什么还要强加一个爱国会在天主教头上当家长呢?!为什么你们自己不组织个爱国会,也表明你们是爱国的呢?再进一步表明你们的意愿,把全国每个组织团体,都建立爱国会呢?
从愚德的第二点,已经很明显看出,天主教普世教会教导各国(包括中国在内)天主教徒爱自己的国家,为自己国家好好服务,以比国家法律更高的标准遵纪守法,因为天主教的戒律比国家法律严格得多呀!中国也不例外,请看一些实例:天主教对中国作出的贡献:一些传教士在传播天主教教义的同时,也把当时西方发达的科学技术带给了中国,其中包括天文历法、数学、农田水利、矿学、建筑学、物理学、生物学、哲学、音乐、艺术等,从而给中国科学技术和文化的发展以极大的推动力。数学方面,明朝著名科学家徐光启(官至宰相)积极向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神父(时人称“利氏为海内博物通达之君子”)学习科学技术,他同利氏合译了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创中国几何学之始,我们今天几何学上所用的“点”、“线”、“切线”、“弦”……等,大都是他们二人所创立。徐光启还在利氏的帮助下编译了《测量法义》、《测量异同》、《勾股义》等。其中提到的徐光启就是上海人,他不仅是当时的官员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和科学家。另外还建立许多医院,学校,包括许多大学,如震旦大学,辅仁大学,天津工商学院等等。关于天主教对中国的贡献,有许多人做过总结,专着,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只简单提出。有兴趣可看专论。
其实天主教不仅在历史上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就是在现在,同样为国家分忧,解难。比如,在很多地方,特别是根据农村地区的需要,开办诊疗所,孤儿院以及一些慈善机构。由于篇幅,这里不一一列举。更应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几乎全国所有几十个麻风病院,都是天主教人士和各地的修女,默默无闻地,不为名,不为利,不怕脏,不怕累,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在为那些麻风病人服务。有的,如薛玲修女,就为麻风病人付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
不仅如此,在这些麻风病院里,还有许多外国天主教人士。比如,韩国、印度以及意大利等国家的天主教人士,以天主的爱在为中国麻风病人服务。还有港澳台的天主教人士,以及海外华人天主教人士和我国的许多神长教友经常捐助、看望、慰问、服务于这些麻风病人。这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也是一样,这些天主教人士以天主的爱在为人类服务着。例如,目前天主教会在世界各地开办529所麻风病诊所。创下了许多可歌可泣,永远为人们怀念的壮举,也有许多默默无闻,鲜为人知的不平凡的服务。这在教会史上,千千万万个为服务他人而献身,甚至牺牲性命的事件数不胜数。像被列入圣品的法国达弥央神父死时只有49岁,却在麻风病人中间度过了16年,最后自己也被感染并死于麻风病。印度圣雄甘地从达弥央神父和其他类似行为中得出如下结论:“如果传教士,尤其是天主教的传教士,认定服侍麻风病人是一种可爱可喜的工作,那是因为任何服务也没有这种服务需要更大的牺牲精神。政界和新闻界所传述的英雄,哪个也不能同达弥央相提并论。反之,在天主教内追随达弥央神父的榜样而献身给麻风病人服务的,却有成千上万的人,这种英豪的根由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从以上实例也就否定了愚德在第一点对马牧的污蔑。或者说他没有真正了解天主教会,特别是没有真正了解普世教会。这么好的天主教会,为国家分忧,为社会解难,不是非常值得我们提倡和尊敬的吗!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还要打压天主教,实在不应该,实在让人寒心!
从第三点看,愚德说,在你不敢在天主台前承诺“遵守宪法,爱国爱教”的时候,在你宣称“我不再担任爱国会所有职务”的时候,你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中国主教的资格。真是奇怪,退出爱国会,就是不遵守宪法,就是不爱国只爱教。这显然是无知到把爱国会与国家宪法相提并论,你们那个组织或团体在开会或什么活动时,都要宣布承诺遵守宪法,都要宣布爱国。否则你们所肩负的职务,就自动丧失了呢?你们就不爱国了吗?
这实在是不值得一驳了。说到主教是公务员,又是无知之谈。公务员是行政职务,主教是宗教的神职人员,怎么能混同一谈呢?退出爱国会就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中国主教的资格了,这又是对天主教的无知之谈。因为马牧的主教职务,是按照天主教的规定,由耶稣亲自建立的神品圣事上被祝圣为主教,其主教职务是天主赋予的。主教职务是宗教职务,不是世俗职务,不是国家公务员,也不是任何世俗政权能够随便剥夺的。如果国家的随便一个机构,为了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任意制造一个什么《办法》,就想剥夺天主教的主教职务,你们不觉得这是违法乱纪吗?!你们不是在给国家添乱吗?由此也可看出愚德既不了解国家法律,也不了解天主教,不知其为何许人也?!l连一个教友都不像,倒非常像一个政客。
 
回复  支持[10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10:36:52 发表
网友评论       
7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6 10:23:20 发表
被一些教区开除的神父,成了天在线的精英,好枪手,专门攻击爱国会和教区的神长。可是他们被开,不是因为爱国会,而是因为他们个人的问题。
       
回复  支持[5]  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6 10:19:26 发表
天主教在线假忠贞的人实在太多。
       
回复  支持[5]  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6 08:14:25 发表
不要用宗教教义做演护来推行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
       
回复  支持[4]  反对[8
 
回复  支持[1反对[1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10:35:18 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17:27 发表
香港才几个教友,他们没天念玫瑰经吗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14:44 发表
陈日君之类洋奴你把福音传遍全港才有资格对爱国会指手划脚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06:10 发表
饭地缸和陈日君洋奴之类以宗教为掩护为己争名争利,哪是在为天主的爱,中国教友只是它们的棋子。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00:01 发表
洛奇这个争权争利狗怎能看到天主的工程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04:40:54 发表
古典马克思主义
 
回复  支持[1反对[1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10:32:46 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17:27 发表
香港才几个教友,他们没天念玫瑰经吗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14:44 发表
陈日君之类洋奴你把福音传遍全港才有资格对爱国会指手划脚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06:10 发表
饭地缸和陈日君洋奴之类以宗教为掩护为己争名争利,哪是在为天主的爱,中国教友只是它们的棋子。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10:00:01 发表
洛奇这个争权争利狗怎能看到天主的工程
       
支持[1]  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ip:       
2012-07-17 04:40:54 发表
古典马克思主义
 
回复  支持[1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04:38:45 发表
古典马克思主义主张所有宗教将会在历史的巨轮中自行消亡,但现今中共政权却拔苗助“死”,认为中国天主教“死得太慢”,便用“以假换真”的手法企图令天主教教义变质,以另类手段想加速我们快点进入坟墓里,采用各种积极介入协助我们早点“安乐死”。

当权者这样作,实在“用心良苦”,可惜却侮辱且亵渎了中共伟大的老祖宗马克思先生的“超人智慧与洞见”,擅自改动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教义,堕进了另类的修正主义的错缪中,对老马实在大为不敬。倒不如让我们这群该死的天主教徒“自生自灭”,让历史的洪流自行把天主教送往坟墓里去吧!

宗教局,你们害怕我们死得太慢吗?

洛奇

后话

有专家曾估计,若以现时基督信徒(天主教徒及新教徒一起)在国内增长的速度计算,五十年后的中国将有三分之一的总人口皈依了基督宗教。

我爱国,我喜见2062年的中国将成为领导世界的一级大国,不但GNP已超越美国位居世界之首,中国航天员成功登陆探索火星,普通话与英语同为最多人使用的世界语言,每次奥运会获取的奖牌数目最多,年年网球四大满贯赛事都有佳绩,连足球世界杯冠军也夺取过!但这些都是次要事。更重要的是:中国成为第一大国,并非单凭倚赖经济实力,而是以其德表及服务来赢取世人的赞许及尊敬!国内不但贫富的矩离收窄,人人安居乐业,族群和谐相处(台湾回皈祖国统一),每个人的尊严及权利均受保障重视;胎儿生命得到保护,婚姻家庭价值被高度提升。对外方面,中国也以自身的财富来协助其它发展中国家。

宗教方面,所有宗教都享有高度自由,中梵已建交多年,X鬼会早被取缔,但一众教友都自动爱国爱教,积极付出力量与所有善心外教人士齐心贡献社会、建立祖国。一会一团也由“大中华主教团”所取代,成员包括在国内及港澳台的所有主教,教宗也被中央政府邀请在天安门为百多万信众主持大型露天弥撒。中国教会更设有外方传教修会,派遣传教士及修女往欧洲及中东国家展开福传工作,中央领导人中也有个别的天主教徒….

中国天主教必会在祖国土地上大放异彩!黎明前的深夜是最漆黑的,就让我们提着灯耐心地守候,不要做胡涂的童女,但要做明智的童女(参玛25:1-14)。

最后,究竟是谁会给历史洪流送入坟墓里?谁会更命长? 大家心里有数…

给人骂王八蛋的

洛奇

(今天爱人不太开心,因她不想姓王,也不想给网友骂绝子孙,我们都想要孩子,敬请个别网友自重,要有文化修养,这也是我国还未成为一等大国的因由之一!)

 
回复  支持[5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7-17 02:24:22 发表
香港快讯

刚好回家,参加了由汤汉枢机所呼吁,陈日君枢机主礼、廿位神父共祭及三位执事襄礼的“良心见证,同心合一”弥撒,为马达钦主教的人身自由,上海教区及哈尔滨宗座署理区的的正常运作,被囚或失踪的主教神父,及非法主教的回头而献上祈祷。在埸估计超过八百多位修女及教友参加(因为预备好了的八百多块面饼都不够),圣堂都挤得水泄不通。弥撒前更有二百多位教友甚至外教人士在中联办总部外举行了的玫瑰经祈祷会。

陈枢机在讲道中指出,现今中国教会好像处于圣周六的境况中,天主默默无言,门徒所经历的好像是完全的失败,因耶稣已死并被埋葬,唯有圣母仍怀着盼望及坚强的信德,守候着圣子的复活。枢机鼓励我们效法圣母,祈求佘山圣母为受苦的中国信众转祷,使教会得享平安与自由。

在国内主的弟兄姊妹们,您们正忍受着严厉的信仰考验,可能感觉孤单无援,但您们千万别失却信心及希望,因为在汤枢机领导下,整个香港教区都为您们继续祈祷,普世教会都关心问候您们,要顶住啊!让我们在弥撒圣祭中相遇,在主内共融合一!
 
回复  支持[14反对[0]

 67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