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谨防“神圣慈悲玛利亚”假先知的误导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5-03 06:09:58 发表
猫比狗聪慧,猫有独立的猫格,狗却没有独立的狗格。狗对主人的愚忠,类似于基督徒对上帝的臣服那么荒诞。

《人类愚蠢辞典:揭穿人类社会自欺欺人的263种愚蠢现象》
[意] 皮耶尔乔治·奥迪弗雷迪 著  姚轶苒 译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睁开眼吧
2019-09-27 15:51:26 发表
天主教在线是土共的在线,又是梵蒂冈(方济各)在线
 
回复  支持[6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6-27 11:32:40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梵蒂冈不会告诉普通教徒:死海古卷证明现在的圣经不是原版

你告诉我们原版是什么?

https://wk.baidu.com/view/83fa4afebb4cf7ec4bfed001?ivk_sa=1023194j
 
回复  支持[7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6-27 06:32:23 发表
”信仰的统一,体现了神职人员在空间和时间上的统一。当我们接受新的教理时,新教理应该始终与之前的教理一致。

如果我们的主教会议上搞颠覆以往教理的革命,我们就会导致天主教会的分裂。

那些大声宣布改革和导致教会分裂的人都是假先知。他们寻求的不是天主羊群的益处。“一一萨拉枢机


 
回复  支持[10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6-26 19:33:3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梵蒂冈不会告诉普通教徒:死海古卷证明现在的圣经不是原版

你告诉我们原版是什么?
 
回复  支持[5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6-26 08:04:16 发表
怀着诚挚的心探求真理,真理本身会与你呼应。任何人、任何机构、任何团体告诉你的,都不算。
 
回复  支持[4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6-26 08:02:21 发表
梵蒂冈不会告诉普通教徒:死海古卷证明现在的圣经不是原版
 
回复  支持[6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6-22 10:58:08 发表
大师在今天的意义是率先走出虚无
——当代艺术的虚无主义背景与出走路径
撰文:旺忘望

原文刊载于《艺周刊》、《新视觉》


今天,在当代艺术领域,随处可见的一个事实是,因“绝对的瓦解”、“标准的丧失” 、“意义的虚空”而带来的形形色色的精致的颓废,怎么玩都行的态度既是一种游戏和策略又是一种虚无意识,而这种意识只不过是看透空虚后的一种空虚。美学的终结、艺术的终结 、艺术家的终结已不新鲜,各种启示未来的理想和警世的箴言也都无能为力。虚无是巨大的黑洞,它侵食一切有意义的能量,又如同一个失去重力的巨石,没有方向地滚动着,一路溅起无数的碎片,砸破了人的完整,也刮伤了人内在的精神朝向。

怎么对付这个精神中的顽疾和文化中的绝症?现在正强调文化强国之梦,企盼做新一轮的世界超级文化大国,那么,我们有必要深思和重新定位扫描“历史性现在”和“现在性的历史”。

近百年的历史是在大量地引进和拷贝西方文化。认识论、方法论和范式都是在西方文化的逻辑链上展开模仿与实践的,因此,西方堕入虚无的路线图必有我们不能逃脱的必经之路,所以,我们看到,在今天后现代的消解意义的大语境中,我们几乎与西方同步,甚至,在同台演出中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是“历史性现在”,我们追寻虚无主义流行的根源不得不从西方文艺复兴开始,那是一个充满乐观自信的年代,人使自己变得越来越独立自主,而所有给意义于人或物的东西逐渐失落了.这个破口随着历史的发展慢慢地变成不可缝补的大洞。达芬奇看出这个结果,知道如果以自己为出发点,数学就只能把事物变成殊相,而殊相则沦为机械,因此,在意义和价值的境界,人文主义无法找到共相。

人文主义的初衷是使人独立自主,但带来的后果却是始料不及的。这个不幸与人文主义最初的理想背道而驰,人是追求意义与价值的生物,按照神的形象创造,人这个被造之物是殊相层次的,不具有共相层次所具有的赋予意义的能力。一种文化和个人生活和价值体系,如果不是建立在更坚固的基础上,结果一定失去支撑,滑向虚无的深渊。

人类自从吃了知识树上的果子后,灵性和神性便死亡了,取而代之的是以自我为中心,企图僭越创造者的位置,骄傲,人性张扬,使人类一步步走向悲剧,彷彿应证着《圣经》的预言,显现着一个巨大的宿命。

在西方现代人成为现代人的关键,就是那种认为独立自主的人能够统一全部知识和人生的希望的幻觉终告破灭,思想家们扬弃了以往的那种理性的自信和乐观主义思想,人文主义的失败也导致很多思想家为了相同的答案,绕过许多圈子,他们就好象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圆型大房子中转来转去,寻找出口,但慢慢才发现房间原来是没有出口的。由于这个发现,人文主义由乐观转为悲观,人们便不再去追寻那个统一的答案了。

尼采敏感到在他之后人类将要经历二百多年的虚无主义,喊出:“上帝死了”。其实在根本上意味着共相的死亡,那曾给予殊相以真实、意义与价值的死亡。也就是说,人们置身其中的真实、意义和价值的虚无乃是超越界共相死亡的表征,正如海德格尔所言:现代是一个贫乏的时代,是一个遗忘存在的时代,如此的缺乏和没有就是现代虚无主义的真实内容。现代人的根本处境就是一种虚无处境,他们的命运就是无家可归。人的注意力逐渐转移到物质方面的不断进步,愈来愈忽略人的内心和文化需求,以无理性的态度来处理生命,导致现代人与自然、社会、上帝的疏离。

尼采之后,对虚无主义的各种回应和思考从没间断,各种诊断和药方层出不穷,其中海德格尔的思考和回应最有精神深度,他企图在神本主义和人本主义之间找到第三条道路,但最终因没有清明恒定的永恒共相为依托,使他的第三条道路充满了迷幻,直至堕入一种更加精致的虚无主义。

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加深了西方思想界更深的绝望,萨特的“人是一堆无用的激情”说出对人的失望达到顶点,克尔凯格尔的存在二分法又使整个思想界更加倾向非理性的解救之途。人以自己为出发点,断言人只是一部机械,但认为自己是机械的人,却不能象机械一样活着,他们只好违背理性,向上跃进,寻找一些对生命有意义的东西。整个西方一反以往时代,以理性主义为唯一的基础,转而去拥抱毒品的迷幻和东方更加虚无的神秘主义。人类,一旦中心价值动摇,不再接纳一位启示清明、绝对、永恒有位格的神,不接纳人之成为真正的人,也不接纳爱、自由和意义,结果会怎样可想而知。后现代的大氛围就是全面瓦解中心价值,从语言学、历史学、政治学、宗教全方位地展开理性的屠戮。

以虚无对抗虚无,如同抓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这是一个深刻的矛盾的悖论。无意义对人的粉碎是凛洌的.当堕落后的人本质里充满了怀疑,再没有什么能作为信仰时,也只能以金钱这个现时现报的短效价值充当绝对的意义.当尼采杀死了上帝,后现代杀死了人,人沦为空心人,在娱乐至死的生存状态里,无疑已是安乐死了。应该说当代艺术领域是一个重灾区,它的上空布满了虚无主义的阴霾,艺术家的人格也呼吸着这种污浊。从杜桑的达达思维,约瀚·凯奇的禅宗行动,以及之后的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村上隆等身上都能看到虚无主义的影子,那种挥之不去的无所谓、乱搞的心态,始终作用着他们的艺术言说。在商业营销策略的包装下,空虚堂而皇之地登台亮相,印证着一个根性匮乏、存在感淡漠的时代。

今天,我们必须看到西方的很多糟泊对我们的影响,我们在引进追仿他们的艺术语言时难免染上虚无之病.在当代艺术领域,随处可见破碎的形象、凋蔽的人性、虚无的表情、颓废的情绪,这样的精神状态物化出了没有心灵诚实只有玩世泼皮,没有存在关怀只有游戏把玩,没有内心追问只有标新立异,没有灵魂叙事只有肉体狂欢,没有诗性只有概念,没有心灵震撼只有眼球愉悦,没有星际畅想只有琐碎经验,没有永恒盼望只有及时享乐,这样的艺术生态怎么能够绿化出人的健康心理环境呢?虚无主义一路走来,为我们带来的是艺术的放纵、全人的死亡、生命的无目的、做事的无意义。可以断言,后现代不能给人类提供超越性的存在依据,它给出最确信的原则就是没有任何事物是绝对的,由此,我们看到更多空洞的新型假大空 、时尚混世魔王、故弄玄虚的投机者,他们共同汇集出艺术上空的污云淫雨,浇湿了人们积极向上的生命渴望,最为危险的是当代艺术又恰逢其时地翻出东方虚无主义这件内衣,穿在本来就体弱多病的身上,实现了后现代语境里的虚无主义大合围。

今天, 这些文化苦果我们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而同时又身不由己地为这样虚无的结果放大复制,再加上经济至上的时代精神,许多艺术家已被实用的判断这个资本主义逻辑所捆缚,当下的艺术已由美学化思维转变为经济思维和政治思维,几乎沦落为拜物教的香火,为赤裸裸的经济暴力美学化,殷勤地做着侍奉。

从五四运动以来,我们把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之后的西方当作榜样,但问题是,当我们进入现代化的同时,西方已在认真地讨论如何走出后现代了。西方人认为他们文化的没落始于人文主义,悲观源于理性的乐观。并已经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内在灾难事实,人的内心没有恒定的依靠,正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方式与永恒不变的共相分离,从而变乱了内在的基本向度,后现代一旦消解就加速了内在的毁灭,这种垂直关系的破坏就是虚无主义的根源。

当代艺术不能再讳疾忌医,一定要从多元视角中树起神性的一元,提升艺术创造中的正能量,我们不可能再乘上随机主义、功利主义、相对主义、怀疑主义这样的老爷车在今天的文化路线图上兜来兜去,我们更不能只是敏感于当下属世层面的表达而忽视人们日常经验中的内在挣扎和灵魂呻吟,在学术上我们不能只是智商的艺术、情商的艺术而没有最重要的灵商的艺术。

人是有责任的生灵,艺术是有灵性担当之使命的,正是这种责任,把人与神性联在一起,如果人与最高的真实失去接触,没有内在的约束,就会很自然地没有原则地去行事。陀斯妥耶夫斯基曾说过:假如没有上帝,我就什么都可以做。今日中国很多惊人、跌破人伦底线的大胆之作印证了这一说法。但歌德也说过:“没有谁应当反对上帝,除非他自己是上帝。而人生终于让人明白的是我并不是我的真正主宰”。

为什么西方重量级人物的良心之声却不曾被认真聆听?为什么人们都在追求进步时丧失先进,在行动中改变初衷,在表达时悖离真意,在追求真理时歪曲真理?我们迅速拿过来的很多理论,其实是自杀的工具。当艺术家无所谓、无原则地把玩艺术时,实际上却错过了真正有意义的事,甚至整个社会和受众都成为其达到名声、权力、享乐的目的之工具。在后现代语境下,艺术家自身灵魂被遮蔽,对真实活跃的神圣事物的冷漠不断加增,感知不到深藏事物之中的神性。这也正是中国至今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大师,即人类精神诉求的敏感者的根源所在。

今天讨论虚无主义与神性的话题并不是为赋新辞强说愁,而是有着切实的语境。中国的艺术家应抓住变被动为主动的契机,直指人心—进入灵魂,进入信仰,而不再是进入先进,进入西方,进入后现代。如果说中国当代艺术已进入多元化境地,那么强调超越性和神性的一元便是对虚无主义最大的抗拒。我们在这里指的神不是西方神学之中的神,不是思想理念、文字概念中的神,更不是文化、宗教里所指称的神,如果是这样,完全可以用解构来处置这个神,我所说的神,是指托住万有、永远神圣的生命,是宇宙的意义,是创始成终的信实者,是让人泪流满面、让灵魂震颤的又真又活的存在,是我们内在永远感动的源泉,这种上面来的能力,才是我们创造新文化的支撑,让我们进入,领受恩典。

2013.8.20
 
回复  支持[4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5-25 13:12:11 发表
20年内世界末日要是不来,很多人要崩溃。
 
回复  支持[3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5-25 12:53:01 发表
末日造势续
圣经告诉我们,今世的局面正在逝去,我们离审判越来越近,离耶稣的再来越来越近了!!
雅格  小德兰书屋  昨天

《圣经》告诉我们,今世的局面正在逝去,我们一天一天的离死亡越来越近,一天一天的离耶稣的再来越来越近。



的确,耶稣要带着他的权柄和公义来审判、刑罚这个世界,而且他的再来正在路上。耶稣的审判、死亡的时刻离我们越来越近。



耶稣在这一节福音里劝告我们,在今时今世,善用这个时候,抓住时机与天主和好是多么的迫切与重要。



耶稣向群众说,几时你们看见云彩由西方升起,就知道要下雨了;几时你们看到南风吹来,天就要热了。



那些生活在巴基斯坦、这些夜观天象的、深知时事的,他们看到这个征兆,就知道天要下雨,就有了预备。



可是我们呢,我们今天的基督徒有没有像世俗之子一样精明,能够辨认这个时代的征兆?



今天有多少的基督徒能够觉得这个时代正在慢慢的逝去?

今天有多少的基督徒能够知道我离死亡越来越近?

我们从地震当中、从洪水当中、从天灾人祸当中,能不能够看到天主给这个时代的警醒?

我们从我们的一个病痛,不管是大病也好,小病也好,从我们的病痛当中能不能够看到生命的无常?



魔鬼今天给我们一个错觉,使我们认为什么都是永恒的。

我们去购置一套房产,觉得房子是永恒的,子子孙孙与无穷世也。我们今天去做一个生意,我们今天哪怕是买一套衣服,我们都指望这个衣服一直穿到我们、穿跟我们一起到死,因为觉得它是永恒的。谈一个朋友也是这样。



把短暂跟永恒这两个不同的概念搞混淆了,不能够很好的去辨认这个时代正在慢慢的毁灭的一个征兆。



我们看到在近来的时候,天灾人祸越来越多,看到各种医疗的手段无法控制的疾病越来越多,看到今天是一个很健康的人,明天就去世,看到生命的脆弱与无常。



天主说今晚要收你的灵魂,你的财富要留给谁呢?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对人情世故、对时代的征兆,我们特别精明,好像这些人一样,什么时候刮风下雨都知道。



可是呢,在真正面对永恒的事情上面,我们就变成了瞎子。耶稣要来,我们要领受他的审判。有一天,我们要在他震怒的审判台前要站立,他要把我们像公羊与绵羊一样分开,你能够觉察到吗?



今天我们生命当中有很多的罪还没有悔改,整天整天的生活在危险当中,带着大罪去见天主就是地狱的审判,你能够觉察到这个危险性吗?



耶稣说,世俗之子比你们更为精明。所以耶稣说,假善人呐,你们知道观察地上及天上的气象,怎么不能够观察这个时代的时机呢?





今天我们看到这个时代,灾难,洪水、地震,在这些灾难后面,我们只知道哀伤、只知道害怕,却不知道从这些灾难的后面,看到有天主的审判。



天灾人祸是天主给这个世界的警诫,我们今天很难去认识得到。



今天我们读《圣经》、望弥撒、办告解,我们无法从《圣经》和圣事当中去领受基督给我们的那一份关于使命的催迫,基督催迫着你们要悔改。耶稣要如盗贼一样的来临,时时做好准备。



死亡无时无刻向我们逼近,你听我讲道的这十分钟,就证明你离死亡更近了十分钟;你生活在这个世上了一年,你就离死亡更近了一年。



越来越逼近,我们就要越来越做好准备,要快快的与罪恶分别,有什么亏欠天主的,有什么得罪人的,你快快了结,你快快把这些恩怨分清。免得有一天我们见到法官、见到了死亡,死亡把我们带到天主的面前,天主在他的公义当中把我们一审判,我们是有亏欠的,然后把我们交给天使,天使把我们押在狱中,在炼狱当中受死苦、受绝苦,而且还要担心自己的家人们能不能够得救,各种的痛苦折磨着我们。然后耶稣说:非等你还清最后一分钱,你绝对不能从那里出来。



所以趁你今天还活着,我要向父说,我得罪了天,得罪了你。所以我们今天在有生之日,我们要回到主的面前,因为我们今天的功过、我们今天的得失、我们今天在天主面前造恶造罪还是立功立德,都与我们的审判有关。
 
回复  支持[5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9-05-24 12:30:43 发表
“世界末日”迫近,天主教渐往玄幻小说发展。
 
回复  支持[4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2-09 14:50:33 发表
不练功,一场空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11-28 11:18:37 发表
天主教非修真之路、正善之门,更不是惟一真教,从其分裂出来的教派,无论是打着圣经或是耶稣、圣母的旗号,都是换汤不换药!
 
回复  支持[4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16 15:12:03 发表
关于“神圣慈悲玛利亚”、教宗方济各和假先知

作者: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博士,美国著名神学家。他的两本畅销书《奥秘,惩罚与胜利》及《伟大的战争已经开始》。



神圣慈悲玛利亚(MDM)的信息是可信的。据传说,她接受着来自天上的信息。我已经调查了全部的信息,以及所有关于这些信息的公开评论和批判。但是,在她公布的信息中,并没有发现一个错误。而且到目前为止,评论家们所发布的负面评论,最多也只是非决定性的及不足以令人相信的。

我没有发现她的信息与任何教义有抵触,或包含一个实际的错误。到目前为止,她的信息并没有被任何相关的官方教会权威禁止。当然,它们也没有受到教会的认可。

另一方面,她的几个预言已经实现了。而且她的信息与其它相关的合法来源,关于这个时期所给的预言相吻合。

另外,神圣慈悲玛利亚的十字军祈祷文与她公布的信息是同一种情形,正如上述。这样看来,好像是允许诵念它们似的。

因此,简言之,教会的信徒可以阅读并传扬神圣慈悲玛利亚所公布的信息,并且用这些祈祷文祈祷。

需要谨慎!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谨慎!并继续以祈祷和顺从教会及圣神来分辨。同时,谨记教宗乌尔班八世的话:“关于私人启示,最好是相信。因为,如果你相信了,而它又被证明是真的,你将会因你的相信而高兴,因为我们的圣母要求了它;但如果你相信了,而它则被证明是假的。那么,你将接受所有的祝福仿佛它是真的一样,因为你相信了它是真的。”

潜在的问题

从神圣慈悲玛利亚所公布的神圣信息中浮现出的严肃的问题之一就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将离开罗马教皇的职位(在他去世之前),以及他的继任者将是假先知(如同在默示录13章所论述的)。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信息,必须慎重地分辨考虑。这个信息是不是真的,我们不知道。

即使这个被公布的信息是真的,我们也必须永不要靠自己做诸如此类的决定…… 在这类问题上,我们必须等待教会的指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必须对教会保持忠实!我们从来没有私下获得许可相信教宗是无效的,除非教会最高正统权威指出他是无效的。

仔细地辨别

于是,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我们或许沉思并传播神圣慈悲玛利亚的信息…… 但是,我们也必须谨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批判性的关注)这个涉及新教宗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个人必须宣布下列各项:

1,        我接受普世天主教会关于教宗在断定信仰和道德的问题时,是不能错误的训导。,

2,        我接受,被近期枢密会议合理选举的教宗方济各(为正当被选举的教宗)。这包括“对于罗马教宗的法定训导权威,表示理智和意志上的敬重服从,即使他不是以正式的宗座权威发言”(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义,教会宪章第25条),天主教的每一位成员都被责成去服从教宗方济各。

时间会证明一切

在这个棘手的问题上,时间将会使事情更清晰。至于神圣慈悲玛利亚的信息是否应受批评,有两种可能:(1)除非因为她犯了教义上的错误,她的信息是不真实的;(2)或者她最终被教会当局直截了当地定罪。否则,当事件逐渐显露出来并成为事实时,她的预言将继续证实它们自己的真实性。

重要的问题及澄清

关于神圣慈悲玛利亚,人们现在问的最普遍的问题是:是否一位正当选举的教宗甚至能是假先知,正如她的信息所报告的。答案是:是的。

虽然它是可能的,但它的可能性也不高。因此,这怎么可能发生,一位正当选举的教宗能成为假先知(一位无效的教宗或一位假教宗)?

教宗保禄四世的宗座训导Cum ex Apostolatus Officio教导:如果任何人在选举教宗前是一位异教徒,即使他是被枢机们全体一致地(正当)选举出来的,他也不能是一位有效的教宗。

同样,法典188.4条(教会法规1917号)陈述,如果一位神职人员(教宗,主教,等)成了一名异教徒,因着法律本身的效力,他就失去了他的职务,不需要任何声明。

圣罗伯特·白拉敏,圣安多尼,圣方济各·撒肋嚼,圣亚丰索·利高烈,以及其它很多神学家都教导,一个异教徒不能是一位有效的教宗。

“然而,如果天主准许一位教宗成为一个声名狼藉的和顽固的异教徒,因着这样的事实,他将不再是教宗,而宗座的椅子将是空缺的”。圣亚丰索·利高烈 —— 教会圣师。

然而,教会法要求信徒必须假设我们有一位有效的教宗,除非教会最高权威另有正式宣告。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一位“假教宗”能够潜在地来自于一次有效的枢密会议,而这种认为并不构成一个错误的或“异教的”立场。

因此,事实上,对教权保持忠诚是可能的。同时,认为神圣慈悲玛利亚关于教宗是假先知的信息好像是真的;甚至教会自身也声明,这至少是可能的。

时间将会使这个问题更清晰

愿上主继续在祂的真理内指引我们,并忠于祂的教会与教宗!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 )博士的背景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博士是一位天主教神学家和受欢迎的演讲者。从(罗马的)圣多玛斯宗座大学获得他的博士学位;他的证书来自于道明会学术机构及若望·保禄二世学院(Washington DC);在美国主教团办事处工作;他的硕士学位来自于(美国)俄亥俄州的方济大学。他得到教会的授权教授神学。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博士是圣查尔斯神学院神学研究所(the Graduate School of Theology at St. Charles Seminary),南方天主教学院(Southern Catholic College),以及万福玛利亚大学的圣玛丽学院(St. Mary’s College of Ave Maria University)的一位院长,主席及神学教授。
他和妻子戴安娜共有八个孩子。他们住在美国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他以他的动态及可以理解的教学方式而闻名,他的书和演讲吸引着所有的听众。
 
回复  支持[9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16 15:12:03 发表
关于“神圣慈悲玛利亚”、教宗方济各和假先知

作者: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博士,美国著名神学家。他的两本畅销书《奥秘,惩罚与胜利》及《伟大的战争已经开始》。



神圣慈悲玛利亚(MDM)的信息是可信的。据传说,她接受着来自天上的信息。我已经调查了全部的信息,以及所有关于这些信息的公开评论和批判。但是,在她公布的信息中,并没有发现一个错误。而且到目前为止,评论家们所发布的负面评论,最多也只是非决定性的及不足以令人相信的。

我没有发现她的信息与任何教义有抵触,或包含一个实际的错误。到目前为止,她的信息并没有被任何相关的官方教会权威禁止。当然,它们也没有受到教会的认可。

另一方面,她的几个预言已经实现了。而且她的信息与其它相关的合法来源,关于这个时期所给的预言相吻合。

另外,神圣慈悲玛利亚的十字军祈祷文与她公布的信息是同一种情形,正如上述。这样看来,好像是允许诵念它们似的。

因此,简言之,教会的信徒可以阅读并传扬神圣慈悲玛利亚所公布的信息,并且用这些祈祷文祈祷。

需要谨慎!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谨慎!并继续以祈祷和顺从教会及圣神来分辨。同时,谨记教宗乌尔班八世的话:“关于私人启示,最好是相信。因为,如果你相信了,而它又被证明是真的,你将会因你的相信而高兴,因为我们的圣母要求了它;但如果你相信了,而它则被证明是假的。那么,你将接受所有的祝福仿佛它是真的一样,因为你相信了它是真的。”

潜在的问题

从神圣慈悲玛利亚所公布的神圣信息中浮现出的严肃的问题之一就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将离开罗马教皇的职位(在他去世之前),以及他的继任者将是假先知(如同在默示录13章所论述的)。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信息,必须慎重地分辨考虑。这个信息是不是真的,我们不知道。

即使这个被公布的信息是真的,我们也必须永不要靠自己做诸如此类的决定…… 在这类问题上,我们必须等待教会的指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必须对教会保持忠实!我们从来没有私下获得许可相信教宗是无效的,除非教会最高正统权威指出他是无效的。

仔细地辨别

于是,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我们或许沉思并传播神圣慈悲玛利亚的信息…… 但是,我们也必须谨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批判性的关注)这个涉及新教宗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个人必须宣布下列各项:

1,        我接受普世天主教会关于教宗在断定信仰和道德的问题时,是不能错误的训导。,

2,        我接受,被近期枢密会议合理选举的教宗方济各(为正当被选举的教宗)。这包括“对于罗马教宗的法定训导权威,表示理智和意志上的敬重服从,即使他不是以正式的宗座权威发言”(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义,教会宪章第25条),天主教的每一位成员都被责成去服从教宗方济各。

时间会证明一切

在这个棘手的问题上,时间将会使事情更清晰。至于神圣慈悲玛利亚的信息是否应受批评,有两种可能:(1)除非因为她犯了教义上的错误,她的信息是不真实的;(2)或者她最终被教会当局直截了当地定罪。否则,当事件逐渐显露出来并成为事实时,她的预言将继续证实它们自己的真实性。

重要的问题及澄清

关于神圣慈悲玛利亚,人们现在问的最普遍的问题是:是否一位正当选举的教宗甚至能是假先知,正如她的信息所报告的。答案是:是的。

虽然它是可能的,但它的可能性也不高。因此,这怎么可能发生,一位正当选举的教宗能成为假先知(一位无效的教宗或一位假教宗)?

教宗保禄四世的宗座训导Cum ex Apostolatus Officio教导:如果任何人在选举教宗前是一位异教徒,即使他是被枢机们全体一致地(正当)选举出来的,他也不能是一位有效的教宗。

同样,法典188.4条(教会法规1917号)陈述,如果一位神职人员(教宗,主教,等)成了一名异教徒,因着法律本身的效力,他就失去了他的职务,不需要任何声明。

圣罗伯特·白拉敏,圣安多尼,圣方济各·撒肋嚼,圣亚丰索·利高烈,以及其它很多神学家都教导,一个异教徒不能是一位有效的教宗。

“然而,如果天主准许一位教宗成为一个声名狼藉的和顽固的异教徒,因着这样的事实,他将不再是教宗,而宗座的椅子将是空缺的”。圣亚丰索·利高烈 —— 教会圣师。

然而,教会法要求信徒必须假设我们有一位有效的教宗,除非教会最高权威另有正式宣告。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一位“假教宗”能够潜在地来自于一次有效的枢密会议,而这种认为并不构成一个错误的或“异教的”立场。

因此,事实上,对教权保持忠诚是可能的。同时,认为神圣慈悲玛利亚关于教宗是假先知的信息好像是真的;甚至教会自身也声明,这至少是可能的。

时间将会使这个问题更清晰

愿上主继续在祂的真理内指引我们,并忠于祂的教会与教宗!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 )博士的背景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博士是一位天主教神学家和受欢迎的演讲者。从(罗马的)圣多玛斯宗座大学获得他的博士学位;他的证书来自于道明会学术机构及若望·保禄二世学院(Washington DC);在美国主教团办事处工作;他的硕士学位来自于(美国)俄亥俄州的方济大学。他得到教会的授权教授神学。

凯利·波伦(Kelly Bowring)博士是圣查尔斯神学院神学研究所(the Graduate School of Theology at St. Charles Seminary),南方天主教学院(Southern Catholic College),以及万福玛利亚大学的圣玛丽学院(St. Mary’s College of Ave Maria University)的一位院长,主席及神学教授。
他和妻子戴安娜共有八个孩子。他们住在美国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他以他的动态及可以理解的教学方式而闻名,他的书和演讲吸引着所有的听众。
 
回复  支持[5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16 15:11:38 发表
有两个被核准的私人启示特别值得在此一提。第一个是在拉法沙特(Sa Salette),圣母预告罗马将失去信仰,并成为假基督的宝座,教会要黯然失色,信徒将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教宗。第二个是在秋田(Akita),圣母预告撒殚的欺骗将潜入教会到如此地步,以致我们将看到(圣善的)枢机反对(恶劣的)枢机,教会将面临一次革命。还有其它可靠的天主教预言给予与我们这个时代相关的洞察力、预告和指导,每一位天主教徒应该对此有所了解。这些预言告诉我们:一位教会首领即将出现,世界将被他很多伟大的慈善行为所欺骗,这些善行是在一个虚伪的表面谦虚、奇妙的爱的外在魅力、及甜言蜜语之下完成的。通过他的教导,他鼓励人类追求一个崇高的人文主义,以取代天主。

一个大师般的骗子愚弄天主教徒是很有可能的:基督军团的创始人马塞尔神父(Fr Maciel),因着他表面上的正统观念、谦虚和所显示的神圣,甚至成功地欺骗了一位圣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教理甚至陈述在末世时期,许多信徒将被误导,尤其通过一个宗教欺骗(天主教教理675)。教宗方济各,你是一个损害教会教义、骄傲地宣告你联合所有教会的方案、引领天主教会进入分裂的骗子吗?你会如同一位当代创新者,因为容忍罪恶而获得世界的欢呼与称赞吗?你会很快举行一次投票表决:改编教会法规,容忍新式的罪恶,扭曲的人权,然后,迫使一个新的、忠于教会虚假教义的誓言吗?你打算在改变纪律、牧灵行动、全民投票的名义下,嘲弄天主教信仰吗?你决心要把个人良心推到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使之超越天主教教义吗?

在我们这个时代,远超过从前,撒殚想通过欺骗给人类带来极大的灵性损害。我们知道,假先知将伪装成一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犹太人和穆斯林的朋友。其实,他是那位已经进入天主的住所,为借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宗教骗局,误导并毁灭人灵的假先知。

教宗方济各,如果你是那位企图借着谎言窃取灵魂的假先知,那么,你会失败。默示录记载,假先知和假基督将被投入火海,他们将在那里受苦直到永远。“邪恶胜一时,天主胜一世”(可敬的富尔顿·希恩)。在此时期,教会要发生的事已被预告了,而且我们知道天主允许这些可憎之事发生,有一个好的原因。教会、要像基督一样,经历她的苦难、被钉十字架及死亡,然后,才能进入她的复活—— “新时代”(法蒂玛讯息;天主教教理677)。我们知道那些面对逆境、异端、背教和分裂,依然在信仰上坚定不移、持守真理——天主圣言——的信徒不会失败。教宗方济各,针对我的问题,不管你可能有什么样的辩解,时间会告诉我们真相。


对天主教徒

对天主教徒,我要说:我们生活在黑暗与危机四伏的时代,我们的信仰与道德在各方面受到攻击和压制,最邪恶的攻击来自教会本身。圣保禄在他致弟茂德前书中预告说“在最后的时期,有些人要背弃信德,听信欺诈的神和魔鬼的训言”(弟前4:1)。你们必须对圣经的预言——包括默示录,及可靠的圣母及当代的预言——所说的时代标记有所警惕。可靠的天主教预言所指的(圣经记载的)战争时期,将要在末世时期发生,事实上,临于今天的我们头上。不管什么将要来临,耶稣的天主教会将保持完整无缺,虽然只是残存的教会。耶稣许诺真理永不能被改变或击败!那些借着妥协教义使自己与教会分离的人,即便跟随一位教宗,也不再与真教会保持联合。

祈求分辨真理的恩宠,胜利是属于上主的!你们需要做的就是信任真理,这样,就可以避开偷窃你们灵魂的圈套。即使被诬告为缺乏容忍、怜悯、爱、不尊重人权,及面对不正义的评论,也不要接受一条假教义。愿主耶稣开启你们的眼睛,看清即将来临的任何可能的欺骗或谎言,它们以半真半假地、模棱两可的形式出现。愿上主不要允许任何假首领分裂教会。要祈求辨别的恩宠,使你们永不要否认真理。坚定於你们对圣言、教会训导、及圣事的信仰!无论耶稣的教会受到何等的攻击,天主绝不会允许她被摧毁(此时,圣若望·鲍思高著名的、关于伯多禄小船内部战争的梦浮现在脑海中)。或许会有狡猾的计划展开,为误导你们进入极大的背教——默示录中提到的第一印,这将是有史以来的最大欺骗。因此,要审查你们被告知的任何事,甚至是教宗方济各告诉你们的。因为人不单靠饼生活,也靠天主口中的圣言。否认或抛弃一条信德的教义(信条),就是否认及抛弃基督本身,正如茹达斯所做的。信徒必须警惕任何现代化幻想及相对主义所引发的、修改或摒弃教义的意图。

对天主教徒及善意的人们,我声明:现在需要警惕!不要让出自任何教会的谎言欺骗你们,不要错误地保持盲目的忠诚。随从自一开始就赐予我们的天主圣言。不要听信寻求接纳他们罪恶生活者所做的虚伪慷慨的呼吁,他们对抗天主的法规,可能不久会获得教会的批准,继续这样做。要知道:如果教宗带领教会陷入异端,教会的教义将是真实不变的。信徒怎么辨别是非呢——如果任何新训导声称耶稣容忍罪恶,那么,你们就知道这是一个谎言。事实是:耶稣虽然爱罪人,却常常明确地谴责罪恶。而且,耶稣绝不会违背祂的真理!

结语

教宗方济各,如果你意图使任何信条适应当今不敬神的世俗社会,或不再重视某个信条,比如:对罪恶的容忍,教会将不会同你一起,信徒们也不会同意。因为这样的背教将使你的教宗职位无效。我宁愿祈求你接受自己真实的圣召,更积极地维护、明确地推动神圣的信条,以此形成信仰的真实见证——福传者,塑造第三千年的圣者。此时,我只是鼓励所有天主教徒,在完全的信德内、敬爱并服从你——教宗方济各。但我也鼓励信徒要更清醒、并对时代的标记保持警惕。教宗方济各,如果你仍然决定允许信条的任何改变,那么,那时教会合法的领导阶层将明确告知信徒这类事件,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忠诚地回应。另外,只有对你——教宗方济各的爱戴、服从和祈祷;与此同时,按照时代的标记所预言的,保持正确的警惕和机警。

在基督内真诚的
凯利·鲍林
 
回复  支持[8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3-16 15:11:03 发表
给教宗方济各的一封公开信:你打算重新定义教会的教义吗?
        
2014.10.01

敬爱的教宗方济各:

作为一位天主教神学家,按照教会训导,我获得允许可以针对你的言论提出问题。因此,我愿借这封公开信提出我的疑问。

自从当选为教宗,你的许多行动和声明已经在不少天主教枢机中引起担忧。我以前也发表了一些文章,特别是关于你的言行仿佛是在应验我们这个时代可靠的天主教预言。担忧的焦点集中在:你的意思好像是要改变或修改天主教教义,并可能在关于信仰与道德上的教会训导方面做出牧灵妥协。
只是提出问题

我以这个问题开始:当本笃十六世在他就任之初所发表的著名讲话:“祈祷,使我不致由于害怕豺狼而逃跑”这句话,是否是指着你和你的同伙说的?你是否打算借着首先把注意力放在家庭上而误导很多人吗?例如:改变婚姻的意义、性道德观念的妥协及生命事件,因为家庭是社会及教会的基础。为什么你不再强调关于同性恋、同居、堕胎及避孕的教义?为什么你巧妙地把教会领导安置在推动教义妥协及改变的主要位置,而这一切已经导致了困惑?为什么关于教会的结构及信仰,很多方面“不得不”改变和予以修订,你打算引导天主教会制定一些扰乱人心的声明吗?为什么国家律法的改变好像是被怂恿为保持与(被提议的)教会改变的统一?两者的律法协调一致地、再定义并欢迎各式各样的罪恶?
这能成为对教宗有效性的一个问题吗?

客观上来讲,是不可能改变、摒弃或违背一条信仰的教义的。如我在另一篇文章里所论述的,教会训导告诉我们:甚至一位教宗也有可能会陷入个人的异端,如果他拒绝相信一条教义。如果是这样,实际上他已经使自己的教宗职权成为无效的。你拒绝相信一条信仰的教义吗?或者设法改变它,亦或事实上,不久就会改变?

圣多玛斯·阿奎纳确认,如果教会内的任何成员顽固地拒绝相信一条信仰的真理,就会失去所有信仰的恩宠。因此,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观点,使他成为一名异教徒。当教会首领对待一条教义好像它并不是教义,或宣布一条教义迄今已被反驳,于是把它作为一个公开的观点或问题来加以处理,或在专家们中间展开讨论,以此努力对它重新定义,再没有比这更大的丑闻了。这是核心的欺骗。更进一步说,当教会领导阶层说他们并不打算改变教会的教义,与此同时,却开始着手于貌似仁慈、事实上却把人引入重罪,并暗含着有意使一条教义做废的意图。

你不能改变教理的任何信条

虽然教理的信条不全属于绝对无误的范畴,但教理只教导真理,这真理是“一次而永远传于圣徒的信仰”(犹1:3)。明显更改教理中的任何教导,将客观地导向异端和背教。这教理是神圣教义的泉源,“教导教义的确实及正统文本”(FD 3),无误地“规范综合了天主教信仰的整体”(GDC 120)及信仰的“基本拯救的事实”(GDC 124)。无论你改变一条教义,或只是在牧灵特权的名义下(不管看起来是多么崇高的原因),许可违背一条教义,或不过是以容忍律代替它,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异端;甚至假借牧灵改革的名义改变教义,也不会使这改变合法生效。今天,普遍存在着一种激进的自由主义:被误导的怜悯、假慈悲,及在牧灵及符合时代的名义下的过分容忍。但只有把人引向天主的牧灵才是真正的牧灵。仁慈永不能被嘉奖为一个教义的代替品或相反教义。教义的真理不能适应信徒和时代,但是,信徒和时代必须适应教义的真理。一个新的或修订过的教会训导、抑或推翻或改变任何信仰的条例、或甚至给它一个与传统的真实教义不同的解释,都必然是异端。这就是你的计划吗?
耶稣基督是真理、道路和生命。除祂以外,别无救恩!祂是只完全存在于天主教会内的、所有神圣启示的圆满。天主教徒必须相信所有信条都是真的。为那些知道它的人,这“信德为得救是必要的”(天主教教理 183)。虽然教宗“对教会有完全的、最高的、普遍的权力”(天主教教理882),但这只有当他的职权是有效的、且在位期间才适用。你作为教宗的职务,委托你要忠实地保卫并正确地解释、我们的神圣救主托付给教会真正训导权的教义(玛16:18;18:18),而不是让你如同一个个人主体去玩弄权力和议程。虽然教会在“教义发展”上的训导,允许在对启示的表达和理解方面有真诚地进展,但她绝不会批准改变、抛弃或拒绝任何教义。

在圣经、圣传(教理)内赐给我们的“圣言”是不能被改变的。在可敬教义的形式下,传递给我们的、信仰的整个神圣真理是“超乎人类常识的智慧”,而且只有藉着对“上主深沉和真实的敬畏之情”才能明了及接受。号召信徒对整体教义有一个“信心的服从”是教会当局的职责,这植根于圣经和圣传内的教义,伴随着信仰的自由——绝不是“与真理分离”的自由,而常常是、并只是“在真理内”的自由。所有多元化的工作必须在完整教义内保卫信仰的统一。

代替号召人类皈依基督及教义的真理,以满全基督最伟大的委托 “你们往普天下去,使万民成为门徒,教导他们遵守一切真理并信而受洗。”一些人发现你的方式是以现世的想法及行为,寻求改编与妥协的教义,以适应现代流行的趋势,并屈从它们去迁就其它宗教的方针。教宗方济各,我们必须紧紧持守基督及祂的宗徒们托付给我们的、建基于圣经的整个信仰寄托(弟前6:20)。我们被召使基督的超性真理不言而喻,因为“相信的动机并不在於启示的真理,在我们的本性理智之光下,显得是真实和可理解的。我们相信是‘由於启示真理的天主本身的权威,他既不能错误,也不会欺骗,(也不能被欺骗)’(天主教教理 156)。但是,虽然天主不会欺骗,一位教宗却能够,尤其是带着一个虚伪的(假)谦虚的标记,和对人类(虚伪的)爱——那是炫耀而非真诚地实行。在这点上,一些人对你的真动机已经表达了担忧。

重申我的主要观点:教宗方济各,你不可能改变、修改或摒弃即便一条教义而不会破坏整个信仰寄托本身。“因为谁若遵守全部法律,但只触犯了一条,就算是全犯了”(雅2:10)。哪怕(首先)抛弃、妥协或改变最小、最不重要的教义,那么天主的全部真理就被连累。教宗方济各,你或许会更新或改变教会的传统,如同很多教会首领已经妥善完成的。但你不能改变教会的教义,甚或一个字母,甚至最不重要的教义,而不会使你的教宗职位失效(例如:再婚者的领圣体;教会对同性夫妇的祝福;改变圣体的含义)。一位教会首领允许任何教义在本质上的牧灵改变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必然会使修订过的牧灵便利不能与教义相容,也等于异端和背教。即便只使一条天主教义妥协,你就等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1]。事实上,致使所有天主教义失效。

你在带领教会走向大背教与大分裂吗?

教宗方济各,你是在组织一个新福传运动吗——为避免产生太多的疑问,而在一个渐进的策略下逐步宣布,以致将被许多人当做是教会的一个新鲜呼吸而予以接受?你是在形成一个虚假的合一团契,作为革新教会的一部分,为寻求在一个将导向新宗教仪式和可憎之物的“新世界宗教”中联合世上所有宗教吗?教会不能被用来适应当代世界,她的教义也不能为了适应其它宗派、信仰和社会时尚而变成包罗万象的。
无论你做了什么善事,不管你推动什么样的人道主义协定、或博得多大的声望,如果你带领信徒走入歧途,你只不过是一个假教宗!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现在你有两种选择:保持对基督真理的忠诚;或拥抱代替真理的谎言,也就是异端。以欺骗和狡猾的背叛传递这项谎言,将导致教会的分裂。
教宗方济各,不管你是怎样计划的,事实是:很多人发觉你已经在加强我们这个时期的灵性困扰。你对人的注意力好像超过对天主的,为取悦人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超过对天主,看似对罪恶中的人类的帮助超过按照十诫对天主应有的服侍与服从。

如果以上这些是真实的,那么,你在走向何方?你又在把教会带往何处?

假先知在我们中间吗?

教宗方济各,有很多关于假先知的圣经教导和预言,其中的一些好像在你身上予以应验。为什么你大力支持那些持异议的主教——推动异教的牧灵妥协、实际上是在寻求篡改神圣教义——而与此同时,却冷酷无情地解除、贬职、或剥夺其它广为人知的、对教义忠心耿耿的主教的权力?为什么你向那些根本不愿实践信仰、却一心一意违反它的人提供特别的牧灵关怀,而把大规模的敌意对准那些实践信仰并遵守教义的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在你的领导之下、好像恶魔般的、蓄意制造的、模糊地、改变教义的活动正在进行。
圣经对那些以谎言和鲁莽带领天主子民走入歧途的假教师发出警告。圣犹大说他们滥用天主的恩宠而堕入淫乱放荡。我们的上主也反复警告那些导致人们灵性堕落的假教师。耶稣讲了麦子和莠子的比喻,莠子的种子与麦子的种子类似,甚至农夫(神学家/护教者/主教)都难以辨别它们。因为魔鬼喜欢用真理掩饰谎言,利用美德为不道德的行为作辩护,并以扭曲的教义为异端作辩护,以致连信徒也被欺骗。耶稣确实警告我们要谨防假先知,他们披着羊皮而来,内里却是凶狠的豺狼。关于这类反面人物,圣保禄宣布:“即使是我们,或是从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给你们宣讲的福音,与我们给你们所宣讲的福音不同,当受诅咒。”(迦1:8)
教宗方济各,你是否是圣经已经预告的、那披着羊皮的狼?你是否是所预言的那将以谎言和欺骗带领教会进入分裂的假先知?你是那将要统治世界的、假基督的前驱——假若翰洗者吗?你是否如默示录所预言的,不久要面临死亡,可是那时,就好像发生了一个奇迹,你又从死者中复活?
 
回复  支持[13反对[3]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