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教会文献 > 文告 > 圣周四

1995年圣周四致全球司铎书

时间:2007-11-21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九九五年三月廿五日
 
白正龙译
台南:闻道出版社,1996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一九九五年圣周四致全球司铎书
1       荣耀归于童贞玛利亚,荣耀与光荣,荣耀归于至圣童贞!...

祂创造了奇妙世界,祂荣耀了祂自己的母亲。

作为祂的母亲,祂爱她,并听从她。

虽然祂是天主,但祂却尊重她的每一句话。

亲爱的司铎弟兄们!

请不要对我传统上在圣周四写给你们的这封信,以波兰文的玛利亚赞美诗作为开始而感到奇怪。我这样作是因为我愿意对你们讲述有关在司铎生活上妇女的重要性,而这一些是我从孩提时常唱的诗句,正可作为我谈论这个主题的导言。

这首赞美诗是讲论基督对祂母亲的爱,每一个人的首要和最基本的关系就是建立在孩童与母亲的关系上。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如同天主圣子对祂母亲所作的并且至今仍不断地进行的一般,向我们的母亲表达衷心的爱。我们的母亲是使我们获得生命的女人,她在她的怀中孕育我们并在痛苦中将我们带入世界,这是每位妇女在生产时所经历的部份。透过生子,每一个人与他的母亲之间就建立了一种特殊而又神圣的环结。

我们的父母因为将我们带入世界,而使得我们能够在基督内,藉着圣洗圣事而成为天主的儿女。而在我们父母和我们之间的这一环结上,在这里基督自己正是原始的典范,基督,司祭就以这些话,向祂永恒的天父说:牺牲与素祭已非你所要,你却给我预备了一个身体。全燔祭与赎罪祭已非你所喜。因此我说:上主,请看我来是为承行你的旨意,(希十5-7)。这些话在某些方面也含盖了祂的母亲,当天主圣父因圣神的德能在童贞玛利亚怀中形成基督的身体时,也要感谢她的同意:愿照你的话在我身上成就吧!(路,一,38)。

我们铎职的圣召得助于我们的母亲是何等的众多!经验告诉我们,通常一位母亲是如何常年地在她的心中孕育期望她儿子的铎职圣召。而为得到它的成功。则是以坚忍和谦卑的祈祷。因此,她不以她自己的私意,只以信德典型的效力,喜爱能在她的儿子的灵魂上看到向往铎职的开放花朵,这种期望将在适当的季节里结出果实的。

2       在这封信上我想反省司铎与妇女之间关系的课题。事实上,也是因为今天我们要特别重视妇女的课题。如同去年我们重视家庭的主题一样。事实上,今年九月联合国将在北京召开一个以妇女为题的重要国际会议,正如圣周四我要大家重视家庭一样。因此这一次我也要你们注意在1988年八月十五日我所颁布的“妇女的尊严”牧函。如同你们会想起这一文件是在1987~1988圣母年即将结束前所预备的,而在此段期间我曾在1987年三月廿五日颁布了一道通谕“救主之母”。这是我们的愿望,希望你们在今年重读“妇女的尊严”牧函。对此一主题的圣母学的观点。

与天主之母的环结在基督徒的思想上是基本的。首先不但在神学的层面上,是因为圣母玛利亚与降生的圣言以及圣教会,基督的奥体,之间的特殊关系,而在历史,人类学和文化层面上也是真实的。事实上,在基督教义上,天主之母的形象所表现的不仅是我们热心生活的泉源,也是为我们基督文化甚至为爱国家也有重要的启发性。这实在是很多国家历史中可得到证明的。例如在波兰最古老的文字的纪念碑就是波古罗契卡(天主之母)赞美诗。它曾激发我们的祖先为国捐驱,甚至在战场上捍卫正义。天主圣子之母成为个人和整个基督徒国家的最大盼望,而这个也是,在一般的情形下,告诉我们,在人性生活上女性(妇女)的重要性;而且,在特殊环境下,妇女在司铎的生活上的重要性。

我已在“救主之母”通谕和在“妇女的尊严”牧函上谈及这个课题,在其中我特别称赞那些妇女-母亲们、妻子们、女儿或姊妹-这些妇女对她们的孩子、丈夫、父母和兄弟所作的善事。我们谈论“妇女”不是没有理由的。我所写的正是要表达对这个论调的效力加以肯定。但无论如何,涉及司铎生活方面,妇女的临在是有一个特性的,需要我们作一特别的分析。

3       同时让我再回归圣周四,这一天,在礼仪上赞美诗的诗句是有特别的意义:

Ave Verum Corpus Natum de Maria Virgine﹒

Vere passum;immolatum in Cruce pro homine﹒

Cuius latus perforatum fluxit agua at sanguine﹒

Esto nobis praegustatum mortis in examine﹒

O Jesu dulcis!O Iesu pie!O Iesu﹒fili Mariae!

“万福!生于童贞玛利亚的真实肉躯,确为人类在十字架上受苦和被杀者。

祂那被刺开的肋旁流出了水和血。

为我们先尝了死亡的滋味。

啊,甜美的耶稣!啊,慈爱的耶稣!

啊,耶稣,玛利亚之子!”

这些话,虽然不属于圣周四礼仪中的言词,但却与它非常有关连。

最后晚餐,在此基督建立牺牲(祭品)和新约司祭的圣事,也是逾越节三日庆典的开端。它的中心是基督的圣体。就是这个身体,在被投入苦难与死亡之前的身体,在最后晚餐中被奉献为建立圣体圣祭的食粮。基督把饼拿在祂手中,擘开并交给祂的门徒说:你们拿去吃,这是我的身体(玛廿六26)。以这种方式祂建立祂圣体的圣事。这身体,当祂是天主圣子时,祂是得自祂的母亲,无玷童贞女的。然后,祂拿起杯来,祂以葡萄酒的形体的方式,将祂自己的血递给祂的门徒们说:你们每一个人都拿去喝;这是我的血,盟约的血,是为大众所倾流,以赦免罪恶的。(玛廿六27-28)。

同样的,在这里也是如此,这个赋予生命的血,是得自于童贞玛利亚的;这个所倾流的血,以完成救赎的奥迹,由于身体是得自于祂的母亲。因此能够-如同为我们人类,祂作为在十字架上的牺牲(Corpus immolatum in Cruce pro hommine),为我们和为所有人类成为永生的圣事,即得永生的神粮。因此,在Ave Verum里,到底何者是圣体圣事的赞美诗和何者是圣母玛利亚赞美诗呢?如同我们问:祂为我们先尝了死亡的滋味。(Eato nobis praegustatum mortis in examine)。

虽然圣周四的礼仪不谈及圣母玛利亚-伫立在十字架脚下-但这很难不意会到,建立圣体圣事正是基督肉体的苦难与死亡的预兆(Anticipatio),而这身体正是天主圣子在童贞圣母在领报时所成胎的。

为我们司铎而言,最后晚餐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基督对宗徒们说:你们做此事为纪念我(格前十一24),而建立了“圣秩圣事”。对我们这些作为司铎的人的之生活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崇高的基督中心的时刻,因为我们由基督、司祭,一位新约的司祭那里领受了司祭的职务。但当我们想到我们以基督的身份(in Persona Christi)所奉献的体血之祭品时,我们很难不承认圣母的在场。玛利亚给与天主圣子生命,为使祂能奉献自己,正如我们的母亲给与我们生命,而使得我们也能透过司祭(司铎)的职务,将我们与基督结合作为祭品而奉献。隐藏在这项使命之后,存在着我们由天主的手中领受的圣召,但在这里仍蕴涵着我们母亲的伟大的爱,正如在基督的牺牲之背面,蕴涵着圣母玛利亚之永不泯灭的爱一样。啊!母亲的职位是多幺的真实和不可思议,而在我们每年圣周四重新庆祝的圣秩圣事中,妇女(女界)的临在也是如此!

4       基督耶稣是至圣玛利亚的唯一子。我们很清楚地了解此一奥迹的意义;这是必须是如此的,圣子因祂天主性的唯一性使祂成为童贞圣母的唯一子。但也正是这项唯一性在某些方向却成为灵性(Spiritualitas)之多元性的最佳保证。基督,真人且是永恒天父之永远的独生子,在灵性计划中,就有了难以胜计的兄弟姐妹。因为天主的家园是包括每一个众人的,不只是那些藉着洗礼而成为天主的儿女,且在某一层面上,是包括整个人类,自从基督拯救了所有的人(男和女),并赋与他们成为天主儿女的能力开始。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基督的兄弟姊妹。

在思考司铎与妇女之间的关系的这一点上,除了母亲的形象外,这里也凸显出姐妹的形像。藉着救恩,在基督对所有被救的人所提供的兄弟姐妹情谊上,司铎是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分享的。

我们司铎中有许多人在家中都有姐妹;任何情况中,每一位司铎从孩提起,都遇见过女性。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家中,至少在邻居之间,在孩提的游戏中或在学校里,一种混合式的团体生活,为男孩和女孩的人格培育是非常重要的。在此,我们碰上了造物主的原始计划,祂在起初创造了人,“男性”和“女性”(参阅创一27)这一天主性创造的行为是世世代代绵延不断的。创世纪在这一章节是谈论婚姻的圣召,“因此男人要离开他的父母,而与妻子结合”(创二24)。这婚姻的圣召很显然地设定并要求在我们生活的环境,是由男女双方所建立的。

无论如何,在这种背景上,所掀起的不只是婚姻的圣召,而且也包括铎职圣召以及献身生活的圣召。这些都不能在孤独隔离中发展的。每一位铎职的候选人,当他跨入修院的门槛时,在他背后,都有自己家庭和学校的经验,在家庭与学校中,他都遇见过他同年龄年青人,包括男女两性。为能生活为一个成熟且毫无困扰的独身生活,一位司铎应在他身心的内在发展上,妇女如同姊妹的形像似乎是非常重要的。在基督内,男人和女人都是兄弟与姊妹,独立于任何家族关系的环结,这是一个普遍的环结,也就因这个关系,司铎能对任何环境开放,既使是一个种族文化都非常陌生的环境中,他也知道他必须走向所有男人和女人。因为他是被派遣到他们(男人、女人)中间以一个纯心灵的父职来服务他们的,这项父职使得“儿子”和“女儿”在上主内得他为父。(参阅得前二11;迦四19)。

5       当然,作为姐妹的妇女,代表着妇女心灵内在美的一种特别的展现;同时它也是一种启示,启示她们在某些意义上是“隔离的”(set apart)。如果司铎,藉着天主圣宠的助佑,并在童贞圣母玛利亚特别的眷顾下,逐渐地发展这样的一种走向妇女的态度,他将会看到他的圣职受到很大的信任,特别是那些他所正视关怀的,同时年龄或生活状况的妇女,都可以姐妹和母亲的形像来面对将妇女视为姐妹的形像,在我们基督文明中应视为重要的课题,在基督文明中,无数的妇女对都成为任何人的姐妹。由于她们这种对待邻人的典范态度,特别是那些有需要的人的作法。(以姐妹之情待人)。一位“姐妹”是无私的保证;在学校里,在医院里,在监狱以及其他任何社会服务的领域。当一位妇女保持(独身)时,在她因着使徒性的献身或是为邻人而慷慨献身,而将“自己奉献而作为姐妹”,她已发展了一种特殊心灵的母亲职(spiritualem maternitatem)。这种以作“姐妹”之女性无私的奉献,照亮了人性存在,唤醒人类更好的意识。即人类是有能力且经常可从对那些自由善心奉献的感激之中脱颖而出。

因此母亲和姐妹的幅度正是妇女和司铎间关系的两个基本幅度。如果这一种关系,在一种安祥和成熟的方式中发展,妇女在她们与司铎的接触中遭遇特别的困难;例如,她们就不会在告解(和好)圣事中,遭遇困难而不敢告罪了。至少,她们可以在任何形式的使徒工作上,与司铎合作。因此,每一位司铎都有一个很大的责任去发展一种纯真的方法,即以一位兄弟般面对妇女,一种避免产生任何混淆角色的方法。在这一观点上,圣保禄宗徒规劝他的弟子弟茂德要对待“年纪大的妇女如同母亲,以完全纯洁的心对待年轻的妇女如同姐妹”(弟前五2)。

如同玛窦福音记载的,当基督声明“人能因天主国的因素而保独身,宗徒们曾感到困惑(参阅玛十九10-12 )”。耶稣稍早曾声明婚姻的不可拆散性,而这项真理曾在宗徒们当中,引起激烈的反弹:“人同妻子的关系,如果是这样,倒不如不娶的好”(玛十九10)。当然。他们的反弹正是违反耶稣所说的诚信的真理(观念)。但师傅(耶稣)就运用他们的误解,来导引他们进入一个又狭又窄的思路去思考,因天主国的缘故而守独身的观点。祂因而意愿的要肯定婚姻是有特殊的尊严以及圣事的神圣性,但为基督徒,仍存在着有另一条道路:即是一条并非逃避婚姻,而是为天国的缘故,而自觉的选择独身的生活。

在这一观点上,妇女只能是司铎的姐妹。而她们作为姐妹的尊严是必须得到他(司铎)自觉性的鼓励。保禄宗徒,是度独身生活的,他写给格林多教友的第一封信就说:“我本来愿意你们众人都和我一样,可是每一个人都有他各自得自天主的恩宠,有人这样,有人那样”(格前七7)。对他而言,那是毫无疑问的,婚姻与独身都是天主的恩惠,都是需要特别加以保护和鼓励的。当他在强调童贞的崇高性的同时,他并未贬责婚姻的价值。每人都有各自的神恩;这两者(婚姻与独身)都是圣召,是需要每一个个人在天主圣宠的协助下,去设法寻找自己追随圣召的路(去抉择自己的生活)。

独身的圣召都需要自觉的对一个人的感性与生活态度特别谨慎的警觉来加以保护的。特别的是,这独身圣召应为那些遵守西方教会教规,并为东方教会高度尊敬而因天主国的缘故而选择独身的司铎们来共同维护对自己圣召的诚信。这样的一种保护并不表示婚姻本身有什幺不好,而是表明对他而言,他的道路是一条截然不同的。舍弃这条道路对他而言,就是他自己破坏他对天主的信诺。

天主经上说:“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在我们现今这种沾染享乐主义,自我中心以及耽于肉欲思想的文明社会,上述天主经的话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到处不幸地充斥着色情照片,贬低妇女的尊严,并且对待她们有如只是性欲的对象。今日文明的这些观点,当然不可能有助于男性的诚信(fidelitas),也无益于为天主国缘故的独身生活。因此,如果司铎不自我努力奋斗捍卫自己,对天主的真实的信德、望德和爱德,他就很轻易陷入来自世界的诱惑。在这个圣周四里,亲爱的司铎弟兄们,我怎能疏于给你们写信,以便规劝你们要忠心于基督恩赐我们独身的宏恩呢?在这独身的恩宠中,是含有一个为我们每一个人和整个教会的精神宝藏。

今天我们的思想和祈祷全以一个特别的方式归于我们那些在这一方面(独身)遭遇困难的司铎弟兄,也特别为那些因女人的关系而离弃司铎圣职的弟兄们。让我们完全托付给至圣童贞玛利亚,司铎之母,并请在教会史中曾经历过种种困难时刻,难以数计具有圣德的司铎们代祷,也让我们为他们祈求,使他们返回原先意向的恩宠(参阅默二4-5)。我自己圣职生活的经验,我相信为每一位主教都是真实的,肯定这项回头是可能的,即使在今天也不在少数。天主在圣秩圣事中对人常是信实的。

6       在这一点上,我想要提及一项较广泛的课题,就是妇女在建立教会使命上的角色问题。梵二大公会议,在教会宪章的第二、第三章里,当它表明教会首先是天主的子民,而后才是一个圣统的结构时,可说是完全抓住了福音的逻辑精神。教会首先,更是首要是天主的子民,因为它所有的肢体(成员),无论是男人或女人,每一份子都以其特有方式分享基督的先知,司祭和王者的使命。当我邀请你们重读大公会议的文献时,我愿意自己在此划出一些来自福音的反省。

正在祂升天之前。基督命令宗徒们说:“到普天下去,向万物宣讲福音”(谷十六15)。宣讲福音就是实行先知使命的工作。这些先知使命在教会内是有各种不同的形式,是按照不同神恩赋与每一个个人的(参阅弗四11-13)。在那环境中,当时也曾是宗徒们的一个问题和他们本身特别的使命,这项任务曾委托给某一些人。但是如果我们再细心地阅读福音的叙述,特别是若望的记载,我们不能不对这个事实感到震惊,即是这个先知的使命,以它的宽广和变异性来思考时,是赋与男人同样也赋与女人的。例如,只要谈及撒玛利亚妇人和基督在息哈尔的雅各伯井旁的谈话就够了(参若四1-42):这是对她,一个撒玛利亚妇人并且是一个罪人,耶稣向她启示真正朝拜天主的深义,天主并不在意地点,而是在于那朝拜祂者的心意与态度“以心神和真理”。

而对于拉匝禄的姐妹,玛利亚和玛尔大,我将要说些什幺呢?概略的说,谈论到“默观”的玛利亚,是指出基督给予默观生活是优于活动的肯定(参阅路十42)。然而更重要的是。圣若望所记载复活她们的弟弟拉匝禄的事迹:“我是复活,我是生命;谁相信我,纵然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相信我的人,永远不会死亡”(若十一25-26)。逾越奥迹就是归纳在这几句话里,却对一位妇人启示了。

但是,让我们继续福音的叙述,并且进入到受难史的叙述。妇女们曾紧跟着耶稣,沿着十字架的苦路上以及在祂死亡的时刻的事实,不是无可争论的事实吗?一位男人,基勒乃人西满,是被迫而背十字架的(参阅玛廿七32);但却有许多耶路撒冷的妇女,自动的沿着苦路,一路表现她们的同情心(参阅路廿三27)。弗洛尼加的形像,虽然这并不是圣经的记载,却更阐明了耶路撒冷妇女们沿着苦路(Via Dolorsa)所表达的情愫。

在十字架旁,只有一位宗徒,载伯德的儿子若望。但在那里却有许多妇女(参阅玛廿七55-56);根据传统的说法,基督的母亲曾经在往加尔瓦略的路途上跟随着耶稣;载伯德儿子们,若望和雅各伯的母亲撒洛美;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以及玛利亚玛达肋纳。这些妇女都是耶稣死前痛苦的大无畏见证人;在耶稣尸体被抹油和被埋葬在坟墓里时,她们都在场。在埋葬耶稣之后,在安息日前一天快结束之前(安息日黎明之前),她们都离开,但是却是存着只要一到许可的时刻,就立刻再赶回来的意向。那些在节日后天清早,第一批赶到坟墓的正是她们。她们是空坟的首批见证人,再者她们也是首批去告知宗徒们的人(参阅若廿1-2)。玛利亚玛达肋纳,则逗留在坟墓旁痛哭,却是第一个遇见复活的主,祂派遣她到门徒(宗徒)那里,而成为基督复活的第一位报信者(参阅若廿11-18)。因此,东方的传统几乎把玛利亚玛达肋纳,排在与宗徒们同等的地位是有好理由的,因为她是第一位宣讲耶稣复活的真理,接下来才是宗徒们和基督的门徒们。

这些妇女和男人一样,都有份于基督的先知使命。同时也可以说她们也同样分享基督的司祭与王者的使命。信友(平信徒)的普遍司祭职和王者的尊严都同属男人和女人两者的。对于这一观念最有启迪作用,只要细心阅读圣伯多禄宗徒前书的经文(伯前二9-11)和梵二教会宪章(LG10-12;34-36)各节即知。

7       在梵二教会宪章中,天主子民的那一章,紧接着就是讲论教会圣统结构的一章。这里所指的就是公务司祭职,因着基督的意愿,这项职务只许给男人。今天在某些地方,妇女不得祝圣为司铎的事实,已被解释为一种歧视的形式。但这个个案真是如此吗?

当然的,问题可能是以这种口吻提出的,即如果圣统的司祭职在行使“权力”时,赋有社会地位的特权。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基督的计划中,公务司祭职并非代表一项统治,而是一项服务!任何人将它解释为一种统治,必然是远离基督的意愿,基督在晚餐厅是以给宗徒们洗脚开始了最后晚餐。祂以这种方式来强调祂在那一个晚上所建立的司祭职的“公务”特质。“因为人子不是来受服侍,而是来服侍人的,并交出自己的生命,为大众作赎价”(谷十45)。

对的,亲爱的弟兄们,我们今天仍如此尊敬它是我们特别的产业的司祭职,是一项公务的司祭职!我们是在服务天主的子民!我们是在从事它的使命!我们的这个司祭职是必须由每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的。基督的三重使命,即先知、司祭和王者的使命上,共同参与而得保证。而且不只圣秩圣事是公务性的;最重要的是包括圣祭圣事本身也是公务性。当基督证实“这是我的身体,将为你们而牺牲……这杯是我为你们而倾流的血,所立的新盟约”(路廿二19,20),祂启示了祂的最大的服务;救恩的服务,在这项服务中,天主的独生子和永生的圣子。在一种最圆满且是最深奥的意义下,成为人的仆人。

8       除了基督,仆人之外,我们也不能忘记的一位,即是婢女,圣母玛利亚。圣路加告诉我们说,在领报时,那决定性的时刻,圣童贞女以这些话来表明她的“意愿成就”(fiat)“看,我是上主的婢女”(路一38)。司铎与妇女,如同母亲和姐妹般的关系就更充实了。拜圣母学传统之赐,以另一个观点看;那是效法圣母玛利亚,婢女般的服务。如果司铎职依其本质是公务性的,我们必须度一个结合于圣母玛利亚,上主的婢女般的生活。那时我们司铎生涯将在她手中得到保护。确实在她的心中,而我们也就有能力向每一个人开放了。在这条路上,我们的司铎职,在所有的幅度里,都将是有收获的并且是救恩性的。

愿至圣童贞在我们司铎职一年一度庆典上,特别眷顾你们,她的爱子们。愿她特别的在我们心中,激起成圣的热烈爱火。当我写那篇“我要给你们牧人”劝谕时,我说:“新的福传工作需要新的福传者,这便是那些认真活出司铎生命与精神的司铎们,视为迈向圣德的特殊途经”(82节)。圣周四,以使我们回归我们司铎职的原始,提醒我们有责任为成圣而努力,作为托付给我们牧灵服务上的人,无论是男是女,作他们的“圣德的牧者”(minister sanctitatis)。在此一光照下,我们看到圣职部的建议是多幺适切:每个教区必须在耶稣圣心节或在其他按各地方需要和牧灵惯例确定的日子里,举行“司铎成圣日”的庆典。我自己也做这样的建议,我切望这一天将可帮助司铎们能度一个更肖似善牧基督圣心的生活。我呼求教会之母、司铎之母、圣玛利亚,眷顾你们大家,并以最大的情怀,我颁赐给你们我的祝福(降福)。

发自梵蒂冈,1995年3月25日,圣母领报节

若望保禄二世

 

 

***************************************************

2005年3月18日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圣周四致全球司铎信

 

亲爱的司铎们!

 

1.    在这圣体年,我特别高兴在这圣周四和你们一年一度在精神上会面。这一天是基督爱的日子,祂爱我们‘至到底’(若13,1)。这一天也是建立圣体的日子,我们司铎的日子。

 

当我在医院治疗时,和生病的人在一起,在弥撒中把我的痛苦和基督的痛苦结合,我想到你们,所有的司铎们。我愿意和你们一起默想有关司铎的精神。

我让自己由建立圣体的话来引导。这些话,我们每日以基督的身份(in persona Christ)来宣布,使到在加尔瓦略山上的唯一祭献重现在我们的祭台上。从这些话中,清晰地流出司铎的精神:如果教会以感恩祭生活,司铎的存在应该与“感恩祭形式”这个特别名份相连。建立圣体的话,对我们不只是成圣体的公式,也应该是“生命的公式”。

 

一个深深地刻印着“感恩”的生命

 

2.    《Tibi gratias agens benedixit》每一台弥撒,我们不但记忆,甚至重新活出耶稣在第一次分饼时的心情:感恩的心情。感恩是《感恩祭》的基本态度。这感恩的表达,是整个圣经的精神,赞颂天主的美善。天主爱我们。祂时时眷顾我们,不断地救赎我们。

 

在感恩祭里,耶稣为我们、和我们一起向天父谢恩。耶稣的感恩如何不能形成司铎生活的一部分?司铎为了他一生所领受的许多恩典,应该知道发挥谢恩的精神:尤其是他负有使命去宣传的信德的恩典,司铎的恩典使他一生为天国而奉献。我们背负着自己的十字架──我们肯定不是唯一背负十字架的人!──但是我们所得到的恩典是如此丰盛以致我们不能不从内心来歌唱我们的赞主曲。

 

一个“付出”的生命。

 

3.    《Accipite et manducate…Accipite et bibite》基督从爱的天主之圣三生活中汲取了舍弃自己的泉源,最高的表现是祂十字架上的牺牲,最后晚餐是这圣事的预像。我们不能只是重复祝圣的话,而完全没有感受到要符合它的精神动力。某方面来说,司铎应该学习如何慷慨及真实的说道:“你们大家拿去吃”。说实在的,如果他知道奉献自己,为团体及所有需要的人服务,他的生命就有了意义。

 

其实,耶稣对祂的门徒的期待就是这点,如圣史若望在记述耶稣为门徒洗脚的事迹所强调的。这也是天主子民对神父的期待。司铎在被祝圣时所发的服从愿,在祝圣圣油的弥撒中重发这誓愿,在在都因他和感恩祭的关系。为爱而服从,放弃自己合法的自由为服从主教的决定,司铎亲身体验这句话《你们大家拿去吃》。基督在最后晚餐时,藉这句话把自己交托给教会。

 

一个被《救赎》的生命为了去救赎。

 

4.    《Hoc est enim corpus meum quod pro vobis tradetur》。基督交出了自己的体血,为救赎人类:整个的人及所有的人。这救赎是全面的,也是普世的,因为没有人被排除在基督之血的救赎之外,除非他自由的拒绝。《Qui pro vobis et pro multis effundetur》。这是为《大众》而献出的牺牲,如圣经(谷14,24;玛26,28以及依53,11-12)告诉我们的。这典型的闪族表达方式,一方面指的是被唯一救主基督救赎的大众,一方面也指是整个人被救赎:基督的血是为“你们及众人倾流”,如同一些翻译正确的指出。基督的圣体的确被交付为使“世界因此得到生命”。(若6,51;若一,2,2)

 

司铎在礼仪中,在教友收敛静默中,重复基督可敬的话,拥有宣告这救赎奥迹的特权。然而,如果自己没有亲身体验到这救赎,又如何使到这宣告有效呢?我们是第一个从内心被这恩宠所触动,使我们从软弱的状态中提升,使我们能以孩子的信心喊道“阿爸,父啊!”(迦4,6;罗8,15)。这使我们决心在全德的路上前进。其实,圣德就是救赎的完美表现。唯有当我们的生活充分地表现出是被救赎的,我们宣讲的救赎才成为可信的。同时,每次当我们意识到基督愿意救赎全人类,就不能不重振我们福传的热火,鼓励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对一切人,我就成为一切,为的是总要救些人。”(格前9,22)

 

一个“记忆”的生命

 

5.    《Hoc facite in meam commemorationem》。耶稣的这句话不只被路加保留下来(路22,19),也在保禄的记载中(格前11,24)。我们要注意的是耶稣说这话的时刻,它是在逾越晚餐时,对犹太人正是《记忆》(希伯来文:Zikkarôn)。在这时候,以色列人首先重温出埃及的时刻,以及其他历史上重要的事件:亚巴郎的被召,依撒格的牺牲,西奈山上的盟约,天主多次如何保护祂的子民。同样的,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感恩祭也是《记忆》,但以特别的方式:它不只是为了‘记念’基督的死亡与复活,且透过圣事使它重现。

 

我愿意特别指出,耶稣说道:“你们要为记念我而行此事”。所以感恩祭不只是记念一件事,而是记念基督!为司铎而言,每一日以基督的身份(in persona Christ)重复这句话,是为发展一个“记忆的神学”(spirituality of remembrance)。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社会与文化的迅速变迁,传统面对挑战,尤其是年轻的一代面对失去他们的根的威胁,司铎被召在他的团体中,成为一个忠实地保存着基督奥迹的人。基督的奥迹在旧约预现,在新越完成,并透过圣神逐渐地加深,如同耶稣明确地指出:“祂必要教训你们一切,也要使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若14,26)

 

一个被“祝圣”的生命。

 

6.    《Mysterium fidei!》每一次当司铎大声地说出这祝圣饼和酒的话,他表达了这永愿常新的惊奇,一个非凡的奇迹发生在他的手中。这是唯有透过信德的眼光才能看到的奇迹。面酒的外在形式没有改变,但因基督的话的威能以及圣神的工作,它的质转化成基督的体血。死亡与复活的基督,祂整个的人性与天主性《真正地、真实地、实体地》在祭台上。多卓越神圣的事实!所以教会特别尊敬地对待这奥迹,小心翼翼地遵守礼仪的每一点,以便保持这伟大圣事的神圣。

 

司铎是这至尊圣事的执行者,也是它的保护者。我们和圣体的关系直接挑战我们过一个‘圣善’的生活。它不只在我们的生活中表现出来,更在于我们如何举行感恩祭。让我们学习圣人的榜样!在今年圣体年,鼓励我们去重新发现圣人们如何虔诚地恭敬圣体(“主,请同我们一起住下吧!”Mane nobiscum Domine, 31段)。许多被册封为圣或真福的神父,在这方面给予我们特出的学习榜样,使到参与弥撒的信徒们重燃热忱。他们许多以长时间朝拜圣体而闻名。让我们圣体中的耶稣前,好好地利用这段“独处的时间”,充满天主的临在。和基督建立起个人关系,是我们生命喜乐与意义的来源,给予我们奉献生活新的活力。

 

一个以基督为中心的生命。

 

7.    《Mortem tuam annuntiamus, Domine, et tuam resurrectionem confitemur, donec venias》。每一次我们庆祝感恩祭,记念基督逾越奥迹,进一步使我们渴望完整并永远地和祂相遇。我们期待着祂的来到!在司铎的灵修中,这种期待透过牧灵表达出来,催促我们在天主子民中生活,引导他们的路,滋养他们的希望。这使命需要司铎内心的态度如同圣保禄宗徒:“我只顾一件事:即忘尽我背后的,只向前面奔驰,为达到目标,”(斐3,13)司铎是一位不管逝去的岁月,继续发挥他的青春,几乎具“感染”般传给他四周的人。他的秘密是对基督“热情”。如圣保禄说:“因为在我看来,生活原是基督”。(斐1,21)

 

尤其在新福传的背景下,人们有权从神父身上‘看到’基督(参阅若12,21)。尤其是年轻人,更有这种需要。基督继续地召唤他们,和他们作朋友,并向其中一些发出挑战,要他们为了天国完全付出自己。如果我们的生活真正像司铎,如果我们越来越圣,越来越喜乐,越来越热爱我们的工作,圣召就一定不会缺。一个被基督‘征服’的司铎(参阅斐3,12),也比较容易‘征服’其他人,他们也会决定开始同样的‘探险’。

 

一个学习玛利亚的‘感恩’生命。

 

8.    圣母玛利亚和感恩祭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如同我在‘Ecclesia de Eucharistia’(参阅53-58段)通谕里所指出的。每一个感恩祭中也以它严谨的礼仪祷词强调了这点。所以我们在罗马教会法中说:“和整个教会一起恭敬玛利亚,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卒世童贞母亲”。在其他感恩祭祈祷中,恭敬使我们向她祈求,如感恩经第二式所道:“使我们得以天主之母童贞荣福玛利亚…共享永生”。

 

最近几年,我曾热切地建议大家瞻仰基督的面容,尤其是在我的牧函“新千年的开始”(参阅23段)“童贞玛利亚玫瑰经”(参阅9段),我指出玛利亚是我们的伟大导师。在有关圣体的通谕里,我曾说她是《圣体的女人》(参阅53段)。谁能比玛利亚更能帮助我们体会到圣体奥迹的伟大?她比任何人更能教导我们如何热心地庆祝这神圣的奥迹,并且和她隐藏在圣体中的孩子交通。我为你们大家向她祈祷,尤其把年老、生病、有困难的神父托付给她。这个复活节,尤其是在这圣体年,我很高兴地向你们每一位重复耶稣这句温柔与安慰的话:“看,你的母亲”(若19,27)。

 

我衷心的祝福你们,愿你们充满复活的喜乐。

 

罗马杰梅利医院,三月13日,四旬期第五主日,2005年,我任教宗第27年。

 若望保禄二世

天主教真福团唐修女译

(此译文只为私人用,非教会正式译文)

 

 
上一篇:论圣体圣事的奥迹和敬礼 致普世主教函下一篇:1997:圣周四致全球司铎书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