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道明会生活一览(爱天主、爱人)

时间:2007-12-18  来源:  作者: 点击:

实践福音劝谕者,当在一切之前,追求,爱慕那先爱了我们的天主,并在一切境遇中,努力发展与基督一同隐藏在天主内的生命;这种献身引发并催迫我们去爱人,为为拯救世界,和建立教会。在此爱得内,福音劝谕的实践才得到活力和指导。(修会6号)

“:爱天主、爱人是第一条最大的诫命。圣经教训我们,爱天主不可能同爱人分离:“其他的任何诫命,都包括在这句话内。就是爱你的近人如同你自己;所以爱就是法律的满全……何况,耶稣曾祈求圣父说:“好使他们合而为一;就如我们原是逼体一样。”因着这些话,主耶稣为我们开拓了一个理智无从透视的境界。因为,在天主圣三的互相契合,与天主义子们在真理及爱德内互相契合之间,已暗示某种类似点。这类似点启示我们一项事实:在这大地上,唯有人是天主“为人的本身”而喜爱的受造物。故人类唯有忠诚地舍己为人,使能走到圆满。”(现代24号)

经过七百五十年道明会将“爱”的消息带到普世。当亚当和夏娃背叛天主时,世人就失掉了这种“爱”。当加音愤起杀了亚伯尔时,弟兄有爱则荡然无存。由那时起,人类就需要再学习"怎样去爱人。圣道明建立道明会,乃是为将爱的消息传播于人类,所传播的对象并不是抽象的人类,而是指定的人;即是,这个妇女、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刻、在这个环境内。

道明会士步出会院去执行使徒工作,设法在人个别的实际生活中与他会晤,并藉着基督救世的传爱与他相逢。范堪、阿得连(Adrian Van Kaun)用他那生花妙笔曾描写出:在基督内藉这种爱情相会的精神。

“真实的同人会晤常常内含着:我个人至少有一些时间整个地出现在他人面前,我完全地和他人相遇。在真正的会晤里,我参与我所实际关心者的个人生活。按“参与”一词,顾名思义乃是“投身于其间”。由此,会晤需要我参与他人的生命,他人的生存,他人在世的生活方式(参考生活辅导技术)。

1.      爱德列居首位

管理道明会士生活的会规,强调爱德法律至高无上。圣奥斯定典规开宗明义地说:“可爱的弟兄们,你们首先要爱天主、爱近人。因为这两条法令以“天字第一号”颁给了我们。会宪本身亦将爱德法令,作了整个道明会生活的基本要素:

“一如圣奥斯定典规教导我们,我们所以“来到一齐”之主要原因,即是为和谐地同居共处。在天主内逼心一德。换句话说,为能在爱德上日渐成全。众所周知,本会由创建伊始,就是特为宣道及救文灵魂。因此,我们的主要愿望应是我们众人的灵魂有所裨益。”(会规第二~三条)

爱有许多表现方式,有天伦之爱,即夫妻、父母儿女之爱;有本性的同包爱,即是族人对同族之爱。因为物以类聚,每一动物自己的同类。但本性的同胞爱,只表现在本性的同族之间,它能被分化,亦能被分裂。我们都知道,离群独居的人总找不到,或是丧失了“合一”的意识。他们总体验不到爱情,也总不知道曾否施与他人爱情,他们浑浑灵灵,好像走失的人。

当这种爱,即超性的爱,占据一个人的内心时,常是单一的,当它被分施于千万人时,则是合一的。爱有自知之明,给人带来无价可估的满意。这爱具有许多表达方式,都在天主内合合一的。或更好说,我们用爱天主之情去爱万物,这种高尚的爱保存着个种表达方式,而归宗为一爱情。我们是用天主本有的,即在受洗所灌注于我们心中的爱,去爱天主。这种超爱参与天主本有的生命,“因为天主就是爱(若一、48)”。我们对同胞的“真爱”使天主的爱再度降临到迫切需爱的世界上。爱虽然是一种德行,但是它却有双方面;那即是纵的方面,它要值升去爱天主;和横的方面,它要广被四方,泛爱众人。“爱虽二、实则一”而灵魂则要兼持着这双方面,不可偏废。

2.      爱德是道明会生活合一的力量

道明会生活,像一高级的隐修生活,组织也颇为复杂,它好似一种高级生物的生命。而低级的生物不太复杂,最简单的生物也只是一个生命细胞。隐修生活起初原属简单型的,它是一位独修士单独地生活在旷野中。独修士没有规则、没有会宪、没有惯例可循、没有钟声、亦没有近邻可资服务。但隐修生活道了第二阶段,像一个有机体的生物,生活则比较复杂。这时修士们生活在一起,接受一种生活制度,并自愿地生活在一起位院长的领导下,守同样的会规。而道明会生活既居于隐修阶梯的较高级,因而生活也较复杂。在圣道明创立修会以前九百年间,隐修院的创始会祖几乎毫无例外的将自己的团体集中在一座隐修。自然,当时个团体有结盟或联合的趋势,包括在辽远地区之间的互相合作;但是,即使在今天,本笃会或是熙笃会还仍旧大部份个自为政。它们属于自立自足型的团体,各自有一切生活形态和表现方式;纵然有总院长像一联盟会员监理各隐修院,但是他却没有管辖权,以统治独立的隐修院,不像道明会总会长能指美一会省和美一会士。道明会每一会士都隶属于总会长的最高指挥权。由是道明会虽然复杂,但是统一。像共同的会规,三年举行总会议和省会议,调换会士以及遣派遣视察委员等,在在都是结合修会的各会院,使成一个“爱”的总机构。

当圣道明创立修会时,他采取了古老隐修生活的骨骼,沿用了县成的会规,并继承了由来已久,且经过时间考验的隐修清规:像度团体生活,三与团体弥撒、工诵日课、隐修式会服,默静、反省,以及其他习守小节。实际上道明会规同熙笃会规相似,其严格性也相似。圣道明采取这古老的会规,作为道明会的构架,但是圣人给这些会规注入了使徒团体的骨肉与筋脉。这种合成的因素---默观生活同使徒工作---组成一种高度复杂而细致均衡的生活方式。这是一个创造,合于时代意义的修会。诺尔士(Knowles)会给修会下定义说:“修会乃是由各会院、或是由同等身份的个别会士组成的团体,由会长或立法机构管理,依照制度被选任或被任命者。该制度给予全部会士或至少极多数会士有均等权力或被选资格以担任职务。”(参考由巴各莫至依纳爵一书)。这样的团体是国际性的,有会长做领导,并有分会。

圣道明对修会有一套复杂的灵修构想。他将默观生活与使徒工作镕为一炉。这新式的修会生活,乃是取法使徒们的祈祷生活和传道任务。它要求人有一种坚强的信心,并最大的奉献去爱天主及爱人。于是圣道明开创一个新纪元,从此隐院生活走出了“修道禁地”,不再纯是默观生活,或更好说,将隐修院对天主的默观式的爱情,带进了世界。世界那时布满仇恨、弥漫战火,醉心于生色逸乐。圣道明将传道大目标镕合于默观式的隐修生活。为达到此目的,他应发展一个复杂的有机体,为能调整求学、宣道和其他方式的使徒活动。在初期的会宪里,圣道明曾说写明:会议设法使每一位神协教授,订定教务长和研读生的责任,并规定如何遴选、训练并遣发会士去从事宣道任务。圣人深知使默观与使徒工作互相保持和谐均衡,实不容易,因此他发展出一种革命性的概念,那即是:当读书、宣道或是救灵工作需要时,能豁免守修会会规。这种新型的豁免能使道明会的物力及人力像一个单独的有机体和谐地发挥效能,而有机体的灵魂便是超性的爱。

圣奥斯定典归是道明会生活的基础,并不是一部法规典籍。圣奥斯定删去了一切法律上的繁文缛节,着中默观兼使徒生活之要素,这是永远适用的。在每一页中,除了一些为适应当时情况之条文过时的以外,圣奥斯定强调爱德在修道生活中为每一事工属和行动合理化之原则。该典规的崇高处使人忆起一段福音插曲。有一天法律博士奏近耶稣说:“善师,我应当做什么才能获得永生?”耶稣说:“你若愿意得永生,就当全心、全灵、全意、全力爱上主,你的天主。这是最大的,也是第一条诫命。第二条与此相似,你当爱近人,如你自己。全部法律和先知都系于这两条诫命。”(玛二十二、35-40)。道明会士可能走到会祖面前,给他说:“为度道明会生活,我该当做什么?”圣道明则要给他圣奥斯定的典规,指出开头的几句话说:“可爱的弟兄,你首先应爱天主,其次是爱你的近人。”圣人还要下结论说:“整个的道明会规和生活方式都系于这两条诫命。”圣奥斯定典规为一个从事使徒工作的修会,的确是理想的选本它的开卷语即道出“爱”的最高法律,藉两条大诫命表达出来爱天主和爱近人。

3、爱情的纵面冲力

            我们如想了解道明会生活的整个面貌,我们需要将它视为单一而又含双面的动力,犹如爱德一样。道明会生活的纵面乃是设法用信德和爱德建起一种面对天主的默观生活;它的横面也是凭信德和爱德建起一个面对群众的使徒工作。在纵的方面,爱德将道明会士带到天主面前,扶摇上升,一直道他的信德穿过天堂的帐幔。这种向上的冲刺力旨在了多地同天主相会,因为天主俯身迁就,肯接近自己的受造物。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在大街小巷总会遇见众人,我们每天每一点钟,在我们的会院中总会在人中经过,但是却没有会心和会意,亦可能很少有一种点头之表示。可是道明会的纵面冲力,乃志在与天主有更高的“爱”的交流。它鼻别无希望,只希望与天主契合;这样,天主同我们说话,我们亦同天主说话;天主听我们,我们亦听天主。每天日课开首的圣咏即披露这种愿望:“假如你们今天听从祂的声音,请你们不要在那样硬心,一如在默黎巴时。也不要像在旷野中玛撒那天……(咏九四,7-8)。”天主给人谈话,慢条斯理。祂的声音像耳边细语,只能在恬静中方能听到。由是静默虽因爱德的必要而中止,但不阻挡会士与天主心地谈话。在交谈时,双方又倾诉又静听,但常讲话的人,总不听对方的倾诉。为此当天主发言时,人不静听,他的精神生活会贫陋得可怜,出门宣道像无才无德的传道士,只会发铜锣的噪音,和铙钹的击打声,而不像福音使者,只知对越天主,并同天主谈话。

            道明会生活之纵面亦是对天主作爱情钦崇的一面。在进敬拜的态度中,爱情提升我们奔向天主,以必恭必敬的态度,像儿女一般地同可爱的天主父结合。这种爱天主之态度发自信德,惟有诚信才会保证我们所希望的幸福,或证明现在看不到的实体存在(希111)。”信德乃是我们体认天主食有的根底,是我们在默观中藉至爱至诚“品尝”天主的基础--这乃是我们在祈祷中同天主做钦崇式对话的原动力。

            这种爱情膜拜的最高表现实行在祭台上,在那里“我们的逾越节羔羊基督”自作祭献。自古以来,修会就给予日课的礼仪崇拜一个光荣的地位,而道明会士则像一个合一的团体,站在歌咏席位--来唱赞美天主的诗歌,一心一德地向往天主。在修道生活的每一部份,修士们都一致向往天主,即便会士做静默的祈祷时,也是心神响往天主。美位会士不但向天主谈心,而且会士间也彼此无言地交谈,彼此提携,互相鼓励,在静默中相与劝勉说:“我们应当一起来寻找天主。”

            道明会生活的纵面是人单独地与天主在一起,但是却在追求天主的团体中同天主单独在一起。每人进入修会乃为热切地追求天主,更久地与祂会晤,更集中地同基督交谈。会士需要,并有权利于收心敛神,静默祈祷以及完全的默观环境,以引领会士向天主开放,以提醒会士用信德和爱德同天主接近。会士在发愿以前,就认识了天主,但是他还自知未全然地认识祂。在修会中,他清晰明白地晓得自己总不能如愿以偿地认识天主;因天主常是一个绝无仅有的、不可测知的、无限无量的、受造物永远不会彻底理解的。由是在认识天主上和爱幕天主上的过程是永无止境的。只有在天国,天主才将真知和全爱启示给人,这种真知2全爱少能十足地令人满意;在那里我们才可以见到更美好,更慈爱、更真实、更伟大的天主,这一切我们在地上无法测知的。

修会生活的默观实习,主要地在使道明会士在纵的方面生活于天主。遵守清规,其中包含礼仪,能助人加深信德、坚强爱德。会士对天主的知识-爱情的知识,是来自信德和爱德.能够在道明会院的默观气氛内发扬光大。会士无论如何酷爱合乎科学的神学当明了:神爱本身总不能完全地满足热诚修士的愿望,因为它只是理智的作业。但是,当信德引人进入爱德内时,对天主之爱情的知识便燃起火花。这种知识由于人生活于天主,完全奉献于天主,而得到持续不变。这种经验的方法,原是普通人的作法。人学步只该走路;人学说话,只该多讲;人学爱天主,只该由爱天主做起。这种人的经历不能因人步上超性的生活,而就失效。他仍要藉着爱天主来学习爱天主。道明会生活的整个纵面即是为培养这种爱天主之情。

道明会生活的纵面能使那横面的生活有丰硕的成果,推动人向外伸长,向四面发展,而走向群众。当道明会士诚心地寻找天主时,他工作便是真正地为他人而工作时。受爱情催迫的道明会生活,是单一而含双方面的活动。当他在纵的方面与天主会晤时,即了解天主爱一切的受造物,即便是人间所唾弃的也不例外,因而他被迫外出走向群众。

轻视道明会生活的纵面,横面便会遭到失败的命运。当一位会士忽略祈祷和钦崇天主,他便陷于行动的狂热主义,他的使徒活力变成假善欺人。他过份注重行动,会陷于寻求自己的危险,因为人都想真切地表彰自己。假使道明会士直接地跨入横的方面,不顾及纵的力面,这样,他会在活动中失落对默观生活的重视,缩减祈祷至最低限度。他崇尚活动,因为是他的偏号,认为活动最吸引人,这样他再也不会是真正使徒了。

透过纵的方面而进行工作,会士仍会享受工作;他会享受天主,因为享受是一种报酬,又是一种兴奋剂,鼓励会士去多为他人服务。他经由纵的方面去工作,能躲避过于行动并脱离法利塞的假善主义。按法利塞主义在这里乃指:酷爱遵守清规,是为了清规本身,或许为了清规的优美价值,或是为了清规给人带来的安全。他遵守清规,因为他认为清规是道明会生活的全部精华,又因为他误会祖中圣贤都是那样的思想;但是圣贤们看清规只是像升到天主台前的阶梯,走向群众所发展,走向群众所需要的一环。因此,道明会生活的纵面开创一个真实的横面,并使横面开花结果,而成为真正的使徒工作。

道明会生活纵面的方面加强它的向外发展的衡力。不拘何时会士同天主谈话,天主要扩展他的心胸,使能充满爱人以及同情人的热忱。因而他学习怎样同他人谈话,并倾听他人的心声。假如会士在默观天主时不学习这些技巧,他很难知道在生活横的方面如何与他人交接应对。辅导群众不大在乎提供良方,而是在于整个地进入他们的难题内,并珍视对方的情感,动机和意见。当会士倾听他人时,不当拟定回答,而是全心地注意对方,这样“聆听”他要作答的问题。除非会士整个的人表现出同情,那未遭急难的人是不会收到协助的。依照这种存在方式去聆听别人,会士应先聆听天主,然后他才会学习爱别人、听别人、解决别人的困难。

但是,道明会生活纵的方面,如缺少横的方面,便不能成立。因为爱天主如缺少爱人,则不能存在。由是在道明会规原文里,这两种“爱”常连结在一起:“可爱的弟兄!你们首先要爱天主,其次爱你们的近人。”

道明会士不爱进人,便不能爱天主,因为凡为我们弟兄中最小的一个做的,就是对耶稣做。在公审判之日,万国万民要集合到伟大的救主审判座前,赏罚的判明,要看人对自己的进人行善或是未行,当义人由于完成了博爱工作而被召-继承天国时,他们觉得大惑不解;于是君王便给他们解释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队我这些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二十五、40)”。扫禄疯狂地冲向大马士革,“向主的门徒口吐着恐吓和凶杀之气焰”,他忽然从马背上翻落在地上,并听到有一个声音对他说:“扫禄!扫禄!你为什么迫害我?”他答说:“主!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稣。”(宗九、4-5)。在这里,耶稣人子同近人之间身份相等,没有区别。

根据圣若望的书信,假如我们不先发近人,我们更不能爱天主:“我们应该爱,因为天主先爱了我们。假使有人说:我爱天主,但他却恼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谎的;因为那不爱自己所看见的弟兄的,就不能爱自己所看不见的天主。”(若一、四、19-20)。拉内(K-arl Rahner)在论:“爱天主和爱人一元化”的题目里,曾这样说:“人当有真实的爱,并不是纯为遵守诫命,以防人陷于残酷的自私。“为天主而爱人”并不是指:用近人当工具,以达到纯粹爱天主,而是真正的爱近人本身。追根究底,这种爱被天主变为可能,并直达近人同在。”(参:神学文摘,夏季号一九六七年、九十一页)。这是道明会生活的基本前提。当基督派遣圣佳琳(St Cath arine of Siena)外出从事使徒工作时,曾亲自教祂这一课题。那时圣女曾表示异议说:使徒工作将祂同基督分离。基督答覆道:“我可爱的女儿,你当安心、你必须满全每一样本分。这样,藉着我的圣宠你能帮助别人,像帮助你自己。我无意将你同我割离。相反地,我愿意你藉着爱人更与我密切相结合……你知道:仁爱诫命共两条、爱我和爱人……我愿意你践行这两条诫命。你应脚踏实地用双足走路,而不同单足,并用两个翅膀飞升天国”(见圣女传,嘉布亚人雷孟着,一九六O年出版)。

道明修会生活除在各层次上具有弟兄共融以及互助合作以外,尚包括钦崇天主及祈祷。道明会士之爱德由于默观天主所催迫走向近人;当他的爱火接触近人时,即变为强烈的火花,并在近人身上重新找到天主,因此修会生活“纵横双方”互为冲力、互相推进。

5完整的到明会士

就是这纵方面的首先造就了道明会士,横方面的爱则催促他再接再厉,投入社会,以发辉他对近人的同胞爱,而这种爱原是他的灵魂因圣宽而接纳天主时所学道的。会士第一次发挥爱德当是在修会中。他首先结合同会弟兄,相与共勉地投奔天主,同时还不忘友爱弟兄与弟兄打成一片。如果他做不到这点,最好是作一位独修士。因为他之投入社会,可能甚感称心满意,但是为人灵毫裨益,因为他阻碍天主的介入。而天主能用另一蠢材,去从事传道救人的使命。

道明会生活纵的方面造献身的人士,男女献身于服务天主的事。当他们走出会院的大门,便在世人面前具体表现着天主的事物。群众在每个会士身上领略到超然价值的化身。他们的出现都在作证天上的事物。梵二大公会议指出圣教会怎样珍视并需要他们的作证。大公会议的教长首先说出那些失发福音劝谕愿的人士,在对一切的教友进行挑战,他们的生活“光明磊落,矗立着犹如一种标记,能够也应该有效地吸引教会的每逼份子,勤奋地履行教友使命的责任。”教友的使命则向精神的价值。此价值凌驾于世间国度,即整体的“天主子民在此世上并无永存的国度,都在追求未来的国度。”为了这未来天主的国度,会士才发神贫、贞节、服务三愿,“以摆脱一切使他们消灭爱人热忱并废除真神崇拜的阻碍。”于是,修会地位又特别“显示天主之国超越一切世物,及其最大的需要。”(教会44号)。大公会议在另一处又训示那些中诚实践福音劝谕的人说:“将自己特别献与天主,以跟随那玉洁冰清、一贫如洗,服从而死于十字架,救赎并圣化了人类的基督”。(修会1号)

基督救世之大爱,透过会士广布于世界。纵然会士藉着圣愿,“旨在度与基督隐藏在天主内的生活”。但是它们个人的献身特别急切地促使他们去“爱人、以拯救世界,并建立教会。”原来他们的经愿本身就促使他们投入世界,向人们述说生活的意义。他们“当在一切之前追求,且爱慕那先爱了我们的天主。”(修会6号)。姑且本身不论他们的使徒工作,他们的修道生活,就给自己的同胞弟兄证明;人的生命如果硬不理会天主,便失去了它的完整性。人既被擢升到天主的精神境界,在生活中便极需要宗教的幅度。其实,生活中的超然因素远胜过宗教幅度,因为它构成人整体的一部份,编织到人整个组织的每一份子内。‘当主耶稣祈求圣父说:“好使他们合而为一……犹如我们原是一体一样。”那时祂为我们开拓了一个理智无从透视的境界,因为祂在给我们暗示:在天主圣三的相互契合与天主义子们在真理及爱德内的互相契合之间有某种类似之点。这类似点昭告我们一项事实,那即是在这大地之上,唯有人是天主为人的本商而喜爱的受造物。故人类唯有忠诚地舍己为人,始能圆满地找到自己。’(现代24号)

修士和修女作了这整个的牺牲,且学到了将爱天主和爱人结合在一起;另外他们还了解:爱并不是两个,而是唯一的;他们又将事奉天主和每日为了服务人群工作生活连合起来。这样祈祷与工作在救援的计划里便找到了有意义的地位,因为会士们已对世界作了完全的及个人的承诺。当一位会士出了会院大门,他整个的人都在告诉世人:在人类生活里有一个特殊点,这不只是一群献身于天主的人的生活特点,而是有关存在自然环境中之一切人类的生活特点。会士应到自己的心房,把在那燃烧着的火炬举起来去光照世人,他不只作保存光亮者,而是生活在那些心中没有基督火光的人中间,作基督火光的泉源和活的证明。(参考威特曼着,会士评论杂志,一九六七年三月号)。

因为会士在自己心中带着天主的爱,他们对世人尽量表现最大的开放与和蔼可亲,使同胞在他们的行动和作风上寻到天主的爱。一个粗俗无礼,不顾别人的司铎或修女,将自己身分所代表的一切都给埋葬了。他们可能想自己正在纵的方面奔向天主,但是他们不在横方面对人施展同胞爱。这在证明,他们在纵面的上升方面没什么内在的力量。

6.道明会适应时代

许多道明会生活的价值,与今日世人所追求的,其间有特别接近的地方,基本上世界在追求真理和美实,此外追求仁爱、内在化、真纯、开朗、率直、坦诚和公正。道明会士则强调真理、真实、默观祈祷中之爱的知识,指示通往最高的本质和最高的真实之路。道明会士还着重爱德、爱天主爱人,响应现代人对真善美的追求。现代人追求美善,为的去爱屡次是他在不知不笕地追求最高的美善,无限的可爱(天主)。今世的人急切地需要别人的爱,他有意地或无意地发觉:假如他竟然寻到生活的意义,则他应当寻到爱。拉内(Karl Rahner)曾指出:基督信仰不能说服人心,除非它能给人指明:整个的福音真理都包括在“爱人”的精华里,在这里人先看到事实,然后再体验到真理。(神学杂志,一九六七年夏季号)这是基督徒的基本讯息,是道明会生活的基本要素和主要价值。这是道明会士要将它带给今日世界的。

道明会生活的功能也应该迎合像美国人一类的心意。他们建造了摩天楼、兴建了吊桥以各种建筑物。这些都具体地表现无一浪费;每一部份都表现出实质、价美以及力量。在道明会生活的基本要素内,也无一浪费。凡道明会基本结构之优美有损伤的装饰物或附属品,都该毫不吝惜地抛弃。至于管理方面,默观生活以及使徒工作是由圣道明予以简化的,旨在发展负责精神。圣善生活以及有效的宣道;而团体既生活具有纵横只方面的动力,给予这三种为首的特质以真正的意义。

道明会革新应当恢复并富裕上述高尚的特质。当这一切具备会士纵面的爱德必超尘脱俗地升达天主前,而他横面的爱情也要发出强而有力的光芒,冲破会院围墙,去更新教会,燃烧所接触的社会每一细胞

上一篇:幼年时代1170下一篇:圣道明与团体精神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