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六]

时间:2007-12-19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点击:

艾伟拉弟兄,里昂副主教

【89】      约在此时,巴黎会院接纳了一位德高望重,工作不懈,且很有智虑的艾伟拉弟兄(Everard)因为他很有声望,所以他进会度贫穷生活的决定,教化了所有认识他的人。

【90】      他为了探望所敬爱的道明会长,就和我一齐去隆巴帝。他带着贫穷的基督形象,在法兰西及布根地(Bergundy)所经之各处,他都讲道,在这些地方他早已驰名多时。但他竟病倒在曾经拒绝担任主教的洛桑(Lausanne)地区,突然且圆满地离开了这个涕泣之谷。

【91】      他临死前,医生肯定死亡已迫在眉梢,却不把实情告诉他。他对我说:“如果医生认为我会死,为何不肯告诉我呢?他们大可不让那些无法面对死亡的人知道。我并不怕死。这可怜的肉身之地上住所被拆毁后,必将在天上获得非人手所造的永生之家。一个人如果有此信念并以为安慰的话,死亡对他并不可怕。”他就这样去世了;把肉体交给尘世,将灵魂还给造物主。我对他的圆满谢世,并不觉得心神沮丧,反而热情和快活,好像我的灵魂教导我说,不必为一位已经进入喜乐永生的人忧伤。

 

道明会祖过世

【92】                        道明总会长那时在波罗那病得非常严重,也正走向人生旅途的终点。临终时,他召来十二位较有智虑的弟兄,劝他们热心发展修会,坚守圣德,并提醒他们不可和妇女有可疑的交往,尤其是年轻的妇女,她们的魅力常会陷害贞洁未深深扎根的人。“看啦”。他说,“直到此刻,上主的恩宠保住了我清白的肉体;但我也承认未免有缺点,我喜欢跟年轻的妇女谈话,胜过同年老的妇女。”

他把所拥有的一切都遗留给他们。“我挚爱的弟兄,”他说,“这是我留给你们,作为我的子女依法能继承的遗产:常有仁爱,坚持谦虚,维护志愿的神贫。”这是何其安祥的遗嘱。这遗嘱永不可被遗忘或被任何后来的法律(Codici)所更改。(费伯铎五0号)

【93】 他在去世之前向弟兄们保证,他死后会比活着对他们更为有用,因为他已认识那位,已将他的劳苦和丰盛生命的宝藏向祂交托了。此外,他确信正义的荣冠已为他准备,因而会增加他向上主求准的能力,因为已使他更坚固地扎根于上主的能力内。

94 由于发烧和赤痢,他变得愈形虚弱,最后,虔诚的灵魂离开了肉身,归回到原先造她的上主。他离开了悲哀的尘世,获得天上之家的永远福乐。

他逝世于主内,时为主历一二二一年八月六日。(欧刚旦三六号)

 

古拉Guala弟兄在道明去世时见到异象

95 道明会长去世的刹那,布瑞西亚(Brescia)会院院长,也是日后该区的主教,古拉弟兄正在会院的钟楼上休息。他正想打瞌睡,却看到天空似乎有个开口,两架发光的梯子从中放下。基督和圣母各站在一架梯子之上。天使忽上忽下。。在两架梯子最底下的中间有一座位,坐了一位像是我们修会的弟兄,因为他的脸被风帽Cappuce盖住,正如我们在葬礼时所做的一样。吾主和圣母将梯子提起,使那人到达他们前。于是他立刻在一群天使当中,光辉的被接到天上。接着,天上那处光亮的开口突然关闭,再也看不见了。

这位害病虚弱的弟兄见到此景,立刻恢复了体力,赶到波罗那.跟我们谈起他见的异象,这时他才知道那异象原来是发生在基督仆人道明去世的刹那。

 

圣道明的葬礼;他行的奇迹

96 我们且描述一下这位圣人的葬礼。圣人去世前不久,可敬的奥斯提主教Bishop of Ostia,那时是隆巴帝的圣座特使,现为教宗国瑞九世一一来到波罗那。随着他而来的,有许多贵族和圣教会的高级神长。当他获知他所熟识、敬爱、为人圣善公正的道明去世时,就决定主持他的葬礼。出席葬礼的尚有许多获知圣人安祥去世的人,他们都知道他圣善的一生和已赚得的永生。讲道的神父在仪式中谈到蔑视世俗时说,轻视现世的生命如何保险地使自己赢得在天上的家,和一处永安之地,而且如果度谦卑的生活,必得安祥逝世。

97 接着人们激起了热爱和敬礼圣人之心。病患和虚弱者在终日不绝地涌至,叙说他们已恢复健康。他们为了证明已获得痊愈,就在圣人坟墓上方,依疾病和被治愈的身体的部份,挂上用蜡复制成的眼睛、手、脚等。

98 但几乎没有一位弟兄感谢这种来自天上的美意。事实上,一些弟兄惟恐藉着虔诚而获利,就坚持必须隐瞒奇迹。他们的判断受了不正确的神圣观念所左右,竟不顾教会的福址,把上主的荣耀埋于地下。

99 无可否认,道明在生前很有权力,施行奇迹,其中不少已由人家说给我听。由于所述说的这些奇迹,难免有不致的地方,所以我不把它们写下,因为要是照章刊出,只会混淆读者。但我们可举出由可靠人士所述说的几件奇迹。

100】道明在罗马的时候,有一次凑巧诺德范(Stephen of Fossa Nuova)枢机的亲戚,一位青年人骑马鲁莽地奔下陡坡时,忽从马上摔了下来。他被抬走时,很难说他是死是活。围拢的群众正在悲伤哭叫时,恰好道明和谭克(Tancred)弟兄路过。谭克弟兄是位热心的善人,也是罗马一座会院的院长;这事是他告诉我的。谭克弟兄对道明说:“你还犹疑什么?何不向上主祈求?您对邻人的同情和对上主的信心何在呢?”道明被这些话和他自己的强烈的怜悯心所激动,就吩咐将年青人抬到附近的房内。道明在那儿以祈祷复活了这人,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领他走出屋外。

这人原已死,这是我听他住在罗马市郊的双亲说的。(德禄茂一五号)

 

作圣号挡雨

101】第二个事迹是培澜弟兄告诉我的;培澜弟兄被派往巴黎之事,已经在前面述及。他说有一次陪道明出外,碰上一场暴风雨,虽然雨水早已淹没田地,但道明会长只作了一个十字圣号,就有效地挡住每滴雨水。因此他们行走的时候,虽然雨水在他们前面二三英尺倾盆而下,却没有半滴沾到他们的衣边。

102】他的许多圣德的标记,即我所听到的许多治愈病患的奇迹,到目前为止仍未被记载下来。

103】但比奇迹更光彩的是他高尚人格和炽烈的热忱,这点清楚地证明他真是一位满被荣耀和恩宠的人,为上主所拣选,饰满所有贵重的宝石。他的心灵永保平静,除非被同情和慈悲所激动;愉快的心神,露出快活的面容,所以道明的诚挚态度和快活的面容显露出他内心的和谐。他确实坚守在主面前所作的决定,即使有的话,也很少改变经过熟虑后所下的决心。他面容所露出的喜乐证明他有一颗清澈的良心,同时,他的容光也总不投向地上。

104】也就是这种乐天的作风使他轻易地赢得每一个人的爱戴,众人一见到他,就被他吸住。无论他置身何处,或与友同行,或在陌生人家中,甚至在诸侯、神长和贵人面前,他的谈吐总带着教益及富于暗示,以吸引他的听众由世俗之爱走向基督之爱。无论时时处处他的一言一行,都表明自己是一位福音使者(A man of the Gospel)。在白天,没有人比他对弟兄或相处者更为和蔼可亲。

105】在夜晚,没有人比他更热切于守夜祈祷。他在夜晚流泪两颊,清晨则喜乐满面。白天,他与邻人共融;夜晚则专事上主;因他明白,日间上主施了仁慈,夜间理当向祂赞颂。他经常哭泣;的确,他的眼泪好比昼夜的食粮。白天,他在弥撒中掉泪,夜晚则在不懈的守夜祈祷中流泪。

有一位慎重有德的弟兄宣称他曾经观察了圣人七夜,以了解圣人如何打发夜晚祈祷的时间。他告诉我们,说圣人时立时跪,继而伏卧于地,继续祈祷直到困倦为止,他接着又会起身,逐一的敬礼各祭台以至夜半。然后,他再静悄悄地走到弟兄的寝室,替需加被的弟兄盖被。之后,他又会回到圣堂继续祈祷。这位弟兄也说他在弥撒辅祭时,经常看见道明在领过圣体,转身取酒水时,眼流喜泪。

他屡次在弥撒中,举扬圣体时,神魂超拔,仿佛见到活生生的基督。为此缘故,他有一段很长时间不和别人一起参加弥撒。(欧刚旦六一号)

 

他的守夜祈祷

106】由于他习惯晚上多留在圣堂,所以几乎没有一张供他休息的床。只要瘦弱的身体支撑得住,他就会在晚上不断的祈祷守夜。当睡意战胜他疲倦的肉身及他松弛的精神时,就会像古圣祖雅格的样子,把头靠在祭台阶上或别的地方休息。略作休息之后,他又会打起精神,继续热心地祈祷。

他每晚以铁链打自己三次;一次为自己,再次为现世的罪人,第三次则为炼狱内受苦的灵魂。(欧刚旦六号)

107】所有的人都为他的爱德所拥抱;他爱每一个人,也为每一个人所爱。他以无比的的虔诚关心邻人,同情不幸者,因他声称他有权与喜乐的人同乐,与悲伤的人同泣。为大家所喜爱的另一特点就是他的纯朴,他的一言一行从不表露半点不诚或虚伪。

108】他身为贫穷的忠实朋友,衣衫褴褛,吃喝严守节制;他牢牢的驾驭肉体,因而能不吃美味,满足于简单的菜肴。他把酒用水冲淡,使它既对身体有益,也不致迟钝他那优美且敏锐的精神。

 

赞颂上主的人一道明

109】谁能完全模仿这人的德行呢?我们只能在赞叹他的风范之余,益加体认出我们这代的惰性。要能成就道明所成就的,那实在不是人力所能做的,要藉天主慈善的特恩,才能使人达到相似道明的圣德。有谁能配受这种特恩呢?然而我的弟兄们,我们能够尽可能地踏着会祖的后尘前进,同时感谢救主在这旅途中赐给我们这么一位足以追随的领袖;而且经由他,已使我们再生在修道的光明中。让我们恳求慈悲的圣父,在带领天主子女的圣神引导下,使我们也能步上先祖们所走出的路,并能获得会祖已经获得且永远享受的永恒福乐。阿们。

 

附魔的纳德弟兄

110】讲完圣道明在世时的这些事迹以后,我们现在转谈些道明死以后发生的事。读者该记得我提过艾伟拉弟兄死于洛桑之事,那时他和我正要到隆巴帝去。他死后,我继续行程来到隆巴帝,为负起我在这会省所派的使命。我在那儿发见一位附魔的名叫纳德(Bernard)弟兄。他被恶魔折磨的相当厉害,以致每天口出狂言,扰乱全体会士到几乎无法忍受的地步。无庸置疑的是,慈悲的上主已允许用此考验来锻炼祂的仆人们的耐心。

111】我们且述说一下该弟兄是如何的遭受这种考验。他加入我们修会后,似乎对自己过去的罪行深感懊悔,并且渴望上主以某种痛苦来净化他。因此他时常考虑让自己附魔,但最后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就如他对我说的,他慎重考虑很久之后,有一天他因过去的罪恶而深深感到不快,就同意将肉身交给魔鬼以求净化,因此在上主同意之下,他以前所构想的事立即发生了。

112】魔鬼藉着这位弟兄的口,讲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事。虽然这位附魔的弟兄既不精于神学,亦不通晓圣经,但所说出的深奥圣学,却足可和圣思定的高深见识相提并论。因为骄傲的关系,如果有人洗耳恭听,他就会过份地自我得意。 

113】我想起有一次他我提议:如果我停止宣道,他就不再烦扰弟兄们,我答道:“我决不和死亡缔结盟约,也不和地狱订立协定。因为不管你的意图何在,弟兄们会愿意接受考验。”

114】他也精明的以巧言隐藏他经常的企图,即想在我们心中播下邪恶的种子的企图。我注意到这点,就对他说:“你为何老是重施故技呢?我们早已知道你的计谋。”他答道:“我知道你们想像的活动:刚开始的时候会加以嘲讽,而且不屑接受的事物,但不久之后你们便会屈服于我的邪恶,高兴地加以接受。”这真是给基督勇兵的一次教训:“他们对抗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元凶和强权,是黑暗世界的统治者,和居高位的邪恶鬼神”(参考弗六,12)。但愿他们能学到敌人那种坚忍的毅力,以热情不断地克服怠惰的性向。

115】他有时会讲出无比动人的言辞,有如在宣道一般,他态度的虔诚和言辞的深刻常会让听众为之泪下。魔鬼又会以香料商都调不出的最好芳香回绕在这位附魔的弟兄四周。他也会以同样的邪惑引诱我,他假装为这些气味所苦,你像它们是散发自天上的天使。每次总是他布下陷阱,为使人家贸然以为他是圣善的人。

116】又有一次,魔鬼在我们面前假装遭受折磨,痛苦的呐喊:“注意这气味!注意这气味!注意这气味!”并且,当我们闻到魔鬼所散发在这弟兄身上的芳香时,他的脸和声音便露出要我们相信他正忍受恐惧和打击的样子。魔鬼对我说:“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在折磨我?这位弟兄的天使已用这些香味安忍过他,他所得到的安慰却对我构成极大的痛苦。但,请看,我要从我的宝库取出别种我惯于造出的气味。”说完之后,他就将硫磺臭味充斥于空气中,希望藉这些连续散出的不同气味,使我们搞错气味是发自同一的来源。”

117】因为他也能对我做出同样的事,我于是变得困惑。虽然我对此不予重视,但仍想知道如果那股香味围绕住我时该怎么办。我几乎不敢移动双手,惟恐败坏一些连自己都觉察不出的香味。我有时携带圣体,手捧圣爵时就感觉似乎有股愉悦的香味从圣爵溢出,把人完全迷住。

118】但真理之神不会再让邪恶的诡计得逞。有天我正预备弥撒,留意的念着“上主,请审判伤害我的人”,这首足以挡开诱惑的圣咏时,突然念到“吾主!我全身的骨骸会说有谁像你”,这时突然闻到周遭有股更浓的香味,连骨髓都要被它侵透似的。我顿然目瞪口呆,但后来感觉那是一种罕有且令人愉快的香味时,我便要求上主以祂的慈悲,告诉我这人是否为魔鬼的巧计,好让可怜的我不致被劲敌辱骂,因为我实在找不出还有谁可以信赖。我刚向上主如此虔诚的祈求,内心就蒙受很有教导性,且非常可信的光照,毫不犹疑地揭出那是狡诈敌人的整出骗局。

119】神秘既然己被揭穿,我便将考验的来源告诉了那位弟兄。气味马上就消失了,他也开始出言亵鄙,一反过去伪装神圣的言辞。当我问他:“你那带有教训意味的言辞在何处呢?”时,他反抗道:“既然我的阴谋已被识破,我今后只好利用我出名的邪恶。”

 

规定夜祷后,唱又圣母经。

120】纳德带来的残酷困扰,使我们在波罗那养成做完夜祷后,规定歌唱又圣母经的习惯。这种做法由波罗那传遍整个隆巴帝会省,后来被修会广为采行。有多少人在赞美可敬的天主母亲时涌出虔诚之泪?有多少咏唱或聆听这首经文的人,心不为之感动熔化?又有多少痛苦不为之减轻,并代之以热忱?我们是否相信救世主的母亲喜欢如此的赞颂,会因如此的呼求而感动?有位既虔诚又可靠的会士告诉我说,每当弟兄们唱出“仁慈的转祷者,请你把慈悲的眼光转向我们”时,他常会神视到上主的母亲伏在他儿子面前,为全修会的安全祈求。我之所以提到此事,为的是要让读到它的弟兄受到感召,而更加虔诚地赞颂圣母。   

 

移灵之前的年月

121】天主常以其不可测度的睿智经常缓于施恩,祂并非不给,而是要等到适当的时机。不管我们归因于上主要为祂的教会准备一好的东西,或归因于人们意见的冲突,总而言之,当时在我们中间有些人遵循单纯而不够智慧的方式行事;他们坚持只要圣道明,上主的仆人和修会创始者的纪念与上主并垂不朽,至于人们知不知道他这个人,自是无关紧要。这就是像我以前所说的,乌云已经遮住弟兄们的心灵,所以几乎无人感谢上主在圣道明身上所显示的慷慨。  

122】因此,上主的人死后,反而激起了民众的虔敬之心。许多罹患各类病症的人前来逗留昼夜之后,即宣称已获痊愈。他们根据病症的性质和身体被治愈的各部位,用蜡复制成眼睛、手脚等,悬挂在圣人坟墓上,以证明他们获致了痊愈。道明的确是以在世所行的奇迹,告诉人们他在天上所得到的生命。可是有许多人认为不该公认这些奇迹,以免有人以虔敬为藉口,企图获得利益。因此他们打破了这些蜡像,将之丢弃于地。由于他们的热心被导入歧途,实违背了圣教会之福址,将天主的光荣埋葬于地下。虽然有人不表赞成,却因胆怯不敢提出任何异议。

123】我们会祖的荣光因此蛰伏了将近十二年之久,其圣德并未得到应受的敬礼。人们遗忘了这件宝物,也未能善加利用。造物主原本要倾泻的恩典,因为公义要求不将圣宠给予那些想埋葬上主恩宠和荣耀的人。谷粒萌芽的时候,若以脚践碎,则结不出果实。道明的德行想萌芽伸展,但他子孙的疏忽却压住了它。耐心和仁慈的上主仍然耐心的等着。在没人呼吁上主且没有对圣道明表示敬礼的迹象时,上主亲自造出时机,唤醒了沉睡的弟兄们。

124】因为波罗那的弟兄人数增加,所以需要扩充会院和圣堂。旧去新来,上主仆人的遗体竟要安眠于露天之下。知理的人对于这位足为洁德借镜,满被贞洁,且足为圣神工具的人被埋在卑下的坟内,该作何感想?综观圣人一生,正如他最后在十二位司铎面前作告白时所说的,他没犯过大罪,因此没有罪污能使他的灵魂远离圣神。于是有些弟兄改变了心意,讨论将他的遗体迁往较为适当场所,但无教宗的许可,谁也不愿如此行事。在许多情况下,谦逊的美德真当受赞美。道明的弟子原可亲自移葬他们的会祖,但在请求高峰的许可以后,却获得了更好的出路,即圣人的移灵工作不应简单应付了事,而要依照教会的法定方式进行。

125】即使如此,他们仍然怠忽缓行,因为有些弟兄延缓讨论有关石棺的问题,有的弟兄则觐见教宗国瑞,秉明他们的计划。由于教宗是位非常热心且虔诚的人,就严厉的斥责他们疏忽,未能给予这一位好会长应受的礼。于是他宣布,“我知道他是一位完全忠于宗徒典规的人,我确信他在天上与宗徒们同享光荣。”教宗因有许多务缠身,无法亲自在场,就写信给拉凡那(Ravenna)总主教,命其率同辖区主教参加移灵仪式。

教宗国瑞九世将道明列圣,也为他的神圣作证。当列圣案件呈到他和枢机面前时,他说他丝毫不怀疑道明的神圣,正如不怀疑伯铎和保禄的神圣一样。(沙德范II六)

126】全能的上主藉着圣教会最高牧人的职务,化解了怠惰的乌云;祂从天上伸出双手,雷霆万钧地造出奇迹,以表明天上的耶路撒冷正为他们的伟大同胞在人间所享的光荣而雀跃欢呼,因为在天上度神圣的生活的诸圣并不会生嫉妒,反而愿意与每一个人分享他们丰盛的福。瞎眼的人说他复明,瘸腿的人说他能行走,瘫痪的人说他健朗;哑吧能够言语,附魔被驱而逃,热病的人重获力量,病弱的人不再虚弱。由此,上主所拣选的道明的圣德公开地被证实了。在庄严列圣仪式中,人们看到长久瘫痪的英尼阁(Nicholas of England)舞了起来;有人罹患无法治愈的血痔,发愿之后便获痊愈,脓疮也因而消失。其它许多明显的痊愈例子,也都被记录下来,在出席列圣的教宗、枢机及众人面前公开宣布。如果他与上主同王,我们就不觉得奇怪他在世时可行这么多的奇迹:他写的信仰道理之书从火中跳出,丝毫没被烧焦,他看见圣母显现给一位生病的弟兄;他作圣号挡住暴雨,以祷告点燃理在泥中的蜡烛;他使一位衣服着火的初学生幸免于死;以苦像的力量驱退魔鬼;警告两位弟兄死亡将至;预言两位弟兄神死;在罗马救活两人;临终时见基督向他召叫;戴着荣冠显现给一位门徒;他坐在发光的椅子上,被圣母和他的圣子提举到荣耀的宝座。教宗国瑞的列圣诏书中提到圣人的许多奇迹,和他一生圣德的标帜及荣冠。

127】这位著名导师的移灵日已经来到。可敬的总主教和大批主教、高级神长都躬逢其盛。来 自各地的无数群众也表达出他们的虔敬。军队在场以便随时保护这具神圣的遗骸。但弟兄们既不自在而且害怕,他们忧心的祈求,“他们惧怕颤抖,实际上一点也不须惧怕:”也许圣道明的遗体在卑微的坟内,长久遭受雨水和炎热的侵蚀,会生出蛆虫;也许恶臭会令民众掩鼻,因而失去对圣人的热爱。他们既不知该怎么办,只好依赖上主,完全地将自己托给上主。主教们来到墓边,工人搬出工具。他们先移开埋在硬水泥灰中的墓石,掘出教宗国瑞当年任奥斯提主教时,用来埋葬圣人的木棺。

现场除了弟兄们之外,尚且拉凡那总主教和四位主教:三位分别来自蒙地那“后为沙比纳(Sabina)”,布瑞西亚(Brescia)和波罗那,另一位来自它处。(欧刚旦七0号)

蒙地那(后为沙比那)主教,布瑞西亚,波罗那和士尔内(Tournai)主教(洪培德附录九号),以及前来参加总会议的三百多位弟兄均在场(编年史卷1, 328页)。 

在场的有季尼阁(Nicholas of Giovinazzo)弟兄,是一位学问、圣德都很杰出的人。他在深沉静的时候,开始担心翌日的移灵工作,心里反覆想着可能发生的未知情况,也不知上主能否以某些奇迹举扬圣道明。他在半睡半醒当中,仿佛见到有人站在身边,清楚的对他说:“他必蒙受上主的降福,和拯救者天主的仁慈”(咏二十三,5)(欧刚旦六七号)。

128】墓石一被移开,就从棺木上的小孔散出一股奇特的芳香。旁观者都为此香味楞住,但却闻不出是何气味。他们掀开了棺盖,瞧!整库的香料,满乐园的芬芳,一庭园的玫瑰,遍田野的百合和紫罗兰,和满山坡的可爱花朵都比不上现在飘溢在空中的香味。马车巡绕波罗那,整座城市因而发出恶臭;可是当光荣的道明坟墓一被打开,空气顿时被一股比任何香味都香的芬芳所净化。旁观的人都为之折服,敬畏地跪在地上。受上主感召所的眼泪交织着喜乐的情绪;香味继续扩散,但敬畏和希望却在心灵的战场上不可思议地交战起来。我们也和多数人一样,闻到这股可爱的香味,而且在此所描写的,都是我们所看到和感受得到的东西。虽然我们站在上主使者圣道明的遗体附近很久,却从不厌倦其散发出的香味。这香味驱走了疲劳,激发了热忱,让人惊叹不已。我们的手、衣带或任何东西,一接触遗体就会沾上香气,历久不散。

129】遗体被移至一座大理石墓内,香气萦绕。这股从圣人身上所发出的奇特香味,让大家明白安息在那儿的是多么芬芳的基督气息。庄严的弥撒由总主教主祭。因为那天正逢圣神临节的第三天,圣咏团唱出进堂咏:“接受你们光荣的喜乐。”弟兄们认为这些话,犹如天国之音。号角齐鸣,无数的民众高举蜡烛。他们列队进行,赞美耶稣基督的声音,处处可闻。这件事于1233年五月二十四日发生在波罗那。国瑞九世为教宗,腓特列二世为皇帝。

圣道明被列圣之事传到西班牙以后,他的兄弟孟纳来到加肋路加,向民众宣道,建议在圣道明的出生地兴建一座圣堂,他说:“现在只要建一小堂,当我的兄弟觉得高兴时,圣堂便会继续扩展。”他们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建议。虽然他们能够确定上主的人,道明出生时的房子,但在房里的何处全然无知。上主化解了这个难题,屋顶因风雨被掀开了,雨水淹没整栋房子,但道明出生时的地点则维持全干。一些智者见此,为求更加确信起见,就从圣堂附近的一口古井抽出井水,洒在上述的地点。令人惊讶的是,从瓮口倒出的水虽然四处流散,却沾湿不了那块地。他们高兴之余,就听了孟纳的主意,在那儿造了一座小堂,并在藉着天主的启示才得知的圣道明出生地点安置了一块纪念石碑。从那块地方取走的泥土,带到世界各地,就成了治愈多种疾病的良药。如今孟纳弟兄对小圣堂终会扩建的预言已成事实,因为有名的卡斯提和里昂的雅风(Alphonse)国王,以王者的慷慨在那儿建了一座壮观的隐修女院,供我们修会的修女事奉上主。(谢乐理五0号)

首次庆祝圣人瞻礼的前夕,我在土鲁斯遇到来自索明尼哈(Solminihac)的一位熙笃会的虔诚会士,葛艾墨(Aimery of Grandselve)和一位来自葛兰色(Grandselve)的修士。

因为葛艾墨会士是圣道明生前的同伴和挚友,我在土鲁斯主教富尔克的寓所时,就坚持请他主持翌日的圣人瞻礼。他欢欣的说:“全能的上主,感谢你光荣了你的仆人道明,因为我昨天一整夜都神视与他在一起,经过兄弟之爱的拥抱和纵论天主之后,他坚持请我,事实上可说是命令我今日来到他弟兄的会院参加瞻礼,因为场面届时会很庄严。哪,我会高兴欢跃的前去!”翌日,他带了许多人到来,为纪念圣人献上祝祷和赞颂。(沙德范 II五)

130】只有上主才知道发生过多少奇迹,我书中所提出的是认为最可靠及经过彻底调查的少数几件,呈献在宗座、枢机、和所有神长民众面前,作为列圣之用。

上一篇:宣道会初期创会小史[五]下一篇:圣道明 宣道会(S. Tugwell O.P.)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