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道明会

第四章:十五世纪:人本主义者

时间:2007-12-19  来源:神学论集  作者: 点击:

团体

十五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虽然是经济贸易发达和文化进步的时代,但是不是一个平安的世代。1431年圣贞德(Jeanne de Arc)被活生生地烧死而致命。义大利和波希米亚都被赫斯教派战争而分裂。故代的拜占廷帝国最后信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沦陷了;和他的学者都逃往苏俄,因此俄国也成为“第三个罗马”,或去义大利“第一个罗马”。十二和十三世纪对于古文知识都是来自希腊古典逻辑科学和哲学作品之翻译本。在文艺复兴运动时期重点从这些移转到古典文学。人本主义者不与他们前辈相似,对于词辞学和诗词学特别有兴趣,在大学教书为生,也开始远离教会的资源,反而是他们也不靠新富翁世家的协助,首先在义大利,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地。

 

这种新文化是奠定在质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以及群有学问的平信徒,他们破坏了圣职人员专权知识的领域。帝国的掌权开始渐渐堕落而各地产生独立的地区如义大利;同实在法国、英国、葡萄亚、西班牙、玻兰和波希米亚也渐渐竟展为具体的王国。西班牙在这时代获得全国的合一;西班牙公教国王弗蒂楠(Ferdinand)和依撒白拉(Isabella)以及他们的对敌葡萄亚前往海外发现新大陆的海线。

 

这世纪的开端,教会好像渐渐地恢复它的活力,虽然在1409年为了解决西方教会分裂而招开的比萨会议,反而更把事件搞得更遭;因为在此会议最后枢机们又选上一位伪教宗。直到1414-1418所招开的康斯丹(Constanza)大会议才坚持地请二位伪教宗辞职,将向第三位开除教职,再次重新改选;首选了大家所拥护的教宗玛尔定五世。巴赛尔(Basel)大会(1431-1437) 被召开之候又变成一个分裂大会,菲拉拉-弗罗伦斯-罗马大公会(1438年-1445年)将获得拉丁西方教会与东方正教会的暂时合一;但是这大会无法抵挡拜占廷的毁灭。这时期的中叶可行容为“教宗之大时代”因为教宗也成为艺术和文艺复兴的最伟大恩人,可惜的是他们成为世俗尔度是灵魂大牧的领袖。

 

但是危险的征兆也出现了。一位捷克籍司铎,若望.赫斯(John Huss)(卒于1415年),受到牛津 神学家若望.维克夫(Jan Wyclif)(卒于年 1384)的积极教会学援助了波希米亚民族性的反德国的压迫而成立一个国立教会,最后他被康斯丹大会谴责受死刑。但是这届大会取用若望.杰顺(Jean Gerson)和巴都瓦的马西略(Marsilius of Padova)的公会学说(Conciliarism),这学说认为大会的权威,是在教会最高上的权力机关,甚至超过教宗的权力。甚至有几位道明会士也认同这种学说。

 

在欧洲各地分裂危机所彰显的一些问题开始被关注。,但是主教们,由于他们太投入世俗政治又承担不只一个教区的事务,积极反对基本的改革;当时的教宗们,也同样也没有列下良好的榜样。

 

十字军旅,加强宗教裁判所的势力,以暴力来恐吓和制止民间的迷信习俗,瓦登斯异端、“法拉提党”(Fratricelli)和赫斯派的禁止等方式,都无法代替教会所需要的改革和整顿。西班牙人教宗亚历山大六世(Alexander VI)谤毁的执政也将把这世纪划上一个句点。这位教宗,虽然是一位能干的行政者而拥护修会的改革运动,他在这神圣的职务渡过一个堕落的私生活。

 

但是文艺复兴运动不只是一种恢复异教文化。虽然当时的教宗们准许世俗人本主义者进入教廷,许多本人主义者都过一种如异教者相似的生活方式甚至一些人都放弃他们的宗教信仰,也有不少人本主义者都要面对这问题。

 

道明会,特别是在义大利地区,受到这转变的影响。教宗和各地国王们,一一推动修会的改革,藉着圣伯纳定.瑟纳(S. Bernardino da Siena)和圣若望.卡比斯堂(S. Giovanni Capistrano)改革运动,方济会就分为两派:住院派和清规派会院。真福雷孟.卡普改革运动也传到整个整个道明会。

 

虽然宣道会没有产生正式的修会分裂,但是在这百年的期间,改革运动获得顺利的发展,引起了修会内小数的清规派和多数的住院派之间的争论,尤其是关于守贫穷愿的问题。虽然所有的会士都认同贫穷愿要求所有道明会士要放弃私人所有权。但是很多属于清规派的会院都被当代的社会转变向上司求宽免,使他们获得公共财产来维持团体的经济需求。最后在1475年,教廷许可整个修会放弃行乞生活,虽然还有一些清规派的团体继续尊守这种生活方式。

 

加上住院派也许可会士们拥有个人财产,自己保留他们所收的礼物或俸给的一部分,当作私房钱。他们也可以将把私人财产转让给其他人或是列下遗产,甚至他们个人的公寓和宣教区,他们还能转让给其他的会士们。有一些团体的会士也接受一些教会的基金与它们的年金。修会独特的宽免以及团体内总宣道者或神学大师的种种特权(因此这些职务使许多会士尽力争取而很夸张地普遍)产生一种使一些会士们渡过一种舒服无规律的生活,而其他一般会士们都穷得连基本的用品都缺乏。这种会院制度长期赞助传统规律生活的轻松。很多会士们都被宽免上堂念日课,或遵守修会的的斋戒;虽然会士们还穿着会衣,但是各个都有独特的样式和布料; 不遵守禁地。道明隐修女也随着会士们的生活方式,她们的隐修院有时常便为社交的中心而不是祈祷的地方。

 

在一方面,清规派要求恢复修会原始的生活方式,那就是严谨遵守会宪,有时为了使他们的刻苦生活更积极,也取了一些信的习俗和恭敬方式。虽然总会长敬告他们不要太自以为是,因为有时属于清规派的会士们有时表达属于住院派的会士们,轻视他们,把他们当作“不是真正的道明会士”。由于在初期清规派面对住院派的攻击和反对必须要积极地争闹,因此他们渐渐地成为一个独立组织,脱离比较多数的住院派的控制。属于住院派的会士们控告清规派的会士们忽略研读和宣道工作。但是在这世纪的结束,清规派也变成修会最有活力最有效率的部份。

 

道明会的改革是由真福雷孟所执行的,但是首位推动者应是真福若望.道明尼奇(Bl. Giovanni Dominici),他是义大利弗罗伦斯人出生于1356年他十七岁时虽然有讲话的障碍(他有大舌症);据他所所留下来的书信之一(书信550封),他这障碍是藉着圣女加大利纳的祈祷所获得的痊愈;当时他还是一位读书修士曾在比萨和弗罗伦斯和圣女见过面。他也曾经在巴黎读书,后来被选为弗罗伦斯院长,和维尼斯会院的讲师。真福雷孟鼓励他在维尼斯(1388),邱甲(Chioggia)、卡斯特城(Citta di Castello)、郭多那(Cortona)、路卡(Lucca)和法比安诺(Fabriano)等地创立改革会院,而被任命为改革会院的代理会长直到1400年。他同时也获得圣加大利纳的同伴真福嘉兰.甘巴高达(Bl. Chiara Gambacorta)(卒于1419年)的灵感,也同时尽力推动隐修女院的改革和重整;因此留下约有80封有关灵修书信给她们。

 

1399年真福雷孟逝世,教宗伯尼费九世 (Boniface IX)将任命真福若望负责改革得工作,但是由于他在维尼斯带领一个“白补赎派”的游行,失去教廷的支持而一时被充军。但后来还是让他继续他的改革重整工作。1406年他在菲苏里山丘创立圣道明的改革会院。多次被派遣去办外交任务之后,被任命为拉谷撒(Ragusa)的总主教,之后被属于罗马派的教宗国瑞十世(Gregory X)封为枢机主教,真福道明尼奇维护他,他同时鼓励教宗召开康斯丹(Constanza)会议,但这会议中,真福道明尼奇劝他辞职,来支持新选的教宗玛尔定五世,来解速西方大分裂。教宗玛尔定派他前往玻兰和匈亚利去解决胡赛赫斯改革分裂。1419年在布达佩斯(Budapest)去世;1832年被封为真福品。真福雷孟的改革,如果没有真福道明尼奇的功劳,是不能成功的。

 

多玛斯.巴卡罗尼(Tommaso Paccaroni)[1](1401-1414)是当修会属于罗马派的总会长直到被比萨分裂(巴卡罗尼亲自接受,将把罗马派转让给一位代理会长管理)和若望.宾弗瓦(Jean Puinvoix)(1399-1414)是属于阿维农派,一只到康斯丹大会结速了西方大分裂之后,那时修会又合一在一位总会长的管辖之下,良那多.达笛(Leonardo Dati)(1414-1425)。巴卡罗尼虽然赞成真福雷孟的改革计划,但是分裂的危机使他无法去执行。达笛是一位人本主义者,爱好文艺复兴运动的豪华,但在大会里积极地维护教宗的首席权。在他的任期内,他各地成立清规派的团体组织如真福雷孟所计划的,他甚至想要进行全修会完全的改革,但只获得很少的成就。这世纪的后段,总会长的选举和上任后的主要问题集中在清规派和住院派之间的挑战。

 

接着有巴多禄茂.德杰尔(Barthelemy Texier)被选为总会长。在这选举大会中,真正被选上的是代理总会长瑞诺之多玛斯(Tommaso da Regno),为了避免住会派激烈的反抗,只好退选。虽然他在开票时获得最高票,但是他知道他的票数来自他所委任来参加总会议的清规派者的议员。在德杰尔当任总会长长期职(1426年-1449年),修会恢复它的活力,他积极地 参与巴赛尔(Basel)和弗罗伦斯大会而给予教会将近百位主教。德杰尔虽然他原本是 属于住院派,他全心鼓励修会的改革。伯铎.骆钦(Pierre Rochin)(1450年)和凯.弗拉莫杰蒂(Guy Flamochetti)(1451年)当上总会长的任命都被死亡简短。下一任的总会长马尔侠.奥里贝略(Marcial Auribelli)(1453年-1462年职任)在1462年被教宗碧岳二世罢免,因为虽然他赞同改革,他强烈反对隆巴底改革团(这是首次获得教廷许可的改革团)所要申请要脱离它的管辖,享有独立性的组织。经过一段由阿斯笛之康拉(Conrado of Asti)执政,奥里贝略继续当任总会长(1465年-1473年职任)虽然属于清规派的会士们不断的攻击他,里用很多手段将他退位。

 

良那多.曼隋狄(Leonardo de Mansuetis)(1474年-1480年职任),一位有学问的人本主义者,特别喜爱豪华和隆重仪式。在他的任内,在1475年修会正式向教宗熙斯笃四世(Sixtus IV)正式要求宽免修会严格创会以来的行乞规定,由于修会总会议怕获得圣道明曾经给那些不遵守他修会的贫穷传统所留的诅咒。教宗们和枢机维护者任命撒弗.卡瑟达(Salvo Cassetta)(1481年-1483年职任),巴多禄茂.郭马修(Bartolomeo Comazio) (1484年-1485年职任)(他当时为黑死病患者服务病倒而去世)和高年龄的巴纳伯.桑顺(Barnabas Sansom)(1486年)。华敬.多里安尼(Joachim Torriani)(1487年-1500年职任),也是一位年老的会士,但刻苦、尔很有学问。可惜是一位软弱的领袖,每有勇气积极推动修会的改革,他81岁时,落入反对莎文纳罗拉的阴谋,而签上莎文纳罗拉的定罪书。

 

为了进行改革的利益,真福雷孟所采取中央性制度,现在教宗和枢机维护者经常干涉修会的内政事务时[2]常指认那些无法参加总会议的议员的代理。会宪经常被教廷或外人宽免或宣为无效都是清规派所喜欢推动的,使他们能够解脱多数的住院派的管辖和控制。省会议也开始每两年定期招开,1407年所有神学大师都终生会议的议员,因此给他们极大的势力来维持他们的特权以及控制修会的选举效果,因此在修会内产生一种贵族性小组团。

 

在这时期,葡萄亚会省和苏格兰会省使修会在这时代增加为二十二,爱尔兰的道明会士早在这时期想要从英格兰会省成立独立的省会但都失败。道明隐修会的修女们在 1358年所统计的157位也增加很多,可惜我们当时没有记载。1405年被教廷正式准许道明第三会典规之后,又加上道明第三会员圣女加大利纳的知名度,肯定的道明第三会在各地的发展。但约在1498年,总会议也决定让修会指导道明住院第三会的团体,这些团体之前各各都有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修会希望这些第三会住院团体大概,除了守严谨禁地之外,符合隐修女会的生活方式。

 

真福雷孟的改革计划是将在每一个省会内创立一座严守清规的团体,渐渐改革整个会省。在每一个会省中接受改革的住院派团体,有一位代理会长监督管理,初期他是由省会长任命的,但后来是直接在总会长的管辖之下,这种后来的发展使省会长渐渐失去这些清规派的团体的控制权。之后,有一些团体要求成为超越团体组织,甚至在其他会省内也有属于他们清规的生活系统,他们的代理会长现在是由总会长直接任命,而后需要教宗的准许。到了一个时期,他们甚至选自己的代理会长而自己举行他们的会议。但是他们也同样在省会议和总会议也同样的参加,他们也还是定期的被省会扣税金,虽然他们经常抗议,甚至不愿意交出来。

 

当初的清规团体是隆巴底改革团。这组织在1459年,虽然奥里贝略总会长积极的反对,也正式获得法律存在,而义大利和西西里各地都有属于这改革团体的会院。莎文纳罗拉在弗罗伦斯创立所谓的圣马尔谷改革团,后来为了减轻它的影响,这团体被加入杜斯甘改革团体。在北欧有创立荷兰改革团(1462),这团体的范围抵达法国、德国、甚至远方的司堪的那的一些团体。 这种类似的改革团体也在西班牙、阿拉冈和葡萄亚各地成立;在德国、拿伯列斯、西西里、匈亚利、奥地利和法兰西会省也有他们当地的清规会区;在英格兰、爱尔兰、玻兰和斯堪的那会省范围内都有一些少数的改革团体。

 

在1500年,虽然修会还是属于总会议和总会长的管辖之下,如同两个修会一样,他们个个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而有独立的行政系统。大部分的属于住院派的会院里各会士都渡过私人生活,一群贵族般的神学大师,放松苦修和礼仪规律,同时清规派会院渐渐发展,组织为团体或会区严谨实行会院生活的详细细节。最令人兴起的,我们可以看到,甚至属于清规派的会院如弗罗伦斯的圣玛谷改革团体必须要适应文艺复兴。

 

研读

康斯丹和巴赛尔-菲拉拉-弗罗伦斯会议中道明会的神学家积极的参与,使西方教会分裂结束,反对维克夫(Wyclif)和赫斯(Huss)的学说,而为与东方教会和好的工作。因此葛拉斯顿之多玛斯(Thomas of Claxton)一位康斯丹的神学家,属于神学小组而在1411年处罚维克夫的错误。若望.尼德(Johannes Nider)(卒于1438年),他是普鲁士的康拉(Conrad of Prussia),一位在德国道明会的改革领袖的徒弟,曾经担任维也纳大学神学院系主任,巴赛尔-菲拉拉大会和弗罗伦斯大会中最著名的神学家之一。他也写了不少作品,多数都是属于多玛斯主义的体系,这包括百科性的《蚂蚁堆》(Ant-Heap)和灵修作品像《如何好好的过活》(On How to Live Well)(常被认为是圣伯纳的作品),《论修会的改革》(On the Reform of Religious)和一本叫《二十四金数琴显示往天国之道》(Twenty-Four Golden Harps Showing the Nearest Way to Heaven)。

 

藉着圣多玛斯对于教宗优先权维的崇高想法为原则,大多数的神学家都反对大会主义的学说。

 

在这归类之外的是拉谷撒的若望.斯多高维(Joannes Stokjkovic)(卒于1442年),他在巴赛尔大会当任教廷大使之后,努力解决教会分裂危机,而成功地邀请拜占廷帝王和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参加这历史性的会议,但是他无形中也投入了分裂,由于这届大公会议有选上另一位伪教宗斐理五世(Felix V),又封他为枢机。

 

维护罗马教宗的优先权的最重要人物是若望.多凯马达(Juan de Torquemada)(1388年-1468年)。他曾在巴黎留学后,回西班牙教书,后来当过华拉多里和托列多会院的院长,他后来在巴赛尔大会中被任命为教宗尤侦四世(Eugene IV)私人神学家。他曾写过有关圣体圣事来攻击胡瑟异端学说,论教宗优先权,和反对圣母无染原罪始胎说,但赞成圣女贝琪达的私人启示。1434年他被任命为教廷神学顾问。当时大会迁移到菲拉拉时,他与希腊神学家辩论有关炼狱的道理,和在弗罗伦斯大会中协助编写与希腊教会合一文件。由于他积极地反对大公会主义的思想,他被教廷封为“信仰维护者”(Defensor Fidei)的荣誉而被封为枢机主教。如教会的枢机主教,他使法国和英国谈合,也写了有关这大会的历史和维护东西教会合一的文件。他着的《教会大全》(Summa Ecclesiae),这是首次有规律的探讨教宗普世性的权威的神学书籍。

 

除了把多玛斯主义利用在大公会中所讨论的问题之外,会士们,在1403年再次被巴黎大学接纳之后(由于他们反对圣母无然原罪始胎学说,他们从1387年被开除)。在1405年的总会议,重新肯定修会对于多玛斯主义的拥护。圣多玛斯现在不只是称为“共同博士”(Doctor Communis)也被称为“天使博士”(Doctor Angelicus)或“神圣的多玛斯”(Divus Thomae)。这新鲜的活力可在若望.卡博禄(Johannes Capreolus)的著作明显的表现出。卡博禄(约1380年-1440年),又称为“多马斯派之王子”。他出生于法国的罗得斯(Rodez),也在故乡去世;只有一断时期在巴黎教书,他当教授的生涯都集中在他所属的土鲁斯会省的书院里。他一生做重要的著作是《维护神生多玛斯神学》一书。

 

卡博禄(Capreolus)达到他的目的。他对于圣多玛斯的思想的整体、正确又深入的认识;同时也发现多玛斯从《注释隆氏文函》到《神学大全》的思想发展。这著作也成为后世多玛斯主义作品的主要蓝本之一。

 

另一位是波希米亚的伯铎.尼卡(Peter Niger)[3](1434年-1483年),布达佩斯(Budapest)大学之校长,在他所著的《多玛斯学派之顿牌》(Shield of Thomists),反驳维名论。伯铎.尼卡也是其中首位基督徒写出一本希伯莱语文法书。1474年他曾与犹太学者争论延续七天,而用希伯莱文字些一篇使犹太人归化的文件,这本书德文版叫《默西亚之星》(The Star of the Messiah)。

 

这种文品系列的出现也表示维名论在大学界内的势力渐渐衰退,同时也是多玛斯主义和思高德学派复兴的开端。但时同样极端阿盛罗斯主义也在巴都瓦和其他欧州的学术中心流行一阵子。

 

在这世纪的后半断,卡博禄和尼卡的著作使许多书院和大学放弃多玛斯的《隆氏文涵注释》换成他的《神学大全》为教神学的课本。这风潮首先在德国发动,如厄顿之杰拉 (Gerhard of Elten)在科隆而后传到义大利,之后也有许多非道明会士的教授也同样采用这新教材。在义大利的巴都瓦大学,与斯高德主义直接对立,多玛斯学派的形上学(1442年)和神学(1490年)在这大学内正式的开课。在其她的国家也有其他注释圣多玛斯的《文函》和《大全》的学者。

 

道明会在这世纪参与两件重要的争论。首先,虽然若望.多凯马达Juan de Torquemada的极大影响,巴赛尔大会已经禁止宣讲有关圣母无染原罪始胎的道理,(由于巴赛尔大公会后来成为分裂性的大会)弗罗伦斯的圣安东宁(St. Antoninus of Florence),乔治.奥德.费根豪森(George Orter of Frickenhausen)(卒于1497年)和文生.班德略(Vincenzo Bandelli),继续传统多马斯学派的反对,虽然早在1476年,教宗熙斯笃四世(一位方济会士)将把这瞻礼在全普世教会庆祝。明显地彰显多玛斯主义的观点在争论中失败是有关基督宝血之争。在前一世纪是交会中一个热烈的话题。这世纪的争论是由一位方济会著名的宣道师,圣雅格.马卡斯(St. Giacomo de Marchias)[4]所讲的道理。根据一种形式多元化的形上学理念,使多玛斯的亚里斯多德学说被许多学者激烈反驳,圣雅格认为基督所顷流的宝血已经不属于她的神性。因此他利用圣多玛斯反对的学说,一位道明会士雅格.布瑞西亚 (Jacopo de Brescia)攻击这道理,而后这争论就呈上教廷去。他们在教宗碧岳二世前隆重地举星辩论会:雅格.布瑞西亚和二位同伴对三位方济会的神学家(其中就是未来的教宗熙斯笃四世)。教宗碧岳二世命令双方静默,但在现代神学家的观点都采取道明会对于这问题的解释[5]。

 

其他道明会士也投入神学谈论和写作工作。由于这缘故,多凯马达枢机成为古腾堡(Johannes Gutenburg)发明印刷中的主要恩人之一,同时他也尽力使圣多玛斯的著作成为早期被印刷的书籍中。保禄.宋希纳(Paolo Soncinas)(卒于1494年)在维尼斯曾经主编多凯马达枢机的著作和收集卡博禄的作品。玻罗那会院的教务主任伯铎.贝甘茂(Paolo of Bergamo)曾经曾写过一本多玛斯思想的目录叫《黄金表》(Tabula Aurea);他与他的徒弟,道明.佛兰德 (Dominic of Ferrand)(卒于1422年)也曾编一本《超性哲学大全》(Summary of the Divine Philosophy)。

 

拜占廷的危机以及教会积极地与东部教会合一继续发展,有一些希腊学者开始对于多玛斯主义感到兴趣,因此开始翻译和应用圣多玛斯的作品。君士坦丁堡的马奴尔.卡勒卡斯(Manuel Calecas)(卒于1410年)利用多马斯有关天主的简单性,他是由一名道明会士马西茂.基索博杰 (Maximus Chrysoberges)和另一位希腊籍的多马斯学派者德麦敌修.赛东耐(Demetrios Cydones)被引导去认识多玛斯的思想,之后他将多玛斯的思想原则去反驳国瑞.巴拉玛斯(Gregorios Palamas)之“静止”神学(hesychastic theology)。他后来皈依加入天主教会,他一阵子被充军于米兰,之后他回君士坦丁堡而后迁移到莱斯泊(Lesbos);1404年在此地入道明会。虽然他没有晋铎,他多年当过麦特林(Myteline)的圣若望堂从事传教工作,1410年去世,留下许多著作主题正对西方拉丁教会和东方正教的问题,他的一些说法曾在被利用弗罗伦斯大会议。其他道明会士,如文库修(Boncursius)、斐里.贝拉(Filipo da Pera)、若望.蒙地尼克罗(Giovanni di Montenigro)(卒于1444年)和安德略.罗特斯 (Andreas of Rhodes)也前后写过这题目的作品。

 

多玛斯主义是奠定在哲学,现在面对在政坛而产生的人本主义。人本主义者不重视士林哲学的逻辑或专业的言语,但是重视语言的华丽,西塞禄氏的文雅拉丁文或是或古典希腊文。他们放弃亚里斯多德主义而恢复伯拉图主义。他们不喜欢士林学派的冷漠学术辩论而采用对话、讽刺或争论。 道明会士当然发觉这种方式不合乎他们的学术精神,但世为了赢得听众的喜爱,也有许多会士利用这种方式。真福若望道明尼奇,曾经将把他的教育计划表明在他的《论顾家庭》(Treatise on Family Care),是来反驳人本主义者葛陆修.沙鲁达蒂(Collucio Salutati)着之《发光的昆虫》(The Glow Worm)(1405年出版)。真福若望道明尼奇藉着典形的比喻,任为基督教育 不应该奠定在异教经典而是应奠基于圣经和教父思想。

但是比较乐观的态度也出现。这是由若望道明尼奇宣讲改革的效果,使圣安东宁在弗罗伦斯市内创立圣玛谷会院。这教堂和会院,与会院内的图书馆以及艺术的配合可说是基督信仰和人本主义的最佳融合。

 

圣安东宁.白罗齐(Antonino Pierozzi)(1379年-1459年)可说是当时最重要的道明神学家。他曾受到真福多明尼奇的讲道,15岁加入道明会,他曾被道明尼奇的宣道而感动。他在郭多那(Cortona)入初学后,成为多米尼奇在菲苏里(Fiesole)所创立的圣道明改革会院中的首位会士之一。比萨大公会所产生的分裂,强迫会士们离开往弗里诺(Foligno)去,那时圣安东宁只能够上一个学期的逻辑课,七他的时间只好自修哲学和神学。晋铎后,他曾当过郭多那(Cortona)会院院长,菲苏里(Fiesole)、拿伯列斯(Naples),最后当罗马米诺华会院的院长。教宗尤侦四世(Eugene IV)执政时,圣安东宁曾被任命为教会法厅的法官,全义大利改革团体的代理会长。1436年,他回弗罗伦斯创立圣玛谷会院而同时当任菲苏里院长。弗罗伦斯大会时,圣玛谷会院招待参加这大会的道明会士;1443年会院落成时,教宗尤侦四世和教廷的枢机主教都亲自列席。教宗赞成安东宁为贫穷婴孩的教育索创立的善会和此善机构,甚至来照顾贫穷的民众的“圣玛尔定善良男士善会”到现在还存在。

 

圣安东宁在1446年上任为弗罗伦斯的总主教。圣安东宁的简仆生活、爱待穷人成为他当牧者生涯的象征。他寻察属于他管辖的本堂,同时积极地推动修道生活的改革。当时他在罗马参加一个和平会议时,在教宗尤侦的病床边帮助他渡过最后一关;差一点也被选为教宗,而拒绝被新任教宗尼格佬五世(Nicholas V)封他为为枢机。在圣安东宁的晚年他为他教区付出许多效劳,也曾被教宗碧岳二世(Pius II)任命组织改革罗马教廷的委员会。虽然他有疝气,他还是不断地视察教区各地和为教会工作而上路。他的温和性格和祂的苦修生活都可以在他的狐面以及文艺复兴运动画家所画的像。

 

圣安东宁罪伟大的著作应是他的《伦理神学大全》。第一册是论人性和伦理诫律和原则, 第二册是论罪过和它的分类,第四册是论德性和圣神的恩宠,内容灵感是从圣多玛斯的神学观念、法典家的解是以及当代的一些神学作品。他著作的特色是在他的第三册因为在这部份他以最新鲜和有牧灵幅度的方式去探讨信徒如何负担一些伦理责任,他甚至详细讲解每一位信徒以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去实现他们信徒的任务。他里边也写又关医学的伦理问题(应是历代论医学伦理的早期文件之一);由于他对他教区弗罗伦斯经济和商业生活的熟悉,他也写关于经济学伦理以及经济正义的文件。圣安东宁积极地反对收高利贷的恶习。由于他使从中世纪经济制度的发展,邀请教会调和与教会传统理念,使圣安东宁列下了教会对于商业伦理的基础。他教他的伦理观念发表在他着的《告解大全》(Confessional Summary)。这本书称维多年来被圣职人员重用的牧灵手册之一。圣安东宁的《大全》与其他首次不一样士在于他对于基督生活的乐观,如同在他所著的《如何渡过没满生活》(How to Live Well),这是为家庭主妇以及他许多讲道搞。他花了将近十九年写他著名的《世界历史》(World History)。他写这本书的主要目的使以历史的证据来肯定他在《伦理神学大全》(Summa of Moral Theology)里所提出的原则。虽然只有讨论当时的弗罗伦斯是他的创作,这作品显示出人本主义者如何努力将把神学抽象的探讨方式将它更加具体化、实际化。

 

许多道明会士从事人本主义的研究者因为根据奥斯卡.保禄(Oscar Kristeller),从1400年到1530年,有将近132几位属于修会的人本主义学者中,而五分之一都是道明会士。这些会士从事翻译工作(包括圣经),诗词、文学、哲学和历史[6]。一些会士与其他著名的人本主义者如沙鲁达蒂(Salutati)、费斯杜吉利(Marsilio Ficino),和米兰多拉(Pico de Mirandola)维持学术的联系。 《博里斐罗之梦》(The Dream of Poliphilio)可说是文艺复兴运动作品。书中的一个蜜语定了方济.柯罗娜(Francesco de Colonna)为这本书的作者[7],他是一位一位来自维尼斯的道明会士。最近也发现一些在义大利的道明隐修院里的修女编写和表演一些有宗教主题的“会院戏”。

 

祈祷

当时的修会的礼仪生活更加丰富,由于当时修会日立被加上了圣体圣血瞻礼、童贞圣母成圣节(来代替“无染原罪始胎”的节日),道明会诸位圣人和真福的纪念日以及举行总会议城市的主保都在修会团体中隆重地举行,加上德国几个会省 所家的一些恭敬基督苦难奥迹以及圣母的痛苦的瞻礼之外,在1405年和1431年,若望.尼德(John Nider)和若望.法莫杰蒂(Guido Flamochetti)二位会士所编定的里遗书都没有极大的整体改变。约在1474年本会的日课书不在被抄写了,而是印刷出版的。

 

修会改革运动的竟展也产生了一些相关的文章和书集,这些书集我们已经提出过,,其他例子有坎德(Ghent)的若望.魏登豪(Johannes van Uyt den Hove)(卒于1489年)所著的《论修道生活的改革》(Treatise on the Reform of Religious );鲁汶的若望.柏玛(Jean de Bomal),(卒于1478年)所著的《为修道生活悲哀》(Lament of Religion)。但是当时修会积极的灵修生活是由多数的被封为真福的会士出现,有几位已经提过的,营其他也是当时的重要的宣道者。从真福若望.利修(Bl. John Liccio),一位著名的神迹家,爱好种花,到一位殉道者真福安当.耐罗(Bl. Antonio Neyrot),曾经在杜尼斯(Tunis)被土尔奇人抓住当奴役而背教,但是一听到圣安东宁去世的消息,(圣人曾是他的初学导师),他痛诲而公开地宣扬他的信仰,1469年圣周四致命殉道。

 

当时也出现几位伟大的道明妇女改革者,而他们都受到瑟纳的圣女加大利纳的影响。在这妇女中有真福嘉兰.甘巴高达(Bl. Chiara Gambacorta)(卒于1419年)早在12出嫁,但15岁也开始守寡。遇到圣女加大利纳,而成为真福玛利亚.曼西尼(Bl. Maria Mancini)(卒于1431年)之好友。真福玛利亚25岁时也守寡而且失去他的子女。

 

圣女加大利纳去世之后,真福嘉兰首先想加入嘉兰隐修会,但是她家属强迫地将她带回。因此嘉兰和玛利亚只好加入道明第三会而在比萨创立一座圣道明隐修院,真福嘉兰去世之后,真福玛利亚继承为院长。一位公主,真福玛加丽达.撒佛亚(Bl. Margarita de Savoy)(卒于1464年)她曾与蒙弗拉侯爵(Marquis of Monferrato)渡过呙勒的婚姻生活,在15年的期间一起位贫穷者和并患者服务。丈夫去世之后,她被圣文生.斐瑞引导她加入道明第三会,在阿尔巴(Alba)创立一座会院叫做圣女玛利亚玛达肋纳,之后也改成道明隐修会,在此渡过隐修生活而勇敢地任耐许多神秘性的极大痛苦。

 

当代的妇女,如同圣女加大利纳(如在前世纪的圣贞德),都获得先知性的神恩,使同乡或同城市的居民长求这些妇女的指导和祈求。例如:列笛的真福哥伦巴(Bl. Columba of Rieti)(卒于1501年)和真福玛达肋纳.巴纳铁里(Bl. Maddalena Pannatieri)(卒于1503年)。一位很有趣的例子是曼都阿(Mantova)的真福贺撒纳.安德略西(Osanna Andreasi)(卒于1505年)。对她的生平资料我们都有足够的记载,因为她逝世的那一年,他的神师,菲拉拉(Ferrara)的方济.希维斯笛(Francesco Silvestri),一位著名的神学家和未来的总会长, 出版她的传记。二年之后,曼都阿的业罗尼莫(Girolamo di Mantova),一位属于奥立维达重整派的本笃会士,真福嘉拉的神子将他跟真福的对话以及真福寄给他的书信出版了。这本书的神学价值超过希维斯笛(Silvestri)所著的《传记》;使后世更加深入她的神修教训和她的独特精神。真福贺撒纳.安德略西是属于富家世族,十四岁时很盼望修道当修女,但是她曾受到指示她医生要留在家里当一位住在世俗的道明第三会会员;于是她没有发圣愿直到她五十岁的时候。她神圣的名声传播四处,使不少人前来找她,请问她的意见[8];

 

曼都阿的业罗尼莫神父多次亲自看到真福家兰在圣堂里忘我;最后要求他这位神秘者交谈。随然他是一位巡回的宣道者,曼都阿的业罗尼莫神父如果遇过曼都阿,就会访问她,而详细地记载他们的对话。当时已经高龄56岁的她,趁这机会将把心里话讲给他听。她向他告白说,她的异像是在他五岁开始,她十八岁与基督神婚,二十八岁之后长期获得印五伤之恩。可惜他的神师道明.科累玛(Domenico da Crema),有关他的事情的一些笔记都失去了。由于他住在家中而很少离开城门,她从事管家的事务以及照顾穷人,同时也渡过一种不断的默观生活。她的祈祷生活十分地丰富,她同时也有过主耶稣和诸位圣人、炼狱和地狱的种种幻想性的异像、以及预言,据说他也收到天主父在圣言内的一些抽象的理性“光照”。她说她深深的体验她的心被爱德分为四部分,藉着刻苦而在爱内与天主合一是她书信中的中心主题。她曾经向曼都阿的业罗尼莫表白说,她认识她之前,由于无法表达她内信的感受,被众人无法了解,使他十份的痛苦。她也把她的一些神秘经验和异像与真福哥伦巴分享,而列圣女加大利纳为她一生的理想。1502 年她预言由于圣职人员的腐败教会会受到天主的逞罚。

 

许多修会的成员无论是会士或是修女,在这是忌妒过一种积极的先知生活同时修会也很担心如何将隐修生活与平信徒分享。

 

这世纪的特征是在教会的灵修生活中(因此也是道明会的趋向)如何重视新式的大众恭敬方式如恭敬耶稣圣名。虽然这恭敬方式早在十三世纪有真福若望.维赛里所推动,但现在是方济会的改革者,圣伯纳定.瑟纳在推动。同时这恭敬曾经被一位道明会士拉法尔.普纳修(Raphael de Pronasio)(卒于1465年)以神学的角度去探讨。拜苦路的恭敬方式是由真福阿华若.高尔德(Bl. Alvaro de Cordoba)(卒于1430年)发明的。他曾当过卡斯提王妃的告解神师,对于结束西方教会分裂有很大的功劳。这恭敬方式后由方济会使它普遍化,方济会负责维护圣地的缘故,如同玫瑰经拥有属于道明会的神圣遗产。

 

有关玫瑰经这历代的恭敬方式,在里带前后出现不少学术研究,仔细地探讨这恭敬的历史演变。在圣经里,虽然耶稣曾经警告过有质的是超过量的祈祷,他也是鼓励我们常常要祈祷,这包涵着一些基本主题不断地重复,如同基督在橄榄园所用的其到方式,或是圣母玛利亚如何将所有一切牢记在心中。因此自从初期教会时代,信众利用一堆小石头、有一串小结的绳子、或一串小珠子来算祷文,如同其他有默想传统的宗教如佛教和伊斯兰教和天主教的修道系统。我们知道会祖圣道明利用身体的动作来帮助她的祈祷,但是初期道明文献关于这恭敬方式都没有提过。直到亚伦.鲁培(Alan de Rupe)(1428年-1475年)[9]开始推动这恭敬。据说他在1463年领受的启示告诉他玫瑰经是先由圣母亲自启示给圣道明,这传奇到现在已经定型在众人的新灵由于历代以来的许多艺术表现。那时所谓的“圣母经”只是前半断也称为圣经内的一半,而亚伦提共许多方式来颂念 150次的“万福玛利亚”(来代表圣经里的150篇圣咏)可用来做默想。玫瑰经现代的形式是很多年之后才定形而被大众接受的。虽然亚伦虔诚的相信他自己的异像,历史的静默告诉我们不要将把这事当真。

 

亚伦使法国布列塔尼人,他是属于道明会荷兰改革团体,这团体也马上取用玫瑰经为他们改革工作的最佳公具。 大约在1464-1468年或在1470年,他那时在杜维(Douay)会院当教授时,创立第一个玫瑰经善会,属于这善会的会员也享有道明会的神业。在1475年,会士雅格.司炳克(Jakob Sprenger)在科隆创立这善会,而教宗熙斯笃四世(Sixtus IV)赏给这恭敬方式许多大赦权。在1478年赏赐这善会许多宽赦权,而在1479 年准许教在整个普世教会成立,因此这善会很快地传到各地。属于这团体的另一位会士是弥格尔.方济(Michael Francois),科隆的神学大师、院长和宗教裁判官,而最后在布尔根(Bourgogne)王廷被封为主教。1479年他曾出版一篇神学的《问题》(quodlibet)维护这种恭敬方式[10]。这恭敬方式可说是有道明会独特的性质,因为玫瑰经能使所有的人,甚至那些文盲者参与教会的隆重日课礼仪,与圣母一起默观基督生平的奥迹来赞美天主。

 

宣讲

这时代二位著名的宣道师是圣文生.斐瑞(St. Vincent Ferrer)(卒于1419年)和业罗尼默.莎文纳罗拉(Girolamo Savonarola)(卒于1498年)。二位经常宣讲天主对于这罪恶的人类之逞罚。这位两位宣道师的宣道和行为会让人家感觉是与当时文艺复兴运动所强调的自然与恩宠融合有极大的差距甚至矛盾。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改革教会和社会是文艺复兴运动灵修的特征,因为当时的灵修系统一直是盼望如何将把创造者天主的理想从新创造整个世界和人类。

 

圣文生.斐瑞

圣文生.斐瑞(S. Vincent Ferrer)可说是十四世纪的种种悲剧以及比较乐观的文艺复兴运动之见的桥梁人物。1350年出生于瓦伦西亚,他十五岁时加入道明会。之后上司派他去达拉格那Tarragona 两年,之后在勒利达Lerida 教逻辑。他曾经写过两篇哲学作品表现了当时这种类似的高度逻辑形式问题是唯名论者的主要担忧。它们是《论辨正推测》(On Dialectical Suppositions)和《论共相的本质》(On 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al)。他也在巴塞隆纳(Barcelona)读过神学,在此也教过自然科而在法国的土鲁斯结束学业。圣文生自己叙述当时的生活:“研读接着祈祷,或祈祷连接研读”。1379年晋铎而马上贝选为瓦伦西亚(Valencia)会院的院长而渐渐成名为行神迹者。

 

圣文生所著的《论灵修生活》(On the Spiritual Life)也大约在这时期写的。这灵修作品是根据文都里诺.贝卡莫(Venturino da Bergamo)的作品。着本书内容十分的正确,而圣文生为了解脱当时的士林作品,故意地删掉一大堆圣经章节和“传统”(auctoritas)。在书里中的《论贫穷》一章内,他强调的贫穷愿是与取食物和衣裳有关,因为这是人人基本存在的需求,但虽然身为一位道明会士,他在此认为一位会士不需要收集书集,例自己的图书馆,因为他认为会院的读书馆已经足够了。接着他教导说应要遵守静默除非对于邻人有义才开口讲话,他也强调讲话之前必须在静默中好好的想好才说出来,而仔细地分辨所要想的话是否真的有对他人好处。之后,他开始谈到“心灵的洁净”,这不是将把肉欲的思想放弃,而是盼望不想其他的事,只是想天主想到有关天主的事。"

 

为的找到“心灵的洁净”(马窦十六:24),需要以谦逊去克制一切属世和属灵的事务,以及与那些列好榜样的人做伙,而不予那些常抱怨或判断他人的人士。甚至如果被批絣或被禁止行善时,必须要克己本人的自爱,躲避一切假意悦人的行为或任何因素,使我们认知自己的过错几级个人对于恩宠的依赖性。

 

同时圣文生也警告有偏心地狭窄和失望的趋向。他之后确定读者如果这谦逊之道是很认真的去走入那爱天主爱人的精神就会“开始燃烧着一个人的心灵,”它开始燃烧我们的脑海,如一把列火烧透整个内在的心灵,使整个灵魂会充满爱德,不愿其他虚荣的事务进入它。因此我们可以安心地向别人宣道,因为我们不会落在虚荣的险境。因此,我们认知以我们的能力我们无法做任何事情。而应该要全心依赖天主是我们最好的保障。因此有三件:贫穷、静默和谦逊的自我认识是一切良善行为之泉源。他也是强调最迅速而最正确的方式就是服从圣愿,但是甚至在他的世代的会士们,他也认为十分缺乏。

 

比较具体的,圣文生警告初学者说其中最佳的克修方式是正确和细心地实行礼仪。 他接着留下有关宣道的劝语:“在宣道或给劝言时,应该要利用简单的字词和熟悉的故事,来描述一个具体的行为;如果你要利用例子时,你要选一些使任何罪人会感到忏悔,使他感觉到你是直对着她的过错而讲的道理的罪。但是你着样做,你要小心不要让你的话从骄傲或发怒而发的言语,而是从一颗慈爱和父性的关怀而说出来的…这种方式时常对于听众是很有帮助的,因为以抽笑的方式去讨论德行和恶习无法感动你的听众。”

 

西方分裂一开始,圣文生相信住阿维农的教宗克列孟七世(Clement VII)是真正的教宗而支持他的立场。当克列孟的继承人是圣文生的好友和同乡人一位著名的法典家,伯铎.陆纳(Pedro de Luna)枢机[11]邀请圣文生来阿维农当教廷神学顾问和宗座反省院院长(Apostolic Penitentiary),虽然他拒绝被封为枢机职务,他辛苦地为本笃效劳因为他相信这会结束分裂的现象。但是本笃 收回他原先所答应的事那就是跟罗马教宗同时辞职,史教会凯选另一位教宗,使圣文生十分的失望伤心、甚至获得重病。1399年,圣文生获得许可从事大众宣道工作,连续20年在西班牙、南法(跟随圣道明的芳踪)、北义大利、瑞士、北法和低国地区,巡回性的传教。圣文生通常在一个地方留一天讲道、行圣事之后,继续行走。他通常做着驴旅行,前面常有成群的男女苦鞭者(补赎者)陪他到处传教。常行神迹,甚字将把死者复活。

 

圣文生宣道的特色是很多数的犹太人被他尔皈依,这事实更加强他所宣布的最终审判接近性。当时教宗亲自询问他有关这些预言,圣文生 他回答说他只是宣讲圣经里面所提出的“时代的征兆”而详细的指出当时的事件与他索预言的事情有连贯。后世神学家大部分都解释他末世性预言都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警告,如果众人不忏悔皈依,天主的严厉逞罚将要来临。

 

比萨大会和康斯丹大会尽力地解决份列的问题,圣文生两次,(1408年和1415年),他尽力地说服伪教宗本笃十三世辞职 。最后看到他没有打算首誓愿,为了整个教会的利益,圣文生 将与教宗本笃断绝关系。圣文生的名声十分的有影响力,虽然他拒绝大公会亲自邀请来参加大会,他的榜样感动了阿拉冈国王,教宗本笃最后的皇家的维护者,也同样放弃他。大会因此罢免教宗本笃,而选上了教宗玛尔定五世(Martin V)。他马上被欧洲各王国拥护为新任的教宗。教宗本笃十三世(Benedict XIII),知道他本身是一位法典家,相信他是正统的教宗,因为他是当时末分裂之前枢机团中的一位枢机,因此没有让步,而后只好在回避一个小岛的堡垒退休尔去世。圣文生继续到处传教直到他在法国的布列塔尼(Brittany)地区的范内斯(Vannes)逝世,当年1455。

 

许多圣文生的讲道搞还保留道现在,而每一篇都根据他所列下的规则。他的讲道十分简单、生动又具体。如一位宣道者,圣文生的外表十分庄严:虽然个子瘦小苍白、活跃的双眼、强烈的手势、一个明瑞又强大的声音,使成千的听众在广场理或在空地理能够恨清楚地听到他的道理。虽然很多人不懂他的言语但是他们知道他所要讲的内容,使他成为这世纪最著名的宣导师之一。他传道唯一的对手是方济会士圣伯纳定、瑟纳 (卒于1444年),他专们在义大利国土范围内宣道,而他从事推动耶稣圣名的恭敬。有不少道明会士,也许由于这恭敬,教会原先在十三世纪委托给道明总会长,真福若望.维瑟里(Bl. John of Vercelli),因此反对圣伯纳定的宣讲,因为他们认为他宣道内容好像是偏向朝拜耶稣名号,而引发众人的迷信行为,但是方济会士成功地维护他的行为。这位方济会士的讲道搞也随着圣文生所列下的大众宣道原则。

 

圣文生在降临期第三主日的讲道搞,能够彰显他讲道直接又简单的风格:“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德,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难道这信德能救他吗?”(2:14)后面几句圣雅格告诉我们这问题的答案:“同样信德没有行为也是死的”(2:26)。因此我们需要继续行善;我们内信所相信的必须以外在地表现。例如:你是否相信基督从天降下,谦虚自己而进入童贞母的怀里?为了具体的表现这信仰,你应谦逊你的傲气和虚荣。你如果相信基督在世中是贫穷的,自愿地一无所有?那用你的行为表现出你的信仰,去避免高利贷的恶习,贪污和抢劫…你相信基督勤劳吗?那你应对于神业发懒惰。这一切就是在行动中的信仰。

 

这世纪的宣道风格偏向末世性和神恩性的主题但是他们也强调修会生活的改革以及大众恭敬的推动。在德国和低国地区,若望.尼德(Joannes Nider),他宣讲会士和隐修女的改革和若望.穆伯(Johannes Mulberg)(卒于1414年)他推动贝贞派的改革。若望.何罗(Johannes Herolt)(卒于年 1468)教授、院长以及诺伦堡隐修女院的神师。他出版了他讲稿收集本为《宗徒》(The Disciple)一书(和补充)和 《信徒教育册》(Book of Instruction for Christians)早在1521年已经出版了十一版, 她的作品都根据圣多马斯的学说为主,但也利用其他作者的作品。瑟瓦修.法兰格(Servatius Franckel)也据《神学大全》写了许多教理性的宣讲稿。在玻兰的克拉科夫(Cracow),伯斯的尼格佬(Nicholas of Brest)是一位著名的传教师。在法国,安东宁.德弗(Antonine Defour)(卒于1459年)一位著名的宣道师和宗教裁判官,他曾经当过法王路易十二世(Louis XII)的告解神师,和马赛主教。

 

在义大利也出了一些著名的的宣道师:真福若望道明尼奇,接着有维赛里的曼斐(Manfred of Vercelli)(卒于1431年之后),也是一位末世性的宣道师。他反对法拉提派(Fratricelli)和反对 圣伯纳定有关圣名的宣道。许多会士不只是宣讲道理,他们也给了一个永久的神圣榜样而被教会列为真福;如真福德范.班德略(Bl. Stephen Bandelli)(卒于1450年),他是巴比亚(Pavia)大学的法典教授和由于他的口才被后世称为“第二位圣保禄”和真福伯铎.也勒米亚(Bl. Pietro Geremia)(卒于1452年),他是一位玻罗那的律师和刻苦者,他的讲道曾被圣文生.斐瑞称赞。

由于两个任务的密切关系,有一些讲导师也是宗教裁判官。真福巴多禄茂.赛维利(Bl. Bartolomeo de Cerveri)在1466年执行这任务时被殉道;同时真福艾曼.塔巴瑞里(Bl. Aimon Taparelli),杜林(Torino)大学的教授和撒佛亚公爵(Duke of Savoy)的告解神师,虽然他当任这危险的任务,享有长寿高达100岁。教宗熙斯笃四世(Sixtus IV) 在1474年恢复宗教裁判所在拉丁国家而后总会长,良那多.曼隋弟 (Leonard de Mansuetis),任命几位会士当任的官位。由于他们严厉的执行任务,二位西班牙籍的道明会宗教裁判官曾经被带到教廷去告状。无论如何,西班牙王曾说服了教宗任命多玛斯.多凯马达(Tomas de Torquemada)(卒于1483年)当西班牙总的总裁判官。由于他任职时十分积极又严格,使他与西班牙宗教裁判所在历史中获得不好的名声。

 

宗教裁判所主要目的是制止迷信以及巫术,因为史巫术能成功,神学家认为巫术的势力是来自与魔鬼列的盟约。直到这世纪的后25年,审判巫术的例子很少数,而在下世纪达到最高峰。这状况的原因到目前史家和学者还无法结迷可惜的是,神学的辩论以及裁判程序都详细的叙述在一本著名的手册叫《巫婆之铁锤》(The Hammer of Witches),是二位道明会士亨利.尹思蒂(Heinrich Institoris)和雅格.司炳克(Jakob Sprenger)(科隆,1486年出版)但是我们要在此澄清,当时对于巫术恐惧风波,这本书已经早在五十年前绝版了,而在下世纪又再一次恢复攻击巫术。我自此错误不在于有关乌束的邪恶性,而是在于在法律的程序来证明被告者示范了罪或否,因为如当时的刑法,一切告白都是利用苦刑而取到的。这种过程和程序都不是教会发明的,而是根据罗马法典和当时公家裁判的程序。的确,审判大部分都是属于公家的而不属于教会的管辖。

 

道明会的传教士也都积极地推动传教事业。在西班牙和法国,据说圣文生.斐瑞曾使成千的莫尔人和犹太人皈依于主,(虽然这种记录很难去早证据)但圣人认为这是末日之征兆之一。道明会士跟随者葡萄亚国王亨利(Henrique the Navigator)(卒于1463年)的探险队前往北非的休达(Ceuta)和马德拉群岛(Madeira Islands),之后1486年在贝南(Benin)和在刚果(Congo)和在1491年之后在圭亚那(Guyana)。

 

巴伦西亚主教道明会士狄亚哥.德撒(Diego de Deza),是哥伦布1492年前往新大陆的计划最大的维护者之一,虽然方济会原先比较积极地参与这计划的。后来道明会也开始在新大陆创立许多庞大的传教事业。

 

在会史中,道明会另一种宣道方式就是以艺术来彰显天主的的光荣,在这世纪中有三位著名的道明会艺术家而被教会正式封为真福。真福安德略.阿贝隆 (Bl. Andreas of Abellon)(1375年-1450年)他是在法国推动真福雷孟的改革精神,他曾当任马赛圣马熙民(St. Maximin)会院附近的圣玛利亚玛达肋纳朝圣地。他是一位文件的插图画家,他鼓励和推广这种艺术给他的会士们和道明隐修女来维持她们的生活,而符合改革精神的贫穷观念。在弗罗伦斯,圣安东宁的圣玛谷会院,成为当时文艺复兴运动艺术最主要中心,他鼓励这些艺术的发展一方面可以减轻团体的经济负担,另一方面也是邀请会士,藉着这种工作引导他们去做神修的默观。在他的会院里,他发现一些有艺术细胞都是插图画家,如本笃.孟凯罗(Benedetto da Mugello),尤其是本笃的亲弟菲苏里的若望.孟凯罗(Guido de Mugello)(约1387年-1455年)俗称为“安吉略格会士”(Fra Angelico);最近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封为真福品,在艺术界内早被订立为文艺复兴运动初期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安吉略格与圣安东宁,都属于真福道明尼奇所改革的菲苏里会院,真福若望被选为弗罗伦斯的圣玛谷会院的院长,与一些助手的协助,将把会院充满美丽的彩色壁画,加上每一卧室的一尊十字架,而画了许多木板画。他后来被召叫往罗马去画教宗尼格佬五世(Nicholas V)私人圣堂。据说安吉略格有两种风格:木板画是章显给大众观看的,他长利用强烈华丽的色才绘画而内容是有故事性的;另一种是会院里面的壁画:图案构想比较简仆和比较想像性的风格,目的是要引导众人默观。

 

他在梵谛冈的绘画离里,记载二位执事圣德范和圣乐伦的善功,可说是叙述执事圣职的神学,也是安吉略格艺术发展最高峰,尤其他如何生动又温和地描述穷人的面貌。许多美术批评者说安吉略格不只是中世纪的艺术家,在很多方面他是一位有创造力的画家,因为他细心利用当时正被研究的透视画法,人体结构、光线和如何去利用典型的样式但是最明显的是他作品表现出一种光明的神修使她的艺术在文艺复兴运动的绘画中能够表现真正基督信仰的人本主义。

 

在玻罗那,真福雅格.乌穆(Bl. Jakob of Ulm)(卒于1491年)[12]他是一位有圣德的服里修士,同时也是一位制造的彩色玻璃的艺术家。虽然他的许多作品还保留到现在,但是大部分都不能明确的认定。据说他也发现了许多这行的一些艺术技巧,同时也有一些著名的徒弟如:哥莫的安博(Ambrosio of Como)和安博其诺.松西诺(Ambrogino of Soncino)。一位文艺复兴运动美术批评家,利安德.雅博迪(Leander Alberti)曾称呼他为说为“比的彩色玻璃大师”。真福雅格去世之后,也被称为玻璃艺术家之主保。

 

莎文纳罗拉

业罗尼莫.莎文纳罗拉(Girolamo Savonarola),可算是当时最伟大的宣道者之一;在历史上由于他的“虚荣知营火”而成名。在玻罗那与真福雅格一起渡过团体生活,而后成为圣玛谷会院的院长。他成为许多文艺复兴运动艺术家的好友,而他的讲道都深深地影响他们的作品。虽然他是一位严格的苦修者,他还是分享道当时的文艺复兴运动的精神。

 

 业罗尼莫.莎文纳罗拉在1452年出生于菲拉拉。从幼年救被家人(尤其是他祖父)鼓励研究古典文学、伯拉图、亚里斯多德和圣多玛斯。

 

22岁时,莎文纳罗拉有一次前往法恩察(Faenza)时曾经听到一位傲斯定毁的宣道师讲道,感到忏悔而皈依于主,他没有获得双亲的允许就在玻罗那加入道明会。最初他是被派遣往弗罗伦斯的圣玛谷会院。由于他声音脆弱,加上他的农村口音和举动,使比较文雅的弗罗伦斯市民无法接受他,这种状况使他使分灰心,甚至想过放弃宣传工作。但是有一天他在圣乔治(San Giorgio)隐修院的院子在准备他的道里时,忽然间感受到他首次“先知性的灵感”,发现到七个原因为什么教会必须受处罚而需要改革。

 

莎文纳罗拉开始用一种新的方式来讲道。他在玻罗那教书之后而一段时间在许多镇村讲道,1490年最后回圣玛谷会院当讲师,他首先吸引了大群的听众,在圣玛谷会院内的玫瑰园举办一些傍晚的“课程”:他利用一种直接,非修辞性的风格来解释末世录而,强调三点:教会的复兴,义大利所面领的灾祸,而且这一切都快要应验了。他说他讲道的主题是从圣经中的证据而发表的,而不是从他先知性的灵感。由于他的讲道引起了极大的反对和攻击,他一时也想放弃这种工作,但他无法放弃,因为他如果不讲这些主题,他自己和他的听众就无法听下去。最后1491年他正在预备四旬期第二主日的讲道时,据说在这刮风雷雨的夜晚[13],在想他明天要讲的道理时,十份的吃力和疲倦,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说:“糊涂者,你没看到天主要你以这种方式宣道?”之后,那天他给了一个很“恐怖”的讲道。当时重病的罗伦素.麦迪奇(Lorenzo the Magnificent)将把三天前的大雷雨,当作一个征兆。最后,之前不愿意见他的莎文纳罗拉,最后来见他而祝福他。

 

他后来贝选为圣玛谷的院长,他根据他的对于严谨贫穷的观念去改革圣马尔谷会院,他也计划将把会院千移往郊外,远离城市的堕落生活但是刚上任的教宗亚历山大七世许可莎文纳罗拉将把菲苏里和比萨等会院成立一个改革团体,脱离隆巴底会省的管辖。1491年的降临期,他开始宣讲一系列有关创世纪的道理直到1494年 (除了1493年的四旬期,他在玻罗那讲道)。他的听众说,他的道理一一符合当时在弗罗伦斯所发生的次序,而花了很常的时间抵达有关洪水的故事。在1492年,也许他听到教宗亚历山大六世(Alexander VI)如何以马卖的方式获得伯铎的宝座,因此在他上讲台宣讲他最后的降临期讲道前夕,莎文纳罗拉曾在一个异像看到一只手拿着一把剑,而在这异像下写着:“天主的宝剑迅速地在大地经过”,而在上面写着:“天主的审判是真实又正议的”。之后他看到这只手是属于那在同一的光芒之下有三张脸的那一位,而每一张脸轮流地讲有惯审判和慈悲。他也看到整个宇宙出现,而无数的穿白衣的天使代的红四的十字架降临,当时在雷电闪闪的庄严气愤之下,那只手把宝剑对着大地。这些天使在人间体供他们纯酒的杯爵,有一些人很乐意地喝了它,有一些人拒绝它、有一些徘徊着,无法决定是否要喝它或拒绝它。

 

之后莎文纳罗拉就开始预言二位“释放者”的来临,就是指,法王察尔斯八世(Charles VIII),来逞罚义大利,但是察尔斯会饶弗罗伦斯如果市民做补赎。莎文纳罗拉好想也预言教宗依诺森八世(Innocent VIII)和罗伦素.迈迪奇(Lorenzo de Medici)之死,弗罗伦斯城国的改革。但士在九月他曾经所说的预言已经应验了,法王察尔斯八世(Charles VIII),攻打义大利,统治载他路途的每一个城市,而渐渐地接近弗罗伦斯,直到莎文纳罗拉讲道:“我要在地上降雨四十天四十夜,消灭我在地面上所造的一切造物。”(创七:4),他的听众也晓得这道理在领导他们往何处[14]。

 

在他的讲道中,莎文纳罗拉常他在异像中所收的预言讲出来:“你们义人喜悦又欢唱吧!你们以读圣书.默想和的祈祷去预备心灵面对未来的的挑战,之后你们会从第二次的死亡被释放。但是你,无用的仆人,在垃圾堆里居住,而还在那里打滚!你们以美酒装满你们的肚子,为了肉欲的需求放松腰带,以贫穷者的血污染你们的双手;因为这是你们的福份和命运!你们要知道你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在我们手里,而不久你们的肉体将会被痛罚而分散,你们的灵魂落进永恒的火里!”

 

当时法王察尔斯将要攻进城门时,他在一次看到那只手的异像,也开始严守大斋,只吃一点面包和喝白开水,只到他太虚弱也无法登上讲台讲道。诸圣节和之后的两天,撒文那罗拉从讲台上要求众人悔改,之后才培同城市谈和的大使去找察尔斯。察尔斯饶了弗罗伦斯,但他没有重视莎文纳罗拉的劝告,最后也测退义大利半岛。之后莎文纳罗拉推动他对弗罗伦斯改革计划,成立一个与维尼斯相似的一种一个共和国。

 

但是他的仇敌,以及伟护他仇敌的好友,尤其是城内的同性恋者,他们前往罗马控诉他宣道内容有异端的道理,而积极邀请教宗亚历山大七世命令业罗尼莫、莎文纳罗拉住口,这事发生在1495年的七月。但是莎文纳罗拉以他衰弱的身体为藉口,不愿前往罗马接受处罚,反而他前往菲苏里养病,而在此写了《大纲》(Compendium)来解释他宣道的内容,那就是,在某些状况之下,未来的逞罚和教会的改革,土耳奇和摩尔人在他听众的事代会皈依于主,和弗罗伦斯无限的光荣。第一个预言由新教改革而应验。这第二个预言可解释为教会传教事业的发展,不是向伊斯兰教徒而是往刚在1492年发现的新大陆。第三个的预言,实际上没有如何他所说的而应验,但如同我们解释所谓的耶路撒冷的光荣的预言,这是以属灵的意义:就是指那些接受这预言而悔改的人。

 

当时莎文纳罗拉正在预备,教宗亚历山大计一封信给修会控告他为异端者,而要求道明会成立一个神学委员会来沉判他是否是真的。莎文纳罗拉愿意服从这委员会的决定,因此修会规定他不准宣道,他也顺从修会上司的决议。但在1496年委员会判他无罪而弗罗伦斯市政府向教宗亚历山大口头的准许让他从事宣道工作。但是教宗亚历山大回收他给圣玛尔谷改革团体的准许书:就是说他希望这团体解散。因此将把莎文纳罗拉交给反对他的隆巴底代理会长,但是圣玛谷的会士们强烈反对。莎文纳罗拉只好等待的他们向教廷的上诉。

 

1497年当地的激怒派(Arriabati),再次恢复他们的阴模,而计划将他杀死。教宗在五月以非法的方式将莎文纳罗拉除掉教职;罪名为异端者和抵抗节散他所创立的团体。同时禁止民众参加他的讲道。莎文纳罗拉,由于尊敬教廷,遵守这命令,虽然他相信这决定是不正义的又不合法的,但为了表态对教廷的敬畏,他还是遵守这废除教职的决定,莎文纳罗拉写了他最著名的护教作品《十字架的胜利》(The Triumph of the Cross)。这本书他神学完全是正统的而承认教宗的权威。但是弗罗伦斯的改革情形很快地恶化让莎文纳罗拉最后回讲台来堤防共和国的毁灭。

 

但是方济会,为了证明莎文纳罗拉是一位假先知,挑战着莎文纳罗拉的徒弟接受“火的考验,而莎文纳罗拉接受这挑战。但是考验的当天,那位方济会挑战者,开始延长考验的时刻,而一场豪雨使广场的火灭掉。那天晚上那些冲动的闹民攻进圣玛谷会院将莎文纳罗拉和他几位同伴压进坚牢。他现在已经在他仇敌的手中,而他们恨残忍地虐待他。莎文纳罗拉曾在苦行之下承认罪过,但是每一次苦行停止时,他就收回认罪。最后他的裁判者拿出他的告白(有可能是假的)因此被处死刑。加上修会的耻辱,修会高年龄的多廉尼(Torriani)总会长,签上了他的谴责书。1498年五月二十三日,莎文纳罗拉及同伴在广场中被上吊,而后遗体被烧毁。奇怪的是,他受死刑知前,领受临终圣事和接受教宗亚历山大七世赐给他的全大赦!因此未来的处罚和教会的改革将把这世纪结束了。

 

[1]又称为多玛斯.弗尔莫(Tommaso Fermo)。

[2]奥利福.卡拉法(Oliver Carafa)枢机从1478年到1511年严谨地控制修会。

[3]也称为伯铎.斯瓦泽(Peter Schwartz)。

[4]这位圣人与圣若望.卡比斯堂(S. Giovanni Capistrano)和瑟纳的圣伯纳定(S. Bernardino of Siena),二位是方济清规派的重要领袖。

[5]据说教宗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需要方济会在十字军的支持,不愿意得罪他们。

[6]其中学者是伯铎.普鲁士(Paul of Prussia),他曾经写过《年表》八大卷。

[7] 许多学者和批评文学已经怀疑这说法了。

[8]其中最著名的是著名的曼都阿的公爵夫人,依撒白拉(Isabella),她的亲妹,菲拉拉的贝亚特里、厄斯特(Beatrice d'Este of Ferrara)。她的王室是当时最著名的文艺复兴运动中心因为她本身也是当时大艺术家的大恩人。由于她丈夫受耻辱又被逮捕,只好有她亲至掌握公土的政权,因此也扛上极大的重担。她时常来修院向真福贺撒纳求指导,而业罗尼莫多次见到这位夫人来访问。

[9]又称为亚伦.拉罗泽(Alain la Roche)或亚伦.范德克里埔(Alan van der Clip)。

[10] 他也是写过一篇《论反基督者的时刻》(On the Time of Antichrist)和另一篇《问题》讨论圣母七苦以及有关死亡之技巧。

[11]他后来继承阿维农教宗,取名为教“宗本笃十三世”(Benedict XIII)

[12]又称为雅格.杰兴泽(Jacob Griesinger)。

[13] 据说当天晚上闪电毁坏了弗城主教座堂的钟楼。

[14]当时一位著名的人本主义者,米兰多拉(Pico della Mirandola),当时在场而告诉我们他在听莎文纳罗拉的时候就鸡皮疙瘩。

上一篇:第五章:十六世纪:改革者下一篇:第三章:十三世纪:神秘者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